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74节 长安棋赛

    长安城,皇宫,皇帝书房!

    李二问李元兴:“五郎,一百二十人战三千骑,你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皇兄,我能不能说。我原本想让三十骑对三千骑的,倭人的骑兵连马鞍都没有,他们算什么骑兵。事实上,倭人的三千骑比三千步兵还弱。羽林出战,就如同猛虎对羊群。臣弟真不知道,冷兵器时代之中,有谁可以伤到我大唐羽林!”

    李元兴说的是伤,不是杀。

    李二没接话,只是说道:“高句丽之战,派出精锐极多。一战没打对士气也是有影响的,在倭岛那里打打,也让倭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唐军。也顺便让他们放松一下,正如五郎你说的,只当是给他们由国库出钱游山玩水了。”

    “皇兄,明天围棋赛,皇兄开棋如何?”

    “好!”

    打仗,最近两年内怕大唐权势最高的兄弟两人都没什么兴趣了。

    倭岛的战略依然还是,让内部乱起来,然后再让投靠大唐的倭人去打发生内乱的倭人。

    次曰、贞观三年三月初三。

    这个曰子自然是礼部选的,理由有一大堆,总之就是吉利了。

    一块差不多二丈高的巨大铁板就吊在乐民园的门口,广场之上是初赛的地点,报名参赛的有数万人,但凡是会下棋的都会来这里试一试,或者说重在参与吧。

    大唐围棋赛规则已经在报纸上公布了。

    以十九线棋盘为比赛用棋盘,机械表这种高端的东西大唐不可能制造几万个,所以用的是沙漏,大约就是三分钟的沙漏,放在一个可以旋转的架子上,棋手是百姓,小桌裁判也是百姓当中的志愿者。

    大裁判则是有资格直接入决赛的,公认的围棋高手。

    三分钟的沙漏每个人下完棋就翻到对方一边,谁的沙漏完了,在对方没有认输的情况下,沙漏完的一方就算是输。

    每盘有一次请求暂停的机会。

    广场之上摆了六百多张桌子,根本就没有抽签,最简单的一号对二号,三号对四号这样。如果其中某一人胜了,就是一号对四号这样,最简单的方式。

    一直到只留下六十四人进入决赛。

    公开场中,选三十二人进入决赛。

    一号桌上,坐的是一号与二号,比赛已经开始,可还没有棋手转动沙漏。所有的视线都放在零号桌上,那一桌分别坐着大唐皇帝与大唐秦王。

    李二执黑,第一手落天元。李元兴执白,第一手落星。两人都没有去转沙漏,各下二十子,只是依旧着一个后世的经典开局依样布了出来,当李元兴第二十手落下。负责在巨大棋盘上的人大喊一声。

    “秦王殿下,跨!”

    下到这里就结束了,以李元兴主动挑起对攻的一手棋为停止。

    棋赛正式开始,大棋盘上自然是会找出那些有名的棋士,却又没有直接进入决赛的对局作为展示。

    棋,君子六艺之一,棋赛,博弈之赛。

    这一次武曌都没有挣钱,因为有许多名士捐款,为了让棋赛办的更好。

    在接受了捐款之后,如果再挣钱这个名声就坏了。

    棋赛总冠军,得到名人称号。相当于县子的爵位,不是虚爵,是实实在在每年可以在礼部领到银子的爵位,除了名人之外,即将推出的还有一个棋士的虚职,九段棋士可得到一个相当于县男的爵位。

    普通的棋士,也会每个月领到一份银钱。

    至于说这个评级之事,李元兴就懒得再管了,成立的围棋行会自然拿出一个合适的办法,然后经由礼部处理,认可,就可以实施了。

    各下了二十步的李二与李元兴离场,来到了乐民园入口最高的建筑。观月楼的顶层包厢之中,在高处观看棋赛。

    这里也摆了一个棋盘。

    “五郎,我们继续下完那一局!”李二依次将自己刚才下的二十子摆上,可摆到第十步的时候,似乎是忘记怎么摆了。敲着额头思考的时候,李元兴笑了:“咱们两个臭棋还是别恶心那名局了,不如随便下下!”

    “也好!”李二将黑子收回。

    臭棋对臭棋,两个心思都在打仗,都在政治上的男人在棋盘上进行着黑白博弈,无数的错招,无数的漏洞,可两人同样无视自己的漏洞,也看不穿对方的漏洞。完全属于业务爱好者范围的两人倒是下了不宜乐呼!

    “皇兄,你登基两年半了,咱们打了两年半的仗。报纸上几乎除了打仗,就是新政的新闻,今年是需要换一换风格了。”

    李二没接话,思考了一步李元兴的攻击之后,依然下在一个错误的位置上。

    然后,这才说道:“那火车通车之后,为兄还没有坐过呢。”

    “别坐!”

    明知李二下错了,李元兴也下了一步自以为高明的棋,可反而让优势给丢了。

    李二无视李元兴既然杀掉自己一小块地盘,事实上不是无视,而是没有发现那一块的危机,提掉了李元兴一子之后:“五郎,为什么不要坐?”

    杀招吗?李元兴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一处自己可以成功的围杀,就在角落里与李二开始打起了为争几目地盘的混战。

    “那火车开通,有些百姓提前一夜就在排队。臣弟已经派人吩咐下去,买了票就肯定能坐上车,而且票上还有买票人的姓名,以及身份牌上的号码,只要没有错过时间,是绝对不会上不了车的。”

    “结果呢?”李二继续在研究着那混乱的棋局。

    “结果!”李元兴笑了:“没有人排队上车,开始有人排队买票了。已经把售票时间提前了十五天,结果还是夜夜排队,现在还有租帐篷的,专门用来给排队的。所以皇兄就别坐车了,你要坐一次,火车要停运好几天!”

    “五郎的意思是?”李二没抬头,继续盯着棋盘。

    “皇兄要坐,肯定要先检察火车,再整修车厢。挂上皇室专门的车厢,然后宫人,侍女,护卫。这等于火车要为皇家专用,至少五天时间百姓不能用。皇兄可以让铁道部把月报送上来,看一看人流量、货流量。再让户部把商税的报表上交之后,就知道这铁路每天为长安创造了一个极大的价值。”

    李二点了点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皇兄看过了?”李元兴心说,按大唐官方的规矩,这些报告是一季上交一次的。

    “不是,是工部送来一份表章,意思说这个铁路已经修好,由双线变四线,比修一条双线要容易多,而且在有了电报机之后,铁路运行可以管理,就依现在双线来说每个时辰发一部车,每天对开就是二十四列。”

    李二这个账也是看工部报上来的。

    “工部的意见是,就算不再加铁路,在几处宽阔的地点上,加一些分支。供火车错行,这样可以再提高动力。为兄问过明月了,明月的意见是,可以增加支线,但不要急着增加车次,现在铁路的管理还在熟悉之中,铁路一但出事,轻则数百人伤亡,重则影响长安到洛阳的商路。”

    李二似乎还没有说到重点上,李元兴没有发言,继续听着。

    “工部的意见是,不要再修长安到洛阳的运河了。”

    “为什么?”这一次,李元兴有些想不明白了,要知道古代运河才是主力。

    “工部算过,按五郎你的要求。要让运河达到那样的程度,所花的时间、人力、钱币。可以再修两次长安至洛阳的铁路了。”

    李元兴没有再说话了。

    按李元兴的想法是,运河才是运输上的主力,就是在后世,河运也是不能轻视的。

    李二又说道:“商人们排队要用火车,因为火车快,河运从洛阳到长安,至少要七天时间。而火车四个时辰就可以到长安,加上货物搬运装车的时间,一天也足够了。所以商人们宁可等,也不使用运河。运河会翻船,火车不会!”

    “这个,就依工部的意见吧!”

    李元兴想了想,既然大唐的官员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应该支持。

    可何况,并不是自己想的,就肯定是对的。

    “河务改为防灾,铁路再加修一条。从长安到运城,对于河东道,这个帮助是极大的。唯一的难题工部已经解决,那桥已经设计好,今年一年就可以修好,这是为兄的意见?”李二这是在等李元兴的意见了。

    “运城呀!”李元兴点了上一支烟,慢吞吞的又拿起茶杯。

    “如何?”李二催问着,这也是工部给出过意见的。

    “不如修到并州吧,以后再往幽州修,还是要加长到辽东去的。铁路的运力速度是极快的,发展铁路是臣弟支持的。但也要有个计划,毕竟国力有限!”李元兴也提出自己的意见。

    李二想了想,也认为李元兴这个意见不错。

    可这么大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兄弟两个人聊个天就能拿主意的。

    既然有天英阁,又有六部。而且这些部门已经对于李元兴现在的思路有了深入的了解,可行姓的分析交给他们,要比李元兴一个人思考更加的完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