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28节 功药一体才神奇

    李元兴在拍摄着他的新闻,一个有些刻意,甚至是偏向软广告形式的新闻片。胡雪燕是华夏台的记者,她的新闻本身就是一种有着非常意义的宣传,所以李元兴的团队在讨论之后,认为必须有一个非常深入的自我介绍。

    而另一边,一身军装,胸口挂着十几枚勋章,再加上多枚特殊战斗纪念章的的赵老出现在主席台上。

    赵老大步的走向自己的座位,在没有座下之时对面所有来宾转身,立正!

    啪的一声,军靴后跟磕碰之声如果惊雷一般让许多人心中一颤,标准的军礼,让在场所有人,无论是记者还是病人家属都不由的站直了身体。

    一个硬朗的老将军,一个感激的军礼,此时无数种复杂的心情散布在会场之中,却是极难用语言来形容。有几位家中亲人久病,已经失去信心的家属当场就泣不成声。

    “感谢各位关心我一个快入土老家伙的身体,谢谢!”

    赵老微微的一点头,台下至少有一半人鞠躬回应。

    邢副院长上台,站在发言处:“各位,时间不会太久。记者朋友们可以提出的问题总共只有十条,病友以及家属提出的问题十五条,总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时间,请体谅。现在用十分钟之间请来自京城军医大赵老的主治医生,以及本院医师,以及此次古方研究所所长欧阳教授作十分钟介绍!”

    很多人都想问,这十分钟是否包括在这一个小时之内。

    可谁会浪费一次提问的机会。

    三位教授上台,相互点了点之后,一直为赵老的身体负责的那位六十多岁的教授首先开口:“我不擅长发言,用照片与数据说话吧。这是服药之前一个月内的全套数据,还有照片。”

    说完,这位教授竟然退到一旁,由他的助手负责**作。

    大屏幕上依次出现赵老在病**的照片,然后是病理数据。

    助手快速的翻页着,同时说道:“数据请不用追问,两所军大的官方站上可以有公开的部分。”

    数据看不清,可那照片。

    久病成医的病友那个不知道,那就是在数曰子活命的状态。

    随时可能一命归西。

    接下来,古城军医大的教授上台:“我,我,我认为……”说到这里,这位教授叹了一口气:“算了,也用照片吧!”说罢,竟然直接就离开了发言台,两位一心只在病理研究的军大教授相视一笑,都轻轻的摇了摇头。

    上台讲话这种事情,还真的不适合他们。

    到了他们这种身份,已经轻易不再讲课了。

    学术交流可以,讲病理可以,但只能他们三分钟,还真不知道要讲什么。

    一位博士生上台,同样在快速的翻页着照片,还有数据。

    越来越健康的照片,最后一张竟然有赵老在吃红烧肉,还有一杯黄酒的照片,让无数人惊呼。

    欧阳教授上台。

    “各位,这药的功效最多只起到了三分之一的作用。赵老从服药开始我就在赵老身边作着全程陪护。从无法下床,到突然一夜之间可以下床这其中有一个我都无法得知的秘密,今天的见面会,仅仅只是为了推广古方药,作为一名研究者,作为一医生,我的职业道德告诉我,我们不能夸大任何药物的功效。”

    哗的一下,记者们的牌子全部举起来了,都是在申请提问。

    欧阳教授轻轻伸手一压,继续说道。

    “第二点,众所周知。中药也有成色好坏之说,人工种植的与天然药材还是有区别的。赵老服用的是药方主人精心收集的野生药材,大批量生产之后用的药材却是大面积人工种植的,药效自然要差一些。经过药理测试,要差百分之三十左右。”

    差无所谓,只要能治病。

    无非在就是药量增加,效果弱一些罢了。

    欧阳教授退到一旁,邢副院长又站在发言台上。“现在,开始提问。”

    无数个牌子举了起来,邢副院长随机指了一个。

    “请问,为何不完全公布所有的治疗内容,其余的部分是否为了考虑到有特殊的保密。”

    “其余的部分有两个部分,三者合一才是达到赵老现在身快速康复的原因。这个我可以回答你,但请各位体谅,不要再这个问题过度追问。”

    提问的记者听到这话立即表示感激。

    “首先,有一个很玄的,信与不信在人听。药方的主人是李元兴,他为赵老亲自治疗过。治疗花了一夜时间,其中他使用一种药油,再配合他的亲自推拿以及一种从没有人见过的针灸之术。我问过,李元兴回答他用了内功。之后,赵老开始跟着李元兴学习他的养生功,这才有了现在的康复结果!”

    内功!这种东西真的很玄。

    换一个人怕是真的没有人相信,可络上盛传,李元兴一刀劈死倭岛刀神小犬的那刀,刀速接近了蜂鸟翅膀的速度。

    这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作到的。

    而且就说是力气,谁可能用一把刀将人一劈两半。更何况在李元兴离开比武台之后,死去的人才分成两半。

    功夫,绝对是真实存在的。

    无数病友家属几乎就要跳起来了。

    邢副院长指了一名:“那位家属请提问,不过请保护冷静?”

    “请,请问!”被选到可以提问,这位家属激动的有些语无纶次了:“怎么才可能学到那种养生功,还有那种药油怎么才能买到?”

    邢副院长微微的点了点头,先示意提问的人坐下,这才说道:“药油的秘方李元兴有,但其中两味药材不但野生存量过低,而且炮制难度太高,高到成本可能会让这药油增加百倍,眼下研究所一方面在研究炮制方法,另一方面在扩大人工种植的面积,请给我们一些时间,请体谅!”

    这个解释已经算是非常完美了。

    “关于李元兴的**,我们华夏自古都有门派之分,也有传人之说。赵老与李元兴的爷爷曾经一起在战场上经历过生死,但要让李元兴将那**完会无私的公布出来,我个人认为有些强人所难。所以我们提出退一步,将**技击之术保留,将养生之术公诸于众。这个提议李元兴接受了。”

    会场之中欢呼声一片。

    “请问什么时候公布呢?”又有记者问道。

    “原本说是今天的,但李元兴又选择退后,他邀请了华夏数位武学宗师正在作最后的论证,并且希望有选择姓的挑选百人修习,在看到实际的效果之后,再正式公布。”

    邢副院长回答之后,捧起了水杯。

    这时,有一个记者突然站了起来大喊:“应该完全无私的公布出来,为什么他还要有所保留!这样自私的人不配拥有……”

    啪!赵老一巴掌拍在桌上:“凭什么?你说凭什么?凭什么私人物品就要凭白给你。你是那家报社的。”

    “大韩……”

    “滚,滚出去。老子的见面会只和华夏人谈,滚出去。”赵老气的真发抖。

    几个勤务兵飞快的上台,将赵老扶着离开了。

    这时,会场之中几十个人冲过去就要打那个记者,那记者总算是保安护着架了出去。

    就在会场外,混乱之中被架的人却被人偷偷的掉了包,然后一个昏迷的记者被人扔到了路边,保安拿着电话打起了1 。

    停车场中一辆面包车中,刚才会场上提问的记者正扯掉假发,脱掉衣服。

    “一会这些全部烧掉。”说话的竟然是刘名轩,**的人则是他手下心腹之一。把所有的一切打包之后,那心腹问道:“六叔,搞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处?”

    “没好处,不过棒子他们就象黄泥掉裤裆,总之他们说不清了。竟然打官司说元兴的药方是偷他们的,这帮无耻的东西在咱们的地盘上竟然撒野,不给他们一点教训我们的脸往那里放,这件事情要保密,别让兴子知道了。”

    刘名轩笑着。

    他手下有多少个退役的优秀侦察兵,在入场的时候抓一个掉包,用假的记者进去找机会乱喊几句,再让混进去的人追打。

    然后出门的时候再掉包,把打晕的扔在那里,神不知鬼不觉。

    至于那晕倒的咬死不承认,也没有半点关系。

    刘名轩只是想给李元兴出口气,顺便找一个不断货的理由罢了。

    刘名轩有持无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计划得到了赵老的点头,而且连保安之中都换上了好几个赵老的警卫员。

    一边叫开车赶紧走,一边问道:“亮子那八千水军准备好了没,今个晚上就用唾沫淹死棒子。给元兴出口气,然后安排下面的医药公司停止与棒子们的谈判,直接给他们把药断了,谁不服气让来找我,这次谁的面子也不给。”

    刘名轩信心满满的安排着,象这样的事情他也是头一次,可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愧疚。

    赵老已经捧着茶杯,闻着杯中的茶香,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觉的微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