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48节 暴政、酷吏

    高仁武,历史上高句丽未来的太子,下一任高句丽王。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被吓的神智失常,依然变的呆木头一般。

    渊盖苏文满意的笑了,他的身体已经残了,而且不再是男人。

    当他想到高建文与自己的正妻有染之时,这眼前残酷的场面似乎还不够。他要让高建文亲看着自己家中所有的女人受辱,申图木等人用尽办法折磨着高建文人的家人,可却不杀死她们。

    高句丽百姓从最初对叛逆的痛恨,开始慢慢的变成了一种恐惧。

    有几个人看不下去准备离开。

    申图木却叫士兵抓住了这些准备离开的人。

    “你们是同伙吗?”申图木冷笑着:“如果证明与这逆贼没有关系,要么刺他的女人一刀,要么割下一块肉来。”

    在冰冷的钢刀之下,普通的百姓谁敢反抗。

    申图木狂笑着,渊盖苏文冷笑着,用他那一眼独眼在看着这一切,他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兴奋感。两倍剂量的福寿膏,更是让渊盖苏文进入了一种无比兴奋的状态,他亲自用长矛从高建文长女的身下刺入,再从嘴里刺出。

    人并没有立即死去,却想在痛快中**也难。

    躲在远处的武氏兄弟连听也不想再听了,找个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赵言德却知道,他的计策成功了,牺牲的只是高建文一家。因为他听到手下人报告,不仅仅是百姓,就连士兵都有了一些恐慌与不安。

    难道这就是**吗?

    申图木拿出赵言德给他的一个纸条,赵言德告诉他,这是酷刑的极限。

    此时,距离申图木开始已经过去了四五个时辰了,申图木等人与渊盖苏文在福寿膏的作用下变的几近疯狂,他们不知道饿,也不知道累,只是在想尽一切办法折磨着他们的猎物。

    最后一招,将会是点睛之笔。

    渊盖苏文的眼中只有高建文,他看不到百姓们眼中的恐惧,士兵们眼中的慌乱。

    渊盖苏文的父亲在这个时候闻讯赶来,他知道高建文肯定不会反叛,他只是想作一个权臣,而不是毁灭高句丽人。

    “住手,我大高句丽必将同心同德,把人全部放了,反击唐……”

    渊盖苏文的父亲说不出下去了,他只看到一把刀刺在了自己的胸口,是他的亲儿子,渊盖苏文下的手,却听到渊盖苏文在他耳朵轻声说道:“大高句丽姓渊了。”

    申图木大喊着,渊大将军大义灭亲,任何敢与高建文勾结的,必将处死。

    最后的高兴,申图木认为这就是画龙点睛之笔。

    坛刑!

    酷刑之中的极致,看到这个刑罚之后,申图木感觉自己的人生升华了,自己那些小道行,在伟大的赵言德面前,只是小孩子的游戏。

    将人斩去四肢,除五感,削**棍装进放在上等药材的坛子时。这个人绝对不会死,而且还会活的很久。

    “好,赏,重赏你。你就是本将的大司狱!”

    渊盖苏文太满意了,当场给了申图木一个**,相当于大唐的刑部尚书的级别。

    赵言德怕了。

    不是害怕这申图木敢来咬他,而是怕上面的大人物生气。当天就赶紧把关于高建文的事情写了一个非常详细的秘信,连同武氏兄弟一起署名,派人给李元兴那边送去了,上面还有一部分请罪的言论。

    意思这种没有天良的事情,让他们心中难安之类。

    建安城中,所有人都忙的脚不粘地。

    只有李元兴一个人是闲的,带着陆毛锋等几个亲卫,出去散心了。

    建安城,就是现代盖州的位置,属于营口市的一部分,从建安城到海边,就是步行都不算远,不过李元兴要去的地方,却是一处风景独特,而且可以让李元兴发大财的地方。唯一在的运输问题,只要足够贵重,李元兴相信飞舟可以解决。

    新的,更加巨大的,载重量更大的,鲲鹏级飞舟四架同时建造,有来自倭岛的黄金支持着秦王府的财政,钱不是问题。

    小渔村,村长远远的看到骑士就迎上了来,行了跪拜大礼。口中高呼:“恭迎大唐天赐秦王殿下!”

    “你是汉人?”李元兴伸手虚扶,同时问道。

    “小民是汉人,小民祖上自汉末战乱来到这里。历经两晋,后被高句丽人占了这里,小民虽然绑的高句丽头饰,却内穿汉服,不敢忘本。小民在昨天给建安城送鱼之时见过殿下巡察军士大灶,斗胆在这里迎接!”

    话说的有条有理,那一礼却极有古风,有些东西是作不了假的。

    李元兴抖了抖身上的衣服:“本王亦喜汉服!”

    “斗胆请殿下入村!”

    小渔村,不过百十户人家,三四百口子人。用木板搭成了房子,破旧不堪。村民的衣着,比起李元兴初见秦王庄那些农户更是穷苦数倍。

    “小村,很穷苦呀!”李元兴感慨了一句。

    “殿下,不穷,也不苦,也不算小。我们这村子算在这一片渔村之中最大的一个,说到穷也能有个温饱。唐军购鱼,那钱币真是极好,可我们要钱却也没用,唐军给我们白米,细麻布,精面,还有许多糖果点心。”

    李元兴听着,心里暗自叫苦,百姓真的很容易满足呀。

    “罢了,既然本王来到这里,就保你们一个十倍收入吧!”李元兴随口说着。

    那村长听着愣了,什么叫保自己十倍收入,这是什么意思。

    陆毛锋笑呵呵的说着:“还不快谢过殿下,殿下说让谁家富了,谁家就一定能富。告诉你们十倍,就肯定会有三五十倍的收入,你们的曰子要好了。”

    村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施大礼。

    “礼就不用了,过段时间天气暖和一些,可以下海了就让你们富些!”

    “殿下,一月前村里人就能够下海了。请殿下恩赐……”

    村长可是不敢等了,天气暖和要是秦王殿下忘记了,他也不敢去找。

    李元兴没有回答,亲自走到海边伸手摸了摸海水的温度,这个时间差不多算是现代的五月了,要让李元兴就这么下月,李元兴还真的不敢。实在是太冷了,而且这里是北方,水中的温度不高。

    “殿下,求您了!”以村长为首,村子里的人连渔都不捕了,齐齐的在海边跪下大片。

    李元兴微笑着点了点头,拿出平板,翻出一副图来:“可曾见过这个?”李元兴拿出的就是鲍鱼,海里的样子,以及打开之后的样子。还有几种非常美味,名贵的海底特产,比如天然海参。

    在中国古代,三国时就有海参的记载。

    但真正成为桌上珍品是到了明代的时候,唐朝之时这东西几乎没有人吃。

    “某见过!”李元兴身旁一个亲卫大声说着:“殿下,几样东西某见过,这是宝吗?”说话粗声大气的,似是没有礼貌,可无奈却是刚刚学会汉话,原本是靺鞨的勇士,为了表示对靺鞨人的亲近,李元兴亲卫之中已经有少数民族的亲卫。

    “这个,叫鲍鱼。活着从海里捡出来,用飞舟装上海水空运到耀州去。明月公主能把本王收藏的好刀立即拿出一把来赏给你。要是这些都能给她运过去,那个连爆雷火都可以防住的软甲,她也会给你一身的。”

    李元兴说的是玩笑话,亲卫咧开嘴笑了:“某下海去捡!”

    陆毛锋暗中摇了摇头,那意思就是你别胡来,那软甲在耀州都是极秘密的。你真的敢去要,这是会坏了规矩的。

    那靺鞨亲卫不是傻人,大声说着:“咱什么也不要,只要殿下与公主高兴就行。”

    “去试试,注意安全。”

    海边讨生活的,男人多是驾船捕鱼,女人多是下水采珠。

    那村长也是读过书的人,他听出这是秦王殿下与身边的玩笑话,但却也证明这海里真的有宝,只是他们空守着保山而不知罢了。

    下水,在古代并不象是现代,背着氧气瓶就下水了。

    在古代,是需要示先作准备了,从食物,到休息,以及装备都要作好准备。古人的装备说也不复杂,就是数个兔子皮,可以装空气的兔子皮,然后再有就是绑着长绳的石头。

    陆毛锋很了解李元兴,当下就从建安城五百近卫军在这个村子扎营。

    村长更是实在人,打听了什么是飞舟,一听说那东西可以装十几万斤的货物,就怕是让白跑了一次,发动村里所有男人,还借用了几匹马,在周边五十里召集了四百船工,二百条渔船,两千多采珠女。

    李元兴看到这架势,也不能小气了,命陆毛锋运来精米五百石、压缩饼干十车,饴糖十车,精面一百石,豆油五十桶,猪肉一百扇,外加细麻布一千匹,丝绸一百,云锦十匹。只说是当订金了。

    这些东西值多少钱,李元兴已经不识数了。

    可村长却是知道,就这些东西,连同他找来的这些人全部加起来,一年也挣不到。

    看到堆成山的物资,渔民们几乎疯狂了。采珠女当晚人人有肉,人人精米,早早就回屋睡觉,男人们则连夜整个船只,检查潜水用具,检查绳索。(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