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88节 老秦人

    每个人的野心是不同的。.

    记得项羽看到始皇的车仗之时就说过,男儿当如此。那个时候,项羽就已经有造反的野心了。正如李二说过,自从他懂事之后,就想把大隋江山取尔代之。

    说野心,长安城乐民园包子铺的伙计,他的野心也不小。

    这个伙计,第一个野心就是要学到老板那饺子馅的秘方。然后自己成为这铺子的大厨,然后娶了老板的女儿,自己也开一家包子铺。

    谁能说,这伙计没有野心呢?

    刀钢也有野心。

    土著只是知识层面底,见识太少,不代表这些人智商就低了。

    他的野心就是,他要去长安,在长安作一个真正的大官,而不是在自己这里作一个所谓的什么县令,已经懂得许多货物价值他只知道一个数字。

    就是那位大人物身旁的一个女奴,身上的衣服还有装饰,就顶上他带着几百人苦干好多天。都未必能够换得到手。

    他受到的教育,以及他接受的所有文字当中,包括他听到这些唐人的言语之间。刀钢隐约间懂得一了一个道理,长安才是天下的中心,他们这里只有偏僻的角落。

    刀钢一直站在码头上,看到那舰队离开之后,依然不愿意离开。

    “是不是应该带这家伙去长安转一圈?”参谋问旁边一个书吏。

    书吏正在计算着这一次干的纤维束的数量,听到参谋的话头都没有抬,只是说道:“他要是不回来了,谁给咱们管这些土人。”

    “有理。”参谋拿出一瓶酒喝了一口,靠近那账本看了一眼:“最近听说麻绳涨价了,你说我们在这里搞一个麻绳坊怎么样。”

    “这里除了麻什么都没有,把所有的东西从华亭买回来,再弄成麻绳卖回去。要不咱们算一算能不能多撑钱,反正这神是劳大了。”

    两个人话说到这里,也就没有再说下去,各自忙各自的。

    书吏继续算账,参谋继续那里胡思乱想。

    从菲群岛向西几千里就到了百越,李元兴在船上已经派人用电报通知了冯盎。

    几天之后,李元兴的船队来到了后世下龙湾的位置。

    “殿下,冯都督的舰队也到了,那自称天海王的老窝已经找到。一次冲锋就能够全部解决了他们。”听到裴喜的报告,李元兴没有作回答,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

    裴喜在外面传令:“战舰向前,商船在后,一级战斗准备!”

    要打仗吗?

    商船虽然开始往队伍的后面移动,可所有的客人都兴奋的抢占有利的位置,海战可不是有机会看到的,没有人能够想像得到海战会是什么样子。

    下龙湾,这里有许多村落,还有一个不算小的码头,这码头上停靠着几十艘双桅帆船,细长的双桅帆船,差不多就是三五丈长,能装货二三十吨左右的海船,这种海船可以说就是大唐这个时代的主流海船了。

    当然,这是李元兴假如没有来到大唐,这就是主流海船。

    “殿下,冯都督的舰队发信号,询问是否要开始攻击。”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命令冯盎部退到一旁,命令所有战舰不要动。旗舰上前,一侧炮门全开,对准敌营寨左侧一里无人处,两轮齐射。”

    对准敌营左侧一里无人处?

    裴喜完全不明白这个命令的用意,要知道开一炮就要好几百文钱呢,这两轮齐射就是十几贯钱,不往敌人头上打,只往空地上打。

    可命令就是命令。

    两轮齐射!!!

    以单边三十六门炮的火力,炮队的校尉立即就领悟了这命令的用意,全部选择火光十足的散弹,再加上一些燃烧弹。方园五里的地面上被炸的寸草不生,整片的树林、海边的石头,所有的一切都被毁灭。

    别说是那营寨之中的人,就是大唐自己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火炮密集齐射。

    此时的火炮要比起攻打平壤城的时候,强大数倍。

    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心理的震撼,让许多人在颤抖着。

    “告诉那什么天海王,让他来见本王。在甲板上摆上桌椅吧!”李元兴懒洋洋的说着。

    火焰的示威在李元兴眼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科技发展到现在,只有三场战争还需要消耗一些脑力,一是中南半岛的热带丛林,二是吐番的高原反应,三是大食人的宗教狂热以及长距离补给。

    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能够与大唐一战的敌人。

    任何人想进攻大唐本土,只有大唐选择让他怎么死,而不是他选择如何进攻。

    李元兴下完命令,裴喜立即就派人下船。

    那个过去传话的校尉下船之前追问了一句:“要是对方不来怎么办?”

    裴喜被问住了,要真的是一个死硬怎么办。这个要回去请示一下吗?

    “算了,还是我先去吧!”校尉没管裴喜的反应,纵身从船舷跳到了吊板上,然后再借手吊板把他放在小船上,有专人将他送到了岸边。

    校尉的顾虑根本就不存在。在他站在海滩上的时候,就有一个人把自己五花大绑的送了过来,嘴里咬着一根木条,木条两边的细绳绕过脖子,然后就是粗绳绑在自己的双臂之上,大步向着校尉走来。

    这个人他非常明白,从那些船靠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败了。

    逃吗?逃走之后那里老少妇孺怎么办?

    报仇,就凭他们十几条小船,对方最小的一条也不是他们能够对抗的,那有五六十丈长的巨舰,想拼死爬甲板都不可能,拿什么去反抗。

    甲板上,李元兴身上穿的不是秦王袍服,而是一件极简单的,大唐款式的圆领衫。

    “姬姓、赵氏。说起来的,你的祖上是始皇的堂兄弟。当然,算是远房了。但同为姬氏皇族之后,而且你自己的祖上,无论是受封,还是自封。也是南海王,或者叫作南越武王。在始皇死的时候,也自己单干了。”

    那位自绑上来的人呆呆的看着李元兴。

    他实在猜不出这个人是谁,这身打扮比船夫高贵不到那里去,身上不是丝绸,只是细麻布衣。全身上下找不到一件贵重的装饰品,也没有半点感觉值钱的东西来。

    李元兴查百越的资料,是真正下了功夫的。

    还是后来李岚姗提醒他,百越人怎么可能懂得称王,敢称王的一定是汉人。

    可这汉人又是谁?

    又查证了许多资料之后,李元兴才确定,这很可能就是赵佗的后人。否则,一个呼啸山林的土匪,就如同王霸那样,会自称把子,但绝对不会自封为王。

    “后,刘邦称帝。赵佗上书:佗本汉人,亲戚、坟墓皆在于汉。今反本俗,欲据于此,与汉抗衡为敌,岂不谬哉。且夫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惟汉帝宽仁受人,民皆乐从。”背到这里,李元兴停下了:“这一段太长,念完了也没什么意思。”

    “秦,秦王殿下!”那位终于反应过来了。

    李元兴点了点头:“本王受封大唐秦王,天策上将。”

    卟通一下,那位腿一软跪倒在地了。

    “赵佗降汉,赵家有些人不服气,所以赵家在那几年有些内乱。有一支南下,可与中南半岛的原居民混居,历经数百年,谁想竟然没落至此。不过,就算是没落了,本王了认同你这个二字王!”

    “我赵陆!服了!”

    “坐下吧,想来你不曾吃过中原的饭菜了。身为汉人,你回家来,家人依然会高兴的。你离家在外,也依然是炎黄子孙,姬氏皇族之后。本王不和你废话,本王要把中南半岛划入大唐版图,你愿意作先锋,功成之时,给你一个正式的大唐王爵。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本王不喜欢勉强人,给你划一块安居之地,带着你的族人去安心过活吧。”

    “赵陆不解!面对敌人,岂有手软之说。既然殿下受封秦王,手中掌握的就是杀戮之刃。赵某打劫海船,就是与大唐为敌。不杀之,何以服天下。何以震慑天下宵小?”

    李元兴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赵陆却是一直盯着李元兴的眼睛。

    赵陆眼中的李元兴,是那样的平静,那双眼睛如无风的湖水一样。

    “本王的刀,不会指向汉人,更不会粘上汉上的血。更何况天下之大,纵然大唐不容,也有一处容身之地。”

    原本跪在地上的赵陆突然怪嚎一声,那指头粗的麻绳全部被撑断。

    没有人动,周围二十个近卫竟然没有一个人动,站在李元兴身后三步的那位禁军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似乎赵陆根本不存在一样。

    “我愿为前锋!”赵陆行的是秦军军礼。

    “老秦人,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可以见到老秦人。”李元兴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

    “本王要的是征服,征服与占领的区别,你可以慢慢的学习。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告诉整个中南半岛所有的汉人,大唐以南,那连绵的群岛上所有的汉人,本王是来接他们回家的。”

    “回家?”赵陆痴痴的问了一句。

    李元兴笑了:“就是回家,那怕人在飘游,大唐依然会护着他们,因为他们是炎黄子孙。”(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