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33节 一篇文章【求月票】

    李靖不想打仗,因为兵部还没有准备好。

    崔君肃想打仗,因为他无论是作为户部尚书,还是作为七世家之首的崔家之主,辽东巨大的利益,让他不得不动一些心思。

    崔君肃当天约了王及善、长孙无忌喝酒,不为别的,就为了辽东的利益。

    又是一个清晨,李元兴坐在天策上将府的花园里,一边品尝着郑和在天不亮从派人从东市几家出名的店铺买来的点心,一边翻看着今天最新的报纸。

    “殿下,四曰后朝会之时,各邦国献礼。”魏征来到李元兴身旁。

    “魏长史,坐!”李元兴指了指小圆桌旁的椅子:“尝尝长安的点心,果真是极好的!”

    魏征谢过,坐下,拿起一块点心放在自己面前的小盘之中。

    “这是东市的张记,听闻是百年老店。”

    李元兴将手中的报纸翻开一页放在魏征的面前:“魏长史,你说报纸上的信息量会不会过大了,让百姓们难以适应。”

    “有人好吃甜,有人好吃酸,众者百味!”

    “这话不错,这上面有篇文章,长史看看!”李元兴指了指翻开的那张报纸后,又去翻看其他的报纸了。

    魏征放下点心,拿起报纸在读着。

    字不多,只有四百字的一篇文章,写的是前隋为何会败给高句丽。

    “词句稚嫩、立意混乱、通篇无连贯感。”魏征一开口,就把这文章贬的一文不值了。可到最后,魏征话锋一转:“但,这篇废话当中,有一句却是金玉良言。前隋就是败在了高句丽三天两头的求和之上!”

    李元兴拿着报纸在笑着,指着手上的报纸:“这则故事也极是有趣,竟然有如此笨贼!”

    “殿下,下臣以为这本就是殿下连环计中的一计!”

    “老魏呀,你我都明白,高句丽是不要脸的小人,前隋三征高句丽,高句丽一共前前和和一共有三十多次求和,其中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候,还在前线请求和谈。带兵的将军们不敢自己作主,所以就需要回去请示!”

    李元兴说到这里,魏征也接口说道:“前锋与主营,在这样的大战之中,至要三五天时间。时间足够重整兵马了,这是诈降计,但却是用了许多次,依然还有用的计策。”

    “本王不会与高句丽和谈,这一次最大的让步就是,暂时停战。”

    “上国大邦,而且小邦求和,要是大国的气度,否则会被天下耻笑。”魏征又开口说道。

    李元兴点了点头:“没有错,这一点我认可。但是……”

    “殿下不用说但是,下臣知道这是一个束缚,但正是这种束缚才会让周边小邦安心,不至于害怕。战国时代,齐为霸主,自然是有上邦的气度。可战国末期,秦却一统六国。”魏征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了。

    李元兴心说,魏征你的心果真是黑的,本王太喜欢了。

    报纸自从在长安出现之后,从最初的新鲜感到现在,已经成为了长安百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可毕竟现在的长安,还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报纸,或者愿意为这个报纸花上了一份钱。不过,却是每个人都喜欢听报纸。

    各酒楼、茶楼都会选择至少三种报纸各订上五份十份的,客人们喜欢。

    就是早餐的摊子,摊主也会买上一份报纸,然后那个寒门士子免费的吃上一份早餐,也顺便读一读报纸上的趣闻,却也增加了许多的生意。

    今天的新闻重点,不是李元兴与魏征看到的,前隋为何败给了高句丽。

    而是大唐之威严。

    大唐子民,自有大唐庇护,任何人不得辱之!

    百济使节打了一个耀州的女医工,无论是什么理由,我大唐人自然不能让你异邦人随便的打了,京兆尹公正断案,适刑而罚之,自然是大快人心。更多的却是,让长安的百姓心中增加了一种自豪感。

    一辆正在往中书省办公处缓行的马车上,突然有一老者推开门帘大喊一声:“掉头,长安新闻报报馆。”

    “这……”驾车人想劝阻,因为长孙右仆射与房相国正在等着马车上的人。

    马车这位是谁。

    可以说经历了三个朝代,北周、大隋、大唐的一位老人,而且是身居高位,有着显赫家世,有着极贵亲族,姓如烈火,刚正不阿,敢于真言劝谏的一位能臣。

    年少在大隋皇宫之中受到了最优秀的教育,曾经主管着大隋的机密文书,与年少的杨广亦是好友,可他却看不习惯杨广的骄奢无道,数次上表劝谏之后,杨广大怒将其贬出长安,让其当为河池太守。

    萧瑀!

    南朝梁明帝萧岿之子,萧皇后之弟。

    那什么大唐威武,什么大唐子民的称赞他只是淡然一笑,明君良臣之大唐,这一切似乎是理所应当的。可就是那被魏征贬的只值一文的那稚嫩的文章,就是那一句简单的话,象刀子一样的割着他的心。

    “掉头,长安新闻报馆!”萧瑀已经什么也不顾了,此时的他只想把压抑了十几年的心结用自己的笔写出来。

    大隋败落,自己的姐姐受尽苦难,大隋与高句丽之战绝对是其中重要的原因之一。

    一刻钟之后,长安皇宫圈门下省。

    “报,萧右仆射派人通报,今曰请假!”

    “请假!”房玄齡第一反应是不是出了意外,因为萧瑀从来都没有迟到过,更不要说是请假了,在追问之下,被下面的人告之萧瑀是在来的路上突然掉头,去了长安新闻报馆,而且很急。

    “怕是因为那篇稚嫩的小论!”长孙无忌还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位同僚的。

    房玄齡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原本今天是要给吏治改革的论述定案,然后放在天英阁会议上去讨论的,看来只好等下一次天英阁开会了。

    “走,长安新闻报馆!”房玄齡心说应该去看看。

    长孙无忌也同意,认为应该过去看看。

    当房玄齡来到长安新闻报馆的时候,这外面已经围了至少有三百人,其中能在长安称为名士的就不低于五十个,各家报馆名笔至少有一百人,可以说每个人都是那种满腹经纶之人。

    看到房玄齡与长孙无忌来,各人不约而同的让出一条通道来。

    当房玄齡走到门内的时候,却是意外的看到秦王李元兴站在门内的一侧,魏征则站在另一侧。李元兴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两人不要说话。

    房玄齡再往里看,屋内的一幕让他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还是那个儒雅的萧右仆射吗?这还是那个名士大儒吗?

    此时的萧瑀披头散发,泪流满面。一边流泪一边在提笔狂书,四个原长安新闻报的笔客在帮他磨墨,整理稿纸。

    一边的桌上,已经堆下了有几十页纸了。

    李元兴暗中向其中一个笔客打了一个手势,那笔客悄悄的将整理好的稿纸拿过来了一叠交在了李元兴手上,然后快速的退回去继续帮着整理。

    竟然用的是正楷字体,而且字迹还没有乱。

    再看内容,李元兴吓了一跳,开篇头一句就是在说北周汉人胡姓之事,认为这是北周辱汉之举,接下来是用了不到五十个字讲的是大隋的功绩与发展,这仅仅用了一张半纸罢了,接下来直入重点。

    论隋败亡之高句丽之战

    不,不,不!李元兴连说了三个不,然后将手稿直接塞给了房玄齡。然后闭上眼睛靠在门框上,深深的作了两个深呼吸。

    很快,三人都看过。

    “殿下,这不正是殿下想要的文章吗?言辞华美,而且论点明确,句句如刀,每一句都直入前隋与高句丽之战的核心。殿下还有什么不满意吗?”魏征问道。

    房玄齡这时轻声说道:“魏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请房公指点!”

    “殿下摇头,不是因为文章不好,而是因为这文章太好了。好到这文章甚至不敢发出去。”

    经房玄齡这么一提醒,魏征恍然大悟:“是呀,在各国来使之时,这样的文章传出去,就是圣上都不得作出一些维护各小邦颜面的举动来!”

    “就是本王都扛不住,被罚俸十年,禁足三月算是轻的!”

    李元兴说的不是玩笑话,房玄齡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依然还在奋笔疾书的萧瑀身上。

    长孙无忌这时说道:“五郎不如换个角度,这文章对我大唐有用吗?”

    “有,有大用。”

    “那就发,有时候某还想休息上一两年,去名山远足。”长孙无忌说的很轻松。

    可同时告诉了李元兴两层意思,一个是为大唐作为臣子可以不惜一切的。而且我们这些人的心姓不是那些初入官场的年轻人。

    李元兴点了点头,然后冲着魏征又点了点头。

    魏征施了一礼快速的退了出去,在外面,长安报的总编也在门口等着,看到魏征出来急记施了一礼。今天的事情已经有太多的震惊了,国相级的人物来长安新闻报当场写稿,然后还惊动了秦王殿下,以及另外两位国相级。

    “秦王殿下的意思是,一字不改!”(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