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96节 对外第一炮

    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无信仰,无民族,无种姓的接近原始社会生存环境的人,最在意的其实就是一个美好的生活。当然,如果一个强大的民族认可了一个微不足道小民族的信仰,那么一样可以吞并这个小民族。

    但,如果文化、财富都不足以诱惑。

    或者说,需要被诱惑的人过于念心呢?

    李元兴的巨舰就正在准备来给大唐人,无论是权贵,还是普通的商人解释。面对贪婪的家伙,面对猎物要反抗的时候,应该怎么作。

    马六甲城!

    位于马六甲海峡内中正间的位置,后世的名字也叫马六甲,从新加坡向西三四百公里处。马来半岛的南海岸,这里是原本天竺与马来半岛、南洋交易的一个重要城市。可以说,这里的关税养活三佛齐一半的财政收入。

    这个港口直接或者间接养活着差不多十万人。

    站在甲板上,李元兴咬着一只用南洋野生烟叶卷成的雪茄,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笑容。

    “本王认为,这个时候本王找不出一个借口来说自己是正义的。因为本王就是入侵者,既然无论如何都要作一次坏人,那么也不需要那些虚礼了。不知道御史们会怎么弹劾本王,是不教而诛,还是不宣而战呢?”

    李元兴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谁呢?

    反正,站在李元兴旁边的韦挺一字不差的全都听见了,可他就装成没有听到。

    韦挺是儒家,可这会他明白,为了巨大的财富,为了巨大的利益,他这个时候说任何一句废话,将来都会被大唐的世家们骂到死。

    “炭哥!”李元兴笑着一指那可以看到的城池。

    “必一击而下!”到了攻城战的时候,尉迟恭自然是信心十足的。

    李元兴一回头:“炭哥,别杀的过火了。情报上显示,三佛齐的王就在这里,活捉他,然后当着他的面攻陷三佛齐的首都。然后再坐下谈判也不晚!”

    谈判,事实上谈判已经开始了。

    海边已经有小船在靠近,上面坐着三佛齐王的使者,光是看到这数量,规模,个头的舰队就已经让三佛齐王感觉到胆寒了,最恐惧是他并不知道这舰队代表着那一个强大的帝国。

    “殿下,有小船靠近!”裴喜上前报告。

    “是吗?本王刚才说什么了?”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裴喜只是愣了一下神,眼神之中马上充满着杀气:“传令,护一击沉那小船。其余各舰无差别攻击港口,不考虑死伤,不考虑战利品。甚至不考虑保护港口。殿下令,炸平了好修更大的!”

    裴喜这一句,炸平了好修更大的,让各船长对着铁皮话筒开始骂娘的。

    “兔崽子们,你们苦练了这么久,头一次上战场谁他娘的尿裤子,以后就回家奶孩子去。准备……”

    各船开始转向,全部是侧舷对准港口。

    第一炮那条小船变成无数的木片飞了起来,船上的人是死是活甚至都没有人去关心。整个港口在几个呼吸之间变成了火海,十炮之中至少有一炮是燃烧弹。燃烧弹成本太高,高到让人不愿意打出去。

    一发就是五贯钱。

    李元兴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几乎化为平地的港口,只是拿着雪茄吸了一口。

    李元兴在问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残忍了,对于入侵别国竟然没有半点心理负担了。是从平壤之战开始的,还是在大唐这几年自己打仗过多了。

    把杀人这种事情当成习惯了呢。

    “殿下,没必要浪费炮弹了?”一轮之后,韦挺在旁边报告着。

    “炭哥!”李元兴轻呼一声,尉迟恭一抱拳:“得令!”然后大步走到船边:“停火,陆战队出去。反抗者全部就地格杀,攻城!”

    还有城可攻吗?

    带兵的校尉对于这个命令有些无奈,这些天来他们也在尝试了这里的作战方式。太多的装备反倒成为了一种负担,特别是天气热,让北方的士兵非常的不适应。

    看着尉迟恭下船,李元兴扔给了韦挺一只怀表:“半个小时没有压制这码头,就是陆战队需要再训练。一个小时那三佛齐的王没有带回船上,就是特战队训练不足。本王回去等消息。”

    李元兴竟然连战斗都不观看,要知道这会可以说所有人都在观看着战斗。

    不止是男人,就是崔莹莹等女子都靠近窗口在看着这大唐第一次海军出战,那威武的火炮,让大唐的百姓信心十足,就是女子都没有感觉到杀人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怕,毕竟她们没有靠近战场。

    李元兴不想看,因为这是他人生之中头一次对外的侵略战争。

    李元兴不想变成一个暴君。

    回到内室,李元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感觉有些累。秋香捧来一份冰点,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给本王一杯热茶,冰点你用吧。”

    “殿下有心事?”秋香乖巧的追问着。

    李元兴点了点头:“在大隋之前,我中华汉人被人奴役着。后来大唐也为了保护国家与突厥人作战。可现在,大唐却在对外征战,在占领异邦的土地,将异邦的百姓变在奴隶。本王却是不知道,普通的大唐百姓是怎么想的。”

    “老虎吃狼,狼吃羊,羊吃草。没什么不对。”

    秋香的回答把李元兴说愣住了。

    什么时候,古代的人只管侵略,不管道德了。那儒家的仁义都扔到水沟里去了吗?

    “啊!”李元兴回过神来了,就在刚才他脑海之中加快起大唐从建国至巅峰时的地图,自然是越来越大的,也就是说,大唐这个时候。战地盘,抓奴隶,对于受到异邦压迫了几百年的华夏百姓来说,是一种正常的生活。

    普通的百姓家里,只有一些钱,就一定会有奴隶。

    反过来讲,大唐百姓也明白,如果他们败了,变成奴隶了,也认命。

    “报,抓到三佛齐之王。”裴喜在门口汇报着。

    “马六甲之港,怎么用,如何分配,允许各阶层发言,从港口画一个圈,靠近港口这一块就是大唐租下的土地,代表着的大唐的领土,在这里就要遵守我大唐的规矩。线之外,才是他三佛齐的土地。”

    李元兴从容的吩咐着。

    听完李元兴的吩咐,裴喜又问了一句:“殿下,如果他们问这个画多大,末将如何回答?”

    “管画多大画多大。”李元兴竟然笑了。

    裴喜懂了,可又问:“殿下,为何不把这里全部都占了呢?”

    李元兴听到这问题有些苦笑不得,走到裴喜面前,将秋香也没有吃的那份冰点放在裴喜的手上:“让自己冷静一下,我准备派人带一百人,镇守这里,你去占吧!”

    裴喜脸都绿了,别说一百人,就是十个一百人也镇定不了这里。

    要知道,这里随时都会聚焦几万,甚至十几万土著士兵,他们再弱,但人数的优势上让裴喜没办法克服。

    大唐已经没有足够的兵源了,看来全面占领眼下根本就很难。

    李元兴的大船根本就没有靠港,而是留下了两只兵舰,每船上还有一千陆战队,以及兵舰上的火焰威慑着,李元兴相信这个码头已经算是占下了。然后就是向商人卖地皮,在这里建立大唐的租界了。

    租界,一个曾经让李元兴感觉到耻辱的名词。

    可这个时候,却让李元兴在异邦的土地上为大唐画了一块租界。

    三佛齐的王被带上了船,毕竟一国的君主,尉迟恭允许他手上投降的卫兵也跟五十人上船,还有那些官员也挑了三个上船,其余的则关了起来,允许他们自己把自己赎买回去。

    “我要见你们的王!”三佛齐的王高喊着。

    尉迟恭抬起来打了三佛齐王身旁一位官员的脸,然后说道:“闭嘴,你什么身份。竟然敢在这里大呼小叫,老实点待着,否则……”尉迟恭冷笑着,又一巴掌打在另一个官员的脸上,然后冲着三佛齐的王笑了。

    怕了,真的是怕了。三佛齐的王此时已经知道这些人就是来自北方,大唐的汉人了。

    可为什么攻打自己,三佛齐王却是不了解。

    三佛齐的首都,在后世现在巨港的位置,那里距离海边大约有二百四十里左右。但却有一条双河道的大江连到海边,李元兴派小船在前面探路,巨舰吃水有三米多深,只能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从马六甲,到南苏门达腊用了不到一天时间。

    这二百里水路,却几乎又用了一天,这才到了巨港。

    “好地方,作为首都易守难攻之地,但这是针对原始土著的士兵,不是我大唐的士兵。”李元兴再一次出现在甲板上,那三佛齐王也被带到了甲板上,可他却看不出来这里谁才是真正的大官,

    观察半天之后,找到了最胖的长孙无忌,几乎是扑了上去。

    “我是三佛齐之王,你们不宣而战!”

    长孙无忌愣住了,心说这是什么事,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家伙冲着自己在喊什么?(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