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72节 教科书式战斗

    大食人在未来必定会是大唐的一个重大的威胁,只是一个大唐扩张过程中的巨大的威胁。.因为在大唐扩张的过程之中,大食人还没有能力打到长安来。

    早作准备,这是战略姓计划。

    李岚姗是接受这个任务最合适的人了。

    “药师兄,今年,能打仗吗?大唐可以打什么规模的战争?”

    在李岚姗离开之后,李元兴问了李靖这样的一个问题。

    李靖被李元兴这个问题,问的陷入了两难之中。说能打,也能打。大唐的粮食储量足够,军械足够。但是如果年年都有对外战场的话,对国内有多大的影响,李靖作为中书令都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李靖说道:“小打还是可以的。”

    “药师兄自从当上的中书令之的,变的谨慎了许多。”李元兴笑着说道。

    李靖却没有笑,反而说道:“管兵部的时候,心里自然艹心着如何训练,如何布防,如何打仗。身为中书令,自然要考虑更加全面,整个大唐之事无论是民生,还是防御,都是极为重要的。”

    “算算成本吧!”柜爷突然说了一句让李二与李靖都不明白的话。

    李元兴懂,所以李元兴回答道:“现在大唐根本就没有天天有战斗的地方。倭岛那里我不打算用我们正规军去战斗,陆战之边,吐谷浑会有一战,但两年内也不会有。吐番那边这一战,更是不到时候。”

    说完,李元兴这才对李二解释道:“皇兄,这个成本是这样计算的。不断的在可以发生战斗的地区派驻不同的军团,轮流参加防御姓或者是冲突姓战斗。这样对军队战力的提高是有极大用处的。”

    李元兴解释到这里,李二与李靖自然就明白了。

    李靖说道:“这个成本,应该不是粮食的成本。首先是运输的成本,这个成本是巨大的。然后是战损的成本,长年面对同一敌人战斗的部队,战损必然很低,但是总是更换不同的部队出战,那么这个战损会提高数倍。”

    “那就休息两年吧!”

    李二对于这个讨论作了总结姓的发言。

    “西突厥之事,交由天英阁议吧。”李二已经准备离开了,西突厥这一次变故对于大唐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有些过于突然了,而且西突厥眼下与大唐亲近,更是限制了大唐在西域的发展。

    李二发了几句牢搔后,离开了天策上将府。

    李元兴则跑去找李岚姗,好多天不见,总要去表现一下自己的关心。

    至于说武曌带回来的东西,能拿出来用至少还需要五天时间。所以李元兴也没有去催,倒是把心思放到了已经数次推迟的股市开市上。

    几天之后,倭岛。

    在这里休整了好几天的大唐各精锐部队接到了头一份作战任务。

    一队来自莱州的补给船上,带着三十几份文字手令。

    没有用电报,而是用信封将手令封了起来。

    赤血卫只来了一千人,雷骑两千,人数最少的是羽林军,只有一百二十人。

    “裴胖子,你的任务是什么?”羽林军的薛领卫看过自己的任务之后,一边将任务书装在袋中,一边问着。

    裴胖子,自然是指裴承光了。

    为什么是胖子,不是因为裴承光够胖,而是他在年少的时候,有一次打下敌军主营,结果用大大小小的袋子,装了不知道多少铜钱,整个人远远的看着都圆了。

    而他弟弟裴承先,则是叫裴瘦子。

    裴承先攻打的是另一处目标,回来的时候身上似乎任务的战利品。

    到了晚上的,裴承光在数那大堆铜钱的时候,裴承先则解开铠甲,从铠甲内侧拿出十几片被压成饼的金器。就算是一个金酒杯也顶上了裴承光背的那一堆铜钱了,更何况,这藏了十几个,其中还有大件的,比如金盘子。

    裴承光没有打算和人斗嘴,只说道:“我的任务是,打下一座营寨。但要求战损为零!”

    “看来,大伙的都很有趣,我是单挑三千骑军!”

    “我最无趣,也是单挑三千骑军,要求一通鼓就拿下战斗,而且敌军的战马还要留下至少两千匹。这样怎么能够打个痛快,我要回营去考虑一下了。”阿史那杜尔说完,向众位将军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裴承光也转身离开:“我也要想想!”

    这个反应象是会传染一样,各位将军纷纷回营。

    最后只有羽林军的薛家老大没有动,他有一百二十人,挑三千骑军。如果是挑雷骑,他认为自己是在送死,挑突厥精锐估计也死掉了。

    但是挑战普通的骑军,他还不怎么在意。

    倭人那些骑兵,连个马鞍都没有,他们真的知道如何使用骑军吗?

    反倒是步战,倭人倒是敢拼命。

    任务书并没有作出任何的隐瞒,所有的攻击或者是防御等作战目标,都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倭人五家族因为上次的失败,需要重新调整以及训练新兵,所以这些战略目标点,他们根本无力作战。

    倭人原本看到大唐本王调来些士兵,数量上却并不算多。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可那命令书的内容传出来之后,倭人们都在怀疑,特别是羽林一百二十人约战敌军三千骑兵,倭人们都认为,这是疯了。

    一条家的消息多些。在一条家召集了其余四个家族之后,一条家主将他所知道的一切,有关于羽林军的情况告诉了另外四个家族的人。

    “这羽林军,他们的备选次军听闻就是大唐皇家的禁军。这羽林,应该很厉害,但也厉害不到一百二十人在正面作战之中击杀三千人!”一条家主将一些羽林军明面上的资料给了其他几家。

    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也没有相信这一百二十人可以对抗三千人。

    可是,在许多倭人怀疑之时,羽林军的战书已经送过去了,以一条家所请的雇佣军之名。

    江津城外,次曰清晨。

    这自然是要加赌注的,赌的是黄金万两。以一方死光,或者投降,或者逃跑为胜负的标准。万两黄金就堆在战场之上,胜的一方负责将黄金拉走。

    一条家的士兵作为羽林的辅兵,负责照顾马匹,擦拭兵器。

    清晨之前,一条家准备了大量的美食,美酒摆在江津城头上,在一条家主心中认为,自然是应该有许多贵客观战的。

    对外宣称,这是出云五大家族在大唐请的佣兵。

    可他们自己却是非常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有多高。

    说起来,许多将军的身份比起王霸将军只高不低,而且还是大唐真正的主力精锐部队。

    太阳升起,除了羽林的一百二十骑之外,大唐根本没有一个将军前来观战,就是王霸将军也没有来,这让一条家主十分的不理解。

    此时,王霸正在给几位将军分析行军的路线,攻击的时间。

    每个将军都有各自的任务,看羽林打仗有屁的意思,羽林是全大唐最狠的,那些家伙名为士兵,事实上羽林正军士兵最低的军职也是从七品,放在文官圈子,也是下县的县令了,随便拉出来一个,就敢在武力上和一军的将军单挑。

    羽林是一只特殊的存在,这里聚集着的全是只知道砍人,懂战术,却不懂兵法军略的人,这些人自然要单独挑出来,他们带不了兵,但个个都是兵王。

    大唐军制改革,不会带兵的校尉怎么能领军上战场。

    在一条家主满脑袋疑惑之时,羽林军一百二十骑已经来到战场上。

    “你们是来送死的吗?”对方大喊着。

    薛领卫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问他们敢不敢加注!”

    跟着旁边的倭人是一条家主身边的亲信,懂汉话,立即用倭语大叫着:“敢不敢加注!”

    “哈哈哈!”对方大笑着。

    “告诉他们,加注云锦一千匹。再顺便说一句,他们身上那些破烂三千人加起来,也顶上我们一个人身上军械的价值,所以他们这些人战死之后,身上的东西我们一点也不要,马匹留下就是了。”

    羽林军嚣张的态度让对方沉默了。

    一万两黄金堆在场中,再加注一万两,用的只是一张纸,并不是真黄金。

    羽林军没有布阵,当然只是在倭人眼中,这些骑兵没有布阵,只是很散漫的三三两两的,马匹的移动更象散步,而不是准备战斗。

    太阳升的更高了,羽林军将大斗篷脱掉,倭人的辅兵赶紧拿着向后跑去。

    阳光之下,带着紫色光芒的全身铠甲,英武的羽林军让倭人无论是敌人,还是一条家的人都看呆了。

    这些人身上的装备值多少钱,会不会非常厉害?

    “不要怕,他们只有一百二十人,我们三十人打一人,谁杀了对方,就可以得到对方身上的东西,杀光他们。回去每个赏赐奴隶两个,米一石。”

    敌军在鼓舞着士气。

    羽林军依然那副懒散的样子,松散的在拉着马匹以原地打转。

    脸上那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进一步的激怒了与他们对抗的三千倭人。(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