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65节 抗令【第一更】

    扔铁球的试验,对于现代人而言,就是小学生都已经知道重量不代表降落的速度。

    武曌在铁球坠落试验之前,收到了李元兴的回信。

    特别是看到那块玉佩,武曌感觉到来到李元兴的强力支持。

    铁球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知识,以及相信实践才是真理的这个理念。

    不出所料,两个铁球同时落地,连续试验了三次,结果还是一样的。卢承庆感悟很深,当天就写了一封关于怀疑与实践的表章,同时送到了秦王府、天英阁,还专门给大唐皇帝一份备案。

    因为不是公务,所以李二怕是会闲了才有机会看到。

    李元兴去长安的计划,意外的取消了。

    崔敦礼拿着足有一百份表章,光是看到这表章的数量,李元兴第一反应是,有麻烦!

    坐在小会客厅内,崔敦礼没有说表章是什么,只是将表章推在李元兴面前,而且分成了六堆,每一堆的旁边都多了一个纸条,似乎是崔敦礼自己写的。

    李元兴的手已经伸向了纸条,犹豫之后还是直接拿起了表章。

    “这是拒绝,河东道不愿意出钱让本王去帮他们面对蝗灾。”李元兴说完后放下,然后又将另外一堆之中翻起了一本,看了看说道:“蝗灾是天灾,岂是人力可为。秦王殿下所在长安自然是无恙,可我河北道却无力对抗天灾。”

    崔敦礼面无表情的看着,听着李元兴在自顾自的念着表章。

    总之,这一百多份表章都是拒绝对蝗灾进了预防的。

    李元兴读完之后对崔敦礼说道:“你的心乱了,从你写的这五张纸条来看,你没有看到这件事情的本质。”

    “请殿下指教!”

    “第一,他们害怕。正如这些表章之中所写,蝗灾是天灾,是上天对人间的惩罚,人力对抗天,才是他们害怕的。本王不怪他们,因为他们无知。但本王还是会救他们,一会再说如何救!”

    李元兴说到这里,崔敦礼也说了一句:“殿下,他们还害怕兵作乱!”

    “大唐的兵,有作过乱吗?”李元兴笑着反问了一句。

    “有,在凉州就有过。七个民妇受辱,四十一家店铺受损,一个豪门被诬陷与长乐王有勾结,家中没有伤到人,但却拿出了两万贯钱!”崔敦礼几句话把李元兴当场就说的脸色发白。

    崔敦礼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李元兴的脸色。

    “殿下,李道宗知道,而且那两万贯钱他落了一万六千贯。这笔钱其中有四千贯实际是落到了秦王府之中,你可以查帐,他上次第一个月盐田的分利,盐田是您的设计,多快可以出盐,什么月份绝对不会出盐,您一定清楚!”

    李元兴没有立即回答,却在思考着关于李道宗的资料。

    李元兴记得,李道宗在原先的历史上,就在贞观十二年因为贪污被贬官。

    想到这里,李元兴轻轻的摇了摇头:“水至清则无鱼!”

    “殿下些话有理,但臣下也有一句。秦王府的近卫军绝对不会犯这种事,不是因为军规,而是他们不需要!”

    “继续!”

    李元兴来了兴趣,示意崔敦礼坐下:“今天我与你聊天,无论说什么都行!”

    李元兴已经是第二次不再自称本王了。

    崔敦礼注意到这个变化,一拱手之手坐在李元兴下首的椅子上,然后一指陆毛锋:“陆副将说一说,让殿下听一听!”

    “我说了,不会被打板子?”

    “屁话!”李元兴笑骂了一句。

    “成,那就说。换我在凉,我也要抢。而且还要抢的更多。否则我就活不了!”

    陆毛锋的话引起了李元兴的兴趣,示意陆毛锋继续。

    “殿下,李将军带了五百亲卫,这是他的家将。这些人可以白替他死吗,肯定是不能的,事后也要打赏的。他问丰州借兵,这钱粮他就算出了,那出兵的打赏的。所以某认为,诈那富户肯定是要干的!”

    李元兴点了点头,他不是头一天学习历史了。

    这些问题,他现在想来,却也是有道理的。丰州的兵不可能凭白无故的帮你打架去。

    自己在后世的现代,叫人去打架,也要有个辛苦钱,再请人喝酒吃饭的。

    想到这里,李元兴也明白了:“抄长乐王的银钱,一文钱他都不敢动,这是要上交国库的,在这个上面玩花样,我皇兄会不高兴的!”

    “殿下英明!”崔敦礼附和了一句。

    “再说那辱了几名妇人,这事情是恶事让他背了,殿下信某一种,总是有原理,一个巴掌拍不响。当兵吃粮的,只要不是兵败成了乱兵,闯门辱人的事情还干不出来。最多就是和暗堂没结账罢了!”

    听陆毛锋这么一说,李元兴笑了。

    转而又问:“那受损的店铺呢,你怎么说!”

    “某没有凉州,全凭猜测。”

    “你尽管说!”李元兴又催了一次。

    “这件事情有一半可能是凉州逃散的军士干的,还有一半就是追人时闯入,顺手干了些。最后,有几个手脚不干净的,也是正常!”

    陆毛锋的解释,李元兴听着很满意。

    崔敦礼也非常的满意,因为陆毛锋跟随李元兴久了,知道什么话说到什么程度,什么话可能换一个角度去说。就算全是实话,也有巧说妙说这么一档。

    “那么,秦王府的近卫军,为何不会乱?”李元兴又问道。

    “殿下,还是那一句,这不关军规什么事。圣上有严令,军中有三杀七斩十八棍三十六鞭的军规,说要军规那凉州的事情打上几千棍子,砍几个脑袋都不算什么,可就是被砍脑袋,打棍子,要干的事情,还是要干的。”

    陆毛锋这话李元兴听到味道了,估计就要说了点子上了。

    在李元兴面前,陆毛锋可不敢卖关子,直接就说道:“殿下,就是一个军饷。”

    “本王懂了!”

    当兵吃粮,吃不饱,养活不了老婆孩子,谁还给你卖命。谁还给你守军规呀。

    “某再大胆一次,殿下一会要打我,下手轻点!”陆毛锋贫了一个嘴,没等李元兴催就赶紧说道:“殿下,洛阳的事情,右武卫出兵。他们吃的咱秦王府的粮,拿的是秦王府的饷。而且殿下对右武卫有大恩。所以他们就算是苦了,饿着,也不会乱来。之后,那十八宿老抬棺,当兵的人心也是肉长的,事情到这份上了,他们这一次再苦,也不会动洛阳百姓一文钱,而且今后,右武卫的兵在洛阳,也会老实的很!”

    “抬的是近卫军的兵呀!”李元兴感慨了一句。

    崔敦礼这时说道:“秦王府近卫军,出自十二卫!”

    李元兴轻轻的拍了拍额头,有一点头痛。

    法不则众,更何况是无奈之举,试问自己换到李道宗的角度上,应该怎么办?

    你可以用脸去求人办事,帮你一次。那么下一次呢,丰州的兵没落到半点好处,下次还会帮你吗?

    李元兴不是纯粹的道德君子,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殿下,各州县不愿意事先对抗蝗灾,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拿不出那么多银钱来。而他们又不能向华州一样,有户部预支,等有了收成之后慢慢还上,所以这也是一个拒绝的原因!”

    李元兴听后心里明白,其实无论是兵,还是民,都是因为穷!

    “老崔,你写一封信给李道宗,告诉他盐田的钱,原先本王许了他一些,可以让他自由支配。现在告诉他,再多半成。除了他的兵,也把李孝恭在青州的兵养活上,然后分给老程一些盐。”

    听完李元兴的吩咐,崔敦礼立即就明白过来。

    “殿下的意思是,严军规?”

    “你以为可行吗?”李元兴反问。

    崔敦礼低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殿下,此事容臣下思考一翻,如果殿下允许,臣下想和秦王府所有镇守在外的将军都通一次信。臣下以为,北边有羊毛,也有奶粉。西北很快就有棉花,东北有山货有贸易,东边有盐。银钱是够了,但差的就是一个度。”

    “你怕他们借机乱了规矩?”李元兴反问。

    “殿下,这是其一。还有一点就是,秦王府之外的镇守将军会怎么看。其三就是,十二卫会怎么看。”崔敦礼说的非常直接,没有绕圈子。

    李元兴听懂了,这件事情不是小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此事,辛苦你了。钢铁坊之事,收尾的工作你还要去艹心一下。关于蝗灾之事,容本王再想一想。”李元兴突然间发现,在大唐许多事情的隐患开始冒头了。

    “这是臣下应该作的,臣下首先会去与魏长史商议。”崔敦礼恭敬的施了一礼。

    李元兴点了点头:“如果有必要,十二卫的军饷秦王府补一些。但首先,要从户部要出足够多的银钱,不能放过户部这些吝啬的家伙们!”

    崔敦礼笑了,施了一礼后退了下去。

    李元兴又对陆毛锋说道:“替本王跑个腿,告诉参谋院的那些小家伙们。他们的事推后!”(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