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24节 秦王无亲情

    “如果回得去,你还回去吗?”李元兴坐在李岚姗身旁轻声的问着,

    在李岚姗讲了许多奢侈都无法形容的生活之后,李元兴突然这样问道。.这让李岚姗愣住了。很显然,李岚姗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大唐有许多现代没有的,可却让李岚姗拥有更多现代无法拥有的,在现代,并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决定一切,而在大唐,自己的男人李元兴说有的,就肯定会有。李岚姗相信,就算是自己说要在地上海看曰出,那么大唐的刀锋就肯定会指向地中海。

    回去吗?现代的生活与大唐的生活相比,那边更吸引人。

    李岚姗当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了。

    有些尴尬,李岚姗立即就换了一个话题。

    “大唐一直传闻,秦王仁厚。这次在秦岭工地你没有让倭人冒死入山洞作工,此事被长安许多名士写文称赞。”

    “他们不懂,你也不懂吗?”李元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多了几分严肃。

    “我不懂!”李岚姗非常用力的摇了摇头。她懂历史,却不懂政治。

    “换个人,怕是我不会说。原因很简单,人要留住内心最真的那份人姓,我会奴役倭人,但我心中的人姓不会被磨灭。我了迷惑过,或许这种人姓对于倭人来说更加的残忍,这就是另一个原因了,泥鳅豆腐汤!”

    李元兴没有详细的解释什么是泥鳅豆腐汤,这是一个比温水煮青蛙更残忍的故事。

    这几天李元兴留在秦王庄没有出去,每天照例作的事情就是继续开自己的小店,卖各封地的经营方案,一直到第七天下午,李岚姗临盆。

    院子里有数百人在忙碌着。

    李岚姗心中有许多紧张,毕竟这是头一次生孩子,而且没有后世的医疗条件。那怕这是里秦王庄,拥有着全大唐最顶尖的医官,还有妇科女道也一样。

    “秦王殿下在那里?”李岚姗忍不住问道。

    坐在书房之中的李元兴正在摸自己的脉搏,已经达到了差不多一分钟一百二十下。这是紧张的,无形的压力包围着李元兴。

    “殿下,岚月公主想见殿下!”秋香跑了进来。

    李元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扶着椅子的扶手就准备站了起来,可身体刚刚离开椅子又坐了下来。

    “殿下!”秋香以为李元兴有什么不舒服的。

    李元兴轻轻的摆了摆手,拿出一张纸来快速的写下了一串英文,在大唐纵然是欧洲有人过来,也不会认识这现代的英文。

    “拿去给岚月公主!”李元兴的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下。

    李岚姗焦急的等着,可来的却不是李元兴,只有一张纸条。

    纸条的内容是:我不能,因为她们在看着,相信医官。

    不能,好一个不能呀。李岚姗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伤感,让秋香把纸条在烛火上烧掉。心中的紧张反倒少了许多,李岚姗明白只有靠自己了。在大唐享受着荣华,却无法让自己心爱的人陪在自己的身旁。

    或许,这一切都是公平的。

    听闻,新罗、百济千挑万选的两位公主已经在接受大唐的礼仪教育了。

    新罗与百济的贵族们正在拼足力气,希望可以保障这两位公主嫁入秦王府,那怕只是侍妾也行,只要能进秦王府。

    李元兴坐在书房之中,手上拿着一本书。

    可他却没有注意到,书拿倒了。手中的烟已经烧尽,烧的烟嘴都有些发黑。却依然还在李元兴的手中。

    此时的李元兴如一座雕像一样坐在那里。

    “殿下,顺产。母子平安!”秋香跑了进来,大声的说着。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将手中的书放下。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突然一下就乌云密布,大雨没有一点征兆就突然倾盆而下。

    “秋香,立即通电秦岭工地。保证所有路工之安全。”

    暴雨,肯定会有泥石流什么的,李元兴第一反应就是保护人员的安全。

    站在屋檐下,李元兴看着天空默默的说道:“或许这就是岚姗你的泪水吧。抱歉,我不能。七位王妃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我没有陪在她们身旁。所以也没有办法去陪你,否则这府中一定会乱的。”

    李岚姗没有哭,这种事情不值得一哭。

    别人不了解李元兴,她了解。李元兴也有自己的苦,特别是七位王妃,长期以来让李元兴狠下心保持着一种平衡,就已经是极为难的事情了。李岚姗也知道,李元兴没有过来也是为她好,不能让她成为七位王妃的眼中钉。

    李元兴在看着大雨,李岚姗已经因为生孩子的辛苦而睡着了。

    孩子自然有专门的人照顾着,这一点不用他们去**心。

    此时,秦岭工地之中,八万大唐的路工全部停下,正扛着装满碎石的麻袋去压路基,去护住他们的工地。

    因为没有命令,所以绝大多数的倭人都没有动,因为他们对这道路没有感情在其中。

    大雨连着下了三天三夜,秦岭工地的电台因为雨过大,进了水,短时间无法使用。山外的人进不去,山里的人出不来。

    这一次连大唐皇帝李二都惊动了,亲自来了山口,看着那因为大雨而无法通行的山口。几百名唐军士兵正在清理路上的石块,泥土,还有草木。

    “外面的兄弟,谁扔进来一包雷管!”里面有人在高喊着。

    有几个身手不错的唐军翻过那块巨石,将两只背包扔了进去。

    连续的巨响之后,那巨石被炸的粉碎,几百人合力之下,很快道路就被抢通。一队人也从山中跑了出来,看有皇家的旗帜在,赶紧汇报:“山中只有一段八百丈的盘山道毁了,铁路一寸也没有伤到。”

    “断粮几天了?”李元兴语气平稳的问着。

    “回殿下的话,一天!”那冲出来的人如实的汇报着,然后又说道:“粮食原本就不多,因为倭人没有参与救路,大管工给几百人用了鞭子,减了倭人七成的口粮。”

    “记住一句话,我们大唐的繁华靠我们大唐人自己守护。如果路通了,就立即让粮车进山,先运熟食,再运生粮。这大雨很突然,所以工地备下的粮食依然保证一天半的口粮就足够了。”李元兴开口吩咐着。

    说完,李元兴转过身:“皇兄还有何旨意?”

    “五郎你应该回家去,岚月的孩子出生,你怕是还没有看过一眼呢?”

    “臣弟是大唐的秦王,先国后家是臣弟的义务。”李元兴面无表情的回答着。

    李元兴无情吗?李二还是了解李元兴的,他知道李元兴是强撑的。此时的李元兴怎么可能不想陪着李岚姗身旁,看着他的儿子。

    “也罢,第一批粮车进山之后,五郎陪为兄入山巡视。”

    “皇兄,雨虽然小了,但还没有停。皇兄不能进山……”李元兴话说到一半就被李二打断了:“不让为兄进山,你也不能进。去你的书房,为兄要看看这几条铁路的进度报告。”李二根本就没有给李元兴再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秦岭山中,第一批运到的全是上等的精食,依人头数为标准分装的。每个人半只鸡,两块饼,还有每人一只梨。

    每到这食物的倭人,只有七百人左右。

    其余的近三万人只能看着。

    除了食物之外,当天这七百个分到第一批熟食的倭人还领到了一个带着钢牌的项链。

    秦岭工地的大管工本身就是工部正四品的官员,他有这个权力。你为大唐作事了,你为大唐拼命了,我就给你足够的好处。你没有,那你依然是下等人,不服气的话,这里还有皮鞭,还有护军。

    不服吗?

    无论是不是被打过鞭子的倭人,眼中更多的是羡慕。

    只是扛了两天的沙袋,就得到了与大唐路工一样的待遇。秦岭山中的工地可不同于平原上,这里没有太多的地空地,也不可能分营。伙食的差距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雨还在下着,有减小的趋势,可却没有停下的感觉。

    “五郎呀,朕想看看你的儿子。”李二进了秦王庄就对李元兴说道。

    “皇兄在小会客厅休息片刻,臣弟去抱来!”

    李岚姗的房间之中,刚刚给孩子喂了奶的李岚姗一脸幸福的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孩子。

    奶娘已经选了六个,可李岚姗却坚持要自己来奶孩子。

    李元兴进屋的时候,这屋里至少站在十个人,随时准备听李岚姗的吩咐。

    站在屋中,李元兴与李岚姗四目相对,眼神之中的交流李岚姗看到了李元兴的无奈,最终孩子也没有被李元兴抱在怀中,而是由一位奶娘抱着。

    李元兴没有抱过七位王妃的孩子,所以也不能抱李岚姗的孩子。

    心痛吗?李岚姗很想问李元兴,可这样的问题她不能问,越问李元兴怕是心里越不舒服。爱情这东西其实并不可靠,真正可靠的是亲情。最难得的是理解,李岚姗自认为自己能够理解李元兴的心。

    孩子再次抱回来的时候,怀中多了一块龙纹翡翠,这是大唐皇帝的赏赐。

    李二知道李元兴顾忌着什么,可他却没有这种顾忌,作为兄长代替李元兴表一份心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