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37节 高句丽对秦王的第一次反击【今天加更求月票】

    “这不能成为殿下轻视我高句丽的理由!”渊盖苏文挺直腰板,语气也多了一份强硬。

    在这个时候,高句丽使节却选择了静观。

    理由有二,一是渊盖苏文的父亲与他并不是一个派系的,渊盖苏文出了错他不会顶。另一个原因是,他也希望可以为高句丽找回一些面子,更重要是被李元兴揭出他们的人参是人工种出来的,这件事情怎么也要扛过去。

    一个年龄大约有六十多岁的老御医正在进殿,听到殿内的对话,很是惊讶的问了一句:“啊,如果这样,那么老臣配药的时候。如果用高句丽参,这不是要用一斤参,这还是人参呀,这是萝卜!”

    哗!大殿之上轰然大笑。

    “秦王殿下,你有何凭证说我高句丽的人参是重出来,人参是天地所赐的灵物!”

    渊盖苏文不死心,又一次把话题顶了回去。

    “本王眼下没有种人参,不过本王种有灵芝。来人,去秦王庄取一万斤灵芝来。”李元兴这话实在太狠了,别说是渊盖苏文,就是大唐百官都被噎的不轻。

    李元兴种灵芝了,但绝对没有一万斤,那东西不怎么好种。

    李元兴种这东西最初就是为了给七世家看,缘自李元兴那次提到棉花的时候,说过自己有了棉花籽,就能种灵芝的话。

    “殿下的灵芝不如山中的好,需要加量三倍才可与山中灵芝相比。宫里上等的好灵芝,殿下还是不要拉来的好,不过殿下要是愿意捐一些给京城中善医馆,老臣谢殿下。”老御史摸了一把胡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殿下,捐上一百株吧!”

    哗!大殿之中更是所有人都笑弯了腰。

    “行,给你一百株。”李元兴真是无奈,这老头他知道,医术真的说起来与孙老道算是一个级别的,就是人有一些老糊涂,但医术真没得说,辨药之术除了孙老道之外,还真找不到几个比他牛的。

    高句丽人脸都发青了。

    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至少要找一个台阶下。

    高句丽使节不可能在这里认错服软,给了渊盖苏文一个眼色,让他再撑一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渊盖苏文是年轻人,万一说错什么,自己还可能作一个缓和。乙支文德是武将,没有那么好的口才。

    “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能种灵芝,也不代表可以种人参!”

    “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不让你们死心是不行了。今天就在在朝堂之上再失礼一次吧。就在这里作一个买卖,大唐的各世家,勋贵,本王有园参与伪野山参的种植之法。这园参就是象种花一样,种上一园子。伪野山参就麻烦一些,事实上就是人为的增加山中的山参的产量,自然是不如真正的野生山参,但二当一,三当一,还是没有问题的。你们回家去家中商量,这次行暗标。”

    再争吗?

    再争你秦王只是吹牛,种不出来吗?渊盖苏文也算是一个少年英杰,这样的事情他还干不出来,一但死皮赖脸的再争下去,外面的各邦国只会嘲笑他高句丽。

    眼下,纠结的是第三样礼品到底要不要念出来,真是怕万一呀。

    渊盖苏文心一横,施礼问道:“想必是秦王殿下看不上我高句丽的礼物了。”

    “礼物贵在心意,礼物不在贵**,但以石充玉这样的事情,却是让本王寒心。”李元兴轻轻的一按胸口,似乎真的有些心痛了。

    李元兴自己都在骂自己,真是脸皮厚,高句丽人从来也没说过,他们的人参就是野山参,只说是高句丽参。

    是李元兴在听到糖参这个词之后,才联想到的。

    真是话赶话,被逼到这份上,高句丽使节只好自己站出来了:“我高句丽边垂小邦,完全是真心以待上国,几百年来称臣,进贡,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只是不知上国认为何等礼物才显我高句丽之诚意。”

    几百年来!

    这话在普通人听来可能没有感觉,可是在大唐皇帝,还有重臣耳朵里就不是味了。

    中原朝代更替,大唐才立国几年。

    “五郎!”李二轻呼一声。

    没有多余的话,可李元兴却能够听出李二心中的不快。

    李二心中不快,李元兴心中更不痛快,却是面带笑容的说道:“我中华古礼,当入土为安。”说到入土为安的时候,李元兴的左臂不由的因为紧握而出现关节咯噔的声音,听到这声音,李二心中一紧,眼神也变了。

    李二知道,李元兴这是下狠心了,在这个时候,只有兄弟一心,无论李元兴说什么,作为大唐皇帝的他一定会支持,那怕立即开战也支持。

    李元兴脸的表情依然是带着微笑:“魂归故里才是安,送我们中原的儿女回家来,让他们魂归故里,本王谢过!”说罢,李元兴长身一礼。

    当下,就有数十个将军要冲出来,李靖猛的转身努瞪着那些将军,硬生生的将人压了回去。有几个年长的儒臣竟然在此时抽泣起来。

    李元兴说的是什么?

    前隋国耻,高句丽在国内城用前隋军卒的尸骨筑起一座京观。

    大臣对李元兴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意外,从最初的突厥之战后,李元兴要求为伤兵荣归。再到收容伤残军卒,再到提高军卒的收入,甚至是社会地位,李元兴作了多少,大唐的贵族的看在眼中。

    伤兵荣归他们会反对,这一次他们会不惜一切的支持。

    因为这关系到大唐的威严,大唐的国体,那是前隋,但同为汉人子弟。

    高句丽使节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个要求他答应不了,无论大唐开出什么要求他也答应不了。就算是将辽城与建安城交回,他也不敢答应这个要求。

    乙支文德在高句丽使节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如果答应了这个要求,王上不会同意,我大高句丽全军将再无战心,全国皆以我大高句丽已经惧怕了大唐。”

    渊盖苏文也赶紧说道:“可硬生拒绝,立即就会开战。”

    三人用的是高句丽话,李元兴不用听懂,他不在乎对方如何商量,只在乎如何回答。

    趁着三个人商量的时候,李元兴走向在大殿正中,开口背了一首诗:

    身既死矣,归葬山阳。山何巍巍,天何苍苍。山有木兮国有殇。魂兮归来,以瞻河山。

    身既殁矣,归葬大川。生即渺渺,死亦茫茫。何所乐兮何所伤。魂兮归来,莫恋他乡。

    身既没矣,归葬南瞻。风何肃肃,水何宕宕。天为庐兮地为床。魂兮归来,以瞻家邦。

    身既灭矣,归葬四方。春亦青青,秋也黄黄。息干戈兮刀剑藏。魂兮归来,永守亲族。

    李元兴这首,出自唐中期名将李嗣业,算是又偷了后人的诗词。

    可这一首诗,却让无数武将都落泪,特别是曾经参与过前隋征高句丽的将军们,更是失声痛哭,泣不成声。

    高句丽这边似乎已经商量好了,一个字,拖。

    渊盖苏文又一次主动站出来,原本他就希望可以有一次落大唐秦王威风的机会,这个比他年龄还小的男人,却比他有着更强大的权势,威望,这让他羡慕嫉妒恨呀,所以眼下正是一个机会,他不顾一切的,要落一次大唐秦王的面子。

    “尊贵的大唐秦王殿下,下国小臣听到一个故事,一则传闻,不知可讲!”

    李元兴愣了一下,心说这小子难不成想玩什么鬼花样。

    那玩吧,本王就陪你玩。

    “讲,尽管讲!”李元兴一转身向着御台那里走去。

    渊盖苏文开口问道:

    “在长安新闻报上,讲了尊贵大唐秦王殿下在对突厥决战之时,为一普通军卒的姓命,用自己的秦王金冠换取了那军卒的姓命,不知道这个故事是否是真实的!”

    “是!”李元兴很干脆的回应了一句。

    “还有一侧,是来自尊贵的大唐太上皇讲的趣味,殿下曾经说过,自己别说没有了金冠,就是什么也不穿,也依然是大唐的秦王。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情。”

    “有!”李元兴有些疑惑,这家伙难道会在这件事情作什么文章,不会要让自己拿秦王的袍服去换那京观,要真是这样,值,太值了,本王给你十套。

    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许多大臣都有一些紧张,因为大唐的臣子还在非常在意颜面的。

    “秦王殿下,如果您真的什么也不穿,在长安城行走。我高句丽就在明年四月春暖花开之时将京观拆除并送回,如果失言愿受上国责罚!”

    “一言为定!”

    没等任何人有机会开口,李元兴就立即应了这件事情,而且说道:“四天之后,是乐民园开园之时,那里会聚焦着长安最多的人,本王从朱雀门出,徒步走到乐民园,绕整个乐民园一圈。”

    渊盖苏文呆住了。

    别说是他,整个大殿瞬间静的可怕。

    渊盖苏文原意是为难,大殿之中所有人也都认为这是一种刁难。

    可谁想李元兴竟然一口答应。

    看到所有人没有了反应,李元兴又继续说道:“四天后的辰时末,正是《三国演义》大戏开演,乐民园正式开园之前的半个时辰,本王会让大唐子民看到本王的决心,现在本王要你高句丽一个承诺!”

    “明年四月!”渊盖苏文心在滴血呀,此时他不认也得认。(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