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40节 耀州的贴心【又加更求月票】

    渊盖苏文是猜不到李元兴的计划。

    因为他的信息量与李元兴差太远了,那怕他是天才也没有办法。

    李元兴的马车还在路上,陆毛锋却是已经进了秦王庄。

    “明月公主殿下,秦王殿下秘令!”陆毛锋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从来没有在秦王庄内满身的杀气。

    陆毛锋,许多人戏称他为神棍。

    可他也是百战老军。

    仅仅因为感受到陆毛锋的杀气,就让许多亲卫紧张了起来,向个近卫高等校尉一直跟着陆毛锋,就怕出了什么事情。

    光是看陆毛锋的脸色,再感受到陆毛锋身上不同寻常的气息,武曌就已经吓了一跳。

    当听到秘令两个字,所有人都退到远处的时候,武曌的心头一次悬了起来。

    “公主殿下,殿下令,七个月内殿下要空中堡垒!”陆毛锋一字不差的把李元兴的话说了出来。

    空中堡垒!

    武曌心中吓了一跳,尖叫着追问:“发了什么事情,告诉我。”

    陆毛锋没有在大殿,他只是把从禁军那里听到的告诉了武曌。

    武曌听完,脸色苍白。

    “公主,公主殿下!”陆毛锋吓傻了,万一明月公主出什么事情,谁能负起这个责任呀,呼喊了两声看武曌没有反应,立即高喊着:“速传医官!”

    “混帐,混帐,混帐呀!”武曌手中的小竹板劈头盖脸的打在陆毛锋头上,脸上,身上。陆毛锋眼睛都没有眨,更是没有半点躲的意思,武曌真的怒了:“你们废物呀,让他受了这么大的羞辱,你们的刀是戴着好看呀,你这个废物,为何不杀了那混蛋,杀了他!”

    武曌已经语无论次了。

    陆毛锋紧紧的咬着嘴巴,任凭武曌的竹板打在他脸上,头上,身上。

    唯一可恨的就是,为什么明月公主手中不是一把刀,而是这打在身上不痛不痒的竹板。

    哇……,武曌哭了,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有人竟然敢欺负她的男人,武曌这会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要知道这里是大唐,她武曌的男人是大唐一人之下,万万之上高贵的秦王,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庶民。

    发生了什么事,许多围观在旁边的校尉,近军都不明白。

    可他们却不敢靠近。

    武曌毕竟不是真的小孩子,她会伤心,但她也有着成年的心智,心中仔细的思考之后,也冷静了下来,用衣服擦了一把眼泪:“送本宫回耀州。立即!”

    “来人,明月公主起驾耀州!”陆毛锋运足气高喊一声。

    武曌去李元兴书房用密码箱装了几十块硬盘,又带了十几盒纸,然后留下了一个采购的清单放在李元兴的抽屉里,然后坐在李元兴的椅子上。此时此刻武曌想到了自己最初来到大唐的时候,李元兴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我们来到大唐,不是度假的!

    “李元兴,我们来把地球上高句丽这个名字抹掉吧!”武曌扶着桌子跳下椅子。

    秦王庄与长安的路上,李元兴回秦王庄的马车与武曌去耀州的马车相遇了,两个队伍都停了下来,李元兴与武曌就站在路边武曌站在一块石头,与李元兴保持着高度,近卫离他们很远。

    “哭过了?”

    “你为什么不亲口告诉我!”

    “我残忍吗?”

    “不,你让我清醒了。”说罢,武曌伸手抱住了李元兴的脖子,轻声说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和你一起并肩作战,从今天开始,我要有足够的资格成为你的战友。不过我发现,你真的对自己好狠!”

    “哀兵必胜!”

    “我先给你一支最狠的玄甲军,这一次就怪皇兄不让你杀了那混蛋。所以,他的玄甲军必须打先锋,我一会先进皇宫,再去耀州。”武曌用力的抱着李元兴的脖子,李元兴却笑的很平静,只是轻声说道:“记住,不要胡闹就行。”

    武曌离开了,一路向北,正如她说的先进皇宫,再去耀州。

    而这个时候,耀州正发生着一件对于大唐普通人来说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奴隶来说,这是根本想像不到会出现的事情。

    一件在现代社会,很普通,很贴心的小事。

    不过对于耀州的女奴工来说,却让她们经历了惊吓、紧张、不安、迷茫、到惊喜。

    女道雪晶来三天前来到耀州,负责验收新的中成药乌鸡白凤丹。耀州的进度因为金蔓青的离开,临时换人耽误了一天,又因为孙老道调整配方中的一味药材数量,又耽误了几天,结果雪晶来的时候,第一批成丹还没有出来。

    雪晶作为道门女医,本身就有有极高的身份,无论是出于好奇,还是为了观察,她手持神农殿与秦王府的双重令牌,可以在医工坊任何地方不受阻止。

    三天下来,雪晶找到卢承庆。

    “卢府尹,贫道有事报告,并且请求立即执行。”雪晶不是官场之中,说话生硬了一些。

    卢承庆正在批阅公文,他忙的死去活来的,头也没有抬就直接说道:“只要合理,有规矩可查,怎么都好。你长话短说,本官实在太忙了。那边有水,自己喝的倒!”

    “根据长孙皇后殿下适龄女育令、秦王殿下大唐人口保障令、神农殿大唐妇科医制!”雪晶一开口就搬出了三张大牌,卢承庆连手头的工作都停下了,十分意外的抬起了头看着雪晶,心说什么事这么大。

    雪晶继续说道:“育儿二百八十曰,长则三百曰,短不过二百六十曰。孕妇初孕可得十天养胎,胎儿一百五十曰不得作重工,胎儿二百天不得作劳体之工,胎儿二百六十天则须停劳,只可作极轻之劳作,临产十曰前,须休工待产,顺产后可有二十天全休,二十天轻工。非顺产依情况由医者定休。”

    卢承庆不是完全明白:“这个法度本官知道!”

    “捡药房之中,有三名女工最多五曰就要生产,竟然还在作工。我就看到有几十人目测也有二百天以上身孕,还在搬药筐!”雪晶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耀州管事的全是大男人,谁注意过这些。”卢承庆这一句算是解释了,然后冲着门外喊了一句:“有没有活的,进来一个!”

    当下,就有一个小吏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算盘。

    “你代本官下令就是了。以后再专门安排一人注意此事,本官自会上请罪表章给圣上,还有秦王殿下。”卢承庆倒是痛快。

    雪晶板着脸:“命令所有怀孕的女工全部停工,准备接受医检。依长孙皇后女育令所规定,在医检之后调整工作安排。耀州竟然没有一间正规一些的产房,立即去准备并且安排适当女医主持!”

    “是!”那小吏那有功夫多话,立即跑着出去安排了。

    雪晶是好心,可一道命令下了太生硬,下面办事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知道所有怀孕的全部送到州府之中去,接受检查。

    一时间,整个耀州好几百个女工在惊愕之中被州府的军士带走了。

    “不,我还能干活!”有一个已经是六等管工的女子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长官命令,所有怀孕的妇人必须去州府。”军士们只会执行命令,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命令的全部内容。被人问道去干什么,无一例外的回答道:“长官命令,必须停工带去州府,立即执行!”

    哭声一片呀。

    不是害怕被打,更不会是害怕会被杀掉。

    最害怕就是失去了眼前的工作,越是职位高的人越是害怕,失去工作了,就等了失去在耀州的地位,孩子出生之后要怎么办。

    耀州可以说,怀孕的女子当中,有六成都是原来在高句丽时怀上的。特别是临产的。

    如果是自己的男人还活着,并且在大唐这里登记处找到了,心中还有一些希望,毕竟男人那里还有一份收入,只是这为脱籍成平民可能会要再晚很久,很久了。

    可还有一些,原本就是高句丽贵州的女奴,这些女子原本年龄就不大,更是独自一人,越是有些才能在耀州职司高的,越是怕的要死。短短半天时间,耀州州府的城中就哭成了一片,让守卫的军士们都有些心乱了。

    不仅仅是这些人,连铁匠的女人也被带来了。

    铁匠倒是不在乎自己女人的工作,可依然还是担心,凭借着自己的职司够高找到正在读力工坊配药的金蔓青。

    “某这次需要你的帮助,虽然这里不会出人命,但还是非常的担心,我的女人被带去州府了,她身上已经有两个月身子了,某心里不安。”

    金蔓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正在测试几种药材的不同炮制方式的药姓。

    听到铁匠这么一说,回去给自己打下手几个小工交待了几句,衣服也没的换,就去了医局,那里铁匠是无论如何进不去的。

    雪晶人还没有在这里,她正在州府的衙门与几个官员讨论耀州的育龄保护之法。

    要在工作、收入、保护几个方面作一个平衡。

    金蔓青听到说是雪晶下的令,好在她与雪晶打过交道,立即掉头去雪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