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722节 大唐第一次农业扩大会议【第三更】

    “天英阁议什么?”李二问道!

    “皇兄。.臣弟其实就议两条。一是说粮食,二是给这些家伙施压,三省主官必须在秋收前选出来,并且上任。臣弟要在冬天整一整这田里的事情,明年要是没有一个好收成,臣弟拿什么支付打高昌的军费呀,后年呢?臣弟打倭岛的粮食。再往后?”

    谁敢说粮食不重要,李二就能把谁砍了。

    那怕你金子堆成山,没粮食这大唐也就是毁了。

    在即将丰收之时议农业危机,正应了古人那句话,居安思危!

    李元兴下了圣旨,八月初四,就是大考结束之后,天英阁会议。要求长安城内六部五司九寺所以六品以上官员到场。各州县来到长安的公干的官员,六品以上全部到场。

    圣旨写的曰期是八月初一下的旨意。

    可就两天时间,大唐礼部下属礼宾司的人忙的脚不粘地,才勉强在八月初四清晨将会场布置好。开会的地方就在新皇宫正殿左侧,天英阁大议场之中举行。

    会场主台上只摆着七把椅子。

    七把椅子前有条桌,再往前的空地处摆着两只被布盖着的笼子,然后是两棵树。

    两侧是十二把椅子,也就在那笼子的两旁。

    台下,才是参会的官员,坐位的安排是礼部经过非常认真考虑的,李元兴没有过问,李二也没有管。

    百官到场!台上的位置依然是空着的。

    接下来,第一位走出来的竟然是萧瑀,许多官员都感觉有些意外,这萧瑀这个时候不在辽东吗?怎么会出现在会场之中。

    再接下来,大唐十道、京兆。一共十一位二品的封疆大吏坐在那十二把椅子上。

    因为官位一样,职位一样,所以礼部是按年龄排的坐次。

    二十位大员坐好之后,天英阁现任阁主王及善、三省现存最大的官,仆射长孙无忌。长安城名宿虞世南、名儒颜师古。四人分别坐在七把椅子的外侧四个座位上。

    李渊抱着武曌这个时候竟然也出现在会场上,让人意外的是,李渊与武曌竟然坐两个次座上。大唐皇帝与大唐秦王同时走了出来。李二自然是坐在主位。

    这样的会议,竟然没有秦王的座位,百官哗然。

    “安静!”李二冷喝一声。

    李元兴却是笑了笑,试了试别在衣领上的麦克风,大步走到台前:“今曰是会议,时间可能会久一些,每一个时辰会有休息的时间。本王只有一句话说,就是会议讨论不出结果来,那吃喝睡就在这会场之中,一直到有结果为止。”

    今是是论农,圣旨上已经写的清楚了。

    众官员落座,李元兴指着那两只大花盘之中种的树说道:“这是两棵槐树,一棵是年初种下的,就是小树苗了,另一棵却有五年了。”说罢,李元兴示意将两个笼子的布拉下来。笼中是两只狼。

    一只是幼崽,一只却是成年巨狼,嘴上都被套着铁笼头。

    “不借助工具,弄断这树。想来树苗要容易些。这两只笼子,如果把在座的众位中那一位关进去,怕是都会选择这只小狼的。”

    众人都笑了,这东西不会有第二种选择,那成年狼就算戴着铁笼头,也一样让人害怕。

    李元兴挥了挥手,示意将这些东西搬下去。

    来到台前,李元兴大声说道:“麻烦这个词,在座的都是博学之士,本王就不解释了。但本王想说的,麻烦这东西就和这树一样,在小的时候好解决。在麻烦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的时候,却会变的很麻烦!”

    李元兴说的绕嘴,在座的人却没有听不懂的。

    “本王不是什么大才,解决麻烦的能力有些人认为还不错。事实上,本王总是希望在麻烦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先解决了。所以才显得本王有些许能力吧,这一次的会议,只有一个议题,就是在粮食的麻烦没有出现之前,现在就开始解决!”

    “殿下,我岭南的粮食就从来没有够吃的时候。”冯盎开口说道。

    陇西上都督也说道:“陇西苦寒,粮食也不够。”说完,转头看了一眼河南道的上都督说道:“你们河南道粮食听说仓库都装不下了,我这边想交易,商人们就说运粮不算费用,仅跟上消耗就至少是三成粮食,甚至是五成!”

    “铁道部无作为!”河南道上都督冷不丁来了一句。

    刚刚上任,还没有干过什么大事的铁道部从三品尚书冷汗直流呀,可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李元兴笑着伸手压了压:“各位,先不及提困难,咱们一条一条的议!”

    “听秦王殿下的!”淮南道上都督就是李神通第一个开口支持李元兴。

    “先说第一件事情,本王前几天与皇兄作了一个计算,就是大唐现在有多少田。本王记得武德四年就有法令,成年男子得田一顷,其中二十亩为永业田,女子少些,但也有二十亩。那就是说,大唐至少每个人有五十亩了。可本王却怎么看不到这些田在何处?”

    司农寺的官员头上冒汗了。

    今天是大议,大错者怕是会重重责罚,他有些怕了。

    别说是他,户部尚书崔君肃都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要问责之下,他逃不掉责任的。

    大唐现有田地才二千六十万亩,连永业田人均标准都达不到,更不要说还有口分田了。

    “本王不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今天不是来给各位找麻烦的,只是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永业田不允许买卖,各州县都有记录。问题出在那里本王不管,这是刑部、吏部、户部要考虑的。”

    李元兴让官员们悬着的心放下了。

    “大唐有多少田,本王第一个提议是,秋收之后,全国大查。在冬天实测各村、乡、县、州拥有的良田与劣田数。以及可以改造成良田的劣田数。更重要的是,顺便再作一次人口普查,本王以为大唐有多少人口,这要有一次清查。”

    说到这里,李元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一旁,只穿着随身的劲装退到了李二等人坐的条桌前,拿起一份圣旨。

    “这里有一道圣旨,免了人丁税!让那些黑户见光,告诉他们不用再躲。”

    放下圣旨,李元兴再次走到台前:“两大正赋,一是人丁,二是田赋。依人头收税不公平,所以本王请旨取消,改为人头收入税,每个月收入低于一定数值的不用交税,收入商的要抽税,本王建议使用累进税率!”

    李元兴回头向武曌点了点头。

    武曌详细的说明了什么是收入累进税率,但却没有制订标准,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起征点。

    武曌说完,李元兴叫人把话筒交给了崔君肃。

    “起征点,加征点,最高征收标准。臣下以来需要再详细议一议,臣下只说说现有人丁税,大唐依人头,每年向国家交纳谷物2石,叫做“租”;交纳绢2丈、绵3两或布2丈4尺、麻三斤,叫做“调”;壮年男子每年服役 曰,不去服役的可以纳绢布代替,叫做“庸”。依现在长安市价,这笔税高于低,请陇西、岭南、山南等几位上都督说一说!”

    崔君肃将话筒交给了会议侍从。

    三位上都督还在相互用眼神来选择谁先开口,独孤修德却站了起来,将摆在他几案上的话筒拿了起来。

    “崔尚书少说了一句,就是宽乡与狭乡。下臣问秦王,你长安县一个人一百亩分够了吗?你耀州怕是连一人十亩也没有吧。再说洛阳,那地方现在一人分八百亩也能分下,用明月公主的那新词,就是人口密度。”

    说罢,独孤顺德将话筒直接塞给了坐在他身旁的陇西都督。

    “这个,陇西虽然是宽乡,地分的再多,产量少。一亩地收十五钱,这已经是恩赏了,可一亩田能不能挣出十五钱呢。这要吃饭,还要穿衣,又要交人头税。百姓一年能把税交足了,再能吃饱就要谢天恩了。”

    喝了一口水后,陇西上都督看了看崔君肃笑了:“老崔,你们清河崔家是大世家,从武德年开始你们为了怕树大招风,很是低调。其实我们家也一样。可有些八流货色的小士族,却在暗中吞并土地,因为他们想变大,这事情某没有胡说吧。”

    “我们崔氏,亦有些分支偏房,作过此类事情!”

    崔君肃没有回避这个话题,李元兴说过今天不追究任何责任,只是来解决问题的,李元兴的诚信在大唐那是超一流的。

    李元兴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吧,纸贵,笔贵,交通不方便,信息不够流通,官府的组织简单,而且也没有高明的统计之法。所以这不是过错,只能说是大唐的不足,我们需要改变,需要更加的精进。”

    长安城有许多工匠一个月收入两贯钱。

    陇西有许多百姓一年全家也收入不了两贯钱。

    这一点,李元兴还是知道的。古代的生活,特别是偏远的地区还是非常苦的。

    “崔尚书,一个月两贯钱起征如何?”李元兴笑着问道。

    “大唐将无税可收,下臣认为这个起征点太高。依明月公主所言,可以根据大唐的民生情况再有所调节,所以初行之时,下臣认为是让穷苦之家可以免税就是极好的。所以具体数据,下臣要议,请殿下容后!”

    李元兴回头看了看李二,又看了看王及善。两人都点了点头后李元兴说道:“好,这新人丁税就到这里,自然是要详细计算的。”

    “十天!”崔君肃给出了一个时间表,又说道:“只是下臣以为,是否可以分道标准,京兆与陇右自然是不能相比的。”

    “他陇右很快就富的流油,别放过他们!”李元兴哈哈一笑。

    众位上都督也是大笑回答。(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