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26节 黄河清【第一更】

    “黄河是什么?是母亲河!”

    李元兴一开口,全场就安静下来了。.

    “先秦的时候,黄河叫大河,那个时候水是清的。当然,肯定比现在强多了。为什么会这样,本王以为就是三国时期,树砍的太多了。黄河水里有多少泥沙,这是把上流的泥土都带下来了,河床越来越高,水患自然就越来越多。”

    “殿下要治河吗?”好几位上都督异口同声问道。

    “治一条黄河,大唐多二百万顷良田,治还是不治?”李元兴反问。

    李二这时开口:“五郎,投有多少。治多少年?”

    “八千万贯,十年治黄。至少多二百万顷良田,最重要的,在治理黄河过程之中,我们得到的更多。这个花费比表叔修运河大,但收益更大。比如臣弟这副图,这是一个水坝,仅这一个水坝,就可以保护下流八百里州县安全。黄河上,臣弟打算建水坝六座,这六座水坝之后,任何一个水坝利用水力发的电能,可供十个长安使用。而且……”

    说到而且的时候,李元兴也没有足够的信心。

    “河出昆仑虚,色白。所渠并千七百一川,色黄”不善于言辞的闫立德突然高呼了一句。

    他这一句,出自汉代:《尔雅?释水》。

    “圣人出,黄河清!”武曌突然来了一句,却是惊了李二。

    李元兴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因为这一句话出自明代了。传说是五百年黄河水会变清一次,到时候会有圣人出世。所以原话应该是,黄河清,圣人出。

    “千年难见黄河清呀!”李二也感慨着说了一句。

    八千万贯,对于现在的大唐来说,都是一个巨资,甚至超过了建新长安城的消耗。长安八水、八惠,修整完毕,才仅仅花了二百万贯,又一千多万石粮食罢了。可这八水八惠却是为长安城以及周边带来了八百万亩良田。

    整还是不整!

    二百万顷良田呀!

    百官们都知道李元兴说话是从来不说满的,这个花销肯定是夸大了,但收益肯定是打了七折的。

    “臣建议,投票!不过,殿下是否有治理黄河的建议书!”王及善作为天英阁这一任阁主,这个时候自然要由他来说话了。

    李元兴猛的一回头:“丫头!”

    “来人,抬上来!”武曌在这方面绝对为李元兴作足了准备。

    二十只大箱子,一共一百二十套资料,自然不是人人都有,当然够身份的肯定有一份。这是后世总结了二千年的治理黄河提案,甚至包括了那三门峡最出的失误,以及后来的改进的思路等。

    上流的水土保持,河道挖沙的管理与控制等等。

    以及人工重流排沙,还有数种排沙,推积沙池等各种现代的方式。

    大唐比不后世的现代,第一是人少,原本大唐百姓不敢乱砍树的。第二是好管,一条政令下,谁敢破坏水土李元兴就把把他全家变成奴隶。第三是在有了后世经验之后,李元兴相信可以作的更好。

    整个会场全是粗重的呼吸声,以及翻页的声音。

    连倒水的侍者走路都不敢脚步重,怕影响到这些官员们读资料。

    突然,陇西上都督站了起来,想了想又坐了下去,一只手扶着额头。

    “你头风犯了?”独孤修德笑着。

    陇西上都督,其实就是辞了门下省主官的宇文士及,他与独孤修德的关系本就不错。听到这么一问,他立即就站了起来:“我怕是树大招风,让你这货一逼。我也不管了,这书册上龙羊峡水坝投资才五十万贯,我们陇西要建。我们凑钱,这上面画的,光是养鱼就是十万亩水田,可保证三十万顷良田,为何不整!”

    李元兴心说,五十万贯,不会是看错了吧。

    五十万贯,其实就是后世的二十亿上下,这数字也不对呀,二十亿建水坝,紧张。

    李元兴赶紧翻了翻:“这个你怕是看错了,这是料钱。至少需要二十万工干两年,而且这钢条、水泥你要自己不生产,从长安运过去,运费不少、再加上工匠们的吃喝,所以五十万贯铁定是不够的。”

    李二把手上的那资料合上。

    “五郎,长安百姓都说,秦王说话会打折。这花销报的高,产出报的少。为兄听了,也看了。那水坝一百万贯够不够,一百五十万贯够不够。你修十个,才一千五百万贯,就说花的多了些,二千万贯够不够。其实的你花在何处?”

    李元兴嘿嘿一笑。

    这样的问题是难不住他的。

    “皇兄,还有一个大头,就是种树。黄河两岸要种多少树,怎么也有种上几亿棵吧。还有,修水坝除了动用劳工,还会影响到一些人的生计,让他们搬家也要给补些钱。因为水要临时改道,这挖渠要花钱,影响了田产,总要补给农户的!”

    李元兴开始坐下慢慢的算,全是小账。

    李二也有办法,打了一个眼色给崔君肃。

    崔君肃立即叫他手下的那些人开始打算盘,计算李元兴说的这些支出。

    四十丈宽,纯钢筋水泥的大桥,李元兴就要修二十座,大水坝六座,小的水利设施七十多个,排沙人工湖,六个,支渠累计三百里。

    水电站控制,发电机,以及设计十万里供电用的钢线,十丈高的复合式纯钢电塔。

    再算上沿河的水泥公路,李元兴直接就给开出了一万里。

    最后,李元兴连水坝管理,驻军,粮仓。

    在最后的最后,李元兴连通货膨胀率都给加上去了,理由是工费会涨,许多民生产品,还有物资的价格肯定会多少有些上涨,李元兴给的一年百分之五。

    崔君肃手下人算完了,没有立即拿给李元兴,而是给了武曌。

    武曌看过之后,她知道李元兴算的高了,大唐的通货率最多百分之二至三左右,奢侈品不能算在通货膨胀率内。

    水坝的花销是武曌详细的计算过的,眼下唯一受限制的,就是钢材产量。

    所以水坝在未来三年内,只能选地址建一个。

    武曌的心中,还是打算放在洛阳那里的,就是三门峡,或者是小浪底。

    崔君肃手下人实算的支出是,三千二百万贯,而且这是十年的支出,不是一年一下子拿出来的,你秦王殿下光是从倭岛拉回来的金子,连银子都不用算上,就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

    武曌微微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高了!”

    “明月公主的意见是,高了多少?”崔君肃是真心请教的,论预算学,特别是这种超前产物,武曌绝对是大唐第一人。

    武曌靠近崔君肃轻声说道:“如果控制的好,没有出现浪费,或者是官员贪黩,大约高了二成左右,肯定是低于二千六百万贯的。”

    崔君肃懂了,又小声问道:“殿下为何说八千万贯!”

    “你可以理解为他满嘴胡说!”

    武曌笑着回答,崔君肃却是摇了摇头,因为他不信。

    大唐秦王殿下没有必要在这里胡说,更不可能随便编一个数字,开口就胡说的。

    看到崔君肃不信,武曌也暗赞李元兴的信誉真的很高。

    武曌也变的严肃了许多,低声说道:“不过,如果算上码头、船只、以及周边实用姓设施。以及十年之中,对黄河治理所有的官员,以及巡视的士兵,再加上华亭至伊州的铁路,还有配套设施,八千万贯不是胡说。”

    李二也听到了,靠近过来问道:“五郎刚才为何不提铁路?”

    “他是想把钱先要到,然后再考虑是不是修铁路。我知道他很为难,因为这第铁路太长,他怕有人偷他的铁轨,更怕路上没有好的管理,这火车速度是极快的,要是撞到百姓,撞上就会死人。更不用说,这条铁路不好修呀!”

    武曌的解释李二能够理解。

    因为李元兴一但开口,这铁路的事情,不知道多少官员会支持。

    绝对不象是治理黄河还需要投票决定。

    修铁路,李元兴敢说修到东罗马帝国去,官员们也敢全票通过,所以李元兴把铁路给压下来了。

    李元兴看到李二、武曌、崔君肃在低声讨论,他也没有靠近。

    他知道,武曌肯定会说到铁路的事情,在小范围内说还是可以的。

    武曌又说道:“还有一个李元兴所考虑的,干这样的工程肯定是会死人的。而且绝对不会是一两个人,他多预算一些钱,是打算将来补偿这些人家里的。”

    李元兴爱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放在前隋,别说是奴隶,就是民夫死上几百人也没人在乎。

    杨广征高句丽,死在路上的民夫何止万人呀,他管过谁,百官们管过谁。

    大唐现在对军士的战死有抚恤,但民夫呢。李元兴不敢轻易提及,他怕大唐的士族反应过于激烈,也担心自己的民生政策走得太快。

    武曌却是心中明白,李元兴受到当年那次伤兵荣归的打击之后,心中多少还是留下些阴影的。(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