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29节 神兵天降 三【第一更】

    生的希望!

    一个孩子的出生,代表着全新的开始,这是一个很吉利的预兆。.有几个大男人忍不住的抹了几下眼睛,嘴里还骂着:他娘的,风真大!

    五百吨的船有多大,十七丈五长,四丈三宽,高有三丈七。

    船最底部,有现下伸出的龙骨,这部分船前部有二尺,到船尾最厚最长达到了五尺左右。海船的设计自然是在防风浪的,这下伸的龙骨,就是为了保持平衡。

    因为大唐的船没有风帆,仅此一项就比同样大小,后世的西班牙大帆船重心低了足有一丈多,所以船底仓的配重石块也少太多了。

    暴风的五百吨海船的第二代设计。

    甲板上后船桥采用的是小两层半的设计。与甲板平层的只有七尺半高,相当于两米。这里是船工的主要活动室,以及一个小型的武器仓库,以及一门尾炮。第二屋也相当于两米高,是船长室。

    然后最上面半层,就是船的驾驶室,或者说艹控室。

    甲板下也是三层半的设计。负一层是全是一个个的小房间,这里是船工居住区。每个房间可以住八个人,住的上下铺的架子床。两边的床之间只有三尺的空间,每一边是四张床。都是固定在墙上的。

    暴风号满配船员是一百二十八人。

    (西班牙大帆船,同样吨位的,是三百人。当然,西班牙大帆船需要艹帆)

    一层的全部长度按现代计算有五十多米,每个房间实际的宽度就只有二米六至二米七左右。一层所有的房间一共有四十个,只有二十个是配床的,还有十个可以折叠起来的床,以及八个纯空的房间,还有两个是属于船工的个人物品存放间,里设计着一个个的小柜子。

    除些之外,还有一个在船头方向全空的大开间,相当于四个房间的大小,按后世的计算方式,也就是五十平方米。可以喝酒,也可以喝饭,甚至可以打打麻将。

    甲板负二层,依然还是在水线之上。在船尾的部位开有大仓门,这里是货仓。每个仓门都可以封闭的非常严,而且还可以用木条卡在门外。就算有风浪也不会因为货物乱滑影响到船体姿态。

    甲板负三层,在满仓的情况下,有一半已经在水线之下了。

    这里船尾是不允许随便靠近的,这里有蒸汽机,以及巨大的水箱。还有专门用来装煤的仓室。其余的部分还是货仓,只是船头的位置有专门放置火药以及炮弹,还有武器的仓库。以及,船工所需要的粮食,还有水等。

    最下面的半层,就是装重的东西。

    罐头、粮食、水。还有压仓石,特别是在空船的时候,肯定要抱一些石头放进来,暴风号几乎就没有空驶过,所以除了船上原配的标准长条石之外,最下面只有不到一米高的半层之中,铁皮罐头就成了压仓石了。

    三位船长都坐在船长室中,这里是不允许人进来的,这里有着太多的机密资料了。

    “已经差不多快有四百人了,这已经是咱们船上的极限。甲二那些货仓都坐满了人,再这样下去,就算没事的人也会生病的。我们需要靠港了。”二副开口说道。

    原本,一副应该去休息了,可这会却是不敢离开。

    “靠港?往那里靠呀!”一副很无奈的说了一句后,将手上的十几份电报纸交给了二副。

    那些电报就是与一些州城的联系电报,他们那里已经没有港口可以用,因为洪水,最大的几个港口已经封港。周边小河道的港口就算不被水淹,这样五百吨的大船也停不过去。

    “眼下,两条路,一是掉头回华亭,二是再往前去荆州!”苏珊瑚一直低头在地图上看着,她说的两个办法也是最合适的两个办法。

    一副又说道:“不行,雨还在下,荆州再涨水怎么办。”

    “你去休息,我们掉头回华亭。”船长拿定了主意。

    “报,又看到一处被困在土丘上的人。”门口的卫兵将观察塔上的信息传了回来。

    苏珊瑚很严肃的对一副说道:“立即去睡觉,命令船上开始依次换班,命令巡视的人保护休息室的安静与安全。”

    接下来还有许多要忙的,一副进入了船长室的后室,这里只有两张床。都是四尺的宽床,但也是上下两层的,船上能节约空间就一定会节约空间的。

    对于三位船长来说,这已经是条例之中最紧的安排了。每个人睡四个时辰,保持精力工作八个时辰,对于她们来说,不敢有一丝的松懈,要知道船长的大意很可能会让船毁人亡的,条例是必须遵守的。

    四个时辰,对于等待救难的人来说,比四天还难忍受。

    可对于身心都已经非常疲惫的人来说,一眨眼就过去了。当一副醒来之时,已经到下午了。苏珊瑚去睡觉之前竟然一言不发,只是一头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船似乎停止不动着,一副想问什么,可苏珊瑚已经睡着了,连鞋子都没有脱,也没有力气去爬到上面一层的床铺,这让一副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来及从床上拿下来。

    帮着把鞋子脱子,翻过身,然后拿走自己被苏珊瑚压在身上的军服。穿戴整齐是大唐军人铁一船的律条,无论什么时候,军服都不能乱。

    甲板之上,一副看着眼前的一幕,真正是吓了一跳。

    用于系缆的桩子、船锚的铰盘、还有旗杆上都系着很粗的麻绳。船两侧,还有后面已经有几十个木筏,还有竹筏。年老体弱的人被换到了船上,这些木筏或者是竹筏上坐的都是年轻人。

    还有许多人正在绑着新的木筏。

    “水还在涨,离这里大约三里远那一处土丘最多一个时辰之后就肯定会被淹没。所以我们必须过去。”二副站在一副身旁小声的说着。

    一副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爬到侧面看了一眼水位。

    “离最高水线还有七寸!”显然二副也非常关心这个问题,船上有多少人,现在也根本就没有办法统计了,这次救援,船上除了粮食、水、就是药品。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可能扔,煤与蒸汽机用的净水,根本不在可以放弃的物品清单里。

    两位副船长相互看着对方,几乎是同时,两人的眼神之中带着一种坚决。

    大唐军人条例第一句就是:不抱怨、不期待、不绝望。

    特别是海军,在茫茫无边的大海之上,单独一条船行动的时候,没有极强的精神力量,就无法面对风雨无常的大海。

    “传令,再检查一次缆绳,右舷三十。”

    此时,华亭港。

    风雨依然包围着整个港口,刚刚完成了一批救灾物资的装运,港口的负责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桌上的一大桶凉茶抱起就灌进了自己的嘴里。

    一个传令兵飞也似的冲了进来。

    “海上,殿下的军徽!”

    “海上?”这位从五品的官员差一点把手中的小木桶给扔了,要知道这个时候风浪有多大,雨有多大,秦王殿下难道从海上过来了吗?

    拿起望远镜从窗户往外看去,海面上只有一条两千吨的大船,

    这条船是准备去南洋装米的,所以肯定不是这一条,再往四周看,却什么也没有。

    传令兵的话不可能是假的,观察哨塔上有大型的超远距离望远镜,也不可能看错了。港口的负责人赶紧拿上雨衣往观察塔跑了过去。

    海面是有一条船,银色的,只有大约三丈长,一丈宽,高不过一丈如梭一样的小船。

    一道道巨浪打去,那船冲破一道道的浪花,向着华亭急速而来。

    “好快!”港口的负责人感慨的说了一句。

    “目测至少比大船快五倍。”负责观察的哨兵也在一旁回答着。

    转眼之间,那船已经靠近华亭,港口的负责人大喊着:“速去通知狼将!秦王殿下到。”

    可那船却没有丝毫要进港的时候,从港前没有半点减速就进入了江口。在距离不到五里的远的地方,才可以更进一步的看清那船的样子。

    完全不同于大唐任何一种船。

    大唐的海船全部都是后半部分更大,更重一些,将船头微微压起。

    这船却是船头大,船尾几乎是空的。。

    船上没有旗帜,只要船上有秦王府的近卫军的徽章,船最高处,戴着大护目镜的秦王李元兴将自己绑在一根铁柱上,双手紧紧的抓着一个圆盘。从望远镜上可以看得清楚,秦王李元兴一直在咬紧牙关,双手上青筋暴起。

    速度好快,至少有每个时辰二百里。

    一眨眼的功夫,那船就消失在视线之中,顺着长江逆流而上。

    风雨之中的长江,水流湍急。不到半个时辰,李元兴就追上从华亭出港逆流而上的船队。李元兴没减速,他的目标是苏州城。

    裴喜吃力的走到甲板上,先是用一根绳子把自己绑在柱子上,然后拿出两只旗子吃力的挥动着。

    二千三百吨,大唐真正远洋战舰上,早就有人发现了这条船。

    负责旗语的士兵足足看了三遍这才看清旗语的内容,冲着内部通话的铁管大喊着:“那小船上是秦王殿下,旗语是陆军旗语。意思是大船走前面,小心水流之中的巨大伤害姓飘浮物。”

    “回话……”船长还没有说完,旁边的二副就说道:“殿下已经超过我们头船三里远了。”

    那船长放下望远镜:“那应该就是传闻之中的超速快艇了,纯钢的船身!听说王霸将军有可能得到第一条。”(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