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32节 倭人小策返

    陆毛锋亲点了一个近卫,这近卫的刀术实力不亚于白二娃,而且实战经验更加的丰富。

    站在厅中,倒是没有立即出手,而是先指点了刀术比武的礼节,这才作了一个起手势,那蛮小子有些笨拙的行了礼,双手高举着刀用力的斩了过来。

    第一刀,是打算试一试对方的力气。

    秦王府近卫也双手握刀迎了上去。

    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近卫竟然连退五步,那蛮小子却了是丝毫不动。

    再战,秦王府近卫已经用上技巧,仅一个四两拨千斤就让蛮小子手忙脚乱了,更不用说粘刀术,滑刀术,背刀术等高级技巧了,五个回合之后蛮小子的刀就被挑落一旁。

    “很好,力气不作,动作敏捷。很不错!”李元兴开口称赞了一句。正在思考着如何赏,那蛮小子却学着刚才一条辉的大礼也跪下:“刀,学刀!”

    李元兴深思片刻后点了点头:“可以,不过学刀非常苦。而且你必须经历磨练才能够得到师傅的认可,如果你学有所成,本王赐秦王府百刃之长河名刀予你。”李元兴又想了想后对陆毛锋说道:“把他交给一刀。”

    “一刀!”陆毛锋惊呼声。

    李元兴依然点了点头。

    陆毛锋施礼退到一旁,然后对那蛮小子说道:“还不快赶紧谢恩,你的师傅是秦王府第一刀客,大唐上下皆称之为一刀,因为很少有能够成为他一刀之敌的高手。谢恩吧!”

    蛮小子汉话不行,仅仅在船上学了这一个月。

    还是一条辉又给他解释了一遍才赶紧行礼。

    “很好,他叫什么名字?”

    “尊贵的秦王殿下,我大和国奴隶、佃农等是没有姓氏,也没有名字的。”一条辉代为回答。

    李元兴听后说道:“既然有机会作本王近卫,总是需要一个名字的。”

    在李元兴思考的时候,蛮小子大叫着:“愿姓近卫,愿作忠人!”

    或者这就是一种缘份吧。蛮小子的名字就叫作了近卫忠仁,成为倭岛近卫家族的始祖,曰后近卫家更是五大倭岛名族之首。

    三十个倭人,除了近卫忠仁被留在秦王府,其余的人都送去了学堂。

    当真是一种巧合,倭岛历史上五大摄家,近家氏、一条氏、二条氏、九条氏、鹰司氏竟然这些姓氏全部出现在这三十人当中,都是他们自己挑选的姓氏,而且却是极为巧合,要知道倭岛历史上这些姓氏是在幕府时代才出现的。

    是从原藤原氏**出来的各个分支,一直到战国时代才更加的壮大。

    在给倭人们赏赐,并且送回长安城之后,李元兴对陆毛锋说道:“去告诉一刀,只要这倭人忠于本王,就好好给他教刀法。有一天他会为本王征战,会成为本王手下的利刃。四月初出兵之时,一刀跟在本王身旁,让那近卫忠仁也跟着。”

    “是,殿下!”

    李元兴亲自见倭人,这就已经表示出足够的重视。

    至少秦王什么身份,什么人。自然不需要李元兴亲自去解释,他们在长安待上半年一年的,自然就会明白,大唐的秦王是什么样的身份了。

    当天下午,一条辉等二十九人就去长安礼部御学司应考。

    给他们的限制只有一句话,就是不许说出他们是来自倭岛出云的,只能说他们早些年来到长安城,就留在长安之中了。

    虽然不明白,但一条辉等人依然还是会遵守这条规则的。

    一条辉等人来到御学司的时候,这里已经有许多人在排除了。

    看这些人的打扮,一条辉等人知道这些一定是和自己一样来自倭岛的,只是他们看起来很穷,衣着最光鲜的一人也不过就是粗麻布外面加了一件下等丝绸的外衫罢了。

    倭人崇拜强者,是典型的论强者为尊的观念。

    他们的忠诚有两个极端,一个是极端的忠诚,这极端带着其非常客观的条件。比如家主死,家主之下重臣一般会跟着一起去死,因为换一个家主他们得不到现有的地位,所以会选择一起死,换一个忠名与尊严。

    飞鸟时代的倭人,还没有到后江户时期,甚至是明治时期那种疯狂的如宗教一般的狂热式忠诚。

    而另一个极端的忠诚就是,只忠心于非常强大的人,就是强者为尊的心态。

    这一点体现的最强烈就是在倭岛的幕府中期的战力时代。

    一条辉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是上等的彩虹锦。放在倭岛只有王室才可能穿得起,再看腰上配的障刀,这样的刀倭岛根本就没有,而在这里却是非常普通,给下等人用的佩仪刀罢了。

    又摸了摸放在怀中的那张纸片,那纸片上写着一百贯。

    他知道一百贯就是十万钱。而这张纸片可以长安城中的钱庄换成钱币,他们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他最多有十万钱。近卫忠仁有八万钱,这里最低的一个人也有五千钱。听闻五千钱可以换到五石精米。

    那么十万钱,就是一千石精米。

    想来出云城主也不过如此,他的粮仓里没有存放过一千石精米。

    看着在这里排队的倭人,一条辉冲着身旁的几人点了点头,也没有等带他们过来的小吏出面,而是自己走上前去。

    一秋辉身旁的两个身体强壮的倭人喝骂着:“滚开,**民也敢在这里挡路!”

    听到这个骂声,秦王府的小吏愣了一下,转而却是笑了,不自然的放慢的脚步,他们骂的是倭人,又不是大唐子民,秦王府小吏自然是不会去管了,反倒想看看热闹,也好回去有可以报告的趣事。

    大岛光三也在这里,他好不容易从礼部那里求到了测试的机会。

    给这他带的几百人进行测试,每个人交测试用花费二十文,这对于他来说花了几贯钱,却也不算是一笔小钱了。

    听到后面的喊声,而且是用倭国的语言喊的,他不由的回过头去。

    大岛光三与一条辉四目相对,相互看着对方。

    一条辉毕竟是去过奈良城的,他看到对方戴的是大红色的帽子,这是圣德太子的十二阶中第五阶大礼的官位,在倭岛算是大官了。

    而一条辉却是没有帽子,在倭岛层面上他只是低级的平民。

    “让开!”有不懂圣德太子十二阶的人,一条辉身旁的那位刀一横就让大岛光三的随从让道,倒是没有敢直接冲着大岛光三。

    “你是谁?”大岛光三问道。

    “鹰司长空!”终于有名字了,当着别人的面报出自己的名字,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荣耀。而另一位也将手中的横刀平举了起来:“二条信致!”同样也报上了名字。

    大岛光三听到对方有名字,虽然没有帽子但也不敢轻视。

    只是这两个姓氏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毕竟这不是倭岛,这里是大唐的长安城,大岛光三示意让开一张桌子的空位。

    一条辉深吸一口走上前去,这一幕可以说对这二十九人的冲击是极大的,仅仅是报上名字就让倭岛贵族给他们让道,这代表着他们有着不亚于贵族的身份。

    “礼部上官,我等前来报名应试。”一条辉在大唐的官员面前倒是规矩。

    “可有凭条?”

    一条辉将秦王府开出的条子放在桌上,然后又说道:“我们路上忘记购买纸笔,可否卖给我们。”说着,一条辉就将那张代表着一百贯的纸片放在桌上,那张纸条是什么,大岛光三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那礼部官员扫了一眼,笑骂道:“有没有小些的存钱文书,有谁会拿十万钱买纸笔。”

    一条辉往身后看了看:“谁有五千钱的。”

    最后的一个半大孩子挤了过来:“我有。”然后将自己那张五贯钱的放在桌上。

    那官员叫人收下那张纸片,然后一个小吏问明人数,拿了三盒笔,三十只墨,然后每人给了二十张纸,一共数了六百张。最后将一个盘子放在桌了:“收你五贯钱,找回四贯又一百文钱,十文的纸笔,二十文的测试费。”

    一条辉将那半大孩子收到钱币,然后带人进入了御学司考试的地方。

    大岛光三突然开口问那半大了这阵:“你叫什么?”

    “九条信长!”那半大孩子应之后,快速的跟上队伍跑了进去。

    大岛光三更加的疑惑了,他们是什么人,连半大孩子都有姓有名,要知道自己带来的这几百人当中,有姓有名的连五十人都不到,其余的都是次郎,大男之类的喊着,有时候连他都会把人搞错了。

    大岛光三心中是疑惑。

    可这些等着参加考试的人却是震惊。

    同样是倭人,为什么他们的差距会这么大。

    倭人中贵族的姓氏也就那么多,能来这里的人都多少有些学识的。

    至少这些姓氏他们没有听说过。

    说到富有,光是看衣着差距就让他们惭愧。

    有许多人在参加考试的时候,却是不经意的开始靠近一条辉等人了。

    考试之时不能随便交谈,可他们却是在等着考完之后,去结识一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