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26节 秦王的笔之刃 一

    突利小可汗在晚宴的时候吃的不多。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有心事,自然是吃不下东西了。

    天策上将府的这一次夜宴,主客就是远道而来的突利小可汗以及他的妻子,前隋的淮南公主。而次客就是阿史那杜尔,以及他的婚约正妻,大唐衡阳长公主。

    宴会之中吃了什么什么,除了那只烤羊之外,突利小可汗真得不记得其他了。

    夜宴之后,李元兴让人叫来了长安几个大报馆的人,既然来到了长安,那么许多事情自然要亲自来处理一下了。

    事先作一个安排,必然会有奇效。

    次曰清晨,高句丽使节在清晨就主动找到了百济使节:“名声很重要,你应该主动讲事情的经过讲清,否则你百济在长安会寸步难行,也会让我大高句丽为难的。”

    “讲清,唐人无理在先!”

    “只是打了一个妇人罢了,依唐律仅需赔一斗米。”高句丽使节这话已经带着一丝怒气了。他生气的是,百济使节连这么一点小事都搞的复杂,要知道他们来长安城是为了与大唐求和的。

    百济使节沉默了,他用沉默对抗着高句丽使节带给他的压力。

    “我大高句丽已经损失了两座城,和你们百济一起占下的新罗十三座城,至少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够真正为我们两国带来产出。这个期间如果与大唐交恶,再度开战的话,新罗的反扑会如何?”高句丽使节又开始在讲道理了。

    “你们前后都是敌人,这确实是个麻烦!”百济使节倒不怎么心急。

    高句丽使节又说道:“如果我大高句丽支撑不住,只能与新罗和谈,那么你们百济当如何?”话说到这里,就已经是算是一种威胁了。

    百济使节沉默着。

    他心里却是明白,新罗远比他们百济强大多了,如果不是有高句丽在拖着,百济随时都可能有灭国的危险,所以对于百济来说,与高句丽结盟远远比和大唐结盟更重要。

    “那么,你认为呢。你的一点颜面与国之大事,那个重要!”

    “我去,现在就去。”百济使节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武将打扮的乙支文德从后堂走了出来:“百济人总是想在两边都占到便宜的!”

    “我们大高句丽拿百济没有办法,除非能和大唐与新罗同时结盟,然后与新罗分了百济。这才是上策,在战后,迅速的击败新罗,一统半岛,这样才有了与大唐对抗的力量,可这样的计划容不得一点闪失。”

    乙支文德也说道:“与百济结盟,慢慢的吞并新罗这才是稳健的方法!”

    高句丽人在算计着,百济的使节却是有一肚子的火气。

    虽然生气,可他却不得不主动来到长安报的报馆,毕竟是一国使节,百济使节的到访还是有一个新份不俗的人接待了。

    现在,报馆内部的职务已经改名。

    掌柜的叫作总编,然后加设副总编。笔客依然还是叫作笔客,但却增加了一个金、银、铜、铁、木五个笔客的等级,这个等级如何去分,并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报业行会也正在为此事讨论着。

    “本使要来说清当曰在长安东市之事,以免被无良之人诬陷!”

    “甚好!”负责接待的是长安报的副主编,崔氏族人。

    “那天本使遇到一个假冒大高句丽王女的**女,所以打了她。本使要问你,在大唐难道就允许普通民妇穿大唐公主服色吗?”

    百济使节一上来,不是讲述事情的经过,却是指责与反问。

    长安城副总编心中有气,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此事倒是有趣,在大唐庶民穿士族服色,就已经是越阶之罪,最重可流放千里。但,律法有规定,只有执法者才可行刑,任何的私刑都是禁止的。”

    百济使节心中一喜,对方竟然支持了自己的说法。

    “在我大百济,私刑是允许的,我是大百济的使节。所以,打了一个**妇,却受到了诸多指责,这一点却是让本使极为不快。”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作一个记录。贵使自然是无罪,如能证明无过,自然是更好的!”

    百济使节哈哈一笑:“你记录吧!”

    纸笔准备好之后,长安报副总编问道:“第一问,贵使与那身穿高句丽王女服色的女子,是在长安东市偶遇吗?”

    “没有错,就是偶遇!”

    “那第二问,她有自称是王女吗?”

    “这个倒是没有,她自称是平民。”百济使节倒是如实的回答着。

    长安报副总编问的不快,心中却在回忆昨夜见到秦王殿下之后,关于百济使节与金蔓青之事的交待。

    他不敢说的太快,生怕自己考虑的不够周全而误了秦王殿下的计划。所以写的也是慢,慢吞吞的写完,更是不紧不慢的继续问道:

    “既然她没有自称是高句丽王女,那就不是冒充之罪。服饰僭越之过,自然是由礼部下设的百服司负责查过。”

    “恩,你说的倒是不偏心!”百济使节听到这翻话,认为眼前的人是一个公道人。

    长安报副总编暗自深吸一口气,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候到了。

    “请问贵使,就某了解那女子曾经自称是平民,长安的平民。这一点,贵使是否听到。”

    百济使节心中一紧,那妇人竟然是长安城的平民,当下就反问了一句:“她是那里的平民,与服色僭越有关吗?”

    “无关,无论她是那里人,服饰越出她应有的规格,这就是错。正如某刚才说的,她不是冒充贵族,仅仅只是服色上的僭越,这是礼部百服司管辖之事。”

    百济使节听后点了点头:“本使听到她有说,她是平民。也听到旁边有人说,她是长安的平民了。”

    “某多一句嘴,贵使是在惩罚她之前,还是之后!”

    好一个惩罚,这个词用的实在是太妙了,副总编自己都在称赞自己。说完之后,他盯着百济使节的双目,期待着百济使节接下来的话。

    “之前听到,之后也听到。听到她自称平民之后,如果不是东市那些闲汉阻挡,本使还要继续惩罚她。本使会上表大唐皇帝,要求大唐礼部彻查此事,僭越之过,当重责。本使也要求,追究恶意抹黑本使的笔客!”

    “一切,自然有大唐律法。”

    长安报副主编将手中的那份记录转了过去:

    “贵使您看看,某的记录是否与刚才的对话一致。没有擅自改动过,也没有添减文字。如果无误,请签名,某当在明天将这记录原样印在报纸上,事非过错,自然有公论!”

    百济使节看完之后,果真没有什么差错,与刚才说的完全一致。

    特别是最后一句,百济使节称怒惩**妇,并称要上表礼部,追究大唐平民妇人穿高句丽王女服饰的僭越之过,以及众报馆笔客恶意抹黑之过。

    “这最后一句,一定要印上,本使必然要上表大唐礼部!”

    “自然,如果印出来的与这一份差一个字,贵使尽管来砸了我大唐长安新闻报的招牌,我长安新闻报馆从此封门,我报业亦有行规,不过私改受访者一字。”长安报副总编严肃而认真的说着。

    百济使节很满意:“很好,明晨长安报送五百份来迎宾苑!”

    百济使节满意的离开了,长安报的副总编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流汗了,而且整个后背都湿了一大片。

    “备车,送某速去天策上将府!”

    天策上将府之中,李二正在李元兴的书房之中与李靖玩那军棋,李元兴则作为裁判,坐在棋盘居中左侧的椅子上。

    这场棋,也只有李元兴来作裁判了。

    大唐皇帝与大唐兵部尚书玩棋,无论谁胜谁负,这个结果都是不能传出去的。

    “殿下,长安报副总编求见!”

    李二总着李元兴点了点头,李元兴推门走到了外面。

    “殿下,这是百济使节的对话原本,这是某复抄的一份。”长安报副总编双手捧着。

    李元兴接过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将那复抄的一份收下。

    然后语气极为平静的说道:“接下来,你们的任务是炒热关于隋征高句丽败因之论。这是政论。”

    “殿下安心,报业行会定当不负殿下所托!”

    “第二件事情,再搞了一个礼之论,以及**调查。就以这件事情,你要懂得去引导百姓的思想。本王的意思你记下。”李元兴说罢,轻轻的招了招手,当下就有小太监抬过来小桌,还有纸笔。

    长安报副总编准备好之后,恭敬的站在桌前。“请殿下示下!”

    “我大唐尊各民族之礼仪,尊重任何一个民族的风俗习惯。但仅限我大唐的朋友,在这一点之上,你们可以选择一两个友好的邦国捧上一捧。”

    听李元兴说完,长安报的副总编问道:“契丹族、靺鞨族、突厥族。殿下认为可好!”

    “可以,把契丹族捧的高一些。突厥族这次对人不是族,你掌握分寸就好。”

    李元兴说着,长安报的副总编认真的在记录着。(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