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34节 惊天陷井

    事实上,倭人史上,第二代至第九代天皇,根本就没有半点实际的证据。.

    根据倭人的历史,第二代至第九代天皇,应该是在相当于华夏唐朝的时候,一位叫圣德太子的人编出来的。

    李元兴又走到了放置箱子的桌前,没有再发言,而是示意让人去发光盘。

    每个记者都给了一个手提袋,里面没有礼品,只有厚厚的几十张光盘。

    在大半记者拿到光盘之后,李元兴说道:“这些是关于棒子国历史的文物资料,正如我刚才说的,全球的历史学者组成一个小组之后,我这些收藏的古董就立即交付,这几天我会先将这些文物全部放在博物馆。”

    说到这里,李元兴拿起了一杯水喝了两口:“今天就到这里吧!谢谢各位!”

    “请等一下,你还没有给我们提问的时间,而且关于倭国的那段历史,李元兴先生您只提了一个开头,却没有继续下去。”

    李元兴深思片刻后回答:“今天是发布会,你们要问的,光盘之中几乎都有了。既然要提问,那就休息二十分钟后,我接受四个提问。你们可以商量一下,问什么。基本上你们的问题,我都会据实回答。绝对不回避!当然,别问**,也别问我这些东西是从那里来的,这些问题我肯定不会回答。”

    休息二十分钟,就是给记者们讨论与分配的时间。

    李元兴走到了后台,柜爷正在这里等着。

    “计划差不多就依我们商量的办了,成功率有多高难说。作到那一步算那一步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尽力就是了。”

    柜爷的说法李元兴认同,坐在柜爷身旁李元兴问道:“爷爷有什么行李要准备吗?”

    “你是缺我吃,还是缺我穿了。”柜爷笑问道。

    李元兴也点上了一只烟:“我也说不清,还有八天,还是十二天。”

    “不重要了!”柜爷并没有再时间上想太多。

    二十分钟的时间很短,李元兴休息了一会之后,就再次出现在前台。

    第一个提问的是米国记者,与那个被李元兴赶出去的女记者并不是一家媒体的,他手上的问题也是经过讨论,数位记者提出的建议。

    “请问您与棒子国有什么误会吗?是什么原因让您作了这些事情?”

    “你不如直接问,我和棒子有什么私仇没有。伟大的棒子人民是宇宙的核心,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敢有什么私仇。他们说我的药方是偷他们的棒子医的,我只是证明我的药方来源罢了,顺便再多回答你一个问题,关于泡菜的问题。我相信人的潜力是无穷尽的,伟大的宇宙核心民族,就算从华夏买不到菜,银河系还很大呢!”

    李元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极为严肃的回答着。

    他的话可以说全是笑话,可真正认真分析之后,李元兴的回答也是足够直接了。

    你棒子不是牛嘛,你得罪了我李元兴,我就敢和你死磕,让你们没菜吃就是我李元兴干的,不服气你咬我呀。

    许多精通汉语的记者都忍不住笑了。

    只有棒子国的记者脸上通红,可却无法反驳李元兴什么。

    那位记者说了一句谢谢后坐下了,他已经得到足够的新闻。坐下之后,小声对自己的同事说道:“棒子国这次真是丢脸了,一个国家竟然被一个商人整到这样的程度,而且一但证明了这位李先生的理论全是真的,这或许就是今年全球最大的新闻!”

    米国记者的同事摇了摇头:“听下面的问题吧,接下来应该才是最大的。”

    接下来,是一位华夏记者提问。

    “请问李元兴先生,关于药方难道中医的失传的古方就只有那一个吗?如果有其他的,您打算怎么办?”

    “还有一些,有些破损了,也有一些用的药名与现代的不相符,还有一些因为需要极珍贵的药材。总量有二十多份,其中有几样是非常有大用处的,相信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青春永驻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年轻十几二十岁,在良好的生活习惯与保养之下,还是有可能的。这些药方,我不会留下,也不打算收取任何的利润,这是属于华夏人民的!”

    连绵不断的掌声响起。

    就是外国的记者也有掌声,放弃私利,这并不是谁都能够作到的。

    “第三个问题!”提问的是欧洲记者:“李元兴先生对于有些人盗窃其他各国博物馆与私人收藏品之类的事件,有何看法?”

    “我个人认为,首先要看盗窃的是什么东西,是属于盗窃还是属于黑吃黑。当然,一百年之后的历史会怎么写,全球不同国家的人会怎么看,我相信每个人的角度,眼光都所有不同。既然你说是盗窃,我的理解是,关于棒子国起诉我偷了他们的文物吧!”

    李元兴说到这里,回身在桌上一只袋子里拿出一张光盘。

    “我曾经在应诉的时候说过,他们先说他们丢了什么?再来说我偷了什么?他们只丢了一个王冠,我这里有十几个王冠,顺便说一句高句丽与棒子国没什么关系,我的律师团会反诉他们对我名誉的伤害,谢谢!”

    记者真实想问的是,因为李元兴的一些行为,让许多人热衷于偷回本国的文物。

    不仅仅是华夏人,可以说这变了一种全球行为。

    有人甚至称李元兴为正义的侠客。

    李元兴的回答,不算是回避,但那一句黑吃黑,以及百年之后的历史评价,话中有话,记者不打算再问下去了。

    “第四个问题!”这一次论到了倭国记者。“请问,您刚才说要证明,并没有侮辱过我国。请回答这个问题。”

    “很简单,因为我骂徐福了几句没什么。我只是骂了当年大秦帝国的一个背叛始皇的小人物罢了,顺便说一句,徐福是道门的,天皇一词缘自道门,他创造的那些神,把自己捧为神,也都和道门有关。你们倭国历史多有记者的是寺院,就是和尚,我不知道,和尚们怎么会把道门的神捧起来,你不用和我争,我也不打算和你争,我有足够的证据。只是还需要花许多时间整理,再过一段时候,我也会象今天一样,公布出来,并且邀请全球史学家论证,一句话,第一代倭奴皇,本身就是我华夏始皇的脚下的一条狗,他的子孙也逃不出倭奴这个命运。”

    李元兴一口气说的许多

    倭人记者还当真没办法反驳了。

    李元兴原本没打算说,是在他的追问下才说的。

    而且还声明要邀请全球史学家论证,从棒子国的事情上来看,李元兴是胸有成竹。

    “谢谢!”李元兴微微欠身之后,退离了会场。

    记者们因为倭国的话题之后,一下子有了许多问题想问,可李元兴已经离开。唯一让记者们拍到照片的是一个龟板,上面的鬼画符用照片是看不清的。但却是可以确定那就是倭国的古文字。

    李元兴回到自己的院子,第一件事情就是叫人搬文物。

    而柜爷却把王大军叫进了屋内。

    “有件事情,想来想去就你最可靠了。我和兴娃子作演一出戏,你配合一下。这几天先把这里的无线干扰给关了。”

    王大军是军人出身,没有太多的复杂的思想,按柜爷的战术安排一听,从中挑出了几处建议之后,就保证完全执行。

    而李元兴则是在地下室,重新将封装自己那把刀的密封盒打开,将刀拿在手上,用丝帕轻轻的擦着刀身,旁边的手机正在接通之中。

    很快,海姆的声音传来。

    “元兴,我的朋友!”

    “我给你的账户里打了三百万,你帮我散布一个消息出去。但别让人发现是你散布的,事后你最好能够躲上一段时间,这件事情你也要帮我保密。我已经把内容发到你的邮箱之中,解密的软件我用手机传给你。”

    “一会打给你!”海姆是个国际二流大盗,却是一个讲信用的人。

    李元兴认为,这件事情除了海姆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人选。

    晚上的时候,李岚姗回来了。又拉来了数个保存在安全柜中的硬盘柜。

    “资料什么的,你永远也收集不够。还是要推动大唐自己的科技研究与发展,所以除了基础知识之外,有许多东西我并没有要过多的细节,只留下了可以帮助大唐自我发展与研究的资料。”

    “知道了!”李元兴依然在擦在手上的刀。

    “你会杀人吗?”李岚姗的语气之中没有紧张的感觉,她只是问问。

    李元兴将刀入鞘:“或许吧,这一次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小犬的弟子,以及那些倭人的激进份子,我在等海姆的回话,如果他不敢,那么我就需要另行考虑了。”

    正说着,海姆的回信到了。

    “元兴,我的朋友,我要五百万。这件事情我可以作的更好,所以我需要花掉一些钱,其余的钱我打算找个海岛带上我的人休息一年。这件事情绝对不会传出去,因为传出去也会威胁到我的安全。”

    海姆给了李元兴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马上给你汇款,时间定在五天后的晚上。”

    “祝你好运,我的朋友。”海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李元兴将手中的刀交给了李岚姗:“我先走,晚上两点回来。我已经计算过了,能量足够用。不过为了安全考虑,多余的东西带不了,你和爷爷只随身的衣服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