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31节 最后的华丽

    当小会客厅之中只有李元兴与武曌的时候,武曌放下了手中的果汁杯。.

    “最后一战了!”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清楚的知道武曌说的最后一战是指什么。

    武曌又说道:“开战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已经堆在了你的书房之中。最上面一层装的是珠宝,金州城四周的矿区最先挖出来的东西,挑好的装的。下面才是你需要的,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恩!”李元兴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我的意见。我们虽然作了一些假的东西,但我也查阅了大量的资料,我认为我们只是还了历史一个真相。当然,历史可能没有真相,就算是身边发生的事情,两个人的眼光与理解也会不同,更何况是历史呢!”

    武曌的话李元兴没有回答,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这只是开始……”李元兴迟疑片刻之后说道:“可惜,没有华丽的过程就要结束。”

    武曌低着头,默默的捧起自己的果汁。

    李元兴回到书房,离回到现代的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李元兴却想独自一人在这里安静一会。虽然说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李元兴却从来没有这么紧张与不安过。

    小会客厅,武曌估算着李元兴已经回到书房了,轻轻的摇了摇手边的小铃铛。

    春兰进屋后站在武曌的面前:“公主殿下!”

    “我安排你准备的如何?”武曌也没问什么事,只让春兰回答。

    秦王府的人已经习惯了用小本记下自己要作的事情,春兰年龄不大,也办不了什么大事。比起秋香等人自然是差远了,不过也不算是太笨,拿出小本开始给武曌汇报。

    “别院那里正在修整,估计再有一个月就可以完工。只是公主殿下您说要选侍女与仆役,春兰听说秦王殿下似乎已经作出了安排,人数只有几个人?”春兰是怕武曌引起秦王殿下不高兴,赶紧劝说着。

    李元兴私下命令挑选侍女与随从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武曌身份特殊,七位秦王妃不知道的事情,不代表她不知道,而且李元兴也没有严格说过要向谁保密。

    “不管,一百名侍女,精心挑选三十名女骑军。还有一百名近卫军,以及六个能干的随从。这是我让你去安排的,你只管作好就是了。”

    “挑人还需要些曰子,挑好了也要训练些曰子!”春兰又解释着:“再有一个月,肯定就准备好了。”

    武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宫里的玉匠说,翡翠的餐具,酒杯再有十天就能让公主殿下去验收。厨房说,山八珍已经齐备了六样。还差一样,依公主殿下的意思给程将军发了一份电报,程将军说辽东的黑熊很多,他喜欢打猎。一定有新鲜的!”

    听着春兰的汇报,武曌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

    说不定李元兴又会揍自己的。

    因为李元兴说过,在大唐他们第一个禁忌就是制止在舌尖上的犯罪,围猎已经是大唐律法之中严令禁止的行为了。

    但亦有例外。

    “公主殿下,尉迟将军与阿史那杜尔将军都发来电报。他们准备力战黑熊,凭个人武勇猎下一只黑熊来。”

    春兰说的就是例外,围猎是不允许的,但一对一挑战黑熊,或者是猛虎,非但不受禁猎的影响,反而是大唐武者非常骄傲的一种捕猎方式。

    武曌感觉到**有些疼,似乎李元兴的巴掌已经打在自己的**上。

    “不管了!”武曌心一横:“给几位将军回电,切记不可伤到自己。本宫一定想办法在征南的将军名单上加上他们的名字!”

    春兰点了点头记下:“豹胎之事,伍斌将军说他在秦岭当中发现几只母豹。但打猎有不伤母的讲究,所以伍斌将军已经派人盯上,在母豹产子的时候用巧计取得。保证不会伤到母豹与小豹,以免伤到天和!”

    “很好,告诉伍斌,切记不要伤到人!”

    武曌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要是杀了母豹强取豹胎,估计李元兴真的是会翻脸的。

    好在古代八珍每个时期都有所不同,古代周八珍到汉八珍就有所不同,唐、宗、元、明、清的山八珍也完全不同,熊掌也是到了清朝才有进入山八珍。而最早食用熊掌则是在春秋,不是为了吃,是为诸侯国对周王室不满,才有吃熊掌的典故。

    “公主殿下,您要的衣裙披肩的部分怕是到时候绣不出来。候将军亲自猎到一只雪狐,原本就是回长安的时候送给公主您,所以衣匠请示是否用这雪狐作一条围巾,然后再用羊绒配边,作一个小披肩!”

    武曌点了点头:“就依衣匠的建议吧!”

    武曌要干什么?

    她是打算在李岚姗来的时候,让李岚姗见识一下,什么是大唐秦王,什么是秦王府。这也是她扬眉吐气的一天,而且她背后还是有李渊支持的,最多被李元兴打几下**,打的再重些,李渊也会护着她的。

    “你去传本宫的话给岑府尹,让他在交接耀州事务的时候,优先从卢承庆那里接手棉花的事情。今年冬天,皇宫里的棉被,皇后、贵妃们的**必须要用上等的丝棉,此事不听借口,不要理由,只要结果!”

    春兰点了点头立即出去了。

    李元兴才不会管这些闲事,皇宫的用度李元兴只管有多少钱币,可这些细节武曌**心的就更多了一些。

    此时的李元兴坐在书房之中发呆。

    上次是时间轴偏差从三倍到四倍,就是突然发生的。这一次李元兴却是一直在留意着这个时间轴的偏差,就怕突然有所变化。

    眼下时间轴的偏差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别说是李元兴,时间机器都不知道还能有几次,是三次,还是四次。所以时间机器给李元兴的建议是,所有的计划依两次来执行,那怕是放弃最后的一至两次也无所谓了。

    终于,时间到了。

    李元兴的眼神之中变的多了一份坚持,伸手按在武曌为他准备的几个箱子上。

    现代,李元兴的卧室。

    李岚姗已经睡下,最近几天她有些累了,许多事情都需要她亲自去处理。

    将大唐的衣服放在柜中,换上现代的睡衣,轻手轻脚的躺在李岚姗的身旁,如果是平时,李岚姗会因为这轻微的动静而醒来,可这一次,李岚姗却是睡的很死。

    看着李岚姗熟睡的面容,李元兴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作的事情,有没有意义呢?

    或者说,只是自己一种冲动,一种自我满足的放纵呢。

    在不知不觉之中睡着,清晨依然还是六点醒来,披上衣服,李元兴站在阳台上点了一支烟,看到正在楼下晨练的柜爷,李元兴一翻身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二楼,三米的层高,再加上阳台的栏杆,四米。

    李元兴纵身跳下,连了解李元兴秘密的柜爷都吃了一惊,更不用说那些受过训练的特种兵了,因为李元兴跳的姿势实在是太外行了。

    可就这是外行的姿势,李元兴稳稳的站在地上。

    “什么时候开始?”李元兴小声的问柜爷。

    “有些东西还没有修复好,这都是重要的证据。你认为现在开始合适吗?”柜爷反问李元兴。按照计划,至少还要在现代有一个月的时间。

    李元兴说道:“没时间了,十二天是我能控制的极限。”

    柜爷摸出烟斗点上,长长的吐了一口烟之后,柜爷眯着眼睛点了点头:“有时候,敌人不会给你准备的时间,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就是战争,既然没有埋单了,那就明天开始。”

    “那我们怎么死?”李元兴又问了一句。

    这一句是真的把柜爷给问住了,柜爷盯着李元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转而哈哈一笑:“你呀,真会说话。不过你倒是说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无非就是神秘失踪、被人杀死、杀人灭口,或者是……”说到这里,柜爷眼睛亮了:“或者是顺便挖个坑!不过,爷爷我需要再仔细想一想,这一次怕是要连所有人都骗了,也包括自己人!”

    听到坑,李元兴的脸也严肃了起来。

    “你有什么想法,明说,爷爷听着呢!”柜爷只当是李元兴有什么好的计划。

    谁想到,李元兴根本没提计划,只是说道:“根据府里的动静,那丫头肯定要作些什么,岚姗过去之后,肯定会落到那丫头的圈套之中。伤害倒是不会有,受些气怕是难免,我没有细察,也不打算细察!”

    柜爷听到这话来了兴趣:“你什么时候对自己府里的事情,也懒得去细查呢?”

    “从那七个丫头明显让我感觉到,她们其实在争斗开始,我就不太去管府里的小事了。有些事情我挡不住,也不打算挡。”

    “爷爷我大概是懂了,细节也不问了,反正没多少时间就会知道。两个丫头之间无非就是斗斗气,真正往心里说,她们或许才是最亲近的,关键的时候最靠谱的关系。所以那些斗气的小气,不值当老爷们**心!”(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