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64号 朝堂上的暗斗

    裴寂慌了,他唯的凭借就是李渊。而李渊此时在那里他都不知道,明月公主武曌的行踪是保密的,这是大唐皇帝李二下过圣旨的,大唐有些权贵就在这个行踪保密的条例之中,不算大唐皇帝李二,排在第一的就是秦王李元兴。

    排在第三的就是武曌了。

    而第二位,则是大唐帝国安全司的司长,秦琼。

    李渊似乎是故意的,借口要好好的看看这条船,而船上油漆的时候他要亲自看着。特别是自己的卧室、书房,这要工匠们画出图样,自己要亲自过目。

    大唐皇帝第二,此时却在花园之中与秦琼在喝酒聊天。

    “圣上,窦家、杜家、柳家、萧家、长孙家、赵家、胡家、陆家、杨家、朱家、袁家。还有山东七世家,难得头一次联手呀。裴家不败落,也要被扒层皮。他们唯一手下留情的理由就是,赤血卫还是裴家兄弟领着的,要顾及着太上皇,还有秦王的面子!”

    秦琼一边邦李二倒酒,一边小声的说着。

    李二把玩着手中的那串珍贵的猫眼石手串,一一的数完之后笑了:“大唐除了皇族之后,似乎都动了。”

    “裴寂不得人心!”秦琼应了一句。

    李二微微的摇了摇头:“错,这是分化之计。世家虽然是以七世家为首,但山东士族、关陇士族、江南、东南、关中、代北他们争的是名望,也争的是利。这些世家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了,金州矿区还没有分,仅仅就是五郎给自己占了一块。可叔宝你却不知,五郎先没有说矿区,反倒是拿了海珍出来,就是告诉天下人,金州的海田价值千万贯!”

    嘶……

    秦琼倒吸一口凉气,听李二这么一解释,他也反应了过来。

    “一个金矿,百万贯就是极限。而且还需要给朝廷上交矿金,矿税。朕问过明月,打赏给金蔓青家代管的那一块海田,可以算上一等海田,他们仅代管,一年年收五万贯。而五郎则会入账至少四十万贯,运费,工费,税。那一块三十里的海田,值百万贯。别忘记了,那里除了海珍,还有海宝!”

    李二说的海宝,就是珍珠与珊瑚!

    秦琼却有些意外:“圣上,金州开发的表章却是半份也没有见?”

    “因为五郎还没有开口!”

    秦琼默默的点了点头。

    “封老上位,臣是知道封老的身体,他活不过今年!”

    “怕是五郎也知道。”

    李二认为,李元兴非常高明的算计了大唐所有的世家。可事实上,李元兴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是本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原则,有序的在开发金州。

    至于那海珍,当真是李元兴为了自己吃。

    提到让封德彝上位,还是王语烟的主意呢。

    长安城中各权贵,世家,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政治博弈,这个不是文武之争,而是三省之争。在争这个最高的位置,七世家表现的最平静,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三省的主官他们争不到,也不可能给他们。

    宫里不安,天下世家也不会安心了。

    那么,七世家的作就是捧一个中立派,或者是没有强大家族背景的人上台。

    可就在这暗斗即将开始的时候,却有三个人递上了辞呈。第一个是侍中裴矩,另一个则是中书舍人温彦博。最后一个,却是真正的大员了,中书令,宇文士及!

    这裴矩原名裴世矩,只为李二坐了皇帝,所以他把名字改了。

    这才是裴家最大的官,三省之中,门下省主官,侍中。他消息却是灵通,而且为人低调,在这个时候他选择辞官,却是一个极高明的作法。他不保裴寂,只保裴家。他等于是代表裴家退了一大步,是给各世家、勋贵一个交待,也是给皇家一个态度。

    李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些不适应,第一感觉是不是搞得过火了。

    可再想一想,总是要有些变化的。

    “叔宝,给五郎发电报。就说朕要和他赌一把,赌这一次中书令、侍中、空置多时的尚书令,这三省主官的人选。”

    尚书令从武德八年就空下了,事实上由左右仆射代行尚书令之职。

    长孙无忌现在怕是也想辞职了,另一个裴寂,他这官肯定是当不成了。

    当真是有趣了,大唐最高的官位,竟然几乎全部放空了,萧瑀贬官之后,他原先位置空着,杜如晦被拐到了秦王府,他的位置也空着。现在一口气辞官了三个人,再加上即将被贬官的,还有早就想辞官的长孙无忌。

    李二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是很得意的笑了。

    贞观元年他就想给大唐官场来一次重新洗牌,可却一直没有机会,现在顶层的官位空置,这倒极是有趣。

    秦琼听到李二的命令,小心的追问了一句:“圣上的意思是,这次的三省之争。圣上与秦王坐山观虎斗?”

    “好一句坐山观虎斗。叔宝的文才精进了,就是这个意思。世家更懂得平衡,这一次朕要看看他们这个平衡作得如何,非不得以而不动。五郎也不要动,事情是他挑起的,他就不能再过度的影响,以免被御史与史官记下一个**纵朝纲的罪名。”

    秦琼施一礼后退下了。

    正在海边玩着海钓的李元兴听到有李二的电报,却是十分意外。

    电报上只有一百零一个字,李元兴已经大唐两年了。真不知道大唐原本是不是为了省纸,写信很是节约文字。现在可以肯定是为了省电报的字数,李元兴相信这一百零一个字,怕是换成自己,至少一千字。

    叫来了王语烟、秋香等人。

    “殿下,电报之中所言甚多。三位大员递交辞呈,圣上要与殿下约赌,赌天英阁新选出的三省主官,以及三省六位次官的名录。又提到了……”说到这里,王语烟都吓了一跳呀,停顿之后,王语烟说道:“全大唐的世家、勋贵几乎都参与了,各家在暗中使劲,天英阁之内,必将有一翻博弈!”

    三省的三主六次,九位官员不入天英阁,因为他们已经是位高权重。

    天英阁的极限就是正三品官位。而谏院的极限就是从五品下官位。

    李元兴默默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事情真的是搞大了。

    “温彦博辞官倒是可以理解,因为他最早是投靠罗艺的,后居功升为要职。雨烟以为,罗艺造反之时他就有辞官之心。宇文士及却是前隋宇文化及的亲弟弟,早在前隋时就身居要职。他正是懂得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圣上登基他就想退了。裴矩,则是为了保他裴官,所以选择了辞官!”

    李元兴轻轻的拍了拍手:“好,精彩!”

    “雨烟浅见,殿下必有深解!”

    赌,鬼才信你李二要赌一把,这意思就是不要咱们两兄弟参与罢了。

    新的三省主官,李元兴至少可以猜两个,那温彦博肯定会上位。因为他左右都不粘,也没有大背景,也没有家族势力。只是猜不出,是侍中,还是尚书令。而中书令一职,绝对是房玄齡,再无第二人选。

    也不对!

    李元兴猛然想到,还有另一个可能姓。

    就是这帮家伙把李靖从兵部给抬出来,送到三省其中一个主官的位置上,这上天英阁李靖就不能参加了,虽说武将会再补充一个人进来,但谁也没有李靖的影响力大。

    李元兴也在动脑子,要么把李绩抬上来。

    要么把杜如晦从秦王府放回来。

    李元兴猛的一拍**,既然乱就让好好的乱一次,然后重新梳理大唐官场。

    “代本王写表章,本王的意思是,朝中事务繁多,仅靠六部已经难以完成。九寺五监分出来,六部、九寺、五监、百司职能细化请天英阁议论,增设商务、教育、交通、铁道、航空、外交、外贸、医务、民族共九部司,是部是司请天英阁议论。”

    李元兴说着,秋香快速的记录,王语烟只有默默的佩服。

    她想的再深,思考的再仔细,也不及秦王万一。

    “再上一表章,本王保裴矩凉州都督,总管凉州以西七州军政。调李孝恭、李绩、刘弘基、张公谨回长安。升段志宏为丰州都督,总管丰、胜、朔、夏、灵五州军政。配属副官、长兄、都尉着天英阁议举!”

    李元兴不参与三省主官的事情。

    但不代表他不会趁这个机会让大唐官场来一次完完全全的洗牌。

    王语烟亲自写了表章,一口气写了三份。

    她把段志宏与保举裴矩的分成两份。

    交李元兴过目之后,立即发电报传给了长安城,事实上也是直接交给了李二。

    大唐现在的电报还没有民用,是由大唐帝国安全司控制,完全就是军用,或者是政用、官用。

    李元兴考虑过民用,但眼下一是电台不够,二是这东西还在保密阶段。再重要一些的原因则是电台现在不能量产,民用的成本太高了。

    最后的一个原因,就是大唐眼下还没有可以使用的军用密码,或者保证不被人窃听破解。

    正在吃晚餐的李二收到表章,大笑。对长孙皇后说道:

    “五郎,唐之诸葛也!”(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