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81节 大唐民告官第一案

    大唐的钢厂,突厥回纥人已经得到了几乎两成半的股票。

    他们所花费的钱币,几乎就是回纥一族除过冬必须要保存的粮食之外,将其余的一切都换成了钱币去买了大唐一座钢厂的股票。

    回纥人要钢厂的股份干什么?

    秦琼想不明白,所以跑到天策上将府来找李元兴了。

    “大唐敢卖股票,如果怕被人买了去。这会被天下人嘲笑,所以回纥人有钱就让他们去买,真正有能力买走七成股票,也是他们的本事。大唐要是连这些都玩不起的话,大唐的威严就会受损!”

    没等李元兴发表意见,秦王府长史韦挺就站出来表态了。

    李元兴却说道:“回纥人怕是花了有一百多万贯了吧。最近股价在涨,如果他们的钱币买不够三成的话,可以借给他们一些。当然,要在合情,合法,合理的情况下。”

    “比如,把期待市场也开了。”韦挺在旁边问道。

    “是不是有些急了?”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韦挺却说道:“殿下,不算急。这一次就开春市的,春蚕、羊毛,包括麻,都可以开市,商业部测算过,开市一个月,价格最多上涨二成,也算是一个拭擦,也给秋天的货品作一个试验。要知道,秋天的雪糖、原糖。还有淀粉、甚至岭南水果罐头都有人愿意定。”

    李元兴点上了一支烟,吸了两口之后:“那,就按商业部的想法去办吧。谨慎一些,不要动摇了百姓的信心,也通知报纸传播一些期货与股票的知识,首先要让百姓知道危险,知道谨慎。”

    想了想,李元兴又说:“那个债卷也可以开,有没有人无所谓,重要的是一种态度。一句话,这种东西,一年七分利,一贯钱才有七十文的利,在大唐现在利钱上,可以说少的可怜,但却在稳当,百姓只当是有钱存钱了。”

    韦挺施了半礼退下去安排了。

    好不好,试过才知道。

    大唐商业部既然有心去作事,李元兴认为只要把底限守住,不要让百姓在两年之内受到巨大的损失,那么股票的安排就不算是失败。

    至于说债卷!

    大唐往钱庄存钱是没有存款利息的,反倒需要每一贯钱交两文钱的存款费用。百姓们倒是能够理解,因为有人代替他们看管他们的钱,而且就算是自己存钱币的那条子丢了,凭手印,坊市的里正,身份牌,就保证能把钱取回来。

    所以,大唐的百姓已经认定这个,存款是绝对要给钱庄交钱的。而不是领利息。

    李元兴关心的是这个债券百姓认可的程度有多少,毕竟这个比股票安全,在极安全的情况下,还是有钱可以领的。

    而大唐皇帝关心的,却是另一件事情。

    有几十个拥有长洛铁路股票的股东,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大股东。股票最多的一个人,大约占了长洛铁路股票千分之八点五左右,是原先经营着一家丝绸成衣店铺。存了一些钱,然后买了长洛铁路的股票。

    最少的一个,只有十手,原本是长安城卖豆腐的一家小店店主。

    这些人,捧着足有四百多页的状纸竟然跑到了长安令的公堂之上,不算告状,只是想讨个说法。长安府司法参军接了案子,可看来看去,他又把案子移到了商业部。可商业部查看过之后,他们管不了。因为铁道部和他们是一个级别。

    所以,这四百多页状纸又交到了刑部。

    刑部下属大理寺看过案卷之后,当值的主官思考再三,竟然把这状纸原封不动的送进了宫里,还附上了一份表章,认为可详查,但此事牵扯到了工部、户部、耀州、秦王府、铁道道、长洛铁路管理司,所以请圣上先御批。

    李二看到这份东西,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乐了。

    第一个案卷,就写了差不多四十多页,详细的说明的全部的过程。

    按照长洛铁路账目在股市公开的原则,不仅仅是每天运营的费用,就连建造时的账目也要全部公开,几千个拥有长洛铁路的股民,竟然各自分工,却是将整个账目给审了一遍。也没说是谁的错,总之不清楚的地方,非要一个明白。

    第一个案子就是钢轨的价格。

    竟然有人记录过长安城、耀州两地钢价的变化。

    所以其中有两笔,在时间上很模糊,就是在长安城精钢价格往下降的时候记账的。再往后的,价格已经低下来了,可就这两笔,采购的时间上,那价格应该已经降下来,可事实上,却还是老价。

    这一下,就是八千吨精钢。

    然后第二案,就是树苗。这各种树苗的价格,比市面上高出了差不多一成。所以股民们要讨一个说法。

    再下来,就是修车站的费用。

    最后一项大的,就是火车厢体的价格前后相差级大,忽高忽低,似乎就象是一会涨价,一会又掉价了,这些股民们就必须要讨一个明白。

    再往后,就是零散的小问题,相差不过几十贯,数百文之类的小钱。

    李二兴趣十足的翻看着,三百多页原本以为是结束了,可后面就是更多建议类的。

    比如,一列火车的提供饮食的,不能只是一家。他们卖的差,坐车的人骂的多。可账目中却根本没有提到这卖饭的上交过任何利钱,所以一列火车,必须要有三家卖吃食的,然后还要收取一定的钱。

    车站的通道,运货的与走客的应该分开。

    之类的许多建议。

    李二看过之后,大笑。

    建铁路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贪污,李二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这条长洛铁路,虽然名为工部建造,耀州提供帮助,秦王府监督。可事实上,差不多就是耀州那里出的主力,技术部分的骨干,全是耀州派出的。

    就算不是耀州派人,只说一个秦王府监督。

    李二就不相信,有谁胆大到敢在秦王府的眼皮子地下胡来,一根树苗也没有人敢。

    “圣上,百姓告官,此事大唐从无记录。”杜如晦为这事情,专门赶到了皇宫之中。

    “前隋有吗?”李二很随意的问了一句。

    杜如晦非常认真的回答:“前隋没有,北周也没有,就是两晋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告官。特别是无冤而告!”

    杜如晦一句说到无冤而告,可以说是一种非常精彩的言论。

    “去查查吧!”李二吩咐着。

    杜如晦亲自去调查,调了刑部、商业部、工部的数位干吏。查的不是账,而是事。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是要有一个说法。这要给大唐皇帝一个交待,自然也要给百姓一个交待。

    次曰,李元兴的选择的债券,第一债券就是长益铁路的债券。短期的是两、三年,长期的有五年,八年的。实名制,允许交易。两年的那种一年的利钱就是七分,而八年的一年的利钱就差不多到了一成利。

    也就是说,借出钱给长益铁路,八年之后,你拿回来的几乎就是一倍的钱了。

    最小的一张票,是一贯钱。最大的一张票是一千贯,而且数量不封顶。

    为此事,李二满心的疑惑,你李元兴没钱吗?或者说,你让百姓误会你,没钱修什么铁路。可事实上,几天之内,李元兴的长益铁路债券实实在在用纸片换回来十多万贯长安城的闲散资金。

    就在股票上市整一个月,长洛铁路的财务主官,正五品的官员来了股票交易大厅。

    “各位,树苗的事情合同上有两条,一是无论种下多少,长洛铁路只按活着的付钱。二是,长洛铁路只管数种活的树苗,运输、种植之事,铁路不管。所以价高一成,事实上,省下的人工也差不多一成了,保全活,更是一件大好事!”

    五品官是什么级别,放在普通的地方,也是府尹的级别。

    那是让许多百姓,可能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的大官。

    一位五品官出来解释,这也是一种诚意。

    说到贪污可能没有人敢,但有些地方浪费的钱,有些地方弄错了,重新挖过。这消耗的人工之类,自然是站出来道歉,毕竟这么大的工程,谁能保证十全十的完美,少许的错误是应该允许的。

    一条一条,一项一项。

    足足一天时间,这位五品官的任务就是在准备好的材料里,一一的回答股民的提问。

    这一下,整个股市炸锅了。万民书又递到了商业司,股民们要求,至少每年这些发售股票的总是要派出一两个有身份的人物,来和买了股票的人沟通一下。

    “股票变成了一把尺子了!”李元兴知道之后,只评价了这么一句。

    没人懂李元兴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元兴也没有开口解释。

    唯一让无数人意外的是,股票开市整一个月零一天,四十只股票当中,一半涨停,一半跌停。

    其中从前一天就开始跌的王家太原煤矿,早晨开市就跌停了。

    这算是大事件,就连王及善都坐不住了,连续派出了五六个人轮流的去调查情况。其跌停的结果就是,他们王家太原煤矿,没有详细的公布账目,让股民们没有感觉到诚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