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50节 水晶头骨

    李元兴离开巨港了,在船准备离开的时候。.

    李岚姗却在旁边问了一句:“如果他们打架怎么办?”

    打架?如果打架要怎么办呢?

    李元兴没有回答,事实证明了李岚姗的猜测是正确的,在李元兴离开的第二天,高句丽与倭人两个负责采购的小队就进行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械斗。理由是倭人买走了农市上所有的虾,无论大小都买光了。

    倭人需要这些虾,因为他们要用原有的罐头盒,再制作一批淹虾肉。

    高句丽人更需要虾,因为虾酱是他们生活之中必须的美味。

    当地人捕到的虾,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质量上都远远不如大唐海船所捕的,因为大唐的海船可以绕过南洋,继续往南,那里有非常棒的,通体透明的小虾,还有巨大的,全身通红的,足有一斤重的超级大虾。

    打架了,伤了二十多个。

    李元兴的船在路过吕宋的时候,从吕宋那里的电台有情报传了过来。

    大唐的那位团长把倭人、高句丽负责管理内务的校尉吊起来一人打了三十鞭子,当事的小队长打了一百鞭,然后关进小黑屋。

    倭人与高句丽人的总队领,每个罚了一个月的月钱,关禁闭三天。

    这是公开的情报。

    末了,还有一份秘密的。

    “殿下,那个酒坊家的女儿提出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建议。我们的团长接受了,当天晚上。团长秘密的去给那倭人校尉送了一小坛酒。以及一只大红虾。然后那位酒坊家女儿的男人,就是圣上问话的那个年轻人,秘密的见了高句丽校尉,也送了一坛酒,以及一只大红虾。现在已知的情报上,高句丽贵族与倭人贵族,都在准备出海捕虾。而且是那种大红虾!”

    李元兴笑了:“派人去见那个丫头,告诉他,帝国安全司有女官的职务。”

    “是!殿下。”武元爽行了一个军礼退了下去。

    “为什么不让人工养殖澳……红虾!”武曌原本想说澳龙的,可话到嘴边改口了。因为龙字是不能随便用在这种东西上的。纵然她受封明月公主,礼部也能让她头痛到死。

    李岚姗在旁边说道:“把那东西价钱炒起来,动用飞舟运一次全活的。在长安可以卖到与银子同等的价位,真正天然的何止是美味呀。等李墨的封地有了些起色。就去墨尔本吃红虾。”

    李元兴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天然的澳龙生活的区域,会死人的。

    这些话,李元兴没兴趣去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大唐的人会享受,也会吃。富户家的孩子吃过一次澳龙,就知道了这东西的价值,也知道这东西在长安可以卖到一个什么价位。

    比不上鲍鱼与海参,但,那整只蒸了放在餐桌上,无论是口味还是外观,都是大唐贵族必然会喜欢的。让倭人与高句丽人去捞,一只几十文,或者上百文收来,运到长安之后,就是二贯,或者三贯钱的卖价。

    至少有一贯的利。

    只是一些吃食,李元兴不会去穷苦当兵的去争这些小利,事情知道之后,也不会再问。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唐派到这里戍边的军士突然间发现,他们在这里不是可怜的士兵,而是高高在上的贵族。就是南洋当地的贵族见了他们,都在低下他们那高贵的脑袋。唐军的徽章,就是他们贵族的标志。

    那个年轻人也明白过来,为什么长安的商人,大富人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自己了。

    来到南洋,有军方作靠山,一个月就可以创造上万贯的价值。

    出艹,训练,每天早晚各一次的武装巡街。这是大唐戍边军士每天的任务,也仅仅就是这些,保证他们的气势,保证大唐军人的威严。就算是街上有人打架了,武装巡街的军士也不会转一下眼睛,管打架是倭人的事情。

    管当地人逃税,是高句丽人的事情。

    唐商不会逃税,也不敢逃。一但发现重罚是轻的,永远禁止海外行商的处罚,任何一个商人也承受不起。

    海船上的远程电报终于没有了信号,李元兴一直往东,已经远离了大唐控制的海域。

    好在各船之间的联系电报,不会受到影响。

    不过,船上的人似乎更喜欢用旗语,来自旗舰上的信号:飙风号先锋位!

    原本打头的船是来自华亭港的武装商船海鸥号,现在换到队伍的尾部,改由丹东军港属下飙风号为先头位置,李元兴所座的旗舰,其实还是那一艘天德号。原因只有一个,因为这条船是唯一内部格局是以游艇形式建造的。

    改造其余的船只,不如给这船换上新式的蒸汽机更容易些。

    李元兴船上带的三位王妃,分别是李长英、崔燕燕、卢秋雨。崔燕燕打算跟来的原因是,她儿子的封地,事实上就是地中海出口,现在博陵崔氏正在满头包的谈判之中,无论是对李承乾、还是李恪,这个位置都是一个让这两位皇子头痛的位置。

    而且,大唐的亲王还不止这两位。

    愿意合作的,有利益冲突的,商圈怎么建的,所有的细节没有半年时间都扯不清。

    眼下,博陵崔氏只等新船下水,拉上一船的丝绸,往地中海跑一次。而路线上,必经之路就是太原王氏,王语烟儿子的封地,无论是作为补给港,还是作为合作者,原本关系就不错的两家,自然是要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了。

    所以崔燕燕跟着李元兴出来了,一来是见识一下。二来是打算向李岚姗与武曌讨一些建议。

    卢秋雨跟出来,是因为她的儿子封地到现在都没有定。

    她不急,卢家也不急。

    肯定有,而且这封地跑不掉。但位置在那里就非常的重要了,这不仅仅关系到卢家,也影响到整个大家氏族,还有那么多亲王的利益。所以卢秋雨也是打算与李岚姗和武曌亲近一些,顺便听一听这个天下的形势。

    李长英跟出来,只一个理由。因为李元兴要去的地方,就是她儿子的封地。

    小客厅中,几个女人围坐在小桌旁,吃着新鲜的鱼,品着黄酒。只有李岚姗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拿着一本书发呆。书上有一张照片,照片是一只水晶头骨。大唐的女人敢杀人,可未必敢把头骨拿在手上。

    几个小丫头都躲得远远的,那照片看着就让人害怕。

    “在聊什么呢?”李元兴从外面进来。

    武曌拿起一枚巧克力球:“我在告诉她们,你往那边去真正的原因。是这好吃的东西没存货了,所以一定要过去。那里有数不清的原料,只需要运回长安,这东西在长安绝对是银子的价值!”

    “可可,这东西在当地就是钱币。将来也会引发战争的好东西。只是,我们大唐人更喜欢茶。这只能算是一种零食。”李元兴一脸轻松的说着,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对崔燕燕说道:“出来很辛苦,这一次要走三万里,按每天走一千里来算,要走一个月。”

    “燕燕知道,海上的水很紧张,要节约着用。”崔燕燕立即就领悟了李元兴的意思。

    “是!”李元兴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也要一块封地!”武曌突然开口。

    这个态度让许多人都有些意外,武曌要封地干什么?给她,还是将来给她的儿子。无论是什么,武曌的封地都会让人紧张,武曌可以在一夜之间,让另一个封地消失。无论是用武力,还是财力。

    “想也别想,那地方将来是留给我自己度假的。”

    “你坏!”武曌咬着一块鱼片,恶狠狠的瞪了李元兴一眼。

    李元兴也笑了:“不过,我们可以在那里停上几天。也算是一种休息。”

    几位王妃不知道,李元兴清楚,李岚姗也知道。武曌说的肯定是夏威夷,那里确实是一个旅游的佳地,但那里不可能有工业,最多有些糖厂罢了。

    真正的远洋货船,也不会专门到那里去。

    一个月的时间,对于远洋货船来说不算什么。

    大唐的商人们往返西域行商,经常半年才有一个往返,所以船运一个月,对于大唐的商人们来说,这时间太短了。唯一让他们紧张的不是孤独,而是海中的风浪。

    在美丽的夏威夷群岛停留了三天,补充了淡水,采了许多水果。

    “这里最大的岛叫火奴鲁鲁,是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这个岛上正好位于我们大唐与美洲之间,所以这个岛不可能封给任何人。这岛上的许多水果,比起南洋的更加的特别,不过要小心岛的野兽。”

    三天下来,这八个大岛李元兴也派人去查看过了。

    “殿下,这岛上有人。数量极少,倒象是吕宋那里的人。飙风号苏船长估计,他们是出海被洋流吹过来的。我们船上没有会吕宋土语的,否则可以问一问。”裴喜打探之后,过来向李元兴报告。

    “记下来,以后还会再来的。”

    再次出海的时候,李岚姗把水晶头骨的照片给了李元兴看。

    “恩,这个先不急!”李元兴没敢给一个准话。

    好在李岚姗不是小丫头了,她知道什么是轻重。

    李元兴的舰队,第一站,并不是李岚姗想要去的玛雅,而是南美洲北部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