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77节 秦王钱

    赌李靖胜吗?

    李二连笑都懒得笑了,只是摆了摆手根本就没有理会李元兴。

    赌候君集胜,这个实在是笑话,别说李二不信,就是候君集自己也不信。

    “罢了!”李二想了想,谁也别在这个上面开赌了,招手叫来了高公公:“把话传下去,就说是朕的意思,李、候二人这一次为秘密比试,重在将这军棋游戏的规则完善,赌太上皇金币二枚,外加好酒两坛。其余人不得参赌,不得打听细节,长安城中任何人窥视则重罚!”

    李二吩咐完笑着摆了摆手。

    李靖胜,这并不是意外。李元兴只是搞了这个游戏,就没有太多的兴趣关注胜负的情况了。玩这个,真的不如电脑上的即时战略游戏有趣。

    在只有皇帝与秦王为观众的比赛中看完了这一场比试之后,李元兴就回秦王庄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李元兴过上了吃了睡、睡了吃的幸福生活。

    其间李元兴回了一次现代,也是闲了四天,药的事情还在试验室分析阶段,想量产还需要一个极长的时候,李元兴从大唐带回去的药由李岚姗处理,刘名轩出名,也不需要李元兴亲自去作什么。

    整个就是一个闲人了。

    终于,在李元兴有一曰清晨被兴奋到几乎发疯的李丽苑从**拖了起来。

    看着李丽苑脸上的油污,李元兴实在想不到,这个最喜欢干净,最不喜欢工坊的丫头竟然会有一脸的油污。

    “殿下!”

    李丽苑张开手,手上是一枚铜币,似乎还有一些余温的铜币。

    李元兴没有说话,拿起一条纯白色的丝帕先是将李丽苑脸上的油污擦掉,同时吩咐道:“还不速带丽苑王妃去沐浴更衣。”吩咐完,李元兴又说道:“先去更衣,让本王仔细看看这个新钱!”

    “恩!”李丽苑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还保持着兴奋的笑容。

    将铜币放在那丝帕之上,李元兴轻轻的磨着。

    首先要看的不是图案,而是光滑的程度。李元兴不希望自己制的钱会有毛刺之类的,要知道用冲压机压钱,除了冲压机这个问题大唐普通人解决不了之外,最难的就是币胎,币胎的重量必须非常严格的达到一个准确的重量。

    想达到误差在零点一克之内不难。

    难的是在大量生产的情况下,如何最在最省工,最省人力的情况下达到误差在零点一克。

    币胎轻,钱币的花纹就会显得不够精美,而重就会产生多余的部分,那就是毛刺,不可能在钱铸好之后再去花大力气收拾毛刺,轻微的则用滚石机磨压,但毛刺过重就会需要人工打磨,这个消耗人工太大了。

    磨了一会,李元兴仔细的看着那块丝帕。

    还行,几乎没有什么被磨坏的感觉。李元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铜币走到灯下,拿起一支放大镜开始仔细的打量这个铜币。

    这一枚铜币是五钱的,用的是农的模板。

    李元兴非常认真的在看着那个麦穗,这里对精致的要求算是比较高的。之后再看那一圈的细小花纹,关于花纹李元兴一直在犹豫,因为加上花纹就要求再高的工艺,但如果不加的话,就等于是降低的仿制的难度。

    “恩,还不错!”

    当然,比起现代工艺,那千吨冲压机都是普通货的技术高度而言,大唐能作到这个程度李元兴已经是相当的满意的。

    李丽苑以往洗澡与换衣服的时间至少需要半个时辰。

    可就在李元兴看铜币的这功夫,李丽苑已经换好衣服跑了过来。

    “殿下,第一批铜币已经造好,只是全是五钱的,听说换一次模具要花好久的功夫。殿下要不要去看看!”李丽苑其是非常期待李元兴亲自去看一眼。

    把铸钱坊建在秦王庄附近这是崔敦礼的意见。

    崔敦礼认为铸钱不是小事,特别是这种与众不同的秦王钱,放在山里难以管理,矿区把银子挖过来就行了,不需要把铸钱的事情放在山里,更何况秦王庄本就是依山而建的,所以亲自选择一个地点,又请了李淳风亲自过来看了看风水。

    地点事实上并不在秦王庄,而是从秦王庄后门出去往东南方向再走五里地。

    这里是一处山谷,原本就是乱石滩,有一些在西晋时富户们挖的山洞,在石山之中挖的数十个山洞,竟然还有几条直通山顶的碗口粗的通气孔。原本的山洞倒是有些简单了,在秦王庄的钢筋水泥加固之下,却是变的很不错。

    山洞外,石条,水泥,钢筋,砖,建起了一座连排的二层楼,山洞的进入必须先进入这个守备森严的院子,然后才能进入铸钱工坊。

    四台蒸汽机全部安在山洞之中,没有利用原有的通气孔。而是接了管道从入口处排出废气,大唐的工匠干了一件震惊李元兴的大事,那就是利用了后世四川水烟袋的原理。排气的部分让气先过一次水,然后再排出。

    李元兴来到铸钱工坊的时候,正好有个杂工在收集那水箱之中深沉泥。

    “没有黑烟,不错!”李元兴称赞了一句。

    “殿下,这泥是好东西。水泥坊的人要,钢铁坊的人要,道士们也要。前几天,修桥的那位大匠师也要。说是可以打桩用,而且是非常好的东西。”旁边一个文吏打扮的人对李元兴说道。

    李元兴一时间倒是没有想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

    李元兴并不是全才,所以他并不知道这是他无意中帮助了工匠,李元兴原本只说不喜欢黑烟,更不喜欢这烟把树叶弄黑,让工坊区又脏又黑的。所以工匠们就想尽一切办法控制蒸汽机的锅炉烟尘。

    其实这就是粉煤灰,放在后世也是有着极大用处的。

    水泥坊的人要,因为这个可以直接加入水泥当中去。钢铁坊的人要,因为这个灰足够细,在翻砂的工艺当中可以添加,道士们则在这里面发现什么,李元兴不知道,就是道士们也不没有搞清楚,因为他们在研究化学!

    李春想要,因为他在一起去水泥坊再要求多增加一些水泥的时候,发现在这个小秘密,加入粉煤灰可以让他的桥更坚固,特别是地面之下的桥桩,更加的坚固。

    然后,对于李元兴来说。

    他最初的想法就是,让大唐早一些学会环保。

    “殿下!”又有人走了过来,李元兴侧头一看竟然是崔敦礼,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殿下,臣下与户部讨论过了,他们没办法拿出更多的军饷来。但有两个变通的办法,一个是将帛换成钱,有许多商人愿意去收。而且交易的内容不是钱,而是铜。另一个办法就是,户部直接将铜、银、金作为军饷支付给秦王府,由秦王府付军饷!”

    李元兴没有立即说这个办法是好,还是不好,倒是反问了一句:“一天可以出多少钱?”

    “殿下请!”

    李元兴随着崔敦礼一起走进了工坊,崔敦礼这时也说道:“臣下昨夜就来到这里,也是想知道一天可以铸多少钱。现在有两台冲压机在工作,根据工匠们说,都是二十万斤压力的,通过杠杆,可以达到八百万斤的压力。”

    “很好!”李元兴跟着崔敦礼走进了工坊。

    这里的蒸汽机很小,原本能够达到的一百吨的压强,不过大唐的工匠还真是很不错。

    “殿下,币胎这里还需要增加人手,他们跟不上最后的压印速度,已经是在等料干活,想来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达到最高速的工效了!”

    李元兴已经进了工坊,这里分为四个坊区。

    第一个是原料处理,就是最原始的币胎工作区,这里地方最大,人手最多。一个书吏正在记录着今天有多少铜,多少银搬进来。

    “金、银、铜,必须分坊!”李元兴吩咐了一句。

    崔敦礼在一旁说道:“殿下,再有一个月就可以分坊了,没有铸金币也是这个原因,金币必须有更加严格的管理才行,这里曰后只是铜币坊。”

    看到李元兴点了点头,崔敦礼又说道:“殿下,有多少进料,出多少币胎都有严格的记录,可以计算出是否有问题,当然如果有几枚钱币的误差还是有的。””

    大唐的人很纯朴,铸钱坊用的工匠全是秦王庄最可靠的。

    而且在铸钱坊偷钱后果非常的严重,这些工匠可不想全家失了生计,也不想丢了姓命。

    第二个坊区是打磨与退火,这里才是真正速度慢的,前一个因为有大型机器,所以一两呼吸就能从高冲压机中出一盘三十六枚,然后快速的换盘,就可再出一盘。

    “殿下,耀州的工匠们正在设计指打磨的机器,冲压机也在研究新的,希望可以出现一盘八十一枚的更强大冲压机。”

    崔敦礼在旁边解释着。

    再下来一个坊工作就简单了,只是在最后的压印工作之前,把币胎清洗干净。

    压印的工作极快,虽然一次只能压一枚。

    但是武曌似乎帮工匠们弄到传送带以及快速压印的齿轮组,李元兴站在机器旁看着自己的手表计算着。

    每分钟出七十八枚钱,看着钱哗哗的落下,然后有女工将其整齐的排木盘之中。

    “殿下,一盘一百枚,这是定数,容易计算。这都是有数的,谁从这里拿过钱,也是有记录的。从两天前可以开始量产到今天,只有四枚钱被人签字领走,数量与进料几乎没有误差,与原先计算的耗损相关无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