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55节 高端黑

    邢副院长与何老之争,不是利益之争,只是不同理念的争论。

    最终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草坪,找了间办公室,而且还非要把李元兴给拉上。

    扯什么闲话,两人争了半个多小时,李元兴则是一个人把工作餐吃了两份。完了,国内的部分依何老的意见,按每个省上报的病人人数来进行合理化分配,出口的部分,有些友好国家必须有所保护,无论多少,至少要有。

    不过有些人口基数不少,比较富的,自然让邢副院长多挣上两年的钱了。

    谈之后,何老心满意足的走了。

    邢副院长这才说道:“有一位客人,你需要见一下,这是临时计划的,人是李老派人送过来的。”

    有人要见,李元兴不知道这是谁。

    不过,既然是柜爷送来的人,李元兴肯定不会拒绝。

    另一间小会客室中,一个穿着唐装鹤发童颜的老者看到李元兴,竟然对着李元兴施了一个平辈的古礼,李元兴错愕之下立即依大唐的礼节回了礼,用的是对长辈的礼节。

    客人先开口:“我姓什么,叫什么都不重要。我祖上奉的是曰月,一直传到现在。”

    李元兴赶紧再次一礼。

    那老者却立即非常郑重的回了一礼。

    “老先生祖上历代的所为,元兴不及万一!”李元兴大概知道对方是谁,一个充满传奇的门派,一个数次为华夏甘愿付出一切的门派。

    “李先生此言差已,李先生近年所为振我华夏心魂。老朽不才,但厚颜相求,愿求那**传于万里彼岸,以聚我华夏子孙之心。老朽自家族离开中原已经有三百多年,厚颜相求,愿执**礼!”

    说完,当真要行**礼,李元兴赶紧去扶。

    “老先生万万不可,元兴受不起!”

    老人不是作势,当真是要行这个**礼,还是邢副院长帮着才把老人扶直了身体。

    李元兴赶紧说道:“养生**容易,但技击之术最后的年轻一些的来练习,只是这技击之术杀伤力太强。”

    “中华武术,以强身卫国为先,先有德后有武,老朽当在门下**之中精心挑选三人。老朽拜谢。”

    “老先生您不应该说谢,我李元兴也想把武术传遍世界。我不藏私,也没有必要去藏私。老先生也帮我李元兴一个小忙如何?”

    “李先生请讲!”

    “我的药,在米国有些许限制。我打算**。”

    “所得利润,老朽分文不取!”

    “不,您这样让我都不好意思再提什么要求了,应有利润是需要的,而且我也不打算要这份利润,如果能在米国将唐人街变成一个真正的华夏文明展示区,而不是一个聚焦点的话,我想我们都会非常期待的。”

    老者点了点头:“志向远大,老朽应下了。老朽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老先生请讲!”李元兴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老人家绝对不普通呀,给人的压力不小。

    “想一观‘天策’!”

    “可以,明天在我家里。我和您说话感觉很有压力,我爷爷想必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李元兴有意把气氛搞的缓和一些。那老者却是更是严肃:“李公亦是高义之人,为国家天下铁血一生,老朽是非常敬佩的!”

    李元兴心中的压力更大了,心说赶紧把这位老先生送到柜爷跟前吧。

    “我还要参加记者会!”

    “李先生请便!”

    出了小会客室,李元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李元兴有影响力,但那位老者的影响力却是在全世界,门徒无数,更是心怀华夏,这样的人李元兴是打心底深处敬重,可同样也带给他巨大的压力。

    记者会,李元兴的真的需要参加记者会了。

    药管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公众早就相信了这药的实用价值,但说到那套养生**,效果有,但不是非常明显。所有练习过养生**的,比只吃药的身体各方面数值都要好一些,但好得数值却不太多。

    但这本身就是区别。

    练习一个月的养生功能和别人练了数年的相比吗?

    李元兴坐在主席台上,听着记者的提问,大部分的记者的提问都不用李元兴亲自去回答,只有一两个关于养生**的问题由李元兴亲自回答了。

    这时,有一位记者问道:“李先生,您对我们大韩**韩医协会起诉,关于药方的归属姓您怎么看。还有,您的养生功是古太极**,难道您不知道古太极**是出自大韩吗?”

    李元兴愣住了,这是什么扯蛋问题。

    李元兴还没有回答,就听到一个声音骂道:“无耻的高丽人,滚出去。盛世之大唐岂是你们无耻高丽人可以亵渎的!”

    李元兴更惊讶了,要知道跳出来骂人的不是华夏人,而是倭岛人。

    以前李元兴也听说过,倭岛人对华夏之大唐一直有着巨大的崇拜心理,因为他们的文化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源自大唐的,侮辱大唐连倭国人都无法忍受了。看来那个传闻当真是不假呀。

    倭国人都开口了,华夏人还傻着等什么,无数的记者也跟着斥责。

    “应该说点什么呢?”李元兴声音不大,是在问自己。

    李岚姗却在这个时候从后台出现,身后的两人将两只大箱子直接就放在李元兴身旁。李岚姗一把拿过李元兴的话筒大声说着:“请大家安静一下!”

    李岚姗是李元兴的合法妻子,这个时候出现,还带着箱子,会场上一下就安静下来了。

    “各位,我带的东西原本我们内部研究用的。因为我要接李元兴去参加省博物馆的一个研究会议。不过既然有人打上门来了,我们要是不应战,会被人嘲笑的。那么,就让我来代表李元兴回答这位记者的问题!”

    李岚姗有备而来呀。

    记者们纷纷给录音机加上备用电源,就怕万一错过了什么。

    “我中华文明有多少年,高丽有多少年。请各位记住,我说的是高丽,不是高句丽。然后我再说高句丽,我想问,盛唐之时有高句丽吗?”

    说着,李岚姗将箱子打开。

    李元兴只看了一眼,心说这果真是有备而来,就是来搞事的。

    “这个东西,高建武的头冠。是不是真货,自然不是由那个人说的算的。”李岚姗开始往桌上摆东西,旁边坐的几人都离桌,把位置给李岚姗空出来。邢副院长立即叫了警卫进来,这些东西应该保护好的。

    李岚姗又拿出一样:“这个,高建武的印。”

    “这个,还有这个……”李岚姗直接把箱子翻了过来,一箱子的各种印签。

    “这些是什么?”李岚姗笑着又拿出了一份写在白色丝绸上的表章:“这个东西是唐将军,裴氏兄弟联名的表章,有些残破,我说是真的,我爷爷也鉴定过是真的。这个早于高句丽灭国的时间。”

    李岚姗突然冷冷一笑:“还有一份,是高建武写给大唐皇帝,以臣子自居的求救信。信中的内容是渊盖苏文暗中造反,要杀他。实际上真实历史上,渊盖苏文已经夺了高句丽,然后才有大唐派兵灭了高句丽。”

    历史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假的。

    李元兴这些东西可以说是真的,渊盖苏文成为权臣也是真实的,但夺了高家的势,这个却是历史上没有。

    “我会慢慢的证明给你们看,高句丽在唐朝的时候只是唐朝的一个州县。后来的高丽与高句丽没有半点关系。我就不明白了,你凭什么说你们还有什么历史,凭什么把从我华夏教给你们的中医说成是韩医,你们这些无君,无臣,无父,无师,无德,无义的小人。现在滚出去,不服气的话,我们用历史说话!”

    李岚姗挺直了身体,指着那记者:“滚!”

    李元兴不可以骂人,邢副院长也不可以。但一个维护自己老公的女人,她可以拍桌子,可以骂人。

    那位记者被问的哑口无言,讲历史,一百个他加起来也不是李岚姗的对手。更何况李岚姗手中还有足够的证据,在几个警卫的监督之下,所有的棒子记者被赶了出去。李元兴这才轻声对李岚姗说道:“倭人示好,有一本是真心崇拜盛世大唐,有一半可能是示好。”

    “我懂!”李岚姗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向各位说声抱歉,打扰了这个记者会。不过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我和李元兴需要立即去省博物馆了,那里已经有数位权威在等候这些东西,非常抱歉!”

    李岚姗说完,就立即开始收拾那箱子。另一个箱子没有打开,里面的东西估计拿出来会更加的震惊,怕是比李元兴爆出华夏历还让世人震惊。

    记者们知识存量都不少。他们已经意识到,如果证明后来的高丽的历史是从公元九百多年才开始的话,那么这是一个颠覆世界的事件。世界非物质文明组织,就必须更正许多原先给棒子国的授权,这是文化之争,以李元兴以前作事的风格来说,李元兴是不会让步的。

    有记者再次提问:“最后一个问题,药厂的销售会有地区姓计划吗?”

    “棒子国没有,让他们伟大的韩医自己去研究吧!”李岚姗黑着脸,杀气十足。(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