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35节 大唐的准备

    李元兴带着硬盘柜回到大唐了,秦王府的钢筋水泥地下密室已经建好,防水、防火、防虫、防潮。.秦王府的近卫军已经增加到了二千七百人,而且还有数百游侠儿常驻秦王庄,防盗的问题根本不用考虑。

    能在秦王庄把东西偷走的,只有灵异事件了。

    回到大唐之后,李元兴在王语烟的屋内过的夜,武曌没有在庄里,似乎去了秦岭别院。

    内院的主体已经完本,主要的房间也收拾出来了。

    花园的供水,各处细节至少还需要一个月时间去完善,特别是供电方面,必须在全部完工之后,才可以完成。

    秦岭山沣河旁的火电厂也几乎完工了。

    这个火电厂,占地面积比后世装机量大于它几十倍的火电厂占地面积还大,发电量却不怎么高。主要是提高煤的燃烧力,以及利用水力沉淀清除粉尘,保证烟囱里排出的只有蒸汽,没有粉尘,以及排水净化,保证无污水排入沣河。

    仅这两项环保标准,就花了两倍火电厂的投资额。

    次曰天刚亮,李元兴就急着叫安排进长安城。王语烟披着衣服坐在床边问李元兴:“二郎有急务?”

    “就这几天了!”李元兴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王语烟倒也没有再追问,她能够明白李元兴的意思,就这几天,李元兴可能就不再回去了。而且还有两人会到大唐来,其中一位在王语烟心中那是太上皇一样的人物,高高在上,与她们倒是关系不大。

    倒是另一位,王语烟紧张过,也思考过,最终的答案却是与自己无关。

    那位真正要争,也是明月公主与她争,不会和她有太多的关系,她只需要作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至于秦王庄后院的规矩,也不可能因为来了一人就坏了规矩的。既然是天上的仙子,断没有欺负她们这些普通人的道理。

    “语烟通知府中准备一下?”

    “不要太过于隆重,简单一些就好了。”李元兴在王雨烟贴身侍女的帮助下,费了很大力气才穿好了秦王的袍服,看着这衣服,李元兴有些无奈,这个复杂的衣服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当真是很麻烦。

    长安城北,新皇宫

    新皇宫可以说几乎是完全不设防的状态,除了宫门口站岗的禁卫,花墙内侧甚至没有巡逻的军士,只有几个宫人正在修理着花草。

    站在正殿前,拿着望远镜观察的李二也是心满意足的笑着。

    历朝历代,有谁敢在皇宫不设宫墙。他才是千古一帝。

    特别是看到宫墙外那慢慢变的繁华的街道,那些如禁军卫士一样,时时盯着围墙外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李元兴那稿子写得好呀。

    大唐皇宫是有墙的,长安的百姓就是大唐皇宫之墙。

    别说是没有闲杂人等敢跳过花墙,每天早上李二看着百姓自发的给花墙浇水,捡起落叶枯枝,就让李二感觉到无比的骄傲与自豪。

    李元兴的马车没有进城,而是从城外绕了一圈。

    李二将望远镜交给高公公:“去安排一下,朕与秦王在书房用午餐!”

    高公公赶紧叫人去吩咐厨房,然后小跑着往宫门处去迎接李元兴。

    李二书房。

    “五郎来长安,是为了听天英阁会议之事,还是有其他的事情。要是听天英阁会议,五郎可以回去再休息几天,当然也可以与为兄在这里看看会议纪要!”李二拉开帘子,给李元兴看到的是堆成山的本子。

    大唐之前纸张贵,连公文都不方便多用纸。

    造纸工艺提高之后,文字记录下才是最可靠的,所有要紧的事情自然是要记录的。

    硬笔是武将们喜欢的,文臣们却喜欢用非常细小的毛笔,写着蝇头小楷。

    “原本是说农业,结果六部以及各道这些人积下的旧务陈案,各衙门扯皮之事全部都拉了出来,非要说个清楚不行。当然,新事好事也有不少,岭南、江南、淮南三道合起来要修运河之事,却是极大的好事。工部、户部、商业部都认同这个建议,这个讨论清楚,再完成设计,怕是没有半年难开工。真正用上这运河也在两年之后了。”

    李元兴没有接话,直接说道:“我的时间快到了。”

    李二愣了一下,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想了想之后,李二说道:“这个是要让礼部安排一下了。”

    “臣弟的意思是,不要搞太麻烦。就依皇族同宗的长辈就好了,离开了天庭就是凡人了,那些多余的规矩反倒不象一家人,不够亲近了。”

    李元兴想的也足够深远了。

    如果真的依神仙这条道,怕是以后会有无数的谎言要圆,直接就说变成凡人,什么事情都没有。

    “依同宗长辈!”李二迟疑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是不敬!”

    “就这么办了,没有必要兴师动重,再说了柜爷闲散惯了,自家人亲近一些好!”

    “迎接之礼可以免多少,家宴依什么规格,邀请什么宾客,为兄也不能答应你,为兄要与父皇商量一下,此事五郎也不要多说了,礼法不可废。不如说一说长安至洛阳的铁路,工部与刑部立下了一些规矩,五郎也来参详一下!”

    李二不跟李元兴再扯那些迎接的事情,只说到铁路了。

    这铁路却是一件大事,李元兴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一看那规矩,李元兴就知道这是武曌提的大纲,由工部、刑部又根据大唐的情况修改过的。李二指着其中一条说道:“工部认为,铁路两边修三排树,名为防护林带。一来可以减轻火车烧煤的粉尘,二来可以阻止人畜靠近铁路。”

    李元兴心说,这是好事,而且是大好事。

    “可是,这个育林之事,树种却是数量不够,如果进山去挖树苗人力物力消耗都是极大的。更何况户部认为,这种树之事花费也过于巨大了,是不是有这个必要,正在申请天英阁讨论。”

    “树可以每年种一些,没有说一次种好的。臣弟是支持种树的!”

    “连年多种,周边县上也少些压力。却给了一些小吏贪黩的机会!”李二也知道,多少有些官员,手头上并不是十分的干净。

    李元兴也有自己的想法。

    “皇兄,水至清则无鱼。换个角度讲,给大唐添砖加瓦的,偷偷摸走了半块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可什么也没有干,就想摸过砖走,那就应该罚了。有些人还要从墙角下挖一块砖走,这就会动摇墙的稳固,这些人是该死的!”

    “五郎言知有理,不过这话我们兄弟说说可以,说到宫外了,怕是刑部这个度就无法掌握了。”李二也认同李元兴这个砖与墙的理论。

    李二又翻到了下一页:“五郎,这个关于人与货的运价,户部与工部是争论不休,反倒是你耀州一言不发。户部认为定价过高会影响到长安与洛阳的商贸往来,工部认为价格低了,这铁路却是连成本都收不回。”

    李元兴心说,这问题你别问我。

    这事情太复杂了,一条铁路要考虑到的问题何止了票价与运费呀。

    一条铁路带动的经济,增加的税收,等等,这都是要合理计算的。这支出可不仅仅是建铁路的费用,还有维护的费用,人员的工钱等等。

    “明月说她不管?”李元兴追问了一句。

    李二点了点头:“其实为兄也认为明月不管是对的,凡事都要宫里出主意,天英阁只是摆着好看吗?让他们去议,议出结果了再说。只是为兄想听一听五郎你的想法。”

    李元兴用力的摇了摇头:“别问我,这笔账太难算了。而且谁都有理,所以没有一个准确的价格。皇兄要是把这价格当成一种手段,或许皇兄就心中有数了。总之先把价订的高一些,以后慢慢再减少,或者再增加也行。”

    “为兄懂了,那么接下来一条铁路,五郎选在何处?”

    “皇兄的意见呢,天英阁的意见呢?”李元兴不答反问。

    “为兄的意见是往西域走,天英阁的意见是往南修,加强对岭南的联系,仅靠水路虽然运力强,但速度慢。可工部的意见却同,造价太高,除非河南道来提供足够的钢材、水泥、江南道与河南道,还要提供足够的人力,枕木!”

    李二说到这里,李元兴就不想再听下去了。

    “皇兄呀,这么复杂的事情,交给天英阁去议吧。按臣弟的说法就是,连修八条铁路,可这花销、人力、钢材,怎么样节约,怎么样修最利于大唐,这要讨论的就详细的多了,如果先修一条,往北绝对是好事,但不是往西域,先往兰州去!”

    李二拿出地图,开始与李元兴一起谋化。

    他们考虑的是战略,怎么样占更多的地盘回来,天英阁与六部考虑的,就是如何发展了,不仅仅是军事,还有民生,经济,以及控制成本等许多细节。

    李元兴作事,之前干的,那是完全没有考虑过成本的。

    李元兴进皇宫,原本是打算说柜爷来大唐的事情,结果被李二拉着讨论了两天政务,第三天李元兴说什么也不留在皇宫了,找了一个借口回到秦王庄,当天晚上也不顾时间差的变化,再一次回到了现代。

    现代这边,仅仅才过了一个小时。(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