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54节 乐民园的白天 二

    渊盖苏文跑到宏文馆,出示自己的借阅证。

    “借完整版本三国演义!”渊盖苏文急急的说完,可当对方一抬头,当真是让他吓一跳。

    因为坐在柜台后的,是一个女子,穿着有些改变的文士装的女子,年龄约有四十岁上下,身上穿着一个马甲,马甲上绣着宏文馆的字样。

    女子,为何会有女子在书馆?

    女子本贱,在高句丽女子摸过的书都不许放回书房的,这里竟然让女子管事。

    渊盖苏文不理解,再看周围排队借书的人,没有人流露出异常的神色。

    图书馆女员工,这在长安还是头一次,但在秦王府已经不算是新鲜事了,这也是几位长公主与礼部争来的,女官心细,处理这些图书却是极好的。

    “你的级别不够!”那管理员将渊盖苏文的借阅证放回到了柜台上,然后用力扯了一下挂在她头顶的那个铃铛:“下一位!”

    “等一下!”渊盖苏文怎么会放弃,那管理员却说道:“那边有问询处!”[

    渊盖苏文还是不想就这样离开,他后面一人却是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反事自有规矩,为人处事自当知礼,不知礼者是在亵渎圣贤之书。已告知有疑问可去问询处,这里是借阅书籍之地,请退离!”

    几句话把渊盖苏文说的脸上发红,赶紧退到一旁。

    “借阅房相注释过,带标点的《论衡》。某想抄录一份,申请七日长借,不出馆。”

    “《论衡》第三版。”

    那管理员一边应着,一边写了一个小纸条放在身旁的小竹篮内,这竹篮却是吊着的,绳子扯动会有随着上面的长绳进入馆内,在馆内自然会有人将书找到,并且将纸条放在原本放书的位置上,然后再顺着绳子转到取书处。

    那人看到已经收下了自己的借阅证,并且开出了凭条,微微躬身一礼后到一旁长椅上坐着等候。

    渊盖苏文也不急着走了,也坐在一旁等候的长椅上。

    这下,可是把监视渊盖苏文的两个人等急了,心说这高句丽小子为何赶紧去问询处。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呢,

    他们不知道,渊盖苏文是好奇。

    一是好奇女子可以接触书籍,二是好奇那文士竟然向女子施礼,三是好奇《论衡》这书竟然不是禁书,要知道这是汉代王充用来针对神化儒术和神秘主义的谶纬说进行批判的。

    《说衡》一书“诋訾孔子”,“厚辱其先”,反叛于汉代的儒家正统思想,故遭到当时以及后来的历代封建统治阶级的冷遇、攻击和禁锢,将它视为“异书”。

    别说是前隋,大唐,就是在高句丽这书也是禁书。

    可却在大唐的宏文馆之中,竟然可以借阅到。

    李元兴有句话,大唐儒家听进去了,就是姚思廉也认可。李元兴说过,有本事就在学术上证明自己的价值,不要用朝堂之上的威压禁止对学术上的怀疑。朝堂之上的禁令,仅仅是针对恶意诋毁,宣传邪说之用。

    《说衡》是李元兴铁了心要大力动的书,不仅仅因为这是挑战儒家神秘色彩,也是第一部反应自然科学的原始书籍。[

    渊盖苏文安静的等着。

    “甲字七七三号《说衡》第三版,七日长借,不出馆!”开口的竟然还是一个女声,声音却是年轻了许多。

    那文士走到柜台前,先是欠身半礼,然后才双手送上自己的凭条,待验证过后才拿过书放在自己的书盒之内,又去旁边另一处递交申请,要求一个可以安静抄录的房间,以及购买一些质量极好的纸张,还有墨水。

    “毛笔?硬笔?”那管理的人也是一个女子,年龄只有十七八岁。

    “硬笔。请售卖于我河北白叶纸。”那文士在挑选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年轻的女子一翻面前的账册:“白叶纸没货了,耀州雪纸太贵。试试新品华州新品龙须草小雪纸,专门为硬笔而试制的纸品,只有河北白叶纸的一半价格。现在多买一些存着,估计年底会涨三成价!”

    年轻的女子说话的时候,在柜台上摆了四五种纸的样品。

    “不如河北白叶纸精美,自然也不能和耀州雪纸相比,但却比其他纸好些。白净程度与白叶纸不相上下,价格却是极合理。来十刀,九刀半送货于我家中,半刀送于我租用的静室,有劳!”

    大唐!

    渊盖苏文心中感慨了一句,大唐与他在书中读到的大唐却是完全的不同。

    这一切,都源自一个人,大唐秦王。

    一个国家的强盛,一个天纵之才,就可以改变这个国家的未来。

    而我渊盖苏文也是天纵之才,我大高句丽立国近七百年,远比你大唐更悠久。渊盖苏文紧紧的握着拳头,转头向着问询处走了过去。

    “抱歉,不可能再提升你的借阅等级了。”

    “请一定帮助我,我非常的想看到这本书!”渊盖苏文顾不得面子问题,一躬到底。他感觉到庆幸,因为这个咨询处的人是一个中年文士,而不是一个女子。

    那问询处的人思考片刻之后:

    “借阅证的提升有两种方式,一个拥有皇家学院优等生的资格。不过,拥有这样资格的人不会在这里办借阅证,皇家学院会有比这里更大的书库。另一种就是礼部特批,长安城中拥有这个级别的人,不超过五百人。”

    “请帮助我?”渊盖苏文再次施礼。

    “你要完全版本的,可以去问长安世家借阅。比如清河崔氏就肯定有,因为完整版本的三国演义是清河崔氏印工坊印出的,第一批印制一千五百套,宏文馆当中也仅仅只有两套,就算你的借阅证等级够了,也仅仅是可以有排队的资格!”

    渊盖苏文听懂了。

    眼下他想看到完整的《三国演义》倒是有三个办法,一就是在长安住一年,等着看那影画。不过套票他已经买不到了,只能从黑市买到非实名制的高价票了。

    另一个办法就是,找说书人听。

    估计两个月也能听全了。

    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借,而能借到这书的,就是清河崔氏了。

    渊盖苏文至少看到一个希望,急急的就往外走去。

    问询处内,一个送水过来的年轻人小声问那个回答渊盖苏文问题的人:

    “完全版自然是极珍贵的,只是他为何不问简印版本呢,虽然一次只能借一本,但分十次也能够借阅完整了,这高句丽人显然是脑袋不好使!”

    “不要多管,作好自己的事情,众人都非常忙碌。茶水、点心一定要送到每人的桌前。要是真的闲下了,多读一些书。日后作一个管事也是好的。”

    “是,小的去给书库送水了。”

    不会有多余的话,秦王府的暗中吩咐,自然是不能随便就对人说的。

    渊盖苏文刚刚跑出宏文馆,却被来自乐民园当中那震天的欢呼声惊动,想去看,可心中记挂着《三国演义》的全版,赶紧往迎宾苑去了。

    想进清河崔氏的门,他还没有资格,更不用说是借书了。

    躲在暗处的陆毛锋听着手下人的报告,整个人靠在一株大树上,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另一只手正从袋子里拿出一个毛栗子扔在嘴里。

    “去给报业行会打个招呼,曹操是什么人物,让笔客们争上一争,论上一论吧!”

    “这就去!”

    “拿去吃。”陆毛锋将手中那袋炒栗子给了手下,然后又向下一家小吃铺子走去。嘴里还念叨着:“这山里的东西,原本一文钱装几筐的。这里竟然一文钱才给这一小袋,真不知道这钱让谁挣去了。”

    挣钱的人是谁,陆毛锋敢抱怨,就肯定是秦王府中的某位。

    “白四郎!白四郎!”震天的欢呼声,陆毛锋听到这欢呼声赶紧就往乐民园中那个巨大的园形建筑跑去。

    这个建筑,唐式竞技场。

    完全露天的一个,类似于罗马斗兽场的建筑,为了赶工期建造的不算精细。用的建城墙的法子,夯土、石块、巨青砖、小青砖,加上水泥。等于是在圆形场地外加了一圈看台,高达三十七层的看台。

    第一层就有一尺多高,人就直接坐在石板上,最高往离地面有五丈多高,相当于后世四五层楼的高度,一圈的长度约有五百多米,中间就是李元兴的棒球场。

    陆毛锋为何关切,因为这白四娃是李元兴近卫白二娃亲叔叔的儿子。

    现在右领军卫当中作一个队正,年龄才十六岁,却身高七尺,按现代人的标准,就是一米九还多些,极是强壮。

    棒球场中,白四郎出场,身上披着一个大红色的斗篷,上面绣着两个斗大字的。幼虎!

    这个外号还是一刀给起的,意思说他还年轻,但却是一只猛虎。

    白四郎出场,双手高举,左手上是自己戴的头盔,右手上是一根精钢铁棒。大唐的棒球李元兴没有加那么多的规矩,别说是精钢铁棒,你有本事能用更粗更长的铁棒,那是你的能耐,挥不动,闪了腰的就是怂货。

    白四郎作足了势,在原地转了足足四五圈,这才解开披风站在击球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