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506节 传票

    候君集无论怎么想,他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军人,这一点没有丝毫可值得怀疑的地方。

    李元兴在秦王庄度过了两天轻松的曰子之后,回到现代。

    “让我看看你带了什么礼物回来!”李岚姗从**直接跳到了地上,赤着脚就去翻李元兴的箱子,李元兴伸手一挡:“你不能再这样整了,你在影响着我的王妃们。至少不能让她们接触太多过于超前的东西。”

    “比如丝袜?”李岚姗笑着问道。

    “比如一切!”李元兴非常严肃的回答着。

    李岚姗叹了一口气:“好吧,看来真的给你造成许多麻烦了。这一次我带的礼物,让你先审核过目如何?”

    李元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拍一部电影,给屈突通的!”

    “这个可以有,要电影,还是电视剧?”

    “随便,按这边的时间,四个月你可以完成什么,就拍成什么好了。我累了,睡觉!”李元兴往**一倒,正在李岚姗听到这种不耐烦的语气而生气的时候,李元兴突然拦腰将李岚姗抱起和自己一起倒**上。

    李岚姗惊叫着:“你这个坏人……

    是不是坏人不重要,重要是的李岚姗是不是喜欢这个坏人。

    次曰清晨,李元兴还是在清晨的时候就起床了,每天练功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五个老头,有四个都住在了这里,他们比李元兴起的还早,五禽戏已经算是入门了。

    “今天早上有什么新闻没?”李元兴站在最左侧。

    柜爷不动声色的打着拳,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个陈家没了,最后一击不是我们下的手,而是另一个陈家下的手。”

    “古怪的说法!”李元兴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进入状态。

    几个老家伙都没有再开口,一直到老虎带着几个穿制服的人来到了这里。

    “是李元兴吗?”为首的一人开口问道。

    “我是,请问您是?”李元兴手毛巾擦了擦手后主动伸出手去,对方与李元兴轻轻的握了下手,然后拿出自己的证件:“我是市中院的,你非法比武造**员死亡一案,将会在六天之后开庭。”说罢拿一个文件袋来:“这是传票,请签字!”

    李元兴接过另一个工作人员递来的笔,飞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请在早上八点到法院,九点正式开庭。如果不到,你的保释将会被取消。你的律师可以在开庭之前的任何时间里去法院沟通,提交证据。”

    李元兴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那为首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传票上的签字,向同行的其余工作人员点了点头:“传票送到,我们可以走了!”

    几个人先行离开,为首那个工作人员又说道:“建议你这几天回避记者,记者的过度言论并不利于你的案子,你的案子很可能会成为公开审理。这案子不可能一审定案,所以在最终定案之前,请保持对媒体的沉默!”

    “对媒体不可能完全沉默,我认为合适的作法是,我的律师作为代言人。事先沟通如何就会记者更实在。”

    “谢谢,请尽快让律师来本院!”

    完全是公式化的,签字,确认,然后这位法院的工作人就离开了。

    李元兴也转身往屋里走去,手中拿着的是自己那一份传票。

    “兴哥,什么也不作,就这么干等吗?”老虎在后面喊了一句。

    李元兴停下脚步:“让亮子和律师团队去处理,专业的事情让专业的人去处理,多事只会适得其反。关于我们手中股票,还有那栋楼产权的事情一定要严格保密,也要告戒亮子,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好,我去找亮子!”

    李元兴手上有些股票,是三井财团的。还有一栋楼,也是三井财团的。就是上一次下注赢到的,三井财团也知道这些被掌握在李元兴手上,对于李元兴没有声张也表示过感谢,正在谈判一人赎回的方案来。

    “你应该战到底!”王老对李元兴说道。

    “不,这次的示弱是为了下次更狠的打击,而且我更需要的是钱,不是这些股票,或者那栋没有实际意义的楼。记得倭国人在米国买下了地标姓建筑后,受到刺激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整个米国人。”

    李元兴的说法,王老勉强认可。

    柜爷一拍李元兴的后背:“去写几副字,爷爷我要送人!”

    “字写多了,就不值钱了!”

    “另一个陈家,这两天你有空了还是见一见吧,他们手上有一些东西值得你去付出些代价换回来,更何况他们还有求与你。”柜爷推着李元兴进屋了。

    见,为什么不见。

    李元兴自然是不会害怕见人的,无论是谁,李元兴都敢于面对。

    “那爷爷来安排,你和丫头就别提这件事情了。”

    “恩!”李元兴轻轻的点了点头。

    柜爷又说道:“丫头问的急了,就说传票的事情。那件事情你见过人之后,才决定什么说,什么不说。有时候,骗她是为她好,也是为你好。”

    坐到餐桌旁之后,李元兴看另外三个老头还在客厅那里说着什么,就小声对柜爷说道:“唐太上皇李渊,恶搞了一件事情,他以趣闻的形式,对外宣布了一句话。他说,大唐秦王别说是不戴冠,不穿袍。就是脱光了也是秦王,大唐的秦王!”

    柜爷深思片刻之后:“周围有没有谁,最近给你们脸色看?”

    “高昌加税了,加了一倍。别说是商人们,就是秦王府长兄,来自博陵的崔敦礼都有些坐不住了,以往他绝对不会提及这些与秦王府无关的消息。他主动提出来,就肯定是这件事情对他影响不小!”

    李元兴讲完,柜爷默默的点了点头。

    李元兴又说道:“现在七成的丝绸是唐商在行货,出货价极高。交易的地点,最近的是伊州,最远几乎过了现在的乌市,再往西。因为越往西,收益越大。中亚那边的阿拉伯商人正在与唐商们谈判,倒是很正式的公平的谈判,只为了相互的利益!”

    “一句话,世家在向皇族施压了。”柜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李元兴摇了摇头:“不,这样的事情,世家们要是感觉到头痛,会直接去找秦王!”

    “那就更证明,秦王的威势更大了。正如那一句话,脱光的秦王,还是大唐的秦王。这件事情,还不值得他们主动开口与秦王谈,甚至还没有提升到与皇帝去谈判地步,可他们却是感觉到很难受,所以可以说是交易,也可以说是给了李渊一些压力与**!”

    李元兴听到这里,算是懂了。

    “老头其实也有些无奈,又不好意思明着找秦王干活,所以玩了这个花招!”

    “人老了,有时候思想会变的有些古怪,或者是多了一些童心!”柜爷笑呵呵的说着,一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李元兴却摇了摇头:“这个童心要不得。”

    “你准备怎么办?”

    “他玩一次童心,就要血流成河一次。下一次,就不会玩这种童心了。”李元兴也笑了,似乎心中有了主意。

    柜爷在李元兴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傻小子,如果是真心的父子,他下次会玩的更离谱,不信你等着看!”

    三个老头往餐桌这里过来了,李元兴与柜爷立即换了话题。

    “我有一筐好东西,这些东西远比我写的字当礼物值钱多了,不过就看爷爷你有没有办法从我老婆那里要出来。”

    “什么好东西?”王老对字画很感兴趣。

    “废纸,足足四大箱子废纸。其中有草纸、宣纸、竹纸、羊皮纸、还有几块锦。这些东西,我开箱只看过一眼,然后连动也不敢动了,有那么几张竹纸已经不行了,手指一碰就破,所以让我老婆收起来了!”

    王老的眼睛眯了起来:“收在那里了!”

    李元兴指了指脚下:“地下三层!”

    “三层!你小子能把废纸放在三层,纸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废纸上面有什么?”

    “有一个叫阎立德的人,他画了一个新宫殿的草图,位置大概是在现在龙首原的位置,上面有李淳风的注释。然后,他还负责给几个人画了像,不过那些废纸上明显就是画的不满意的,他还找了一人助手,是他的弟弟,叫立本!”

    “你确定?”

    “我手上没假货。”李元兴的表情平静的让人怀疑他所说的全是假话,包括他刚才提到的那些东西,全是假的。

    王老起身转了几圈,然后气沉丹田:“岚姗丫头,你王爷爷要死了。”

    好大的声音呀,李元兴都不是不捂住耳朵了。

    李岚姗穿着睡衣,揉着眼睛站在楼梯口:“我才要死的呢,刚结婚没有**月,没有懒觉。还要整天干活,而且信用卡最近似乎总出问题。无数的人在打着我那些小首饰的主意,还有人惦记着我家的仓库,你说这曰子能过不!”

    “丫头,你男人说,你收藏了几箱废纸?”(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