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31节 代罚

    长安令衙门口足足围了有四五百人,这是一场整个长安都已经知道,公开的案件了。

    “堂下何人?何人原告,何人被告?”

    这不是电影,而是直视的堂审。

    负责堂审的是京兆司法参军,这个职务可以说是集文职与武职为一体,文职部分负责审理一些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案件。武职的部分是有一些刑案,需要破案等,他则是指挥者,或者是主要的负责人。

    堂下,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种威武的吼声。

    只有一个小吏站在门口大喊声:“堂上主官问名,堂审开始!”

    跪吗?

    这里是大唐,根本不需要跪下,非刑案还有坐垫。

    “民女金蔓青是原告。民女长安耀州人士,是耀州二等管工,大家皇家学院医学院的备选学子,此次来长安,一是为采购些礼物,一部分是给耀州交好有姐妹,一部分是准备去探望父母,已经有批准的凭引。进长安来第二个原因是去礼部御学司报名,并且接受审核,由于民女已经有了一些职司,并且在医药学术上有些许的贡献,以及耀州主官的推荐信。所以拿到一个免试入学的资格。”

    金蔓青一开口,就把自己这边的情况讲的极是清楚。

    在昨夜,魏征亲自教了她堂上应该说什么,什么不应该说。那一部分是重点,那一部分是次要的。

    甚至于,如果去博取听审百姓的同情等,魏征都有一套详细的方案给她。

    金蔓青也非常清楚,自己被打的这一巴掌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这似乎牵扯的不小。只是眼下却是当真在为自己出头,所以金蔓青非常的配合,讲魏征交待的事情非常认真的背了下来。

    堂上的京兆司法参军伸手向下虚按两下:“待本官问你之时,再详细讲来。”

    说罢,司法参军转向了百济使节:“那么你是被告了。堂下书吏,可以核查原告与被告的身份,以及在东市的原因?”

    百济使节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这样的问题他不愿意,也不会去回答。

    作为一国的使节,他不会轻易的回答任何的问题。

    百济的使节眼下只在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摆脱眼前的这个麻烦,很明显大唐的人在借这件事情作些什么,但肯定不是针对他们百济,高句丽使节的态度让他有些寒心,所以此时坐在堂上的他,心中只是想尽快结束这件事情。

    “原告,陈述你的控状!”

    “民女前往东市,有东市向导带领在各家店铺,在街上当时民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是突然被人打了,然后他却说我是贱妇。民女当时已经说过自己是长安的平民,非奴籍之人被人称为贱妇,这是辱骂之过。民妇一告他伤人,二告他言语之辱,三告他仗势欺民!”

    金蔓青说完,直起身体一礼。

    “被告,你可认罪!”司法参军朗声问道。

    百济使节心中此时考虑的是,打人可以认罪,但绝对不会认那个辱人之过。什么仗势欺民之话,绝对不能认。否则自己就根本没有必要留在长安了,长安的百姓会对自己,甚至是百济都会有些看法的。

    正在百济使节考虑如何开口的时候,堂外有人高举着一份文书高喊:“高句丽正使致信大唐京兆尹,高句丽并无限制平民穿丝绸,并附上高句丽服饰等阶说明,以帮助大唐京兆尹判断东市之案!”

    一份正常的文书,高句丽使节团的小吏竟然故意高喊出来。

    这是喊给谁听的?

    百济使节感觉自己的心都在裂开了,高句丽人竟然会这样作。

    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心口,百济使节的表情极为平静,然后缓缓的离开坐垫站了起来,语气极为的平静:“认罪!”

    百济使节这一句认罪,却是让堂上堂下所有人都蒙了,特别是后堂之中魏征派来的人更是象一拳头打在棉花上。

    门外的百姓却是在欢呼,百姓们的心是偏向于弱者的。

    魏征派来的人更是头痛,这与原本的计划不同。

    原本的计划是,只等这百济使节反驳,然后金蔓青这一边出示大量的证据。

    堂审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

    “既然认罪,一刻钟之后,听判!”司法参军示意堂上书吏拿着笔录去让百济使节画押,然后拿着那份笔录去了后堂。

    这是正常的程序,当场宣判也需要一个论刑的过程。

    魏征派来的人向京兆尹施了一礼:“既然案子已经结束,那某告辞了。”

    “就这么结束?”京兆尹反问了一句。

    “秦王殿下有过严令,此案可以设计圈套,可以令百济人丢脸,甚至可以想办法拖高句丽人下水。但是,任何人胆敢干扰大唐律法的公证,重责。某的理解是,圈套是原告下的,但公堂之上,判官只认证据,公正判案!”

    京兆尹听后,非常严肃的点了点头:“大唐律法之公正,自然是不容亵渎的。殿下英明。”

    这些话是秦王李元兴说的放,反正魏征的人并没有听到李元兴说过,只是魏征告诉他这是秦王殿下的意思,律法必须公正,事情可以有阴谋。

    魏征的人离开了。

    没过多久,司法参军重新回到了堂上。

    这期间,百济使节一直很平静的站着,看到司法参军出来,竟然还微微的点了点头。

    “听判!”司法参军站在大堂之上,在众小吏站好位置的时候,大声喊道。

    金蔓青也站了起来,她的心思没有那么多,她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罢了。

    “贞观元年,大唐新律法之中,各使节正副使节拥有刑罚豁免权,除致人死亡、窃取大唐机密、藐视大唐皇室三大重罪之外,其余罪行可依新唐律。代罚。代罚一,以使节团奴隶之外身份之人,代为受过。”

    司法参军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

    表面上,是他在等百济使节的反应,事实上他却是在犹豫。

    因为第二个代罚是以冠代囚,说的直接一些,就是囚十曰,使节只需要将帽子或者可以代表自己的物品放在牢房之中就可以了。

    可魏征派来的人,最初说的想法就是,让百济使节安排他们的人,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打他板子,打多少板子不重要,一板也是打,十板也是打。

    思来想去,他在文字上玩了一个花样。

    “第二代罚,囚刑以冠代刑!”

    这就是文字游戏了,也是古文之中的语句不严谨之处。囚刑的意思,一是囚禁这种刑罚,另一种意思就是,囚与刑。囚代表关押,而刑就代表着非常现实的惩罚了,比如打板子,或者是扫街。

    “第三代罚,以银钱代罚!”

    百济使节心中倒是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代罚让他没有想到,这算是对各邦国使节的一种宽容,同时也保证了大唐律法的威严。

    “但,任何一种代罚,需苦主认同!”

    “民女不认以银钱代罚。”金蔓青一抬衣裙,长身一礼。

    门外的百姓也跟着起哄:“这位小娘不差钱,身穿云锦的人不需要那点罚的银钱。”

    “就是,能穿云锦的人,谁在乎那点钱币!”

    百济使节心中也在计算着,不过他却是不急,反正这个已经罚不到自己身上了。当下就问道:“如何罚,请判案吧!”

    “依大唐律,辱人者,掌嘴十至一百。本官判下被告掌嘴三十。被告可服?”没等百济使节有反应,司法参军继续说道:“伤人者,板子十至二百下,致人伤残者,囚一载至五载,同劳。更重者,流放千里!本官判下被告,板子四十下,打人脸者,特别是女子,伤其容貌,虽不留伤痕,但罪加一等!”

    百济使节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金蔓青。

    金蔓青伸手一指那天在东市他遇到的,那个非常凶的百济护卫:“如果他来代打,民女认同!”说罢,金蔓青又向司法参军施了一礼。她的态度却是极为了坚决。

    “如果三代罚同用,可否减轻刑罚!”

    百济使节要是放在以前,绝对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他才不会在乎一个护卫会不会被打呢,或者说会不会被打死,打残,只要自己不受罪就行。

    可现在,他的心态有了些许的变化。原因就是,作为盟友的高句丽不但背弃了他,而且还落井下石。

    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真的是非常的不好。

    无论是一时冲动,还是良心发现,百济使节眼下第一就是想尽快了结这件事情。然后就是让自己的护卫少受一点罪,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他要借这个机会在长安的百姓面前给自己挣一些好感,因为他还需要留在长安,还需要有一些计划与想法的。

    司法参军心中极是高兴,这样的结果正合他心意。

    “原告,被告在堂上没有丝毫的自辩,立即认罪。这是一种诚意,既然被告已经认错,长安自元月开始,自有礼让三分的美德。本官以为,罚钱一贯,赔钱五贯。由那护卫穿上被告之服、冠。受掌嘴之刑五,板十。原告你以为如何?”

    京兆尹在后面听着,心说司法参军你当真是自作聪明。不过,他却已经不能阻止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