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97节 租界

    长孙无忌,不算非常胖,但绝对是胖子。

    一个身穿华丽的丝绸,明显就是大权贵的胖子。他旁边站一个年轻人,穿着极普通的圆领衫,另一个中年人虽然也穿丝绸,但那长像不象是大贵族。

    所以,三佛齐王的分析是,长孙无忌是这里最大的大人物。

    而那个圆领衫的年轻人是下等随从。

    中年人怎么看,都是高级随从之类的。

    所以,三佛齐王扑向了长孙无忌,他至少要问明白为什么要攻打他的国家。

    两支长戟的戟杆将三佛齐王压在地上,一把长刀插在他的脸前。

    李元兴没有回头,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忠心的近卫军保护之下,攻击到他的背后。只是轻轻的打了一个手势,三佛齐之王被架到了船舷上。

    李元兴没有去看三佛齐之王,只是看着炮火之下的巨港。

    没有一点点战斗的压力,也没有半点攻击的阻力,在大唐强大的军事力量之下,这个刚刚走出原始社会不久,无论是社会文明,还是社会结构都还在初级阶段的小国,在强大的攻击之下,根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李元兴缓缓的闭上眼睛,背着手往船舱走去。

    “吩咐下去,如果这里的平民不反抗,不得搔扰普通百姓。至于贵族什么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本王累了,没有什么要紧事情不要来烦我。还有,关于这里的处理方案,战斗结束之后来拿吧!”

    李元兴说完就离开了。

    三佛齐之王甚至都没有看李元兴一眼,因为他不相信这样年轻的一个人,可以这大船上有着多么高的地位。

    巨港被攻下,三佛齐王宫成为了唐军的战利品。

    长孙无忌与崔君肃对礼一眼,两人都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苦笑的原因不是因为战事不利,他们可以感觉到李元兴似乎被什么束缚着。至于是什么?他们也说不清,只是感觉到李元兴对于攻打别国有着一种排斥的心态。

    “韦长史!”长孙无忌笑着看向了韦挺。

    韦挺赶紧摇头:“别找我,我办不了。这种事情我不敢多话,两头不落好。”

    韦挺自然明白长孙无忌要干什么,无非就是劝说秦王殿下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所以韦挺才不会去呢,秦王想干什么,秦王不想干什么,不是他韦挺能够随便插嘴的。

    三佛齐之王爬在船舷上哭泣着,他的三佛齐,他的首都,就在眨眼之前被攻陷了。

    “这个打完了,总能去说一声吧!”崔君肃也对韦挺说道。

    韦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走向了李元兴的书房。

    书房门前,秋香捧着一个两尺长的卷轴。看到韦挺前来施了一礼:“长史,这是殿下吩咐之物,依此计可以为将来占领南洋打下良好的基础。”

    卷轴是一副地图,上面标着一些地点,主要就是港口。

    卷轴的最后,卷着十几张纸,纸上写着方案。不是手写的,而是打印体。船上没有打印机,很显然这是出海之前就准备好的。

    退到甲板上,韦挺请来长孙无忌与崔君肃两人。

    “总共九处,全是重要的港口。殿下要租借这港口一百年,然后派驻我大唐军队。这里的关税,这里的港口,总之所有的一切都依大唐一县之地来管理。三佛齐如果不同意,那就打到他们同意为止。”

    韦挺把方案给了两人。

    三个人就坐在甲板上看着这方案。

    李元兴用的方案是李岚姗改进的租界方案,曾经列强用这租界压迫着华夏。可大唐现在却是用租界压迫着南洋。

    “如果说羊吃人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战略手段的话。这个租界方案就是更高明的大战略,看来秦王殿下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杀戮之心,否则天下除了大唐之外,不出二十年,就看不到其他的邦国了。”崔君肃点评了一句。

    长孙无忌却一副满不在意的神情。

    “全天下,只有大唐有何不好?”

    “好不好,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大唐上有圣上,下有百姓,放在中间还有世家权贵。裂土封王本就是历来的禁忌,今天打破了这个禁忌,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坏处。难道正如那《三国演义》所言,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吗?所以,有些话我们不能说多,秦王殿下心中必有顾虑,但顾虑是什么?某猜不出,也不敢猜。只是知道,眼下圣上与秦王殿下所允许的范围内之事,某无论是作为大唐正三品的官员也罢,作为清河崔河的家主也罢,作为大唐子民也罢,在规矩之内行事,才是你我要谨守之道!”

    崔君肃一口气说了许多,也全是真心话。

    长孙无忌也点头认可,他本就是低调之人,只是这次有机会在外分封,才让他心中一直压抑的情感放纵了一二。

    “叫高白扬去和三佛齐之王谈。”韦挺突然来了一句。

    “好主意!”崔君肃与长孙无忌都笑着应下了。

    长孙无忌又补充了一句:“叫两位皇子暗中跟着,也听一听。”

    三佛齐之王几乎要疯了,他手下的官员也几乎就要发疯了。

    可就在他要真的发疯之时,高白扬出现了,这个被三佛齐的**拒绝了多次,甚至还有些恶语与威胁的年轻商人一脸的和气。

    三佛齐王宫。

    这座王宫没有受到什么破坏,王宫中的女子也没有受到伤害。

    高白扬坐在王宫台阶下的椅子上,在他身后有着几个书吏摆开桌子,李承乾与李恪则坐在高白扬的侧面。

    “你们想干什么?”三佛齐王没有怒火,也没有太多的恐惧了。

    如果对方要杀他,早就杀过了。

    攻下了王宫,却没有拿走一文钱,这已经让他无比意外了。

    “我是一名商人,希望租下一些土地,还有港口以方便我行商,就这么简单。所有港口的管理权在我的手中,所有港口的关税也是我的事情,与你三佛齐无关。不过,我会提供给三佛齐人不低于三十万人作工的机会,贸易带给三佛齐每年的收入,不会低于一百万贯。但,我租借的地方,一切的规矩必须按我的规矩走!”

    高白扬说完,叫手下展开了那张地图。

    这样清晰的地图,三佛齐人连想像都想像不出来,他们现在都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完整的三佛齐地图。

    可敌人却已经有了,那各种标注远远的超过了三佛齐官员的想像。

    三佛齐之王根本就没有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他坐的位置距离高白扬只有十步,离座,走到地图前一看,大喊一声:“不可能,你不能占了我们所有的港口。”

    “不知道新的三佛齐之王,会不会同意我的要求!”高白扬很平静的回了一句。

    “你……”三佛齐之王怒视着高白扬,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白扬的语气平静:“我要这里,没有理由。这不是谈判,只是在告诉你必须执行。你可以反对,我的主人告诉我,只要你敢于反对,就打到你同意为止。当然,你这小小的三佛齐,还见不到我们真正的军队,你看到的仅仅是我家主人的卫队罢了。”

    卫队!

    三佛齐王怀疑,可却又有些相信高白扬的话。

    “巨港这里,我们只要五百亩。出海口那里,我们会修建一座新的港口。这里只作为所有港口总的管理机构,我们称为领事馆。现在,用印吧!”

    纯汉语写的条约摆在了三佛齐之王面前。

    签定条约,三佛齐就等于给自己套了一个铁链,然后将铁链交给了唐人。

    可不签约呢?

    后果没有人敢想,就是这些官员也希望签约,三佛齐的利益肯定是得不到保障了。可官员贵族们的利益却是未必。

    李元兴再没有出现过,而是找了一处风景优美之地,名为度假。

    各军士依旧在船上训练,商人们则疯狂的在几个港口乱窜着,他们要在港口正式开放之前,就先给各自的商行占到地皮。

    有快船迅速的往回赶,在广州就把电报发了回去。

    大约一个月之后,足有八百条船的巨大的船队,如狼群一样的涌到了南洋。

    其中原本军用的五百料战舰,大约一百五十条,全部卖给了商人与世家。后军用的一千三百吨船也卖出三十几条。最多的,还是大帆船,改良过的,在世家自己建造,还有岭南冯盎、辽东萧瑀、华亭老狼。将旧船改造的海船,全部都卖了出去。

    可以说,整个大唐,除了必要的运输线上的保障之外,多余的船只全部涌到了南洋。

    总量,超过二千条船。

    第一批来的船中,倭人的旧船几十条连在一起,由一千三百吨蒸汽船拖着,足有一万倭人,三万高句丽人也都来到了南洋。

    大唐尊重各民族的风俗,高句丽人与倭人,依然穿着他们自己的民族服装。

    新巨港码头,占地三千亩,加上生活区,贸易区,工坊区。占地总计五万亩。这里拥有着三千护卫,清一色的高句丽卫兵。(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