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28节 神兵天降 一

    大唐时的长江有多宽,就算没有这次连续的暴雨,最宽之处也有一公里。.

    河道两边许多地方都没有人工的江堤,只有着连绵的密林,更多的还是原始森林。

    李元兴将防御的第一站放在荆州,因为他相信再往前,大自然是会将水留在河道之中的。荆州为第一站,这里连同各县人口过百万,不敢有丝毫的损伤。

    柜爷理解李元兴的作法,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通电长安,鄱阳湖决堤只有增加了存水量。借这次大水,冲刷京杭大运河,一次就可以将京杭大运河河底的泥沙清理干净,河州到太湖有一条支流,借用这一条,将水引入太湖,然后直下杭州弯,只有七十里。”

    柜爷已经进入苏州城,他手上有这里最详细的河道图。

    李元兴坐在长安,他手上的地图事实上没有柜爷的详细,就说太湖,从面积上比起后世的现代,大了何止五倍。

    现代的太湖,主湖往东南就是一片片湿地。

    而在大唐,那一片湿地原本就是湖区,苏州就是紧邻着太湖的,而嘉兴也是可以看到湖水的。后世的现代,嘉兴往西北方向,就只有一片片的湿地。

    “江南河,前隋杭州到嘉兴的运河。我们需要作的,就是在嘉兴以西二十里,炸开一条水道,将太湖的水引到杭州湾,然后再将河州放水,也只有淹三百里,可以保护荆州以南的粮田。”

    李岚姗作出计算之后,给李元兴提出了建议。

    “疯了,累计挖的土方足有七十里呀。这要挖多久,赶得急吗?”

    “你的大竞技场,依山而建,三个月几乎挖走一座山的土方,其土方量是这道水道的十五倍,而且那个时候,你只有两万人在干活,我们调集二十万,又不是修运河,只是借势挖开一些地方,不要让水伤到苏州、杭州、嘉兴三城。其余的,顾不上了。”

    李岚姗与李元兴在争论着。

    这是专业问题,李二只是听,一直都没有发言。

    末了,李二问了一句:“五郎,洛阳大水的时候,可以一人不死。现在可以吗?”

    李元兴无奈的摇了摇头:“能把死伤控制着千人之内,皇兄就要祭天了。这是一场可能会几万人,几十万人死伤的可怕洪水。如果莱州、苏州这些城,任何一个被大水淹了,那一城少说也是几十万人。”

    “岚月说决堤放水,此计可行?”李二问了一句。

    “这是与天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大唐绝对不能未战先言败,只有打过这一场,才知道深浅。”李元兴说到这里,回头看了一眼李岚姗:“没有实地勘察,这怎么动工,凭感觉吗?”

    李岚姗只说了两个字:“拼命!”

    “秋香,记录命令!”李元兴用力一握拳头。

    李二也在同时下令:“命令六部主官,天英阁立即到秦王庄来。朕要天下知道,我大唐的骨气!”

    杭州城!

    镇守杭州的将军将手上精锐全部招集到了一起。

    “秦王殿下令,九死一生的任务,本将不点名,愿意接受任务的向前一步。”

    整齐的脚步声,八百精锐整齐的向前一步。

    “第一队,使用滑翔翼……”

    在雷雨天气使用滑翔翼,这不是九死一生,这就是去送死的。一但被雷电劈中,十死无生。可李元兴需要,身在苏州的柜爷也需要这一片的详细水域图与地形图。能命令滑翔翼的绝对不是普通的士兵,肯定是各军最精锐。

    明知九死一生,却没有豪言壮语,只有默默的向前迈出一步。

    “去吧,你的家小有本将在!”很简单的一句承诺。

    天空之中,大唐最强侦察兵精锐用滑翔翼在收集着关于洪水所有的信息。

    这个时候,长江最大最强的洪峰还没有出现,南方的雨季这才刚刚开始。武曌坐在苏州城中,祈祷着有一个晴天,那怕只有半天时间,也足够让飞舟升空,进行一次航拍了。

    任何一次大灾,先保大城,后保小城,然后才是镇子。至于说小村落,至少在古代几乎就完全是靠自救了。

    李元兴不是神,也不是圣人。秦王府的命令也是先保几个重要的大城,要知道、象苏州、杭州、嘉兴这样的大城,为大唐带来多少赋税,仅嘉兴一城,就喊出过曰产丝绸一万匹的口号,这样的城,自然是重兵防护的。

    普通的村子要怎么办?

    一个五岁的孩子正在问他的爷爷:“爷爷,水好冷,我们要怎么办?”

    怎么办?或许只有祈祷了。

    年轻青壮数次潜到水中,将已经被水淹的屋中拿出一些粮食了。四面都是水,这已经是最后的一个屋顶了,村中有富户用砖石建的屋,比普通的屋子要高一些,其余的屋子都已经被水淹没了。

    可就是这个屋顶,也待不下全村的人。

    几个简单的木排,还有一些桌子家具被连在一起,绑着房梁上。

    老弱留在屋厅,年轻一些的就在那木排上支撑着,他们不敢离开,只希望大水可以早一天退下去,这被水冲走,根本就不知道会被冲到那里去。四面都是一片汪洋,就象是天河漏了一样,水在不断的落下来。

    “老族长,生些火吧,弄些热食吧。我媳妇是满月份的身子,她快撑不住了,老七的女人也有四个月的身子。”一个年轻人爬到屋顶边苦求着。

    老人怀中包着一个油布卷,里面还有几根被油脂泡过的木柴,用这些木柴在屋顶简单的棚下,还有一些不算太湿的柴也会被引燃。

    听到那年轻人的苦求,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这里。

    老人用力的抱紧那油布包,非常坚决的摇了摇头。

    什么也没有说,没有理解。老人心中有一种执念,他在等待,他相信会有奇迹出现。所以他一个抱着这个油布包。

    年轻人无奈的低下头,眼角一行泪水滑落。

    游到屋顶的另一边,将生米放在嘴里咬碎,喂到已经极度虚弱的女人嘴里。

    天慢慢的暗了下来。

    饥饿、寒冷、甚至是死亡在威胁这村里百十号人。

    突然,哇的一声,刚才苦求的年轻人大哭了起来,几个年长的妇人赶紧过去观察那个已经足月的马上要生产的孕妇。

    大水已经围困这里足足八天了,突然一下出现的洪水让这村子里的老少手足无措。

    还是一位曾经当过兵的中年人指挥大伙自救。

    在最高的,最结实的屋顶上保下了这些人,留下了许多的绳子,许多的熟食。可他却被水中一根木头撞到胸口,吐了几口血之后,还硬是将一个孩子送到屋顶上。

    然后,他就抱着那个油布包,一直到自己坚持不住晕倒之前,这才油布包交给了本村的族长,用极虚弱的声音留下了四个字。到此时,他昏迷四天了,眼下已经是出气多,吸气少,都不知道是不是能够坚持到明天天亮。

    老族长咬紧牙关,脸色苍白的抱着那油布包。

    “老族长!”那年轻人冲了过来:“求你了,求你了。生火吧!”

    老族长也极度虚弱了,牙不好的他根本没有办法将米咬碎,吞了一些生米,却也消化不良,加上这些天的寒冷,老族长此时已经有些发烧,可他依然坚持着。

    “老族长!求你了!”年轻人抓住了老族长的手,这一抓之下,年轻人吓了一跳。好烫!赶紧上前在老族长额头上一摸,年轻的心沉一直就揪了起来。老族长在发烧,而且烧的似乎很厉害。

    还是那个孩子,靠在老族长的身上。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是危险,张口说了一句:“爷爷身上好暖和!”

    小孩子的声音吸引了好几个大人,当下好几个都靠了过来。

    老族长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将油布包交在了那个苦求的年轻人手中,努力的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年轻人赶紧靠了过来。

    老族长也说了四个字:相信秦王!

    相信秦王!年轻人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油布包。老族人被人抬到一旁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里是岳州西南二百里的一个小村子,因为洞庭湖涨水他们来不及逃离,所以被大水困住。这里原本就很少有客商过来,是不是有人记得这个小村都难说。

    年轻人紧咬牙关,坐在老族长刚才坐的位置上,将那油布包紧紧的抱着怀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更黑,雨更大,风更冷!

    “快,快把那参拿来。”有人高喊一声。

    年轻人回过头,看到有人拿出一片人参放在那中年人的嘴里。许多人都是有些不忍的转过头,这个中年人曾经当过兵,这次是回乡探亲的,他救了全村。

    那年轻人猛的跳起来,对着天空高喊着:“秦王殿下,我豹子哥至死都相信你,老族长也信我。你为什么没有救救我们!”

    突然,有一个亮点出现在遥远的水面上,然后一道光柱在水面上扫了一下。

    “柴,那柴!”好几个人都高喊着。

    一只火用油脂泡透的木材被点着,就在风雨之中显得那么的微弱,随时都会被熄灭一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