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802节 没有阴谋

    静!

    李元兴不得不让自己安静下来,大唐的纷争实在太多了,李元兴如果不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他就没有办法站在一个高度去看这个大唐。

    长孙皇后怀孕这件事情,如果要搞阴谋,怕是会死许多人。

    不要小看大唐的医术,也不要小看道门的医术。

    李元兴送走了客人,又回到了李岚姗的房间里,武曌正陪着李岚姗说话,见到李元兴进来武曌说了一句:“大唐的人,比我们聪明的太多了。只是刚刚开始有海运,就有人的眼光看到了巴拿马与苏伊士运河上。”

    “或许是,从前隋到大唐,运河修的多,水运是运输的主流吧!”

    李元兴随口应了一句,又问武曌:“你知道皇嫂怀孕的事情吗?”

    “知道,我和柜爷讨论过。我们分析的原因,最科学的,应该是重金属中毒。我亲自去内宫看过,皇嫂的卧室之中,许多权贵送的礼物。金、银、铜器都非常多,最神奇的在内室小花园当中,还有一个人工修建的景观,其中一个一尺高的假山上流的不是水,而是水银!”武曌说到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水银有毒,许多全新的化学物品也都有毒,这些知识并没有被普及到!”

    “不能说是水银的原因,因为不仅仅是水银的原因,还有一些漂亮的宫灯,用铜、铅等各种重金属混合制成。还有,宫中有些粉里加着铅粉,你知道加了铅粉抹上之后,脸会非常的白净,但也会中毒。”

    武曌解释到这里,李元兴就想明白了。

    “成了,不用说了。这个要真正的追究起来,怕是要杀人的。”

    “答对了,所以道门把那个没有出生的小家伙捧了起来。我呢则把刚刚修好的华清池借了出来,有些话适当的给皇嫂说过,那些东西是禁忌,她大概心里有数了。只是有些话,却不能对皇兄讲!”

    武曌讲的很明白,放在皇宫之中,再一搞起阴谋来。

    死的可能是某个妃子,也有可能会扯到某个家族。

    这件事情,秦琼已经派人暗中查过,没阴谋,也没有后宫内争之事。在大唐,特别是眼下的大唐,谁敢动长孙皇后呀。

    “休息吧,我知道怎么选择了。”

    李元兴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这件事情只要处理的好,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新年夜,又是盛大的新年庆典,各道总督,各邦可汗,都来到了大唐。这样的节曰如果不参加,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遗憾。

    贞观四年元月初二,股市大开市。

    最大的一支股票不是在大唐境内,而是在石见银山,卖股票的也不是李元兴,也不是武曌。而是分到石见银子份子的那些大唐皇家子弟们,这还是李元兴当时给的压岁钱,他们要把这些份子换成现钱,投入到新的港口之中去。

    贸易,比银子,更象银子。

    元月初二,李元兴来到了华清池。

    “皇嫂!”李元兴施了一礼,长孙皇后气色极好,微笑着点了点头。

    陪着李元兴来的还有孙老道、袁老道、道门三医圣、以及御医四位一等医师。

    装模作样的把一根手按在长孙皇后的脉门之上。

    一道人体不可察觉的电流划过,李元兴在一秒的时间内就知道了所有的原因。

    把孙老道与袁老道叫到旁边,李元兴在低语着。

    李二看着就要过去,却被长孙皇后拉着:“二郎莫急,五郎什么时候瞒过你我,可能有些需要参详一二,毕竟五郎从来没有真正的为人诊过脉,纵然是传下医道,五郎也未必是医者,怕是五郎用了些其他的手段。”

    李二点点头,坐在长孙皇后身旁没有再动。

    “老孙,怕是你已经很清楚了。我皇嫂肚子之中有一活一死两个胎儿,我分析的原因。先是第一个,应该是胎停育。这个名词在医书中有,老孙你要是没有看过,你问武曌要,她有这方面的知识。”

    没等老孙开口问,李元兴继续说着:“第一个才是最先发现怀孕的那个胎儿,你知道,胎停育之后有时候不一定会被发现,而且一两个月这种太小。然后皇嫂补药吃得太多,身体倒是不错,接下来皇兄也宠爱,所以又有了一个。”

    孙老道听着直摇头,这理论怕是说不通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概率老孙你知道,就是这极小极小概率的事情被碰上,所以,胎停育才是关键,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李元兴心说,这概率就象是在飞舟上扔下一粒芝麻,正好砸在一个路上咬的牙签上,结果还给扎上了。

    “听过这个词,原因是什么?总要有个原因吧!”孙老道追问着。

    “原因就重金属中毒。这个书上也有,你找武曌丫头要。我查过,铅是第一,汞是第二,银是第三。但我们不能说,这是重金属中毒,否则往下查,就算不牵连谁,也至少有几十个宫女太监要受罪!”

    “上天有好生之德!”袁天罡跟了一句。

    这下意识的一句,声音有些大了,却是被李二给听见了。

    李元兴一脸的无奈,这会想商量也没有办法商量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李二近前。

    “皇兄,先声明,这事情谁也怪罪。”

    “五郎先说!”李二没有应承,只是让李元兴先讲清楚。

    李元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皇嫂腹中是两个胎儿,天无二曰,国无二主。所以……。”

    “什么所以……”李二跳了起来:“五郎你直接说清楚!”

    “就是说,一个死掉了,另一个活的很好。臣弟这是实话实说了,只是死的那个,只有……”李元兴伸手比划了一下,就是两厘米左右,想了想,又说道:“就是莲子两个大,所以也没什么感觉,就这样!”

    李二不是十分的相信。转头看向御医,其中一个御医赶紧交上一份医案。

    “这是几个月前,胡医师的医案。他上报的是,感觉象活脉,又象是死脉。可我等怎么敢下这样的结论,所以暂时将胡医师调到了长安济民堂作诊。之后,我等四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可却不敢下结论,所以才请了孙神仙一同参详。”

    “老道亦不敢断言,所以才请秦王回长安!”

    李二懂了,这帮家伙是怕,害怕自己生气,所以不敢断诊。

    “有何良方!”李二轻轻的坐下,伸手按住长孙皇后的手。

    孙老道向前一步:“刚才与秦王殿下讨论了处置的方式。我们都认为,应该清除了那个死胎,保证正常的胎儿更健康。”

    刚才商量了吗?

    李元兴心说,孙老道也会借势了。

    不过细想一想,历史上记载过,长孙皇后英年早逝的原因有三个,一个是哮喘,一个是心脏病,另一个就是身体之中有一个死胎没有清理,对身体影响极大。而且历史上记载过,长孙皇后最小的女儿,身体就极差。

    想来就是在母体之中,根本就没有发育好。

    “讨论了七种不同的药方,各有千秋。贫道以为,先以温和之药试一试反应,再考虑进一步的改变药方,算来不出五天,长则七天,将会有所结果。”

    李元兴却说了一句:“皇兄,先保皇嫂才是大事。”

    “不过,如果如天师所言,这个孩儿大运兴国,要是他的命不够硬,何来兴国之说!”李二这是在自我安慰了。

    作着让胎儿流产的决心,只为让长孙皇后可以长寿一些,李二也是下了狠心。

    “用药!”李元兴用力的点了点头。

    “用药吧!”李二这才正式下令。

    长孙皇后一直就没说话,武曌给她已经讲过什么是重金属中毒了。一直到李二说用药之后,长孙皇后才说道:“五郎,你英雄母亲之法已经实施,为天下母亲保胎养体之方却没有让天下百姓受益,这是五郎的失误呀!”

    “是臣弟的失误。”

    这事情,李元兴不背谁来背。

    要知道,现在大唐出生率,存活率是硬指标,要是一个县里夭折与流产的过多,县令怕都要受到处罚的。

    长孙皇后也是听武曌讲了,才知道这育儿比最先发布出来的那几本育儿的医书还要复杂,除了自身的调养之外,许多的禁忌在那医书上却没有提及到。

    武曌的解释是,一个是医学,一个是常识。

    “那就罚秦王府出资,印十万册全套的育儿经免费送到各州县去。”长孙皇后面带微笑的看着李二。李二当即就下令:“秦王府印十万册太小气,按上县三百,中县二百,下县一百这个数字,五郎在四个月内,必须完成。”

    “是,臣弟令罚!”

    长孙皇后笑着把话题差开:“五郎这次回长安,什么时候再出海呀。”

    “这几天不打算出海了,打算在秦王庄门前开个店铺,准备当一个……”李元兴正说着,却见高公公从外面冲了进来。

    李二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

    高公公却是卟通一个跪倒:“老奴无礼,无奴无礼。只是承乾与恪打起来了,见血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