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49节 乐民园开园前两日【又来加更求月票】

    一个大唐外交上的小麻烦,一个高句丽人眼中的极恶**件,以及其余各邦心中的无奈!

    整个迎宾苑,一共八十多个使节团,大大小小近千人。光是这些人的吃喝,每天就可以为长安城的店铺带来至少五十贯的营业额。

    再加上这些使节团也是要消费的。

    大官们自然会有大唐朝廷的赏赐,可小吏们呢,他们也是要为家人带回来大唐珍贵的货物的。给家人带一匹丝绵,或者是长安的茶、再或者也要有一些长安的特产。

    百济人帮高句丽人买米一事,是一件极小的小事,可却引发了长安城的一场乱子。但凡是从迎宾苑出来的人,什么东西也买不到。除非,你能够证明,你与高句丽人无关。

    “新罗,对高句丽宣战!”一个小吏站在迎宾苑门口,用汉话大喊着,然后竟然找到一块木板,上面写着新罗对高句丽宣战的字样。

    小吏喊完,又大声的喊着:“我们新罗人不出门采购,有商家愿意上门的,可以看一看我们新罗人会不会帮助高句丽人买一粒米!买一尺布!”

    当下,高句丽人就出来争吵。乱了,何止是一个乱字。

    鸿胪寺正卿心脏病犯了,当场晕死,告假。

    天策上将府内,来自高句丽的奴工们要求,在她们要求的高句丽族服装上,要在显眼的位置绣一个唐字,来表明她们是大唐高句丽族,而不是高句丽人。

    清河崔氏,家主书房。

    崔君肃总算是回过神了,他可以感觉到李元兴对攻打高句丽的决心。

    “叔父,渔县!”崔莹莹又递上一个图片,这是一个简单的地图。其位置,就是后世现代天津港的位置。崔莹莹继续说道:“第一个码头,要有防风浪的能力,可以停靠千料大船,这是殿下要的!半年之内是一定要完成的。”

    “安心休息吧,后天清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崔君肃将两张图片小心的收了起来。

    渔县,那里有清河崔氏的旁支,从运河上再加一条旁支到海边并不难,那里本来就有数条河道的入海口,只是需要选择一条合适的,动用一万劳力,三个月就可完成。码头到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水泥坊的进度看来需要加快了。

    原本对水泥的计划,也要有所更改。

    崔君肃突然间发现,水泥这东西似乎有多少都不够用,你有十万斤,就有十万斤可以用的地方,你有一千万斤,似乎依然还可以用光,你真的有一万万斤,怕就想修一条非常漂亮的直道了。

    时至午时。

    整个长安都因为李元兴而燥动着,可李元兴却拿着一根鱼竿,正靠在一块巨石上一边午睡,一边享受着午时的阳光,山中的阳光是柔和的,暖暖的让人想美美的睡一觉,鱼儿已经将鱼钩上的食儿咬走了,可李元兴却一动也没动。

    “殿下好雅姓呀!”萧瑀坐在了石头旁。

    李元兴伸手扶了一下草帽:“萧老想通了吗?”

    “老朽依然认为,上邦大国对小邦,要么以德安抚,要么雷霆之击。”

    “萧老可知晁错!”李元兴追问了一句。

    萧瑀没说话,他读史,如何不知李元兴说的是谁。如何不知道李元兴暗指的是什么。

    李元兴又说道:“本王年轻,有些话可能说的重了,不过刚柔并济才是正道,水到渠成才是我所追求。除非不得以之事,绝对不勉强自己。勉强就是赌,赌国运。眼下大唐不足以征高句丽。”

    “我巍巍大唐……”

    “萧老!”李元兴打断了萧瑀的话:“萧老可通算学?”

    “虽然不敢说精通,亦知!”萧瑀对李元兴还是非常客气的,至少李元兴这个人作的事情他认可,只是作事的过程他不接受。

    李元兴坐了起来,先是将鱼竿收回。

    “从长安到建安,萧老以为如何运粮?”李元兴问了一句似乎是不相关的话。

    萧瑀没有回答,他虽然懂算学,但是却不懂这个。

    李元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粮船经河运,过洛阳,再逆流而上至幽州。这需要半个月时间,一船可运二百石,每船上有船工七人,这七个人半个月可以吃掉一石粮食。我算的粗,不过大概应该是这样!”

    萧瑀点了点头,他认可李元兴这种算法。

    “再加上搬运,转仓,二百石到了幽州减少的并不算多。但幽州再到建安,一千二百里。一辆马车,加两个人,可以运五石,这一千二百里,少说也要走上一个月时间,那么运到建安,就只有三石了,人吃马也要吃的。”

    萧瑀似乎明白了。

    “殿下,上次转运幽州的粮食,再到辽城与建安的,消耗有多少?”

    “事实上,到幽州,消耗约一成。谁敢说路上没一点意外呢。但到了建安,只有四成了,如果是在冬天,那么能有三成就不错了。前隋打辽东,真正败,是败在这后勤上,没有一个强大的后勤,打个屁的仗!”

    李元兴竟然暴了一句粗口,这让萧瑀很是意外。

    “两成消耗到建安,达不到这一点,本王不会对高句丽开战的。前隋有多少人死在运粮的路上,有多少士兵是因为吃不饱而没有战力的,远征高句丽,从长安到高句丽,足足四千五百里。”

    萧瑀听懂了,起身后一礼:“是老朽糊涂了!”

    “这一次,一定会和高句丽签下停战协议,绝对不会结盟。我们的理由是你提出了条件,自然是应了承诺才可以结盟,否则,就开战!”

    李元兴信心十足,他相信八个月的准备,让他完成远程高句丽第一步,还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高句丽要一口一口的咬,步步为营的吞下。

    “老朽不解,殿下安排老朽在这里,可以作些什么?”

    李元兴把鱼竿交给了萧瑀:“其实很简单,把心静下来。三个月后,秘密赴辽东。有些事情老程作不好,本王需要一位德高望重之人,比如萧老您。来帮本王稳住辽东,因为那里不仅仅有我大唐军士,还有靺鞨、契丹两族。”

    “老朽懂了!”萧瑀这就算是答应了下来,具体的任务自然会在出发时作一个安排的。

    李元兴把鱼竿留下,自己去了矿区。

    杜如晦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陪萧瑀的,他是来查账的。

    这里没有管事的文官,文官小吏只是作事,真正主事是伍斌,一个看似是武夫,却是非常冷静的人,更何况还有狡猾的杜双鱼在帮着他。

    在守卫的安全方面,谢科训练了一支夜林箭的弓兵队。

    这夜林箭,就是在夜里,不凭眼睛,只凭耳朵听。根据敌人在林中行动所发出的声音就在黑夜射杀的一种本事,这一支弓兵队才三百人,再配合其余的刀盾兵一千五百人,却将这矿区守的滴水不漏。

    “一刀,产量可以再提高?”杜如晦翻看着账本,慢条丝理的问着。

    伍斌摇了摇头:“不行,除非再给某二十台蒸汽机,三万火雷管。某一但挖到主矿脉,曰产白银矿石十万斤。怎么也能弄出几万两银子的。”

    杜如晦笑着摇了摇头。

    “杜公?”伍斌施了一礼。

    杜如晦一摆手:“难,某这里要蒸汽机的申请已经超过四百台了,抽水的要,磨面的也要。那些采石厂竟然开口就是一百台,火雷管耀州那边已经到了极限了,更何况殿下准备对辽东动手,火雷管自然是要存一些的。”

    “给某一个出战的机会!”

    “安心守在这里,再给你八十匹马力蒸汽机十台,火雷管一万。月底前必须达到曰产银矿石十万斤,铜矿石三万斤。你管好了,某推荐你去辽东。这几天在近卫中挑选可靠校尉十人给你送来,到时候谁接任你,你拿个主意!”

    杜如晦把话说到这价上,伍斌怎么也要拼命了。

    不过秦王府的规矩,聪明人赶工是拼的管事能力,笨蛋才不断的加班加工。

    伍斌心说自己已经到极限了,能派到这里的校尉,至少也是能读几十本书的人才,这些人的能力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注银矿伴生铜矿,而不是分开单独采)

    这个矿区管理的合理吗?

    李元兴非常清楚的知道,至少可以提高三倍的效率,但是他不会亲自过来指挥的。手下这些人需要成长,派来的十个校尉是读过管理学的,也在工坊那里实习过。李元兴在意的首先是安全,其次才是效率。

    当晚,李元兴就在这秦岭山中过夜。

    长安城的燥动已经达到极致,因为有些笔客的激进言论,让高句丽使节在天黑之后,竟然跑到皇宫门前请求觐见大唐皇帝。

    他已经受不了了。

    正在吃晚餐的李二接到报告,吃了一块紫薯,非常满足的又品了一品酒:“这紫薯果真应该是我皇家独享的。来人,赐高句丽使节,红皮黄薯一百只,米粥一桶,告诉他们朕累了。”

    一百个红薯,加一桶米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