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99节 长安之富

    把丝绸也断了,难道不要异邦的税收了吗?

    “殿下此时如果有兴趣,不如听一听这丝绸之事。丝绸商会与茶商会山地之争只是些许小事。真正的大争却是丝绸、羊毛、棉麻之争呀。”

    听房玄齡这么一说,李元兴心说市场竞争嘛,这是非常正常的。

    房玄齡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向高俭打了一个眼色。

    “殿下,事情却是极为麻烦的。异邦商业司接到的订单,眼下还没有交货的为,粗绒布一百三十八万丈、细白麻布五万九千八十匹、粗麻布三十三万六千四百匹、下等丝绸各类混合为二十八万匹、中等丝绸为五万六千匹、上等丝绸六万六千匹,特等丝绸一万七千匹、雪绒布一万三千匹。”

    听高俭这么一说,李元兴心说这么大的订单量,他们还争什么。

    房玄齡这时开口说道:

    “殿下,丝绸现在分为五等九品,一共五十四个等级。最高等级为无瑕云锦、超等一品,最低等的为混丝帛。根据商业司的调查,这个等级是指那些处理不当的丝,用最稀疏的织法织出来的。”

    房玄齡还要继续说,麻布的多少个等级多少个品级。还有羊毛织物的详细划分之类。

    “房公!说重点!”李元兴实在忍不住打断了房玄齡。

    “殿下,丝绸商会上书,他们没有丝绸了。麻棉商会也说,他们没有麻布了。羊毛商会直接就告诉某,除非提高羊毛收购量,否则他们就要停工了。雪绒布到年底,最多能凑出八百匹来,想织,没羊毛。”

    哈哈哈!

    李元兴放声大笑着。

    “这些商会的代表可有在府中的,让他们进来。”

    李元兴这会才反应过来,他们之间的争,不是市场的竞争,而是把外销的部分打算推给其他的商会,现在他们在争的其实是原料的份额才对。

    进来的八个人,为首的李元兴见过多次,就是长安锦绸商会的李会首。

    李元兴示意他们坐下,立即就开口问道:

    “锦绸商会你们的老货库存清空了吗?新货库存怕是三五万匹是肯定有了,西突厥那边的商人给出的价位和你们心里想要的差多少。长安这边的销售利润和往西域卖差多少?”

    李元兴一连串的问题把所有人问的愣住了。

    正准备坐下的李会首赶紧几步走到中间,长身一礼:“殿下英明。”

    直起身后,李会首说道:

    “我们老货的库存在二个月前出最后一批。整个大唐所有的锦绸商号老货库存,加上自己用的都不会超过一百匹。新货库存之中,超等三品云锦差不多三千匹,这是现在可以生产的最高等级了。特等品几级库存有二万匹,一等品只有不到两千匹了,一等品之下要找存货,只能各家店铺里去了。”

    “继续!坐下慢慢说!”

    李元兴吩咐之后,当下就有侍卫拿过一个凳子放在李会首身旁。

    “殿下,大食商人的开价,其利润已经低于了长安店铺的利润。某自懂事起就在跟着祖父在店铺里作过事,少年时管理过店铺,数年前东市开新店某也去管过一个月,某东市最大的店铺,曾经最多的一天,有八十二位客人,其中有五十一人买了货,除了有豪门大家订货,最多的一天出货一百零四匹!”

    李会首象是在讲他的店铺历史一样,语气十分激动的在讲述着。

    “殿下。”李会首突然跪倒,可是让李元兴吓了一跳:“殿下,乐民园店铺,昨天有客人一千四百三十三人,出货六千八百匹呀。”

    李会首激动的语气都在颤抖:“殿下,我乐民园店铺一匹二等丝绸,利润高出卖到西域一成半。我大唐百姓要穿丝绸,小民斗胆请殿下下令断了西域的货。”

    李元兴心中感觉到古怪:“你先起来。本王问你,二等丝绸本王记得没错的话,对异邦的长安出货价在八十贯左右,扣去三成的关税,应该也有差不多六十贯。对是不对!”

    “殿下,长安城的丝绸标价一百贯,有多少也能卖多少。长安的丝绸织工工钱已经比之前涨了十倍,丝绸原料因为要求的更精,桑农收入加五倍,丝绸原料也涨了四倍多。工坊用地,店铺不可能再象以前简单的一个房屋,各家店铺只有更精,更华丽。店铺的伙计工钱涨了七八倍。长安各种费用大增!”

    李元兴听明白了,这是正常通货膨胀,奢侈品涨价了。

    更多的原因是货少了。

    李会首被李元兴的亲卫拉了起来。

    “殿下,原先一匹丝绸就是二贯至三贯钱。这是最好的。可现在这样的,也不过三等五六品货,这样的丝绸现在的成本就差不多了两三贯钱,加上运费,店铺的利润,税。如果没有六贯钱的价格,铁定就赔钱的。”

    李元兴心算了一下,不算涨的多。

    “可异邦商人越来越狡猾,二等五品运到伊州,也就是二百贯左右的价格。可路远,风险不合算。在长安出货,卖六十贯真正是不合算的,加一次套印,也就是每匹加一贯至三贯钱的成本,却可以出一等的低等彩虹绸,长安的市价在九十贯,这马上要过年了,昨天的价已经是一百零一贯钱了,而且有多少卖多少?”

    李元兴弄明白了,商人为利。

    一看和异邦人作生意不合算,就不打算干了。

    商人们才不管什么盟友,什么友邦情益呢。

    李元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靺鞨、契丹、室韦人。还有东突厥许多部落,总是为大唐出力的。特别是靺鞨等三个部落,对大唐是忠心耿耿。他们的货不能断!”

    “我等留下的库存,就是给他们准备的。只是没有普通的货了。”

    李元兴微微的点了点头:

    “好吧,本王准你们的意见,西域那边断货一年。看看情况再议次年之事。羊毛收购不再限量,但不允许商人自己收羊毛,羊毛各商号在兵部去买吧,本王只说一句,这关系到大唐对突厥的战略,不可多言!”

    “谢殿下!”

    李元兴挥了挥手,示意商会的人可以退下了。

    李会首等人虽然脸上都是满脸的敬畏,可心中却是笑开了花。其实账还有另一种算法,不给异邦商业司货了,他们可以立即回款。款子流通的快,这也是一种利润,事实上李会首给李元兴说了假话。

    他在店铺销售的利益并没有比卖到西域高一成半。

    但仅仅半成,对于巨大的销售量来说,这就是一笔巨款了。

    李元兴托着下巴,慢吞吞的说了一句:

    “丝绸价格虚高,比起卖给西域人来说。大唐少收了至少五十万贯税钱,而且百姓也多花了许多钱。高尚书,商人们追逐利益虽然没有错,但这样的价格,却让长安百姓是花销巨大呀!”

    “殿下,两市无货,价格自然就会抬高。物以稀为贵!如果强行断了长安两市的货,将货卖给异邦,怕是圣上那里谁也有办法交待。百姓们要过年,百姓们需要些华丽的家当,首饰的价格也涨了快两成,鞋子帽子等也涨了三成多!”

    房玄齡这么一说,李元兴倒是明白。

    市场决定一切,国家的调控也可能过度的违背市场。

    “罢了,本王要断了西突厥的茶叶,原本是想给西突厥一个难堪。现在看来,这个倒是我大唐的难堪了,大唐的财货竟然不够大唐百姓使用,此事要上报天英阁。一要粮,二要工,三要让大唐的百姓不能有钱没地方买自己想要的东西!”

    “遵殿下令!”魏征起身回应。

    李元兴站了起来:

    “本王以为,高昌狼子野心。既然大唐的各种货物不足以供应我大唐百姓。那么本王决定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年五月,所有的商队改道辽东,不再往西。大唐从现在开始,不接受西域商人的任何订单!”

    “殿下三思!”

    高俭可是吓坏了,要知道断了丝绸之路的生意,眼下大唐内需巨大,看不出问题。但以后呢。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本王已经三思了,断!”

    李元兴真是下了狠心的。

    高俭要再劝,魏征却站出来说道:“高尚书,西域商人一定比您更急。”

    “这个……”高俭被魏征这么一说,开始反思起来。

    魏征又说道:“高昌卡了我们的大唐的商队,收了重税。现在突然减半,我们大唐反倒没有一个商人再去高昌了,不知道高昌人会怎么想。而西突厥会更乱,因为在西突然有大量的大食,大秦的商人在等着大唐的货物。”

    李元兴微微一笑:“魏长史,通令各关卡。私自运货出关者,重罚!”

    “殿下,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商议,商议之后再报殿下定夺!”崔敦礼也认为可以卡,但不能这样一刀切,就算一刀切也要有一个合理的说法。

    崔敦礼等人去了会议室之后,李元兴点了一支烟,心中在想着李会道的话。心说很邪门呀,竟然会出现抢购风潮,是物资太少,还是长安百姓有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