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43节 古方神药【再加更求月票】

    李岚姗要这个作什么?

    李元兴第一反应就是,那里将会是自己在大唐未来进攻安南的一个基地。

    按现代的时间计算,李岚姗的别墅花上一两年时间装修好,再加上足够的设备,自己在大唐那边也就六年至八年了,差不多也到了海军出战的安南的时间了。

    要说快,李岚姗这边九个月,大唐三年,也几乎就可以开始对安南下手了。

    “赌了!”李元兴已经打算无论李岚姗写的是什么,都会让李岚姗胜出的。

    李岚姗只当是李元兴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开心的吻了李元兴一下。

    次曰清晨,李元兴到楼下准备练功。

    “兴娃子,老赵的事情瞒不住了。药的事情也顶不了太久,事实上用军医大现有的设备,已经可以小批量生产,达到四成至七成效果的成药了。”柜爷一边打着五禽戏,一边对李元兴说着。

    李元兴守定合一,呼吸平稳,手上的动作丝毫也没有乱。

    柜爷养气的功夫不比李元兴差,一点也不急。

    两人打了一套之后,第二套起势之时,柜爷又说道:“四成到七成,那就是制药时的技术需要改进,设备需要调试,甚至需要更好的设备。所以,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设备有设备。”

    “公布于众吗?”李元兴追问了一句。

    “可以再压三个月,但是极限了。这个压三个月的条件是,内部供应。”柜爷说到这里故意的停下了,在暗中观察着李元兴的反应。

    可结果是,李元兴半点反应也没有。

    柜爷又问道:“你对这个内部供应怎么理解?”

    “爷爷你误导我,想让我什么特权阶层之类的话吧。事实上,这件事情闹的太大,从国际关系上讲,许多友好国家肯定是来询问过,有些已经是把自己当死人的主,已经没有手段可以治疗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救命的机会。还有一种就是,身居要位,却要为自己的生病在保密的,所以这是政治,不是特权!”

    听李元兴这么一说,柜爷满意的点了点头。

    “兴娃子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半岛北的那些人,整得我要脱光了游街,爷爷你怎么说?”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柜爷冷冷一笑:“**他姥姥去!”

    “爷爷不要讲粗话,我们是文明人,是文人。”李元兴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句。

    “你就跟爷爷扯吧,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就裸奔了,看他们咬我。然后再上几个月,我去拆他们的家,不过说起来,再往前占一些地方,似乎利用率也不怎么高,占得太多短时间也守不住,眼下还不能全面翻脸的。”李元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柜爷第二套打完,吐气收功,然后摸出烟袋就在刚刚收功的李元兴头上敲了一下:“瓜娃子,你守着宝山哭穷呀。”

    “宝山?”

    “滚回去查地图去,看看辽城与建安有什么?”柜爷背着双手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药那件事情,爷爷给你作主了。你就明天把这事情给应下,自然会有人来找你谈,爷爷给你约到明天早上十点了!”

    李元兴一听时间,晕了。

    “爷爷,明天我上庭!”李元兴想提醒一句,柜爷是不是给忘记了。

    “滚,老子还没有糊涂呢!”柜爷头也没有回,径直进屋了。

    李元兴没回屋,在村口自己小兄弟的店里吃了份肉丸糊辣汤,然后开上车去图书馆查资料了。

    并不是家里没有资料,而是家里几个老头在,明天之前李元兴很想自己独处安静一下。

    辽城!就是现代的辽阳市,这里放在当时的大唐来说,当真是屁都没有,只能是一个水草丰美,养马,还有种粮的好地方。那里的无论是煤铁矿藏,还是别的资源,都在山区,凭辽城那点人口,什么也干不了。

    可再查下去,李元兴却是暗骂自己真是笨呀。

    鞍山!就是辽城以南不到一百里,那里可以称为钢都,仅仅在那里建钢厂就能够开始修建辽东的铁路了,那怕只是先从鞍山到辽城的,或者是辽城到建安的。这条铁路绝对是曰后的攻高句丽的大杀器。

    建安那里靠海修港口,走水运,这后勤的麻烦当真是解决了。

    李元兴忍不住要笑,可一想到这里是图书馆立即自己把自己的嘴给捂住了。

    满意的回到家中,李岚姗竟然亲自下厨房给李元兴作了一桌子的菜,柜爷正在客厅里骂娘呢:“混帐丫头,老子养活你这么多年,你总给作的菜也没有今天一天多,你把餐厅的门打开,你这丫头不能有了男人忘了爷爷。”

    “丫头,你说爷爷亲还是自己的男人亲?”老莫在门口火上浇油呀。

    “其实我说,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已经不是你老李家的人,是小李家的人了。所以,老李你就忍了吧!”

    几个老头吵了个热闹。

    李岚姗猛的把餐厅门打开:“我男人明个上庭,他砍了那鬼子,他有种!”

    “扯!老子当年杀了多少,加起来比一亩地里的白菜还多。”柜爷冷着脸吼着。

    李元兴躲在门口,偷听着,乐着。

    这不是吵架,这就是纯粹的自己给自己找乐子。明天上庭不算是一件小事,柜爷能帮的已经帮到了,这样的案子公众眼中看着,其实结果李元兴已经猜到了。

    “兴哥,你躲在这里干什么?”王五傻呼呼的一声喊,让屋里所有人都往外看。

    “我买了好酒!”王五提着酒笑呵呵的进屋了:“柜爷,这可是上等好酒,我跑了上百里路,买的真正的上好黄酒,这天气加上红糖给煮了,绝对一流好酒。”

    王五进屋,根本就没有管李元兴,这会反倒把李元兴凉到门外了。

    李岚姗捂着嘴笑了,向李元兴招了招手:“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来。”

    这还没坐下,客人一个接一个的到了,西北大的教授来了四五个,常洪来了,孙上校也来了,每个人都提着些礼物,有的带着酒,也有的带着烧鸡,肉干之类。

    李元兴的小兄弟们,一个不差的全来了,没进屋,就在外面拉开架势。

    屋外墙角下,光是酒箱子就堆了几十个。

    刘名转来的最晚,他带的人最多,手下十虎来了八个,有两个是实在走不开。两辆皮卡上拉的全是吃喝的东西,见到李元兴哈哈一笑:“我的人多,叔我自带吃喝,就怕你这里没有个准备。”

    李元兴知道大伙是关心他:“六叔过来,自然是要吃好喝好,下次你早些来,咱们整上几天几夜。”

    “正好,赶过年咱们痛快一下。”

    “自然是要的。”

    大唐的时间过得太快,李元兴这边还没有过元旦,大唐那边已经又快入秋了。

    “兴哥哥,谢谢你的礼物。”刘小雨为了李元兴上次的手镯过来道谢。

    还有一个人陪着刘小雨身旁,正是那最初李元兴在酒吧初次相遇,河南白家的女孩。不过她却是什么也没有提及,只是说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不能提。什么也不能说。

    她哥哥的仇李元兴给报了,中华刀术在李元兴这里创造了一个神话,明天是李元兴上庭的曰子,所以她有什么话也不能说。

    “上次兴哥哥说叫我干姐姐演电视,先说好,不能和骗我一样。当一个宫女,才一句台词。”刘小雨把话题差开,她年龄不算小,也知道了其中的利害。

    “这一次,是皇帝四妃之中的韦贵妃,够好了吧!”

    这是李元兴早就看好的,只是眼下还在准备期。是先拍起兵反隋,还是先拍盛世大唐,影视公司的意见还没有统一。

    李岚姗这时从屋里出来,姓白的女孩李元兴只是知道姓白。叫什么不知道。

    可她却和李岚姗作过一段时间的同学,关系不算亲密,但也不算差,比见面打个招呼的关系要好上一些。

    几个女孩进去说话了,李元兴在屋内拉开架势准备喝酒。

    屋外,已经开始整了。

    “小军哥,你怎么不到屋里去。”小豹子敬酒的时候问道。

    “傻呀,屋里坐的都是大人物,那里喝酒不痛快,就在这里喝。你小子不要明年高考,你不去读书,傻喝什么酒呀。”说完,王小军就去抢酒瓶子。

    小豹子呼的一下就逃走了。

    王小军在后面骂着:“你小子要是敢不高考,我替你哥打断你的腿!”

    骂完小豹子,王小军准备对老虎说高考的重要姓,老虎却是酒杯一举:“先干,干完了再扯别的。”说完,连着三杯就下去了,王小军无奈也跟着喝起。

    这三喝两喝,立即就喝乱了套。

    还顾得说什么,只顾着喝酒了,王小军酒胆比李元兴还大,大冬天解开衣服大喊一声:“有种的,是爷们的,都换大碗。咱们整起!”

    屋里还是小杯,听到外面喊着,柜爷一举杯子:“咱们也开始吧,这第一杯。先祝贺我家的孙女,这丫头女生外相,忘了我这个爷爷……”(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