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92节 初现军民情 三

    “我家里有鸡四只!”那妇人大声的说着。

    四只鸡,是多了,还是少了。众人却没的听个明白,这个村子每一家发的鸡数量并不多,是按人头来计算的,家中人多一些的,会按比例多一只鸡。

    村长正在翻着记录,大声的应了一句:“对数!”

    秦王府的管事这时站了出来:“某只是秦王府低级管事一名,但鸡在秦王府不当钱。不过,既然各位所说的是盗与被盗之事,那某自然是愿过来作个证的。秦王殿下说过,钱货有价,人心无价。”

    哇……

    那被绑的军士突然号陶大哭起来,七尺男儿有泪不轻弹。

    那位秦王府的管事没有去看那大哭的军士,继续说道:“从庄子里出来,鸡用竹笼装着。车行在路上,搬运,喂食,喂水。庄子里给定下的规矩是一百只鸡有九十五只活着发到百姓手中,这就是功劳。”

    折损率百分之五。

    李二侧头看着李元兴:“这么高的折损率?”

    “他没有说清,臣弟的意思是,病的鸡直接埋了。伤的鸡直接吃了,交给百姓的鸡要是健康的活鸡,万一没几天就有鸡死了,百姓的心里受不了。”李元兴低声解释着。

    李二想了想,对秦琼挥了挥手,示意秦琼可以去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那管事继续说道:“自然,路上也有笼子破损,逃掉几只鸡的。所以,有人捡到也不算意外,无主之物,捡到找到主人并且归还,这是良善之举。但找不到主人,就不是罪过了……”

    那管事还在说着,李元兴却对李二说道:“不会让叔宝兄派在这村子观察。这件事情才仅仅是一个开头,接下来才是好戏上台!”

    “现在呢?”李二问道。

    “自然是回去吃饭,难道皇兄不饿吗?或者来一只小鸡炖蘑菇是上等美味。”

    “走!”李二趴着后退几步,这才起身。

    李元兴则将自己的设备装回背包里,一位禁卫接过背包帮李元兴背上,一行四人准备回营地,那名去村里打探消息的禁卫看到众人离开,自然就会回到驻营的地点去。

    而秦琼,则去了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处军营。

    驻营地之中,李二爽朗的笑容惊动了正在准备午餐的众人,虽然带有厨师,但李二与李元兴的饭菜却是要长孙皇后亲自去检查的。不仅仅为是安全,也是要考虑到质量的,出门在外,要是没吃好就是作妻子的罪过了。

    “二郎有何事高兴!”长孙皇后在门外迎接。

    “教化之功,五郎功不可没,大善之举!”李二高兴的称赞着李元兴。

    李元兴却一副非常谦虚的表情:“这教化之功,首先是皇兄,然后则药师兄,再下来是各位将军们。臣弟只是编写了一些有趣的文字罢了,而就这些文字,御史们还等着弹劾臣弟,所以万万不敢称有功!”

    “五郎,你呀,五郎!”李二笑着指了指李元兴。

    李元兴立即将话锋一转:“皇兄,你记得那个劝阻丢鸡夫妻那文生吗?”

    李二摇了摇头。

    李元兴继续说道:“臣弟打赌,那是前隋臣子,在前隋至少也是四品以上的官员。说不定,还是一个非常有名气,有德望的名臣。他能在几句话说服那丢鸡的妇人,而且可以领悟臣弟教化军士之的想法,在不动声色之中艹纵村民用最完美的方式解决这事,而且他给我府中管事说了什么,臣弟都非常感兴趣!”

    “名臣?”李二听到名臣这个词,就如同李元兴听到宝藏,李靖听到传世兵书一样兴奋。

    “臣弟愿赌铜钱一枚!”李元兴也学会无赖了。

    不过以大唐秦王与大唐皇帝而言,一枚铜币的赌博已经不算小了,能让两人开赌之事就绝非寻常之事了。

    “臣妾走一趟!”长孙皇后主动请命。

    李二没有回应,反而问李元兴:“如果不是名臣,你要补偿你嫂嫂!”

    “如果不是名臣,臣弟送嫂嫂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李元兴自信满满的说着。

    长孙皇后将围裙交给侍女,对李元兴说道:“那回来之后,无论是不是都说不是就好了。”

    明知是长孙皇后开玩笑,李二还是十分的紧张,立即伸手:“五郎,夜明珠交出来。”李二这是明抢呀,李元兴无奈:“我秦王庄机密仓库二号房,第十八号铁柜,编号十号的柜子之中,放着夜明珠。”

    李二爽朗的笑着。

    长孙皇后只带着一个侍女,为了安全张初尘陪着一同前去。

    这里距离那村子,不过十里的距离,马车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

    长孙皇后翻看到手里的相片,暗赞李元兴真正是对大唐太用心了,随便一次游玩都在想着发掘人才。

    很快,长孙皇后到了村子。

    光看着这华丽的马车,就让村子里的人极为紧张。

    “秦王府!”有位老者一眼认出那张初尘别在靴子上那短刀,刀柄上的标志了。秦王府那独一无二,古篆体的,画成圆形的秦字。可能许多人认不出这个字来,却可以认出这个标志。

    因为秦王府的管事还在这村子里,在几个时辰前,秦王府给他们分了田,发下了鸡。

    很快,那位管事被找来,张初尘也不隐藏身份了,能拥有在刀柄上拥有秦王府标志武器的人,绝对不会是普通的身份。秦王近卫军武器上的标志是在刀鞘与刀背上,刀柄上有的,除了那秦王百刃之外,其余的不过十几把。

    这样的武器,就象是秦王令牌一样。

    “李夫人安!”那管事虽然级别低,但脑子不笨,秦王府拥有这样武器的女人,只有三个,一个是四岁孩童的明月公主,一把极小的短刀,装饰与展示身份的意义大于武器的意义。

    另一把是老狼将军的夫人,怜月,有一只匕首。可人现在是在洛阳的。

    最后一个,就是兵部尚书李靖的夫人,虽然不属于秦王府,但却有只短刀,比障刀短两寸的精钢短刀,号称大唐鱼肠的短刀。

    “找到这个人!”张初尘没有多话。

    拿着照片,那位文士立即被引了过来。

    “五郎说,你是名臣,至少也是前隋四品以上的官员。你的智慧,你的气度,大唐秦王殿下想见你。我是当朝一品诰命,我夫君当朝兵部尚书李药师,这位不能介绍,但身份高于我。我们来请你,以礼请贤!”

    张初尘长身一礼,可动作却不是女人家的,反倒象是男儿一般。

    江湖第一女侠,红拂女的传说,在大唐就算不是家喻户哓,也是誉满天下。

    那文士先是整理衣衫,然后长长一躬到底:“拜秦王殿下看重,某谢过!!”

    张初尘笑着点了点头,心说你这老子要是要摆谱,我就绑了你。然后皮鞭之下,你是名臣还是狗屁就全知道了。

    一个一钱的银币从张初尘指尖弹出,划过一道美丽的孤线,落在那丢鸡民妇的衣襟之上,正好卡在脖子那里。

    “你也来!”张初尘一指那名秦王府管事后,转身上了马车。

    车夫解开马车后拉着的马给了那名文士,秦王府管事本身有马,一行人没有停留立即就离开这村子了。

    张初尘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收回那张照片了。

    村长手上还拿着那张照片中,在他眼中这只是一张巴掌大小的画,画质却是如此精美。那妇人这时才发现衣襟上的那枚银币,村子看到之后,立即示意自家的儿子跑去屋子去。很快一张图取了回来。

    与图上一对比,众村民才知道,这个就是一钱银子的银币。

    可以换一百个秦王大钱。

    那图,就是秦王钱的说明图,发给这些村子,就是让他们可以认识这种新钱,新钱的购买力有保证,如果兑换,钱的样式也有说明。

    “秦王殿下是天庭的星君,无所不知!”村长捧着那银币高呼着。

    李元兴当真不知道,这又在无意之中装神弄鬼了一次。

    那位文士进到营区,只看到这简单的几个帐篷,三个男人围着一个木桌正在吃饭。却是不知道应该向谁施礼,李元兴转过身来指了指旁边的空桌子:“吃了没,没吃就坐下吃,这里只有饱了的和饿着的人。”

    “某饿着!”

    那文士竟然丝毫也不客气,到了那空桌旁就坐下。米饭与菜上来,他大口就吃。

    “我叫李元兴,是个闲不住的闲人。不知道兄台如何称呼!”李元兴没有自称秦王,只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人哈哈一笑:“秦王殿下果真如传闻之中一样,不据小节!某,高表仁!”

    李元兴不知道这人是谁,李二与李靖的反应却是极为强烈,李二连面前的碗都打翻了,惊呼一声问道:“你父可是在前隋汉名姓高的,独孤颎、独孤昭玄!”

    李元兴依然还是在思考,这位姓独孤的是谁,是那路神人。

    可这一次,换成那位文士打翻了自己的碗。

    李靖起身:“高昭玄对某有三曰师之恩,可惜,可惜,可恨呀!”

    李二却指着李元兴:“五郎,你果真是炼金之眼!”(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