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39节 耀州奴工服【今天加更求月票】

    渊盖苏文也到了近前。

    这里每一家商号都有代表自己商号的小旗被竹杆高高的挑起来,差不多有十三四家的样子,都用竹杆撑起自己家的衣服,两人抬着。

    每一家至少有十种不同的衣服。

    仅这些商人就有二百多人。

    看热闹的也有百十人,还有一些妇人竟然在询问衣服的价格,其中有不少新罗、百济,甚至是高句丽打扮的妇人都在这里询问着。

    有一道小门已经打开,抬着衣服的人正在依次进门。

    可无奈这些衣服太多,没有半个时辰,这些衣服还有那边堆成小山一样的箱子根本就抬不完,正何况这里还有不低于八十辆马车,有些人正在马车旁边将衣服用竹杆撑起来,加入新的排队之中。

    “这是那一家大户买衣服,为何买的多是高句丽的服装?”渊盖苏文找到一个正在指挥排队进院的商人打扮的人问道。

    那商人头也没有回:“你没看报纸吗?耀州选商,只有四家成衣铺有资格在耀州卖成衣。”

    “那这是?”渊盖苏文毕竟不是现代人,他不懂商,自然丝毫也不懂这个规矩。

    “快,快,快些将那一箱抬进去,大伙就可以先休息一会了。”负责指挥的商人看着最后一个箱子进院,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擦了一把汗之后回过身来,一看对方竟然是高句丽服饰打扮,一副原来你就不懂的表情。

    渊盖苏文没敢说自己是高句丽使节团的人,只说道:“我是高句丽来大唐的商人,看到你们这些服饰漂亮,不知道可否考虑交易。”

    那商人在身上摸出一张精制的卡片。

    这就是古代的名片,比现代的大了约四倍,精工制作,用的是纯雕版印刷的方式,不但有文字,还有精美的配图,以及店铺的标志。以一个印板可以印八百张计,这三张名片就是一个秦王钱的费用了。

    渊盖苏文接过那纸片

    上面有商铺的名字,东市的街牌号,这商人的名字,还有店铺的经营范围。

    心中暗赞,这大唐的商人果真是不俗。

    渊盖苏文又问道:“这选商之说,我真是没有听说过!”

    “耀州那里,可是一个大生意。一个州的人口就差不多顶上长安城大半了,足有近六十万人,其中光是高句丽的女人就是三十九万,也有人说是四十三万人,这些数字咱普通百姓自然不知道准确了,不过绝对不是少数。”

    听到这个数字,渊盖苏文丝毫也不意外,最初契丹人与靺鞨人搔扰高句丽边境村庄,抓走的却是女人。

    原本高句丽经历过与前隋的战争,与新罗的,男人就只有女人数量的一半,甚至更少。

    加上抢人,男人可能会反抗,所以抓来卖的奴隶多是女人,并不意外。

    大唐占了高句丽辽城、建安,这两座不算是边境,而且是境内的大城,连同周边的村庄,又攻打了个别小城,这前前后后,高句丽少了接近十二万户。

    如果按渊盖苏文的计算,四十多万高句丽女人在耀州,应该不是胡说的。

    事实上,耀州女人多,是因为洛阳修路,有五万多壮男奴隶被拉去洛阳了,更显得耀州女人多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这些被抓来的高句丽女人,在大唐应该是奴隶呀。

    正当渊盖苏文要问,却是听到另一条街上似乎有人在喊什么,当下那商人急急一拱手:“告罪,告罪!”说罢,急急的就往过跑。

    高句丽使节冲渊盖苏文说了一句:“速去问个明白!”

    渊盖苏文也跟着那商人往过跑,转过一弯,他看到一队马车停在了华丽的大门前,正门没有开,旁边的侧门全部打开。

    “来了,定案的贵客们到了!”有人在喊着。

    也有商人往回跑,冲着手下人大喊:“赶紧抬进院中,千万小心弄坏一件重重责罚!”

    与渊盖苏文说话的商人停在街角:“看来一两天是决不出一个高下的,来的人真是不少,这评审怕是要过几道关呀!”

    另一个商人笑呵呵站这商人身旁,递上一包小店心:“如果师弟我被选中,定与师兄共享此巨利的机会。”说完,对身旁的一位约三十岁,穿着华丽服饰的妇人打了一个眼色,那妇人拿着一个小包快步向前走去。

    “谢过了!”接过点心的商人一拱手。

    “我你同一个师傅。分店不分家!”

    渊盖苏文也站了过来,用在唐的礼节拱手一礼:“这些就是评审者,是她们决定谁家的衣服可在耀州出售,但我却不明白,听闻耀州那里我高句丽的女子全是奴隶,那家主人会如此大方,更何况,我看到许多华丽的衣料!”

    “莫要小看耀州!”商人一指那些正在下车的,穿着虽然不算华丽,却绝对不是奴隶,甚至高于平民打扮高句丽女子。

    渊盖苏文看了过去,拿着包袱的妇人正走过去。

    这个妇人是谁。就是那天给金蔓青定制衣服的店中女掌柜,也算那家店铺的半个主人。此时拿着包袱过去,虽然不敢送礼作假,但却想混个脸熟。

    “各位贵客,不知那位贵客是耀州医药局的。金管工定制了衣服。”

    当下有一个看似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女子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纸条,用不熟悉的汉语说道:“正准备明天去东市,多多谢谢!”

    那条子,却是金蔓青取衣的凭条。

    当场打开包袱,这里来六十八名高句丽女管工,二十位男管工,以及耀州负责的官员两人,这些小事官员也懒得管,男管工站在一旁看热门。倒是女管工们全都围了上来,帮着将衣服撑开来。

    “大唐彩虹锦!”渊盖苏文惊呼一声。

    “可惜小店没有云锦,耀州金管工那可是有着七品官的职司,手下管着五千多号人,听闻一个月不算赏钱,也有三贯钱的收入。而且是秦王钱,这可不是杂钱呀!”商人一开口,旁边站着的几个人都猛吸一口气。

    这在大唐,算是小富之家了。

    要知道一亩地,一年好些才收三担粮食,一担没有精加工过的粮食也不过五十多文钱,一亩地才一百五十文。二十亩才三贯,而且这还是旧钱的价,所以说金蔓青的一个月的收入,就顶上二十五亩田一年的收入。

    她才一个人,这如何不能算是富户。

    “高句丽在大唐耀州的女奴隶,竟然这么有钱?”渊盖苏文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商人笑着说道:“按说,耀州女奴工几十万人,还没有人出来作衣服了。可现在想一想,却也能明白,耀州那是什么地方。那里随便出产点什么,就是值大钱的好东西,作衣服实在浪费人手,也正好让我们这些成衣铺多了些生意!”

    又有一人说道:“耀州最穷的杂工女奴,一个月也有四十文保底,辛苦多干些活,一个月六十文可以稳稳拿到,小店的细麻布秋装裙才要八十文,还可以送上一双鞋子。”

    “本店八百文彩虹锦,内外七件套,送腰带与鞋子,耀州月入四百文的女工少说也有上万人,本店的衣服也有足够的竞争力!”

    “评审会上见!”那商人一抱拳,转身离开了。

    那大门口,一群高句丽女子看着那衣服开心的在笑着,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她们喜欢,而且也买得起。

    来的人,最低的一个也有月一贯钱的收入,她们买得起。

    大唐的女子不象现代人,衣服多。她们一套好衣服可能会穿许多年,所以花上两三个月的收入买一套好衣服,确实是非常合算的价格。

    渊盖苏文心已经沉到了底,他自知,他的正妻都没有一套大唐彩虹锦的衣服,更不用说妾了。而在大唐,高句丽有女奴隶,有上万人竟然成为了卖彩虹锦成衣铺商人的目标商户,这样的落差让他感觉到脸红。

    “云锦,云锦!”有商人狂叫从刚入那侧边的小门冲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被他的喊声吸引了。

    那商人大声的吼叫着:“增加了云锦的订单,首饰店三天后参选。”说罢,疯了一样往东市方向跑去。

    这下,所有人都顾不上围在这里了,有的商人带着人手充足,立即安排人回去报信。

    有些则是自己就往回跑,可跑到一半又感不动,这是离开一会开始评审自己人不在那要如何事好,这去也不行,不走也不行,在街边捶胸顿足的样子让人同情。

    可在渊盖苏文心中,他感觉到了一种耻辱。

    走回去将知道的情况报告给了高句丽使节,高句丽使节一言不发,上了马车挥手示意掉头,绕开这段路。他心中更是在想着。那怕多走十条街,也不要再从这里走了,以后也不要再从这里走。

    渊盖苏文脸也是黑的,心更是冰冷的。

    他原本还计划着来到大唐的长安给自己的正妻带一匹云锦回去,好让自己的爱妻也开心一下,可现在大唐高句丽的女奴隶都穿上云锦了,他甚至还没有亲眼见过云锦是什么样的,更不要说买到。

    坐在天策上将府护卫箭楼上的魏征完整的看完了这一幕后,只是冷冷一笑。

    “小娃娃,我家秦王的心思你也配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