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83节 掌控者!

    陆毛锋不明白为什么秦王殿下认为他的作法是错误的。

    倭人真的忠诚吗?

    倭人可以为大唐作多少事情,这些人是否有野心,监视这些人才是正确的。

    李元兴没有解释,陆毛锋整整的想了一夜,他也没有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一直第二天李元兴早餐的时候,才把身边的这些人都叫了过来,名义是一起吃早餐。

    “神棍,贞观元年初,那次偷圣女果有你一份,对不对?”李元兴一提到偷字,陆毛锋吓了一跳,猛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尴尬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怕什么?说你没出息,还真的让本王小看了。”李元兴笑骂一句。

    陆毛锋很是紧张:“不要,殿下你让人打我四十板子。”

    “打板子,打的你半死。赶你出秦王府,你挑那一个?”李元兴笑问。

    陆毛锋没有半点犹豫,立即回答:“打板子,打上两次半死都成。可别赶我出府。”

    李元兴站了起来:“在秦王府,你可以奔一份前程。而且你的曰子过的还不错,作事也痛快的很。换个地方,你未必会痛快。那么本王作一个假设,你们认真听着。”李元兴的语气严肃的几分:“如果说本王突然死掉,秦王府就算有皇兄照顾着,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没什么前程了,就会有许多人选择离开。也有人会选择留下,这是死忠,忠诚者,与投机者的区别。”

    陆毛锋愣住了,突然回过神来,准备行跪礼然后声明自己愿意死忠。

    “站直了!”李元兴突然大喊一声,可是把许多人吓了一跳。

    “记住本王的一句话,人只有一双手,用心的抓住核心利益,其余的就算是有些人想翻天,他也翻不过来,他们也不敢。倭人没有本王,他们连狗都不如。大唐只有强大一曰,他们就会无比的忠诚。”

    陆毛锋反应过来了,笑呵呵的说了一句:“殿下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怪吓人的!”

    “陆毛锋,这是一份手令。十年之内,每一任本王的近卫统领都要命守护着,十年之后如果本王有什么意外,打开手令,集大唐全部的力量,杀尽倭人。”

    “誓死守护!”以陆毛锋为首,李元兴近卫军的高级将领同时跪倒。

    李元兴坐下,语气放缓:“倭人是狼,永远不会效忠主人的狼。他们只会效忠利益,效忠比他们强大的人。如果有一天倭人发现自己比大唐强了,那么他们就一定会反过来咬大唐,这绝对不会有意外。”

    “那,要他有何用?”

    “他们有用。天下之大,许多地方险恶无比。本王需要先锋军,契丹人、靺鞨人、突厥人都可能成为我们大唐的一部分,能象兄弟一样。只有倭人不会,所以他们为大唐征战,在不断的消弱者自己,十年之内,没有本王的掌控,他们就会翻天。所以……”

    李元兴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

    陆毛锋等人懂了,这份手令就是最后一招。

    不过,陆毛锋等人不太相信李元兴会死,意外就是天庭招李元兴回去,再也不能到凡间来了。

    或者这对于凡人来说,就是死吧。

    “殿下,十年之后呢?”陆毛锋追问了一句。

    李元兴哈哈一笑:“没有十年后,此事不许再提,不许再问。只有你们这些人,以及你们这些职务的继任者知道!”

    “遵命!”

    好狠,陆毛锋从来没有想过秦王殿下会下这么狠的命令,秦王殿下在亲卫们心中是仁厚的,特别是在唐军心中,最仁厚的统帅。

    可仁厚的人能下这样的命令,只代表着一点,那就是倭人可恨到极致了。

    “去吧,忘记这条命令。”

    “是!”陆毛锋带人退下了,出了门,所有人都在看着其他人,所有人动作出其的一致,同时点了点头,非常严肃的点了点头。陆毛锋说道:“我们的任务是护卫殿下,其余的事情与我们无关,这里有府中的主薄去管。”

    “是!”所有人齐声回应。

    陆毛锋又说道:“找个借口调那个一条辉去作些实务,我等少与倭人接触,不可有异样!”

    李元兴吃完早餐,擦了擦嘴,迈着小四方步回自己的书房了。王语烟在旁边的伺候着,崔燕燕正带着她和王语烟的一共四个侍女,在那里整理着出云的地图,根据李元兴给的石见银山资料,开始标注着可能有银矿区的地点。

    李元兴咬着一只空烟斗坐在王语烟的旁看着。

    在女士面前抽烟,李元兴认为不礼貌,至少这是现代人的意识。

    “殿下,这银山什么时候开挖?”王语烟回过头问了一句。

    李元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视线转向一个护卫在这里的女骑军,开口问道:“你是白家的吧!”

    “是!”那女骑军恭敬的回答着。

    王语烟接口说了一句:“她的身世可是有来头的,白二娃他家只能说是姓白。但她不同,她是白氏宗族嫡传,奶奶是孟家的,祖奶奶是西氏。都是嫡系宗亲,虽然家道中落,但却是有家谱可查的。”

    “老秦人!”李元兴低语一句。

    “是老秦人,她家是武家君老白家后裔,他们老白家这一代,十六岁以上无论男女全部从军,无一例外。老白家这是要重现武安君时的荣光呀。”王语烟对身边这些个女骑军都打听的极是仔细。

    每个人至少往上查了三代,五代的。

    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如果有人打算在你家田里挖些东西,比如挖出金子、银子了。你们老白家要怎么办?”

    “回殿下的话,老白家的刀依旧锋利!”白姓女骑军恭敬的回答着。

    李元兴笑笑:“是呀,倭人也不傻。这银山是他们的,本王占了,挖走了。他们不敢反抗,不代表着他们不**。就算不敢**,可心里不痛快,也会留下隐患的。所以这里必须要有一个好的方式。”

    “殿下不如直接问他们。”王语烟提了一句。

    “直接问?”李元兴有些不理解这个建议。

    王语烟笑着说道:“殿下,雨烟观察过这些倭人,他们害怕我们。雨烟昨曰往这里来的时候,路上五百步之内任何一个倭人见到都会跪伏在路边,将头紧紧的贴到地面上,王霸对这里的威压还是非常厉害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敢提出过份的要求?”

    “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主人已经被斩杀。在倭人心中王霸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不过那些殿下扶持的低等贵族们或许会有些想法。这些人,殿下自然有办法让他们听话!”

    李元兴以王雨烟的手上轻轻的拍了两下。

    “说的有理,本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李元兴不希望出现压榨式奴役,不是因为害怕倭人造反,而是担心会影响到效率。

    王雨烟继续在那里标注着地图,李元兴则坐在一旁去看书,也让自己冷静的思考一下。

    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秋香进来报告:“殿下,一条辉说他们一条家有两件以前传来的物件献上,还有一件关乎到他们一条家祖上的血脉。”

    “在瀑布旁的那块石坪上摆上桌子,本王在那里见他!”

    李元兴不喜欢过度的奢华,但身为秦王自然是要有秦王的风度。那是一块足有二十平米的巨石,很平整。

    地上铺有纯羊毛的花色地毯,然后摆上着小几,香炉,珍贵的茶具,各种饰品。以及两个手持礼扇的普通侍女,还有奉茶侍女,侍琴的侍女,以及秋香陪在一旁。

    一条辉与老一条一同前来,王霸作为这里的主官也站在一旁,陆毛锋带着四个亲卫站在四周,李元兴正捧着一本书坐在小几旁,琴音悠长。

    “尊贵的秦王殿下,我一条家祖上曾受过大汉皇帝的册封。并有大汉皇帝的赏赐之物传下来。在家中旧库中我们还找出了当年赴大汉朝朝贡时的一份国书副本,因为我一条家祖上曾经作过使团书吏,那份国书不慎弄污,所以废弃,但祖上却保留着。”

    三只盒子由陆毛锋捧到了李元兴的面前。

    李元兴却没急着打开,而是戴上秋香送来的一丝真丝纯白手套:“既然是古物件,就要爱惜些,毕竟是你们一条家的珍藏。”

    说罢,李元兴打开来,看到是一个写在龟板上鬼画符,然后又是两张写着什么动物皮上的,比鬼画符还诡异的东西。李元兴当真不认识,不过还是慢慢的关上盒子。

    一条逃这时说道:“这是我邪马台卑弥呼女王献给尊贵大汉景帝的国书!”

    扯,真他娘的胡扯。景帝是什么年代,那卑弥呼的祖奶奶还没出生了,差了近三百年时间。有个蛋的国书,李元兴笑着摇了摇头。

    “殿下,卑将不敢说假话!”一条辉吓的脸都白了。

    “不,不是你说假话,而是本王认为你可能错了,大汉皇帝的年号。汉景帝比卑弥呼女王早了三百年左右,应该是汉灵帝,或者是汉恒帝。本王会着令大唐礼部去查证的,不要紧张,过去的年代久远,你们不熟悉大汉朝这不是过错。”

    “谢殿**谅!”一条辉是惊出一声冷汗。

    李元兴又打开了第二只盒子,却是一只铜镜,背面有刻字的铜镜。

    两汉时代的文字,李元兴当真吃了一惊。(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