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14节 高句丽贵族 三

    秦王府之内,李元兴正在小宴刘政会与姚思廉。

    所谓的小宴,这还是李元兴发明的词语,其中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不用大桌,每人一个小桌。另一层意思则是指四个凉点,两荤两素。再加一道果盘,一道什锦点心。然后有茶与酒可以自由选择。

    菜量不大,要靠这吃饱,怕是只有武曌的饭量可以。

    “刘公自户部之后,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身体已经恢复了不错。本王想请刘公出仕,不知道刘公意下如何?”

    李元兴要请刘政会出来再当官吗?

    刘政会心说,当时就是秦王你一句话让我的户部尚书之职没有了。不过,那个户部尚书还真的没什么意思,此时李元兴要说请他出来重新作官,刘政会倒是还真的动了心思。

    “秦王殿下有心,某身体已经康复。”刘政会也表了一个态度,等李元兴说话。

    “本王想请刘公领礼部尚书衔,任大唐皇家学院总院教务副院长。这个大皇皇家学院院长是本王的皇兄,也就是当今圣上。教务副院长主管的是五大一小六个分院的学科教案工作,说的简单一些,就是这些学院教什么课,需要刘公费心了!”

    好职务呀!

    刘政会不心动是假的,对于儒生来说,大唐皇家学院任何一个职务只要公开选人,就会被无数人争破头的。

    李元兴没有催刘政会回答,他知道在大唐,有些特别的高官入职,还要还三辞之礼。三请之后,才会入职,这是礼,说穿了也是李元兴非常不喜欢的破规矩。

    “姚公,大唐皇家学院需要一位主管德育副院长,主要负责五大一小六个学院的学子的品德教育。当然,每个分院也会再设分院的德育导师,没有规矩不成方园,没有品德自然无法仕天下。”

    “殿下大义!”姚思廉心说,去他的三辞吧。

    这秦王本身就是不安常理出牌,万一你推辞一次他当你没有兴趣,下次不找你怎么办。

    所以妙思廉当下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提出了要求:“殿下,下臣有些话要说在前头。殿下须认真考虑!”

    姚思廉倒是没有说那种,你不答应我就不当这个官的意思,只让李元兴考虑。

    姚思廉正准备说的时候,门口有一个近卫快速的跳到了门前,探头看了一眼,然后又躲到了门外。

    “姚公稍等。”李元兴冲着姚思廉致歉后,然后对陆毛锋说道:“叫他进来,下次有急务大大方方的在门口上报,这样探头探脑的让人笑话。”

    那近卫进来,向李元兴施礼后,又向刘、姚两位施礼。

    这才说道:“殿下,有人从长安送来信物还有一封信。信物是神农大殿的,但却是府里赐赏之物。对方声明要么给二娃将军,要么给陆校尉。”

    李元兴冲着陆毛锋点了点头,陆毛锋飞快的跑了过去,打开那纸看了一眼之后,却是一种不知所措的表情。可又不知道,如何向李元兴汇报。

    “崔壹叶!”李元兴轻声呼唤了一句。

    崔壹叶赶紧过去接过那纸读了一遍,看完之后脸色也极是古怪。回身汇报道:“殿下,这上书一件小事,耀州一位女管事在长安被打,打人的是百济使节,还有一些辱骂的话,想来因为听不懂百济语,所以没有写明。这短刀只需要查证就可知道是赏赐给谁的,下臣这就去查!”

    “被打的是金蔓青?”李元兴追问了一句。

    “回殿下的话,正是!”崔壹叶应了一句后,又说道:“此事只是小案,应交鸿胪处理,却是送信到了秦王府,如果是有人想寻私情,下臣必当严惩!”

    李元兴笑了,笑的很冰冷。

    看到李元兴这笑容,陆毛锋心说坏事,赶紧给崔壹叶打眼色。李元兴这表情就代表着有有要倒霉,崔壹叶心想自己说的没有错,以秦王殿下作事的风格,就算说错话也不会受处罚,更何况自己没有错。

    李元兴站了起来,来到刘政会与姚思廉面前。

    “刘公,本王以为,大唐子民被人打了,如果打架双方是打唐子民的话,这是打架,应该交给武候铺处置。如果说,大唐子民与异邦人打架,对事不对人,谁错罚谁。交由鸿胪寺处置此事,不知本王所说是否正确?”

    “殿下所说,合乎唐律!”姚思廉身为御史台监察御史,对唐律相当的熟悉了。

    李元兴点了点头:“一强壮的男子,打了一个柔弱的女子,此事依本王礼让之说,至少是失礼,不知道姚公以为如何?”

    “殿下的礼让之说,已经深得民心,长安百姓知礼,谦让,却是德!”姚思廉说完后,看了刘政会一眼,在看到刘政会点头示意之后,又说道:“不知道那份书信,可否让下臣一观!”

    李元兴点了点头,崔壹叶将那供述双手捧上。

    看过之后,姚思廉对李元兴说道:“冲突之后,又追打,手下欲再次行凶。此事已不是简单的打架,其中必有缘故,下臣认为应该查明真像。”

    “本王也以为,应该查明真像。但本王有一个态度,如果有人敢在我大唐国土之上,有意辱我大唐子民,这一记耳光打的就是本王的脸面!”李元兴的语气带着几份严厉。

    刘政会这时却说道:“殿下错了!”

    “本王错在何处?”李元兴的语气更加的严肃。

    “异邦辱我大唐子民,打的是我大唐的脸面!”刘政会的语气提高了几分。

    李元兴一躬到底,虽然他与刘政会政见不合之处非常多,但这一次刘政会这话说的真好。李元兴当下就认错:“本王错了,刘公所言甚是。既然有我大唐子民的户籍,身在大唐都无法受到我大唐庇护,那身在异域当如何?”

    “此事,如殿下不弃,下臣愿代查。”

    “有劳刘公。”李元兴当下就写了一个手令,就仅针对此事,请刘政会代为查证。“刘公自此时起,领礼部尚书衔,大唐皇家学院教务副院长。学院之事,本王正好有一个章程,本王以为,异邦蛮族,自当先学诗书礼乐为上佳,懂礼知书才可学得先贤大智慧,刘公这几曰也拿出一个章程来!”

    李元兴示意崔壹叶拿资料。

    厚厚的一本子,纯打印的资料。

    这里面可以说李元兴收集的何止是四书五经,孝经,弟子规,劝善,唐诗,书画等都有摘录。

    “下臣必定用心拜读。”

    刘政会与姚思廉告辞,带上了陆毛锋,还有元春。

    毕竟对方主动找的是陆毛锋,而元春是女官,有些问题还是元春问的比较好一些。

    两位大儒离开之后,武曌跑着来找李元兴了。

    “我的人被打了,秦王府的人被打,被羞辱了。秦王殿下你怎么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是大唐子民。此事刘政会插手了,别忘记了,他是二十四英杰之一,一钱的银币上就有他的头像,这事情只是一个开始,你老实的去干你的事情,你不许管,也不要过问!”

    李元兴的语气很严厉。

    武曌想了想,尖叫着说道:“被人打脸,一定要打回去。”

    “错,本王是大唐秦王,本王的脸面被打是会死人的。如果打的是大唐的脸面,会血流成河。你一个小丫头,此事不许过问。”

    武曌快速的在李元兴脸上亲了一下,跳着跑出去了。

    李元兴心里明白武曌来这里的意思,武曌才按着自己的意思在耀州说过,天下间没有能够打大唐子民的鞭子,这才几天时间,大唐的子民就被人打脸,这打的当真是秦王府的脸面,不过刘政会说的也没有错,这打的是大唐的脸面。

    刘政会虽然与自己政见不合,可却是一个大大的能臣,自随李渊起兵以来,干过不少漂亮的大事。

    在对外敌的角度,刘政会身为文人,绝对不是后世明代的那种酸儒。

    他是会杀人的。

    天黑的时候,借着陆毛锋的令牌,开长安城门一行人进了长安。

    客栈之中,金蔓青已经恢复了平静,刚刚喝下一碗粥。由她念着,雪晶将百济使节辱骂她的话都写了下来。

    敲门声响声,守在外屋的闲汉开门将人迎了进来,然后对内屋的雪晶说道:“雪晶真人,秦王府来人!”

    秦王府来人,雪晶心生暖意,秦王府果真是靠山。

    第一个进来的是元春,因为这是女子的房间,由女官先进来这是礼。然后才是刘政会、姚思廉,以及陆毛锋。

    “我叫元春,秦王府正八品上书吏女官。这位是大唐皇家学院刘院长,领礼部尚书衔,皇家学院总院教务副院长。这位是大唐皇家学院姚院长,领礼部侍郎衔,皇家学院总院德育副院长。”

    元春介绍完退到一旁。

    雪晶去扶金蔓青。

    可金蔓青却推开雪晶,整个人跪伏在刘政会与姚思廉面前,泣不成声,刚刚平静的她心中无限的委屈,哭的几欲晕死过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