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625节 见过金山吗?

    李氏皇族是穷鬼,如果不是皇族的身份摆在这里,他们还不如三流世家的财富多呢。

    原本李渊是唐国公,他的几个兄弟也只是前隋的官员,或者是将军。他们的心思都在占地皮种田上,谁知道什么是工业,谁知道什么是商业。

    在武曌眼中,这些皇族穷的可怜。

    当然,李元兴除外,因为李元兴现在自己的私账欠了秦王府公账已经快五万贯了,所以李元兴的财富是负值。

    箭并没有在这次皇族夜宴发出去,却是被李渊给收了。

    “这个,朕收了。朕亲自安排人刻上名字,然后再发下去。五郎有些小气了,一箭就是一里,挖出来的就依五郎的方式分配。不过凡事有个规矩,这皇家的事情,所以规矩就由二郎来订吧,订好规矩好分银子!”

    李渊不愧是当了九年皇帝的人,几句话就把这事情变成大人们的事情了。

    当夜,李渊、李二、李元兴、武曌四个人在所有人离开宴会之后就在李二的书房之中。李渊问李元兴:“五郎,那银山有多大。你却一副不在乎的神情,朕要知道原因!”

    李元兴没有回答,倒是武曌代替李元兴说道:“一座银山罢了,李元兴想挖的是比这个多一万倍,十万倍的财富。还有储藏量不亚于这个银山的金矿区,他李元兴要是在乎这银山了,我就看不起他!”

    李元兴得意的笑了。

    就算没有金矿,还有一个个更大的财富在后面,秦王府的主力不应该用在这个上。

    武曌突然对李元兴一伸手:“先还我五吨黄金,不能白拿我五吨黑砖。你那长史魏征可是打过欠条的。”

    真敢开口呀。

    什么时候黄金都用吨来计算了,李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时代变了呀,在他当皇帝的时候,三千两黄金的调用都需要户部商量上几天呢。

    “你作梦。”李元兴才不会给武曌金子呢。武曌却大叫着:“我在造战列舰!”

    “你更是在作梦。钢产量低于年五千万吨之前,别说是战列舰了,就是小船都不行。”李元兴知道武曌想去澳洲,在后世的现代之时,武曌就想去黄金海岸玩了,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武曌有这个机会,她自然想尽快有能力去了。

    李二与李渊同时问道:“什么时战列舰?”

    李元兴按住武曌的嘴,自己回答道:“一种大船,主要的作用是战争。装载重量两万吨的纯钢铁巨舰,在海上可以航行十万里,除了比这更大的战列舰之外就是我的空中堡垒都拿这钢铁巨舰没有办法,最多就是拼个同归于尽!”

    武曌挣开李元兴的手:“胡说,战列舰高炮把你的空中堡垒打成火球,你也伤不到我战列舰一块铁皮。”

    “造,为什么不造?”李二反问道。

    “基础重工业不达标,造出来也用不成!”李元兴说道。

    “现在不计划,几十年也造不出来。现在作计划,大约六年左右就能够造出来,十年之后,大海的霸主。要知道大海的面积是我大唐国土面积的几十倍,称霸海洋就可以称霸世界,天下臣服!”

    “依武曌的话,现在开始计划。别说是十年,朕有生之年见到这样的巨舰,此生无憾了。”

    “皇兄已经无憾过好几次了!”

    李二丝毫也不尴尬,笑呵呵的说着:“五郎莫要取消为兄。”

    武曌这时说了一句:“你不想救柜爷吗?”

    武曌一句话,屋内的三个男人全都愣住了。然后李二与李渊同时看向李元兴。李元兴闭着眼睛思考着,良久之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八年,时间上差不多。八年只要有五千吨级巡洋舰下水,就是件好事!”

    船,代表着工业能力。

    李二与李渊不知道什么是巡洋舰,但他们却能听出重量,自然是越重的越好。

    “我要回去了,认真的考虑一下计划!”

    “我和你一起!”武曌也准备跟着李元兴一起离开。

    李二却说道:“等一下,为兄以大唐皇帝身份下令,五郎安心过年。初十,天英阁全体阁员放下手中的一切,为五郎完善大工业之计划。这是皇令,不可不尊。”李二严肃的说完,语气一变:“五郎莫要太辛苦,大唐还是有一些头脑不错的人。”

    “皇兄教训的是!”李元兴点了点头。

    武曌也点了点头,她知道这是大唐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了,必须要有计划才能够让李元兴的时间机器再进一步,这样才会有足够的能量。

    武曌心中,柜爷也象她的亲爷爷,关心她,是真正的关心她。

    李元兴真的把心放下来了,安心的过年。其实过年挺累的,在长安的七世家李元兴需要去串门子,长安勋贵这里也需要去串一串门子,然后李元兴还需要设宴接待来他这里拜年的。

    五天之后,李元兴正准备出门,初五是小年,中午在皇宫有一个宴会。宴请的不仅仅是李氏皇族,还有长安城中四品以上的官员,以及候爵以上的勋贵,以及他们的主要家属。

    “殿下,船到了!”陆毛锋象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船?”李元兴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金子!”陆毛锋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脑门上都闪着金光。

    “走!”李元兴也有些兴奋,他要看一看那一船的金子。李元兴带着他的七位王妃,不家武曌,大队人员三四百人向着泾河码头而去。

    泾河码头没有用那蒸汽吊车,因为船上根本就没有办法吊运。

    完全是散装的金子,无数的金条,金块,金饼,金叶子,金球,还有金杯、金壶等金器。连个箱子也没有,金器被没有一个保持着原型的,无一例外的被压扁了。

    泾河军管码头是秦王府的兵马在管着,这一船金子是早就安排下去的。接船的时间这里的将军也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立即命令人去工部调用箱子,按一箱一千两先装箱再说。然后紧急在城北卫营调了一千人马守在外围。

    军旗升,刀出鞘!

    光是这架势,任何人自然不敢靠近。

    李元兴到了之后,除了七位秦王妃之外,连她们的侍女都不允许靠近。

    守卫在这里的将军打开了刚装好抬上来了一箱后退到一旁:“殿下,头一箱的时候,船长只让扔了一只空箱子上去,他说人上去太多,怕把他的船压沉了,船已经是在最低水线了。抬了三箱下船之后,三个书吏相互监督,上船开始清点!”

    李元兴拿起一块金条,咧了咧嘴扔回箱中了。

    就这个表情,李元兴不怎么满意。

    看到整箱的金子,然后一个又一个被抬上来的箱子,七位秦王妃眼睛都直了。

    别说是他们,就是各世家的大仓库之中也不可能堆上这几百箱金子呀。

    李元兴的表情,依然是不满意。

    “殿下,为何心中不快!”

    李元兴没回答,只是拿一只烟咬上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倒是武曌说道:“金子颜色发青,就是含铜了。纯度最多七成五,所以李元兴不高兴,他不回答是怕我们笑话他太贪心,这么多的金子,还在在乎这纯度的问题。”武曌说着,又让人打开几箱,看了看后对李元兴说道:“其实,大多数金子还是正黄色的,也就是达到了八成的纯度!”

    李元兴咬着烟有些尴尬的笑了。

    众秦王妃也跟着笑了。

    军士们却是忍着,他们不敢笑。

    李元兴冲着军士们大喊:“想笑就笑吧,忍着多难受。笑,本王命令你们随便笑!”

    此时,皇宫之中已经准备开宴,却是怎么都等不到李元兴出现,直到李二追问了三次,高公公才过来说道:“圣上,秦王殿下去了泾河码头!”

    “发点心,推迟开宴,速派人去码头告诉五郎,让他把那些货物带到皇宫来!”

    李二知道,金子说的更多也只是一个数字,只是真正让人看到,才有足够的震撼。

    听到李二的命令,李元兴告诉装箱的人:“挑成色好的单独装箱。”

    皇宫中的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秦王殿下还没有到,所以必须等。秦王李元兴的身份不普通,等,这才是正常的。

    一个半时辰之后,李元兴这才来到皇宫。

    七位秦王妃快速的入位,在宴会上每个人的位置就是固定的。

    在数千人的满心疑惑的注视之下,一座由箱子二百多个箱子堆成了山就在宴会正中的位置上,因为箱子不够,最终无数大小,只要是箱子全部都用上了。

    这里不仅仅有金子,还有另一条船拉回的箱子。

    在堆箱子的时候李元兴的亲卫们在有标记的银箱子放在最下面,最里面。越往高越是成色好的金子。

    李二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他很满意。李元兴和他是一个心思,这种视觉效果必然惊人。

    箱子山终于堆到顶了,武曌提着自己的裙角往箱子山上爬。李元兴给陆毛锋打了一个眼色,陆毛锋立即过去背上武曌,几个起落就到了最顶上。

    武曌打开了最小的一个箱子,然后将箱子踢了下去。再打大一点的,她的力气却不够。陆毛锋却抽出佩刀,一手扛起武曌,另一只手就是一阵乱砍。

    金条,金饼如瀑布一下的从最高处的箱子向下飞落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