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58节 长孙家的旧事

    “请一定请求拜访大唐的高官,我们高句丽不等在这里坐以待毙。”

    渊盖苏文向正使崔太大兄请求着。

    “你的想法没有错。只是这次来到大唐,我们处处受制,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大唐当我们是敌人,各邦使节也不愿意与我们有所来往,这个僵局如果没有打破,我大高句丽将四面为敌,举步为艰!”

    高句丽使节对眼前的形势分析的非常准确。

    “必须打破这个僵局!”渊盖苏文又说道。

    “再尝试一次吧。”高句丽使节法着渊盖苏文的面写了三封信,分别写给了清河崔氏与博陵崔氏,还有一封给了王及善。想以同为崔氏渊源打破这个僵局。

    信很快就送出去了。

    这一次给清河崔氏的信却不是给崔君肃的,而是给他父亲,崔氏族长的。家主是家主,族长是族长,崔君肃在家中管的一个大家,崔氏嫡脉各家尊他为主。而他的父亲却是管的整个崔氏一族,这一族人就包括了支脉,旁支,甚至是投靠崔氏的其他姓氏。

    给王及善的信却不能换人,王及善既是家主,又是族长。[

    倒是博陵崔氏的信写了两封,竟然还有一封是给崔敦礼了,可崔敦礼一不是家主,二不是族长,但崔敦礼却是秦王府长史。

    “这个,不是为父可以管的事!”老崔族长将信还是交给了崔君肃。

    “这个,儿子也管不了。”崔君肃看过信后,奈的说道。

    “那就去找能管的人,崔氏族人已经有两万人准备在辽东开出一片田,怎么开,在那里开。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当今圣上,而圣上的分配却是来自秦王的图谋。盯着辽东的,可不止我们山东氏家。”

    老崔族长说完,叫老仆带着两个年轻的仆役背上背篓准备出门。

    “父亲要去那里?”

    “约人打牌。就在乐民园酒吧街中,听闻那里有一间充满西域风情的酒吧。老卢已经订了包厢。”老崔族长说完,也不理会崔君肃,叫人备上马车就出门了。

    看那两个年轻的仆役吃力的样子,崔君肃心说这是带足了赌本呀。

    崔君肃换了一件衣服也出门了。他的目标是天策上将府。

    在崔君肃到了天策上将府的时候,来自太原王氏的马车,崔敦礼竟然就在门口站着,似乎已经预测到他们要来一样。

    崔君肃不知道的是。博陵崔氏的作法与清河一样,老族长将信也直接交给了崔敦礼。

    “不知道,还有谁会来?”王及善笑问。

    “已经有客人在府中了。代北派了长孙家来。关中派了裴家与韦家。东南的朱家、江浙的萧家。”崔敦礼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可以说。当时大唐所有顶级世家都已经算是聚焦在天策上将府了。

    王及善却问了一句:“长孙家来的是何人?”[

    崔敦礼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们这个人,选不好。代北应该让陆家作为代表过来,最次也应该是宇文家,可偏偏是选了长孙宪。某已经听说,长孙忌正往这里赶。”

    长孙忌,因为妹妹是皇后,自己又身居高位。所以一直与秦王府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可这一次。他顾不上了。

    他必须要来。

    崔君肃叹了一口气:“长孙家大房人,二房长孙子裕这一支,虽是庶出。可现在却成为长孙氏族长。但这一切,却是在我大唐立国之后,在之前,高夫人与一双儿女被赶出了长孙家,却是这一双儿女让长孙氏二房大兴。”

    “殿下是性情中人。”崔敦礼又说了一句。

    “你们先入府,某在这里等长孙仆射!”王及善说完,当真就坐在门房了。

    可没等两崔入府,一辆马车狂奔而至,马车还没有停稳之时,长孙忌就从马车上跳下来了。他看到门口的三人,可却连礼节都不顾了,低着头就往里冲。

    “你是要出气,还是要报仇。”王及善坐在一旁大声喝止长孙忌。

    长孙忌脸色苍白,双拳紧握,被崔敦礼拦在门口。

    “家中嫡庶之争数百年来都是这么一个故事,我王家也一样,里里外外争的头破血流。听老王我一句,你要争回家去争。这里不是你争的地方,别忘记这是天策上将府。就是在秦王庄你这么争,老夫也不挡你,可天策上将府不行!”

    王及善这个关于天策上将府与秦王庄的区别一说,还真的把长孙忌给劝住了。

    “不争,某入府要五郎请某喝一杯如何?”长孙忌咬牙切齿的说着,他心里真是恨,长孙家论是谁他都可以忍,唯独这个长孙宪他不能忍,因为就是他这个三哥把他母亲连带他兄妹两人赶了出来。

    舅父高俭收留了他们。

    可以说,高俭相当于长孙忌的半个父亲一样。

    “你依然是姓长孙的!”王及善又劝了一句。

    “是呀,如果你心中真的恨,当年为何不改姓高呢?高姓也是大族,所以这是你长孙家的家事。你这一闹,秦王是性情中人,他知道当年的事情之后,就算不为你出头,也会为他的皇嫂出头,紧接着下来,就关系到整个大唐的利益,二十三个大世家的利益,数百三等以上士族,数千士族,数百户百姓的利益了。”

    崔君肃也在开口劝着。

    “唉……”长孙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其实我们兄妹也没什么可争的,一个位极人臣,一个贵为国母。还有一个弟弟外放为官,政绩不佳。却是人有些笨,想送入秦王府学习两年,希望有所长进。”

    长孙忌说的是实话,他与长孙家的来往已经很淡了。

    长孙家也算是大豪门了,在南北朝前隋的时候,号称八柱国十二将军之将。可在大唐之后,长孙家除了长孙忌之外,只有两人拥有从三品的官职,多是四品、五品以下的官员。远不比前朝。

    这其中自然就有长孙忌的原因,一句话,他丝毫也不想去帮长孙家。

    天策上将府内,李元兴和几个客人正围坐在一个大圆桌旁。桌上还有许多散落的果壳。以及许多干果,比如花生、核桃、毛栗之类。

    没有用盘子,就那样散乱的摆在桌上。

    王及善等人进屋,李元兴高高的将手举起:“向位今天真是有兴致。怕不是和本王一样,全家都跑去乐民园了,晚上连个作饭的都没有吧!”

    “乐民园却是一处极佳之地。听闻衡阳公主上书。要求乐民园单日对男子开放。双日对女子。要么就限制入园人数。”王及善向在座的拱了拱手,众人回礼,王及善笑呵呵的也坐到了桌旁。

    崔君肃与长孙忌进屋。

    长孙忌与长孙宪的眼神明显就不对劲,两人都是一副非常敌视的眼神。

    李元兴真的不知道吗?

    历史上记载的非常清楚,李元兴可是读过唐史的,怎么会不知道长孙家的事情。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崔敦礼最后一个进来,进屋的时候说道:“衡阳公主想吃炒栗子。亲自排队去买。结果排了足足一刻钟,排到的时候那店铺竟然连半粒栗子都没有了。想去看那歌舞,可连一个最便宜的座位都买不到,所以这才上书的!”

    “好事。让习惯了伸手既来的人,也习惯一下得不到的感觉,这也是对心性的一种磨砺。告诉乐园民的管事,一切按规矩来,任何人也不能坏了规矩。乐民园是皇家与百姓共乐之处,特别是长安那些混吃等死的纨绔们,敢闹事就要有被打板子的心理准备!”

    听李元兴这么一说,崔敦礼只是笑笑。

    李元兴所交待的已经不用去专门给乐民园的交待了,没有人敢闹事。

    “来了,来了!”魏征小跑着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篮子,看到屋里多了几个人,相互施礼之后把篮子放在桌上:“这是某的赌注,再来一轮如何?”

    魏征从篮子里把酒拿了出来。

    李元兴玩的是什么游戏,魏征一讲解,却是极简单。每个人给自己茶杯里放几粒花生米,然后轮着圈每个人猜一个数字,只能更大,不能减少。魏征猜到三十八粒的时候,坐在他下道的韦挺不信,所有人翻开茶杯,数量少于三十八粒,魏征输。

    然后魏征就跑腿去后面库房取酒了。

    摆茶杯,分花生,新的一轮又开始了。

    魏征输了,所以他先叫。

    “二十粒!”魏征心黑呀,上一轮李元兴先叫,第一次开口只叫了两粒。他一开口就是二十粒,当真是把在一局快速的决出胜负来。

    “二十一!”长孙忌很平静的叫了一个数字。

    众人一边聊天,一边叫着数字。这只是一个游戏,原本是李元兴用来缓和气氛的游戏罢了。这里都是大人物,谁输了要跑腿,这个赌注比钱大多了。

    “话说,这个珍珠一年种上几万斤,不知道能不能在西域换到些银子。本王最近有点穷,要平四个坊盖新房,还准备给皇兄的新皇宫开始挖坑呢。最麻烦是,修洛阳这条路钱不够用了,因为比原设计又宽了两丈,这消耗可是大了去了。”

    李元兴在叫穷。

    魏征却是手一抖,非但将自己的茶碗打翻,连同下首长孙忌的,还有上首崔敦礼的全部给打翻了,这下这一轮猜花生的游戏就没办法继续了。

    ps:

    睡不着,就起来更一个章节。

    哈。

    要问为什么睡不着。

    那可恨的小黄人,跑呀跑呀的,结果玩过头了,就睡不着了。rt

    最快更新,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