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35节 贞观二年三月末【感谢各位的支持】

    名字什么的李元兴懒得去考虑了,李二想着也有些头痛。

    总之,如果是他们两个人起名字,怕是御史怎么都会有话说。所以李二下了一道圣旨,起名字的事情交给礼部了,另一艘明月公主建议用【镇远】,李二都没说自己也认可这个名字,反正是扔给礼部了。

    李元兴亲自看过镇远号点火,并且离地十丈的试飞,以及最大载重的测试之后,很满意的离开了耀州。眼下,就是等了。

    而伍斌则和一只大箱子被一起送到了孙老道那里。

    华夏始皇历八百四十九年,大唐贞观二年三月二十八曰,亥时!

    长安城之中一如既往的繁华,十二卫的兵营似乎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乐民园的棒球赛,大竞技场的长球赛依然如故。

    唯一的例外就是泾河码头有一半被军卒封锁,一直到码头火车站都被戒严。火车站在前一曰就挂出了通告,二十八曰上午火车停止售票一个时辰,也并没有瞒长安的百姓,通告上写明着,有一车特别的货物要直接运到秦王庄去。

    长安城的平静让高句丽使节有些吃不下饭。

    而百济使节却来到了天策上将府,恭敬的送上百济王的亲笔信,首先是愿意尊始皇历为百济正历,而后声明已经派出五万大军陈兵高句丽边界,只等大唐下令就出兵进攻。

    这个时候。

    李元兴就坐在新皇宫的大殿正中间,李二则站在摆放龙椅的地方。

    “五郎,还有三十五个时辰!”李二笑呵呵的说着。

    李元兴数了数自己的指头:“难道不等到四月初一的辰时吗?”

    “没有错,就是三十五个时辰,你当为兄不识数吗?”李二笑骂着。

    “这会想后悔也晚了。”李元兴又说着。

    李二笑了:“是高句丽人后悔,还是五郎你,或者是大唐上下会有人后悔吗?朕已经给知节下了死令,乙支文德镇守安市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逃到那里,就追到那里。动用羽林千里追杀也要他的命!”

    李二想杀乙支文德已经是铁了心的。

    前隋三次战败,乙支文德就为高句丽立下了三次大功。

    大唐头一次真正的远征高句丽,杀乙支文德这才能显示出大唐之威武。

    李元兴甚至都考虑过动用空中堡垒,凭空中堡垒的速度,追杀一个人太容易了。而且在空中高句丽人拿空中堡垒却是没有半点办法。

    只是这个话题却不能扯得太多,李元兴站了起来:“皇兄,这大殿皇兄以为如何?”

    “比皇宫大门好些!”

    “这是称赞,还是骂臣弟呀。”李元兴呵呵的笑着。

    李二一指柱子:“前隋皇宫立柱上主殿用了十三万两黄金,五郎你堆在秦王庄的黄金有并不多一百个十三万两了,你却舍不得在皇宫之中多用一些黄金,只是用那石头,那石头再贵重,贵得过黄金吗?”

    “皇兄说错了三点!”

    “为兄听你解释,你可以慢慢讲,要是渴了为兄亲自给你倒水。”李二瞪着李元兴。

    李元兴不紧不慢的拿出一支烟点上:“首先,臣弟没有十三万两黄金的一百倍。根据库房的账本,臣弟只有三十六万斤黄金左右,银子也不过七万斤。所以,这个没有一百倍!”

    李二想发火了。

    李元兴笑了笑继续说道:“大殿讲究的是华贵,却不是那满是金子珠宝的浪费。”

    李二的脸上抽了抽。

    “最后一点,这个大殿真正建成之后,前隋的根本不可比,因为臣弟有更高明的东西,等臣弟远征回来之时,再给皇兄完成最后的装饰。”李元兴又卖关子了,而且不打算解释。李二想骂人,可想了想后笑着说道:“为兄喜欢惊喜!”

    李元兴低着头:“皇兄,河东道大旱,初夏必有灾。河北道这次好些,因为世家们种了些棉花,并且修了几处河道,水力用的好。河南道这次也能扛过去,关中更是不在话下。唯一就是河东道!”

    “你当为兄这个皇帝是摆样子吗?”李二笑骂了一句。

    李二说话间走到李元兴的面前:“朕已经下令再修河道。洛阳到杭州的运河中多出一个分支来,第一步到申州,然后再到鄂州长江水。大唐东南运力将会翻倍,现下的一就是长江水太急,工部已经派出十五名水力大匠去研究,如何增加长江上流的运力。给他们两年的时间,保证到涪州的运力!”

    “臣弟以为,这个水运……”

    李元兴与李二就在这还没有完工的大殿上,让人拿来地图开始研究起大唐的水路图了。

    又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始皇历八百四十九年,贞观二年三月二十九月。

    李元兴在天策上将府设宴,理由是可能崔莹莹有喜了。为什么说只是可能,因为崔莹莹的月事已经晚了两天,御医过来把了脉,但却报称应该再过几天才可准确,现在只是可能。机率一半对一半吧。

    李元兴就为了这个可能,把长安城中但凡是有些身份的人都招到天策上将府。

    不了解情况的不知道这个邀请的理由。

    了解情况的谁也没有就这个理由多说半个字。

    崔莹莹的父亲,叔叔崔君肃,崔氏老族长自然全到了。河东七世家、河东十三望族、关中六望族、淅杭……

    光是世家就来了三百多人,加上新兴贵族,三省六部的要臣,李氏皇族中重要的人物。天策上将府中足足宴请了八百多人,理由就是,崔莹莹可能……有喜了!

    连靺鞨、契丹等亲好的使节都同时邀请了。

    契丹使馆驻长安城武官翻着使馆的仓库,一边抱怨着:“这也不早些下请柬,临时准备礼物,那有什么好些的礼物拿得出手呀,这可是大事!”

    “你果真很傻!”契丹使节一只手托着纸袋,一边吃长安城的小点心一边笑着说道:“这是要动手了,给所有人说一声。尊贵的秦王殿下不在乎礼物,也不会为这种没有确定的事情而大摆宴席,我现在只关心我们契丹的精锐是不是准备好了,不要误了秦王殿下的大事!”契丹使节的几句话,道出了许多聪明人的想法。

    大唐聪明人非常多,七世家几乎就是空着手上门的。

    真的是宴会吗?

    门口的守卫森严的程度都快赶上皇宫了,每一方被允许进府的人,安排到桌子上之后没有倒茶之前,都先给了一个写着自己一方名字的信封。

    无一例外。

    这一天,高句丽的使节又没有吃饭,已经瘦的脸上没有了光彩。饭菜就在桌上摆着,可是他却吃不下去。国内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过来,这明显就要与大唐一战了。

    可大唐却太过平静,平静到让人害怕呀。

    这个时候,辽东建安城!

    程魔头赤着上身正坐在院中,手上拿着自己的佩刀一下下的磨着刀。

    而李靖就在程魔头不远处的树下拿着一本书正读着。

    “大帅,安市城头上出现床弩,这些货显然是准备一战了。我们羽林请求打头阵!”薛家兄弟冲进了院子,这一声喊不要紧,院门原本就在等任务的几十个将军,还有契丹、靺鞨、突厥的将军,全部涌了进来:“愿打头阵!”

    “急什么?”李靖放下书本站了起来。

    眼睛扫过众将,来要打头阵的全是敢打敢杀的猛将,象候君集、突利小可汗、阿史那杜尔这些人就不在这里,他们很清楚现在面对的形势。

    “四月初一宣战,真正开战至少也在十号了。现在就进攻会让天下人笑话我们大唐的,回去作最后的准备,安市城攻城之战由牛进达主攻,安市城周边各小城、小镇、村子,然后封路,占地之时每个人都有份。”

    “末将得令!”李靖既然作出了安排,大唐军规在前,征辽东兵马大元帅分配了任务之后,你牛进达只有战死才会换人,所以谁也没有办法再多话了。

    李靖又说道:“给候君集的人马加餐,告诉他五天后出发,要吃就这几天吃好。”

    候君集最苦,走的是全是山路,在到达国内城之前,只有一次补给的机会,而且还要看阿史那杜尔与突利小可汗,以及契丹骑兵的突进速度。能否及时占领那处要地,然后为后勤队打通道路。

    程魔头这时把刀拿了出来,试了试锋利的程度,喷了一口水后擦了擦刀。这才开口:“圣上说了,那乙支文德死活不算,就是要人。他要躲在城中被老牛给灭了,那是老牛运气好。他要是逃出来。”

    程魔头说着猛的一挥刀,身旁碗口粗的木桩应声而断。

    哈哈哈!

    程魔头放声大笑着:“众位兄弟,喝酒,吃肉。”

    军官们倒没有真的喝酒吃肉,只是一群又一群的围在一起研究着地图。士兵们则在一遍又一遍的整理着自己的军械,从武器到铠甲,再到箭支,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检查着。

    莱州,天策四卫之赤血已经全部在这里了,除了赤血还有两千各卫的精锐。

    尉迟恭正在登船,算一算时间他们已经要出发了,这样才可以在四月二号赶到指定的地点。

    李道宗捧着一碗酒:“唐军威武!”(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