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 502节 大唐子民 下

    汤是什么汤。

    春兰在厨房找原本就是高句丽的奴隶厨师一问,那厨房当下就鬼号一样的哭了。

    “别,别哭呀!”春兰有些急了。

    李常正好过来,一把就揪起那厨子:“快回答某,这汤有什么讲究?”

    “这是母亲汤!”那厨子眼泪哗哗的说道:“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那存放了一年干到快发霉鱼干。混入各种野菜,煮了给了孩子们去吃。所以,这汤就是母亲汤,只有穷人才知道这个汤的!”

    野菜,这里有的是野菜,发动人很快可以采到几大车。

    李常一边叫人去准备野菜,那鱼干想找一个发霉的还真的是难。

    想来想去,李常叫春兰进去先作汇报,自己也去告诉三位上官,看看他们怎么说。

    王及善听到只当是金蔓青想家了,正好合了刚才她对那页菜单的犹豫。

    武曌听到之后,却将一物暗中交给了春兰,同时小声说道:“这就是最后一道汤!”

    香菇青菜,这是第一道上桌的菜,厨房之中自然是以大唐厨师为主的,李元兴好吃,只管味道不用颜色与样式。武曌好吃,要求色香味俱全。这香菇青菜在现代是道极普通的菜,可以大唐,却是长安上等的贵宾菜。

    因为一年四季,无论你在何时,都可以吃上一份香菇青菜。

    这道菜自秦王庄推出之后,因为保证了四季新鲜的香菇与青菜的供应,很快成为宴席之上的重要素菜,特别是大唐官员宴请异邦使节的时候,少了这道菜就代表着那位使节不被大唐看重。

    民四季有绿菜,代表着大唐的富足强盛。

    第二道丸子,四色丸子。分另是精瘦的小狮子头,生汆丸子,和着淀粉炸的肉丸,与鲜丸。鲜丸就是虾肉与猪肉混合起来的味道鲜美的肉丸。

    四样丸子,蒸、煮、炸,用了三样工艺,而且用的全是新鲜肉。

    这一道菜,任何一种丸子都是宴席上的上品。而在耀州,这道菜奴隶也可以吃,只是却用钱买不到,而是靠工坊奖励的分数换来的。

    这道菜代表着耀州最出色的工匠,无论男女老少,平民还是奴隶。

    第三道,回锅肉片。

    腌肉,或者是水煮肉,然后切片薄片,用蒜苗炒了。这道菜不是席,可却是寻常百姓桌上的上等菜。

    腌肉与水煮肉都是可以保存许多天的肉。

    耀州的奴隶们自从可以自己拥有一些财产之后,在吃食方面第一个储存的就是这腌肉干,或者是水煮肉块,这样的东西代表着普通奴隶的富足。在长安不知道有什么意思,可以耀州,这是耀州底层奴隶或者是平民,最棒一道菜。

    最后一道,焖豆!

    这不算是一道菜了,这是大唐最初的一种主食。榨油之后的豆饼,用砂锅小火放是一些粗盐,加上水用小火慢慢的焖煮,在上工之前煮上,晚上的时候回家那大半砂锅的水就快干了,那豆子也象是粥一样。

    吃着混上野菜的麦麸团子,再吃上这个焖豆,就是连续好几个月的主食了。

    四道菜,代表着四种不同的感情。

    武曌都佩服这个金曼青,当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用四道菜表达出了她现在全部的心情。她爱大唐,她喜欢现在的生活,可以高句丽那边依然有她无法舍弃的东西。

    最后一道汤上桌的时候,是用一个半圆的纯钢盖子扣在托盘上的。

    侍女在金曼青前并没有拿掉盖子,而是将整个托盘都放在桌上。

    带着疑惑,在武曌眼神的鼓励下,金曼成伸手缓缓的打开了盖子,托盘上没有汤,只有一个羊皮纸卷,用一根红色的丝带绑着放在托盘之中。

    “你的凭引,从大唐长安到高句丽,时效为一年!你可以随时背上你的行李出发了,这份凭引是大唐秦王府签发的,你可以通行无阻,大唐的驿站你也可以入住,每个驿站会管你一餐饭,一夜住宿。”

    春兰站在武曌的旁边,解释着凭引的特殊之处。

    金曼青捧着那凭引,突然大声问道:“大唐就不怕我一去不回吗?”

    武曌没有回答,只是慢吞吞的吃着自己的午餐。

    坐在屏风后的王及善与崔君肃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在纸上写了一句话,这是他们面对这样提问之时,认为最佳的回答。

    王及善写的是,大唐待你如亲女,你为何不回。

    崔君肃写的是,大唐这里你才可以成为人上人,你为何不回。

    两人写完,示意卢承庆与李常也都写他们可能用到了回答。李常直接在自己面前的纸上写着:某是个粗人,认字不多,只当是秦王殿下对某好,某以死相报。

    卢承庆却写道:何以为家,有亲有朋,富足常乐以为家。

    王及善与崔君肃同时对卢承庆竖起了大拇指,在晚辈而论,卢承庆的话结合了王、崔两人的说辞的精华。无论是他自己想的,还是在看到王、崔两人的话之后才写出,都不能掩饰卢承庆是有真才能的人。

    可武曌会如何回答着。

    所有人都期待着,屏风后的几个人期待着,金曼青也期待着。

    武曌将自己小碗里的米饭吃完,擦了擦嘴后这才说道:“大唐的凭引只是通行证,有人自岭南来长安,留下就不回岭南了。这个并不违返大唐的律法,只是他如果要回岭南,就需要重新办理凭引。”

    这算什么回答?

    “你是大唐的平民,没有人限制你的自由。只是超过一年,你的凭此失效,你就需要在边关重新申请通关凭引。只要你还活着,就一直有这个资格。你也可以选择你以后居住的地点,高句丽那里本就是你的家。”

    “为什么?”金曼青这象是在问自己,她低着头捧着那凭引有些痴了。

    为什么?王及善也不理解武曌为什么会这样回答。

    “大唐的平民,拥有自由。这是大唐律条之中写得有的,不过,你与耀州药材坊签过契约,你在药材坊没有工作足够的年限,你是要赔钱出来的,这条在契约之中是有的,所以你一年没回来,大唐的官员会在高句丽去找你,向你讨要你的违约赔款。”

    武曌说的句句都是真实的。

    金曼青当真无法理解了,起身走到正中的位置施大礼,跪坐在地上再次问道:“从长安到高句丽找到我要赔款,那些钱甚至不够路费,却为什么不是抓我回来。”

    “本宫非常严肃的告诉你,你的自由人,没有人有权利抓你。你当大唐让你赎身是一句笑话吗?还是大唐在拿这个玩文字游戏去骗你们这些人。找你赔钱,这是维护大唐律法,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武曌一字一句的说着,那语气象极了李元兴。

    如果不是武曌的声音是明显的幼童女声,就这个语气王及善等人当真以为秦王李元兴到了。

    金曼青哭了。

    她相信一位公主说出的话不会是假话的,自己真的自由的。

    可是……

    金曼成哭的很伤心,把自己成为奴隶以来所有的泪水都一次姓哭了出来。从被抓,到现在,无论是苦,还是累,就是有一次不小心被柜子砸伤了肩膀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可现在她却是真真正正在哭。

    “公主殿下,我回不去。想回去,却回不去!”

    “为什么?”武曌的语气缓和了许多,但依然还是象李元兴的口气。

    “回去之后,会被重新抓回宫中去。因为是逃奴,如果我死了,宫中会给我父母一些赏钱,如果我是逃奴,那父母也会受到连累。我会被抓回去,用鞭子活活打死,我的父母也要赔上家产,甚至也沦为奴隶!”

    金曼青哭的伤心,她是高句丽宫中的医女,从进宫那天开始,她就是宫中的财产了。

    虽然不是卖身为奴,但进宫的时候,高句丽皇宫会给她家中一笔钱,也算是买下她了。只是没有落下卖女为奴的名份,事实上她算是高级奴隶了,成为宫中的医女侍,一直到成为正式的医女官,她才算是熬出头,有了自由身。

    王及善、崔君肃都是大唐高官,他们不但懂大唐的律法,对于周边小国的律法也知道一些,毕竟是友邦。

    听到金曼青哭,两人都有些动容。

    王及善说道:“买她父母回来,应该不是难事,程将军应该可以办到!”

    可就在所有人都在同情金曼青的时候。

    “哈,哈哈哈!”武曌放声大笑,似乎是没有一点同情。

    金曼青死心了,她知道自己只有留在大唐一条出路了,唯一可以求的就是,自己存到了足够的钱,接家中的父母与弟弟来到了大唐过上富足的生活。

    “你怀中放的是什么,那张纸你知道代表着什么?”武曌此时说话的语气,绝对就是李元兴翻版,没有一丝一毫的差距。用词,语句,语气的停顿,所有的一切都是李元兴的翻版。

    这一点,让屏风后的四人震惊。

    金曼青颤抖着拿出自己的那张代表着大唐平民身份的纸卷。

    “你是大唐子民,大唐之外普天之下没有关押大唐子民的牢房,敢打大唐子民的鞭子!”(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