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74节 生命的祭礼

    没有保险,或者说没有足够的保险,也没有足够钱。

    那么,得到尿素症之后呢?

    是等死吗?

    已经是凌晨了,邢副院长还是推开了肾病专区的通道大门。站在通道内,表情严肃的看着许多用折叠床靠在走道上过夜的家属们。

    突然,一个问题从邢副院长的心底深处涌了出来,那就是李元兴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不知不觉当中,邢副院长感觉自己被李元兴影响了,但具体影响的是什么?邢副院长也说不清楚。

    想到李元兴,邢副院长转身离开了。

    他没有离开住院区,而是去了高级病区。

    就算是军医院的附属医院也会有一些单人病房,甚至是带套间的病房。经济时代总是要给一个愿意花钱的人一些花钱的机会。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副院长查房倒是让许多医护人员多少有一些紧张。

    邢副院长坐在过道上,手上却拿着一个花,不知道是那个病人放在过道的椅子上的,这里是高级病区,单间的病房内有陪房家属使用的床,所以不需要有人住在过道上。

    医护人员继续去作他们的工作了,这里就邢副院长一个人坐着。

    很奇怪的现像,许多病人家属都在悄悄的观望着。

    直钩!邢副院长在想李元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从兵法的角度上,还是从人姓,或者是从心理学呢。

    李元兴从一个小混混突然发迹,这其中就算是有强大背景的帮助。

    但能让李元兴走到这一步,必然还是其自身有着非凡的能力。

    李元兴的个人资料不是什么秘密,但他非要摆出一副爱买不买的态度来,那么这一次他的目标可能是……

    就在邢副院长在这里坐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突然间明白李元兴的想法,脸上流露出笑容的时候,有一个人身穿着病人服的中年男人坐在他的旁边。

    “我听到一个传闻!”

    “谣言!”邢副院长根本就没有转头,很生硬的回答了一句。

    “这个谣言,实在是太惊人了。”那个身穿病服的中年男人继续说着。

    邢副院长这才转过头说道:“一个没有买医疗保险,而且也没有钱的人,在社会慈善团体排队,却依然没有排到,已经到了绝望的时候,应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一个有钱,可以买来自己一百倍重量金子的人,这种病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那个病人面带微笑反问着。

    “你有钱,可以换肾。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换得没有自己的好,否则那位老先生为何不等着去换呢?”

    邢副院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从旁边的意见本上撕下一张纸,飞快的写了一串电话号码后说道:“七十年前,有科幻小说写过,会有电子设备在地球外飞行,每个人都可以有及时通话的小型设备,在那个年代只是小说。”

    中年男人没有再说话,而是紧紧的握着那个纸条。

    邢副院长将笔装回到自己的口袋里:“半年之内,药只有二十份。但,药只占一半效果!”

    说完,邢副院长起身就离开了。

    中年人回到病房,小心翼翼的将那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连续读了几十遍,这才将号码放在贴身的记事本当中。

    天亮的时候,中年男人的病房里坐着七八个人。

    “我相信,这不是为了钱!”坐在角度的一个脸色发黄,极虚弱的男人轻声说道。

    另一个人也说道:“我相信,也不是为了名!”

    中年男人拿起了一支烟,他身旁的一个年轻女子说道:“医生说,你严禁吸烟!”

    “一个快死的人,谁在乎这根烟。不过,我倒是认为能让一位少将在这里坐上半个小时,等待一个自愿过去的人,绝对不是找临床试验者,要知道这样的临床试验者你不用打广告,只要放出一点风声,就会有无数的人!”

    “那位老先生之前是在李元兴的家里住的!”

    “这个不算是秘密了,那药来自李元兴,别说是古城,满华夏都知道了。这个电话是北城六爷的,你们认为他想干什么?”

    能坐在这个病房里的,非富则贵,要身份有身份,要名望有名望,要智慧有智慧,要狡猾有狡猾。

    邢副院长是一个非常聪明,而且精研心理学的教授级军人。

    他很巧妙的传达了一个思想,这些狡猾的人用了一两个小时也完全理解了。

    “李元兴在推动中华文化,他把一块金片子卖了三亿一千万,他一刀劈死了倭国刀神。我知道一个消息,三井集团董事会之中,就有三个人和我们有着同样的病情。他们更可怕是,已经换过一次了。”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刘名轩的电话响了。

    这是他的私人电话,而且他正在陪女儿吃早餐,一会准备亲自送刘小雨去上学呢。

    电话响起的时候,卫风第一时间就打开电脑,准备利用自己的关系查一查这个电话的主人是谁。

    因为女儿在这里,刘名轩不想让刘小雨感觉自己的生活竟然搞这些。

    “我是刘名轩!”刘名轩直接就自报家门,他相信能知道这个号码的,打错的机率远没有特殊的客人多。

    “六爷,我们有九个人,准备出院,再住院。短信是有我们九个人的名字,请相信我们的诚意,期待六爷您的回电。”对方说完,就把电话直接挂断了。

    刘名轩看着电话笑了。

    “小雨,今天不送你上学了。你元兴哥哥那里有些事情要老爸去跑腿,你说这家伙越来越像一个大老板了,他今天天不亮就搬去城东的渡假酒店去渡什么蜜月,象你老爸这样的还要给他跑腿,你说要收多少辛苦钱!”

    对于女儿,刘名轩总是一个非常亲和的父亲。

    刘小雨吐了吐舌头:“他绝对不是好人,我要演电视,上次他就骗了我,让我演一个小宫女,总共才一句台词。”

    “他果然不是好人,这一次至少也要演一个公主,我去给他说!”

    刘小雨在刘名轩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太爱你了,你果真是天下第一流的老爸!”

    看着刘小雨出门,刘名轩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翻看电话看了一眼,然后扔给了卫风,卫风将九个名字写在纸上,几个小弟没一会功夫就把九个人简单的资料放在桌上了。

    “我想明白了。”刘名轩沉声说道。

    “六哥什么想明白了,我只当这是李元兴在炒作!”

    “他什么时候不炒作了,不过老邢却是误会了,这九个人也似乎误会了。不过不要紧,这也是让我们手下兄弟都洗白的一个好机会,我原本还不怎么理解李元兴为什么把我的电话留给老邢。这次要谢他!”

    “我不懂,六哥明说吧!”卫风在旁边问道。

    “李元兴已经洗白了,他想帮我们兄弟也洗白。不过,他还想卖一个高价出来,所以我们还要是搞些事情的。你去注册一个药品销售公司,只代理李元兴的药,然后去见一下这九个人,告诉他们,我要借一些钱成立基金会,这些钱九个月后就还给他们!”

    刘名轩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说道:“就说,我们给基金会出四千万,李元兴那里出六千万。他们出多少无所谓,这是我们借的,一定会还。”

    卫风点了点头,亲自去了。

    “等一下!”

    刘名轩又叫住卫风:“去一次柜爷那里,然后再见一下赵老爷子后,再去那九个人。”说完,刘名轩把自己的手机扔了过去。

    谁不怕死,谁不想多活几年,谁不想活的精彩。

    九个人感觉时间过的太慢,每一秒就象是过了一年那样的慢。

    可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许多人甚至都有一种疑惑,他们更想听到的是电话的铃声。

    可进来的,却是一位披着没有军衔军服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个正规的校级军官,正是袁兵。袁兵手上抱着的是厚厚的两本资料。

    还能是谁,自然是赵老了。他听刘名轩一说,立即就告诉刘名轩,这事情让刘名轩给他跑腿,他要亲自动一动。在床上躺了半年多,现在难得有这么有趣的事情,自然不能错过了。

    “本人姓赵,闲散老头一个。你们几个倒是很歼呀,鼻子也好,脑子也好。”

    一种很难以形容的幸福感觉从九个人心中涌起。

    赵老打了一个眼色,袁兵将自己抱着的资料放在病床上。赵老这才说道:“这是老头子我去年一年。”说完,从衣服下面拿出一个文件袋:“这是老头子我这一次的,老子身上还有八个枪眼呢,老子的话就是子弹,打出去不回头!”

    在场的人没有人会怀疑,原本他们就已经相信了那个传言。

    更是那句话,久病成医。翻看过赵老的病历,数据,还是那些有着机密字样,装在军用文件袋中的病理分析之后,其中一人站了起来:“晚辈斗胆,摸下脉行吗?”

    赵老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你那两下子,和我家兴娃子差远了。”

    结果自然是不用说的,只是柜爷打来电话骂赵老这么大年龄竟然和年轻人一样胡闹。(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