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49节 最贱的名士

    不锈钢刀在战场上有多坑人,怕是只有在战场上拿这种刀作为主力武器的军队才有资格来说,他们有多恨,恨提供了这种刀的人。.

    真正的武将,一流的匠师,可以立即就发现这刀的问题。

    所以,设计这个圈套,依然还是需要有人搞鬼才行,谁才最合适?

    “赵言德!”萧瑀笑呵呵的推荐了一人。

    “啊!”所有人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要说赵言德有多贱,从他在东突厥作狗的时候,大唐的高级贵族们就知道了这么一个贱人。可就是这么一个贱人,在长安城却还是一位名士,他出名就在于,他潜伏到高句丽,祸害了整个高句丽。

    可以征服高句丽,他至少占了三成功劳。

    为此,大唐皇帝李二还亲自加封他为县伯,这是多大的荣耀呀。

    所以这一次,依然要用到赵言德。有他在,此事已经成了大半,西突厥与吐谷浑一定会比高句丽更惨。

    “不过,赵言德就算是秘密回长安,他去了西域,最多半年。高句丽灭亡之后,大唐正式给他封爵,西突厥人难道不会怀疑吗?此人虽然心黑手贱,但也算是我大唐的忠臣,为大唐立下过汗马功劳,让他去送死,就算是那些厌恶他的人,也会认为我们这些上位者过于无情无义了。”

    长孙无忌这话却是中肯,那怕他看到赵言德就感觉恶心,可却不会送赵言德去死。

    “容易!”李元兴摸出一枚金币来:“那是个贪财好色的货。告诉他,把他那一身肥肉给减了,减一斤肥肉就赏他一斤的金子。减上十斤,就赏他异域美女一名。而且还要保持住了,如果再变肥了,就加倍扣钱。高句丽之战的赏赐,还没有给他呢,就用这样的办法给他,他减的越多,赏赐就越厚。”

    “原本说给他的宅子什么的,答应了就不能少!”长孙无忌又提醒了一句。

    “只要他能办大事,他总不能把自己减下去一百斤吧!”李元兴笑着。

    许多人都在摇头。

    在这些大唐的官员们心中,赵言德那头肥猪,为了金子,敢把自己减成骨架,所以肯定是超过一百斤了。

    “朕作庄,这个过一百,还是在一百以内,下注就是了。”

    李二一句话,就让满堂大笑。

    “耀州全力开工,十五天给陇西运去十五吨。公开就往百姓手里卖,他们从百姓那里收购,自然也是要加钱的。让百姓得些利,总不是什么坏事。”李元兴又提醒道。

    “那,卖二十文吧!”陇西上都督随口应了一句。

    李元兴没有就这个价钱再多说什么,翻过手上的本子下一页:“接下来,倒是一件闲事。今年是来不及了,明年秋收之后,农闲了。长安城这里举办一次体能大比,就象贞观元年的运动会那样,各道选人,组队参加。”

    “五郎,这个是不是劳民伤财了!”李靖心说,那东西长安城比一比是个乐子。

    如果满大唐都在参加这种比赛,就是不乐子了,那就是劳民伤财。

    “我有我的道理。药师听我慢慢讲来。”

    李元兴站了起来:“大唐现在有十一道,加上京兆一共是十二个。各道与各道的百姓几乎没什么交流,最近呢我准备搞一样东西,增加一些大唐百姓的归属感。至少要为身为大唐子民感觉到骄傲吧,电台可以再细化一些,报纸的内容可以根据电台传过去,当地印刷。”

    所有人都没有接话,这个似乎没什么意义。

    “接下来,新罗与百济,是作为半岛的联合,还是他们读力组队参加呢?东突厥的各部落,大唐自然是承认东突厥一家,那么他们就必须组队来参加。还有一些小邦,是不是可以派人来呢,比如,现在倭岛那里控制了十几万人,他们也组个队来参加。”

    “胜负有何说法?”

    “比如说跑步吧,一百步的距离,谁最快,自然要赏金牌一块,这东西是金子,也是荣耀。而且他所在的道,也会打赏一些。州县也会打赏一些。其实的,比如四百步距离跑步,几里远的长跑。”

    众人依然不怎么明白。

    “比如说吧,一共一百个项目,河南道就拿走了四十块金牌,他自然是第一。朝中对河南道会有赏赐,这赏赐其实不算什么。再比如,河北道只拿两块,最弱。那么两道的百姓在见面之后,这个面子上……”

    李元兴说到这里,这了下来。

    “好建议,那棒球赛。十二卫已经杀红了眼,我去看过一场,个个都在拼命。后派人打听了一下,挣什么吃食之类,已经都不重要了。最弱的一卫,见到最强的一卫时,当兵的都感觉脸上无光。”

    “对了,就是这个。培养百姓的荣耀与归属感。”

    这一次,各道的上都督都不说话了。

    李元兴却是有些不理解,难道自己的建议不好吗?

    停了好半天,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

    最后,竟然是冯盎主动开口了:“殿下,不能说你的建议不好。只是这个作法有裂土的嫌疑,都是大唐子民,我们身为一道之首。这样作,怕朝中会有异议。这件事情,谁也担不起呀!”

    冯盎说到重点了。

    李元兴回头看了看李二。

    李二却是不动声色的笑着:“这等小事,朕以为心正就行。”

    “圣上,心正也抵不过流言!”冯盎又回了一句。

    李二反问道:“前段时间,五郎庄子里。一三七村与一三八村相邻,田亩数差不多,壮劳差不多,种的粮食也完全一样。一三七村账上的粮食比一三八多了三百多担,一三八村的百姓就感觉低人一等。”

    “种同样的田,为什么他们村子就比邻村少呢。村中的农户在秋收之后,原本是丰收庆祝的曰子,可却是足足十天没有肉香味,因为他们感觉到丢人。要是差个十担八担的,这还好说,差了三百多担,就让农户里吃不下饭了。五郎以为是如何?”

    “这是村民对村子的荣耀感!”

    “没错,那杭州与苏州两地,听闻有诗画大比。也是要比个高下出来的。”

    李二这样说,各位上都督依然还是不安心的。

    “朕知道各位的心思了,朕会下旨。六艺之比,国手之比,还有五郎所说的运动之比。大比总是有好处的,比一比,诗画自然有长进。那运动之比,大唐子发都身强体壮,就是一件大好事。”

    十二位上都督都站了起来,同时施礼:“既然圣上有些安排,我等依照吩咐就是!”

    “好,四月比文,七月比棋,十月运动。倒是五郎,你要是真有办法让大唐全境都修上铁路,几天就到了长安,这才是大好事。”

    “这个,尽量吧!”李元兴也不敢说了。

    修铁路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遇山开路,遇水建桥,这是多难的事情。

    “十二道已经立下军令状,明年农业产量都有一个定案。五郎也说说,贞观三年耀州能干出点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这不是在刺激李元兴,而是在刺激各道总督。

    李二这是在告诉所有人,大唐秦王的压力也不小,你们的任务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完工。

    李元兴思考了好一会,这才回答:“贞观三年年底前,长安到兰州的铁路修通,但不能保证立即就能用,这一路不容易。这一年,臣弟打算下些功夫,修一条梁州,甚至是到巴州的铁路,力争三年内,长安通巴蜀。”

    长安通巴蜀。

    这次连李二都惊呆了,原本是给李元兴施压的同时让各道总督感觉到压力。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呀。

    “五郎可是当真?”李二说完就立即改口:“不,五郎说过的话,历来都算数。只是这一次,五郎可知道蜀道有多难吗?”

    “臣弟知道,但修通蜀道,山南道与剑南道就会立即富起来。这条路不好修呀,死上几百人可能都是少的,这也是臣弟一直无法下狠心的事情。开山修路,遇水建桥,三年能修通蜀道就已经是幸运的。真正能够通车,至少也要三年半!”

    李二非常用力的点了点头,打通蜀道,大唐国力能过再上三成。

    “秦王可知道,京杭运河死了多少人?”独孤修德开口问李元兴。

    这个问题,在座的每个人都能回答上来,他们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就算是李二没有经历过,可他作为大唐皇帝,也不可能不知道。

    “秦王殿下,京杭运河,三征高句丽。不算是军卒死亡,仅民夫死了一百八十多万人,前隋大业最后十年,死在劳役之下的人,唉……”独孤修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是为了李元兴仁慈修路的几百人而叹气。

    而是叹息前隋与大唐,这两个皇朝对百姓的态度。

    众臣子同时对李元兴施一礼,齐声说道:“世人传闻,大唐秦王仁厚。我等皆知,秦王是杀人不见血的狠人。可此时才真正明白,秦王殿下爱惜的是大唐。”说罢,众臣转身:“恭喜圣上,得秦王相助,大唐盛世已临,大唐万世基业必当稳如泰山!”

    李二用力一握李元兴的手:“天赐五郎,佑我大唐万世!”

    神仙呀,这些家伙把自己捧上天,难道有阴谋?李元兴感觉冷汗直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