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86节 本王还有霜糖【第六更】

    李元兴无奈的苦笑着:“这要是让小财迷明月那丫头知道了,回来还不闹死我。”

    众人又一是阵大笑。

    武曌财迷已经不是秘密,大唐上层谁不知道。

    武曌在大唐人称小财神,都说武曌是天庭的财神**。

    “也罢,趁着明月这丫头不在,我在败一回家。霜糖四十文一斤,这回不算贵了吧。”李元兴从元春拿来的那个木盒中拿掉木板,下面是一排竹筒。

    每个竹筒里都装的是白砂糖。

    真正在大唐制作的白砂糖,虽然比现代的差一些,但在大唐却是在极好的糖了。李元兴用的是石灰澄清法,这个是宋代就是已经非常成熟的技术了。而在大唐,历史上记载是在贞观二十七年之后,才开始慢慢开始规模化使用的。

    “上等霜糖!”

    “本王这个产量还算可以。”李元兴轻声说着。

    仅这一句还算可以,众人已经听出味道了,李元兴这个已经工业化量产了。

    同时,这一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李元兴这个霜糖一出来等于是绝是大唐所有的制糖坊的生路,量大,价格低。

    但李元兴从来没有把事情作绝过,能在这里说出来,也就等于是准备扶持几个,甚至几十个有实力的糖业商会了。

    另一边,元春在厨房一边让厨子快些作饼,一边翻着手上的纸片。

    这个纸片的内容就是她今天要讲的话,这是李元兴事先安排好的,她在看还有那几句关键的话没的讲过,没有把信息传递出去。

    元春还记得李元兴有过交待。

    放弃一些小的,原本就留不住的。就可以保住更大的,而且可以抓在手上的利益。

    比如,放弃麦芽糖,保住霜糖。

    最重要的是,要保住霜糖的来源,就是甜菜。来年李元兴准备在秦王庄种上几万亩甜菜的,到时候李元兴准备把糖卖到周围各个国家去,那才是真正的大挣。反正大唐的百姓们一定会喜欢麦芽糖。

    而霜糖,本就是贵族消费品。

    元春拿来的松饼,事实上那榨过糖的残料只用了一半左右,其余的部分用的还是白面。毕竟这是给大人们吃的,不是给工匠们。

    品尝过一口松酥的饼之后,李靖问:“现在,还在制作吗?”

    “还有一个小工坊一直在制作,有百十人。”元春低着头回答着。

    “某想去看看!”

    李靖想去看,李元兴自然是不会拒绝了,示意元春带去工坊看看。

    崔君肃没有去,反倒是提意去李元兴的花园走一走,今曰是晴天,又到了月圆之夜,前厅花园之中景色极佳。

    不过,李元兴与崔君肃都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来。

    “殿下,汉书之中有过记载,贾谊曾论“歼钱曰繁,正钱曰亡”。某曾经读过历史的铸钱史,汉朝曾以劣钱代替良钱,这却是无奈的事实。殿下却想用良钱代替劣钱,殿下虽然在许多货物必须用良钱支付,但却不治根本!某实为担心。”

    崔君肃这番话算是金玉良言了。

    但李元兴相信科学,相信经济学的研究。

    而且劣钱理论在十六世界西方世界有所研究,名为格雷欣法则。而且在古罗马时代,罗马帝国用的金币,总是被人割去一角,金币却是越来越轻,这也是最早的劣币。

    “劣驱良法则,良驱劣法则。这两个法则是并存的,只是在一定的背景下会发生变化,甚至会交错。”

    武曌的原话是,正格雷欣,与反格雷欣。

    当然,李元兴是不会把格雷欣这个字叫出口的。

    “劣驱良法则,必须在一个大前提下才会产生。劣币和良币同时都为大唐户部规定的法定货币;两种钱币有一定法定比率;两种钱币的总和必须超过社会所需的货币量。崔尚书认为,大唐的钱币足够了吗?”

    崔君肃笑着摇了摇头:“以帛、米、羊、牛、代替钱来交易,就是因为钱币不足。”

    “还有一点,大秦的商人来我大唐,会以什么方式交易呢?”

    “以货易货与以钱易货。”崔君肃如实的回答。

    李元兴从口袋摸出一枚样子古怪的金币,然后说道:“先说以货易货,如果他们的货差,我大唐商人是不是会杀价,或者减少交换的数量。再换一句话说,他们用自己的金币,完整的好金币大唐商人接受,那么被剪过的不完整金币,他们当大唐的商人傻呀!”

    李元兴那个金币,就是奥雷!

    然后李元兴又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古罗马钱币。

    自然是有被剪过的奥雷,还有完整的,与不完整的第纳尔(银币!)

    “良驱劣法则!在市场的交易之中,商人们更愿意接受本身价值有保障的钱币。本王称为硬通货,而劣钱则是软通货。等大唐会出现不可回避的劣驱良之中,那个时候,本王亦有办法解决,而且那个时候大唐也有实力去控制。”

    崔君肃点了点头:“户部的态度是,眼下装上几年的糊涂,并不规定什么时大唐的官方钱币。帛亦可,粮亦可,牛亦可!”

    “正是,百姓们会看喜欢硬通货的,这需要一个过程。其中肯定会有一些人受到伤害,也会有一些人借机得利。比如有人私下用秦王钱去换金、银、铜,挣那少许的差价,或者是跑腿钱,崔尚书以为如何?”

    崔君肃没有立即回答。

    这时,崔君肃也意识到了,一种改变会带来大大小小许多的问题。

    良钱真正能够成为大唐的官钱,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眼下似乎真的如同李元兴所说,有些货品只有良钱可以买到,那么就变相的推动了秦王钱的流通。

    至于说存钱,人都品相好的存起来。

    李元兴心里也明白,凡事有个度。就比如他,就喜欢把新钱装在钱包里,旧的破的钱先花掉一样。这也是劣币驱逐良币的一种反应。

    “还有一点,崔尚书要早拿一个主意。金币与银币的兑换,必须要有一个调控。一两金币换几两银币,这个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银币对铜钱,一两银币一贯铜钱,这是本王定下的规矩,这在铸钱的时候,银币的重量与含银量上,本王就作了些手脚的。”

    崔君肃清楚的知道,银与钱币的兑换因为银价的波动,而有着波动。

    李元兴的秦王钱,绝对不可能改变配方,否则就是秦王钱的劣币对良币的恶姓斗争了。

    “本王,还有霜糖!”

    李元兴这是一句玩笑话吗?

    显然不是一句玩笑话,崔君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殿下说的在理。殿下不要了饴糖,但殿下留着霜糖。听想来只是在说糖,但细想起来,却是在说钱币之事。想来各大商会都愿意与秦王府合作,他们就是殿下的霜糖!”

    “正是,商人们喜欢硬通货!”

    “殿下,异邦商人以货易货不用说,但商业部近来的报告上说,最近几个月以来,以货易货的比例正在下降,异邦商人会选择把货卖出,然后再用钱去买进货物。那么殿下以为,是否可以控制在秦王钱的范围内呢!”

    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用强行控制,市场会证明本王的秦王钱是硬通货。”

    “某会派人留意的!”崔君肃回答之后,又建议道:“不知道异邦商人如何看秦王钱!”

    李元兴轻轻一击掌:“没错!本王以为,户部是不是应该联合礼部,商业部考虑一下,异邦货币对大唐货币的兑换了。比如,那个第纳尔兑换大唐的银币,或者是铜币呢?”

    李元兴的提议让崔君肃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殿下所论却是精辟,商人还是喜欢良钱的。不如安排人让商业部将消息放出去,异邦的商人为了他们的自己的钱币安全,一定会首选良钱,这样至少在长安城,秦王钱就得到了足够的流通。”崔君肃很难得完全认同李元兴的说法,至少在钱币这事情他是很有自信的。

    李元兴也认同这个说法。

    “其余的州县,徐徐图之!”

    崔君肃告辞,他没有离开秦王庄。因为天色已经晚,他的身份还不足以在夜里让长安城开门,而且没有丝毫的麻烦。

    另一边,在秦王庄以东大约三里处,有一个小庄子。

    这个庄子与秦王农庄一村的距离也只有五里,这里是秦王府最大的食品加工坊,眼下这里的主业是加工粉条。

    副业是,加工麦芽糖,以及加工马饼。

    李靖到的时候,这里依然是热火朝天的干着,上百口大锅正冒着热气。

    加工粉条其实是一个体力活,放在后世的现代,手工作坊也绝对是以男人为主力的。

    可大唐这里,绝对不要小看健妇的体力,强壮的妇女单手抱起一袋百斤的红薯粉,可以健步如飞的走到几十步之外的加工房间内,而且绝对不会感觉到气喘。

    李元兴当时看到这一幕,很震惊。

    李靖看到这一幕,却是感觉很正常。

    刚刚走入食品工坊,李靖潜意识的退后了两步,因为他感觉到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