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78节 闲来搞事

    李元兴闲了,突然一下就闲下来了。

    现代这边柜爷不打算让李元兴参与太多的曰常管理杂事,只需要在重大问题上拿出意见就好了。

    回到大唐之后,李元兴更闲。

    大唐已经走上正轨,至少需要控制的这一部分已经走入了正轨。

    李承乾、长孙冲等人下去各自的县中调研,还没有回来。冲压机是铁匠带人过来安装调试,估计需要十天时间就可以完全进行量产工作了。

    “殿下,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正当李元兴闲的发慌的时候,刘二小的一份情报让李元兴兴奋起来,亲自拿起情报拆开,只看了一眼就扔了:“二小,这种破事你也当个事。”

    刘二小当真是噎的不轻,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去,给他机会让他学,然后再把所有值得怀疑,能力好的分散安排,能力差的和他放在一起,等他学的差不多了。嘭!”李元兴作了一个爆炸的手势。

    “懂了!”刘二小当然明白李元兴的意思,把握尺度就是他的工作。这一点再请秦王殿下出意见,那他现在的职务似乎就应该降一降了。

    看着刘二小跑远,李元兴侧头问陆毛锋:“还有事吗?”

    “没事!”

    “有没有人想干点坏事,有没有谁想和本王过不去?”李元兴以追问了一句。。

    陆毛锋摇了摇头:“殿下,真的没事。要说有事的话,圣女果不够卖了,连洛阳都要订货了。庄子里正在考虑是不是让狼哥在洛阳种上几百亩,好补贴一些军费?”

    这也算是事。李元兴苦笑着摇了摇头,陆毛锋看李元兴不说话,也安静的站在一旁了。

    真闲呀!

    坐在自己的花园里,李元兴看着水池里那一只乌龟,足足半个小时才伸一下脖子,然后又安静的爬着,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又伸了一下脖子。然后有一只鸟落在乌龟背上,乌龟却依然一动不动的。

    “殿下,去看球赛如何?”陆毛锋在一旁轻声的问道。

    “你说,增加几种球赛如何?”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陆毛锋想了想后说道:“殿下,长安就么大,百姓就这么多。您以前说过,市场决定投入。增加一种球赛,除非不要球场,除非不需要卖门票,否则挣不钱有什么意思。当然,殿下高兴最重要,殿下说增加,就一定可以增加!”

    陆毛锋说话的水平是越来越高了,李元兴暗自摇了摇头。

    又看了一眼那只乌龟,李元兴将手中折扇一合:“吩咐下去,本王准备去长安住几天!”

    “殿下是住宫里,还是住天策上将府。”陆毛锋又追问了一句。

    “住天策上将府!”李元兴笑着:“不过,本王先去看看工坊把本王要的玩具是否作好!”

    在李元兴进长安的同时,李二也收到了报告,李元兴到长安了。

    李二正在批阅表章,听到高公公的汇报之后一脸沉重的抬起头:“无论你想什么办法,这几天不要让五郎来找朕。去吧!”

    高公公心里那个苦呀!这能有什么办法,那可是秦王呀。

    有什么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话,高公公思来想去,只有赶紧出宫去老实的把话告诉秦王,编什么的假话都没有实际的意义。

    “圣上为何不想见秦王?”长孙无忌在旁边问道。

    李二挥了挥手,示意太监宫女们全部出去,然后才对长孙无忌说道:“无忌,你说朕这次应该怎么赏五郎,受命于天,这话历代皇**是说说罢了,可是朕却得到的却不同,刑部上报,长安城一天去衙门自求处罚的就是两千多人。”

    李二说完,起身走到一只大箱前:“这里,官员们自请处罚的表章。”

    “圣上以为如何?”长孙无忌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玄齡告诉朕,借这个机会第一是大赦天下,第二是重整吏治,第三是教化百姓,第四是借机增加官员考核。朕以为是上佳,但朕却不知道如何面对五郎了,此事朕本不应该问你,你不必回答,也不用再提!”

    长孙无忌点了点头,他也不打算插嘴发言。

    长孙无忌一直是非常回避李元兴,事实上是因为他害怕李元兴。

    最初是害怕和李元兴扯上关系,让自己变得被动,毕竟自己的妹妹是皇后,如果被朝中官员说三道四,特别是扯到结党这个话题,是长孙无忌不想看到的。

    现在他更害怕与李元兴打交道,因为李元兴比他更聪明。

    高公公去迎李元兴,却得知李元兴去了兵部,他也赶紧往兵部去赶。

    李靖听说李元兴来了,亲自迎了出来。

    “药师兄!”李元兴施了一礼,而且是在李靖之前施的礼。李靖赶忙还了一礼,这里毕竟是公众场合,李靖不想被御史找麻烦,说自己什么不尊敬秦王之类的话。

    “五郎怎么有空来长安了?”李靖这么问,并没有太多的意思,就象平时与人客气打个招呼那样,李元兴听到这话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闲得,就是太闲了。”

    “闲的?”李靖不解。

    李元兴继续说道:“来大唐一年了,整整忙了一年。可突然一下似乎没事可作了,派人去刑部、户部、工部、吏部都查了查,结果当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礼部不想去,听说许多异邦的学子正在申请求学一事,这样的麻烦事情别找我!”

    听到李元兴这么一解释,李靖只是笑着。

    “西突厥那边,竟然就这么结盟了?”李元兴坐进屋来,丝毫也不回避其余的人将领,直接开口问道。

    李靖一边挥手示意让这屋内的将领出去,一边回答道:“自伊吾请求大唐驻军之后,西突厥却当真是没什么敌对的意思,只是那高昌人似乎非常的不安,眼下他们表面上顺从大唐,暗地里联系许多反大唐小邦!”

    “各位,不用离开,今曰不谈国事,再说最后一句就不再说了!”

    听李元兴这么说,李靖也不好让这些将领与文官出去,示意各人依刚才的位置坐下。

    “高昌打不成,毕竟人活脸树活皮,大唐还没有到与周边各邦撕破脸,全面为敌的时候。暂时先忍了他们,等他们先出手吧。看来,本王是要闲一段时间了。今天不如兵部也休息一下,陪本王作个游戏?”

    李元兴是在询问,可与下命令有什么区别。

    兵部眼下没有对外的战争,也没有对内的平叛,夏收之后的农忙也没有府兵的训练。所以兵部也是闲着的,至少不忙。所以秦王说了休息,不会有人反对,也没有反对的必要。

    “抬上来!”李元兴拍了拍手,陆毛锋带着人飞快的在兵部大堂中间摆出一张两米长,四米长的木桌来,然后又抬进来几十大箱摆在门口。

    李元兴从口袋摸出两只水晶骰子:“药师兄,投骰子!”

    李靖根本不知道李元兴想干什么,赌博不可能,李元兴不是那种过于胡闹的人,更不可能在兵部正堂干赌博这种事情。所以,依言扔了骰子。

    “七!”李元兴笑着对陆毛锋点了点头:“七号地形!”

    陆毛锋虽然不知道李元兴这弄的是什么,但其中有一只木箱上写着地形,然后又是七。就带人打开了箱子,里面竟然是类似于沙盘一样的东西,按编号飞快的在那桌上拼了起来,只占了桌子大约三分之二。

    周围留下了一圈,正好是一圈格子。

    “游戏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李元兴亲自走到那些箱子前,拿出一个木盒摆在李靖面前,里面是数百个竹片,每个竹片上都有颜色。

    “药师兄,抽竹片吧,四种颜色各十张。”

    在场的文官武将们都满头的雾水,可心中更多的却是好奇。

    李靖依言抽出竹片,李元兴也抽了同样数量的竹片,同时翻开之后,李元兴笑了:“药师兄手气不好,你只有三千步兵,二百骑兵,却有九千辅兵,以及四十个校尉。你的粮草只有二百车,有八百副铠,十万支箭,但只有二百张弓,六百匹马……”

    李元兴不用念,大家都能看得明白。

    四种颜色的卡片分别是,兵、将、粮、械。凭运气去抽,李元兴抽到有一万步兵,二千骑兵,一千辅兵,二十四名校尉,两名将军。

    李靖看到这些后,也来了兴趣:“五郎这个游戏要如何玩。”

    “接下来,就是地图上的随机物品。先扔出兵点!”

    李元兴用骰子扔数字,沙盘就是围棋一样有格,也有数字。可以确认出兵点,然后再有中立的裁判扔出地盘上一些仓库的位置,随机抽出卡片,背面朝上放在仓库的位置上。自然是四种卡片都有的。

    最后,再确定一座城的位置,再认定两方守与攻的选择。

    “扔骰子,扔出几点就走几步。马是四倍距离,精兵无马是三倍,战兵两倍,辅兵一倍。两人都扔过一次骰子算一天,依你们的兵力扣除粮食,没有粮食头一天战力减半,第三天就算输了。”

    一个非常复杂,但对于大唐将领来说,却是他们几乎都能够背过的规矩。

    因为李元兴说的,就是唐军实际的战力,行军速度以及战斗的情况。

    比如,距离三步弓兵遇到步兵,步兵无甲一天的攻击是步兵减少弓兵总数量的三成,步兵靠近弓兵,一天的攻击是步兵数量的五成,而骑兵靠近弓兵,一次攻击就是减八成。

    好一个看似复杂,实际却是**作简单的,但又极消耗脑力的游戏。(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