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59节 轩辕神功 一【四更之一】

    李元兴作了一件错事,在现代他是一个小混混,算是半个不良少年。抽烟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却已经有烟瘾。

    所以,李元兴把香烟带到了大唐。

    李元兴在祸害了大唐皇帝之后,为了自己抽烟方便,种下了几亩烟叶子。可老李头呢,虽然不会抽烟,但为了巴结李元兴,硬是把这烟叶子种下了几百亩。

    烟斗、烟叶。在李元兴还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秦王庄的圈子里已经不是秘密了。

    卢承庆真的感觉累了,本身忙了一天就想去喝一杯放松一下的,结果又被各坊的管事们围了。而且还都说的是正事,所以他不能不听着。

    在水思远的指点下,卢承庆依言轻轻的抽了一口,没敢直接把烟吞进去,而是用鼻子闻了一丝丝,感觉很古怪。可卢承庆却是见过秦王吸烟的,所以他不怀疑这东西,再试了几下,似乎心烦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多谢了!”卢承庆笑着点了点头。

    水思远悄悄的退到一旁,他的任务是先从卢承庆身旁学习,然后再深入的了解这坊之间的合作,找到那些容易泄漏秘密的环节。

    卢承庆一边抽着烟,一边心情轻松听着各坊的主管在吵架,似乎另有一翻味道。

    李元兴并不知道他又祸害了一个纯洁的人,让卢承庆染上了抽烟的恶习。

    回到现代的李元兴,在现代时间是凌晨两点。

    **,曼妙的**在窗外的亮光之下若隐若现,李岚姗侧身爬在**,眯着眼睛冲着李元兴勾了勾手指:“你还有力气吗?”

    李元兴刚刚把大唐的衣服脱了,被李岚姗这么一**,立即就扑到了**。

    “啊!”李岚姗惊呼一声。

    李元兴在李岚姗耳边轻声说道:“想青春永驻吗?”

    “笑话吧!”李岚姗被李元兴吻的动了情,可脑海之中却依然想着青春永驻这四个字。来不及再问,就连说话都无法发出声了,当李元兴完全侵入身体最深处的时候,李岚姗一声高昂的尖叫声,连林中的鸟儿都惊的四散飞逃了。

    连绵不断,有节奏的叫声,李岚姗才不管是不是会有人听到呢。

    “年轻人,真是有活力!”根本就没有睡,在楼下聊天的几个老头子笑呵呵的说着。而被这声音吵醒的王大军等却是黑着脸,你李元兴也太疯狂了吧。

    半个小时后,李元兴披上衣服出来找水喝。

    一把手枪悄然无声的就要顶在李元兴的脑袋上,被吵醒的王大军准备给李元兴找一点麻烦。可就在手枪靠近李元兴的瞬间,王大军感觉右半个身体麻了,然后李元兴左手一拉一带再一推,整个人飞了出去。

    所有人看呆了。

    王大军是谁,人送外号,教官!就被偷袭得手也不可能被打飞去。

    李元兴也愣住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第一下是他主动攻击的,只是用口袋的糖豆去打王大军的麻穴,效果仅仅就是一秒到几秒让人身体发麻罢了。而第二招,根本就不是他的本事。

    “谁的?”李元兴问时间机器。

    “实验效果极佳,打穴的功夫是谢科的,翻云手是袁天罡的!”时间机器这么一说,李元兴心说,看来没自己半点本事了,因为他用糖豆的本事是秦琼教的,秦琼用的是钢珠,或者是铁核!

    王大军一个挺身从地上翻了起来。冲着李元兴一比大拇指:“高手!”

    “其实,我是文人!”李元兴披上衣服,笑呵呵的从王大军身旁走到了一楼客厅。

    客厅之听王老说道:“你能把大军推到了坐在地上,已经是高手了。你说你是文人,你小子那点水平,是个屁的文人!”

    “来呀,笔墨伺候!”李元兴拿起桌上的小茶盒,一只手托着,笑呵呵的看着坐在一旁的王小军。王小军无奈:“得,这里就我年龄最小,给你当一个书童!”

    笔墨摆在餐桌上,李元兴深吸一口气:“这是真本事!”

    真本事这三个字,其实是李元兴给时间机器说的。

    狂草《兰亭序》

    李元兴要疯了,这他娘的已经七成接受虞世南的笔力了。时间机器这时告诉李元兴:“别疑惑,那样的感觉已经印在你的身体里,与我无关。别以为我是万能的,我能够作到的只是让你领悟那种感觉。”

    李元兴没有说话,他依然在怀疑。

    “别怀疑,如果是袁天罡真的借用你的身体,刚才那一推,王大军至少飞出去撞在楼梯那上方的墙上,肋骨少说也要断三五根的!”

    “呼……”李元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忘记,我右手受伤了!”

    “去**的!你还能再装逼一点不,**的那手上是真伤还是假伤,让哥亲眼看一看!”王大军说话间就来扯李元兴的绷带。

    王老伸手一挡王大军,站在那画字前,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说了一句:“要是手没伤,你能临摹到十成?”

    “再练几年,肯定行!”李元兴回答完,就借机坐到沙发上柜爷的旁边,躲开了王大军。

    “好字!”王老很严肃的评价了一句。

    柜爷这时说道:“你的手,似乎没大事?”

    柜爷这是在告诉李元兴,你手上的伤当时所有人都看在眼中,毛孔渗血,那是多可怕的伤,绝对是伤到经脉筋骨了,眼下却跟没事人一样,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如何说的过去。

    李元兴脑袋快速一转,已经能够把假话当真话说的他,自然立即就找出了一个理由。

    “我练过一种**,叫轩辕神功。威力无穷尽!”

    “真他娘的扯!”王大军开挽袖子,然后对周围几个年轻的军人说道:“哥几个听着,今个不把这东西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以后我拜他为师。”

    李元兴冷笑着站了起来:“天亮的时候,我让赵爷爷下地走路。”

    “你能作到,哥就磕头拜师!”王大军是练硬功十几年,他才不信这诡异的什么神功呢。

    李元兴把披的衣服往沙发上一扔:“我推赵老进客房!”

    李元兴懂两套呼吸吐纳的方法,一套他只是知道,是后来又问孙老道要的五禽戏的呼吸之法。另一套则是袁天罡传给他的龙虎心法中的龙法。

    赵老上过战场,练过硬功,年老之后又练过太极。

    换个人,李元兴还真不敢说五个小时就管用呢。

    赵老不是下不了床,而是身上虚,力气根本就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

    没有内功,气就是生机,这是道门的理论,李元兴能作的就是教赵老激发自己的潜能,然后以吐纳呼吸来增加自己的细胞含氧量,再进一步增加身体的机能生机。

    第一步是按摩,这可是孙老道亲传,对于久病之人半身麻痹太久,而身体经络不通。有着巨大的作用,特别再加上针灸之术,以及数名道门医者研究出来的外用活血药酒,李元兴有足够的信心。

    “兴娃子,放开整,整死了算我自己的!”赵老笑呵呵的给李元兴增加信心。

    可看到李元兴那一脸严肃的表情,赵老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意识到,李元兴不是在开玩笑。

    李元兴抬起自己的右手看了看,正在犹豫是不是消耗巨大的能量先让自己的右手完全恢复了。可是恢复之后如何解释这个右手。

    “袁兵,进屋!”赵老大喊一声,门外一直跟着赵老,已经三十多位的少校级警卫员大步迈进屋子,啪的立正行了一个军礼:“袁兵在,请首长吩咐!”

    “兴娃子,这小子就是我半个儿子,我躺在**大半年,他自学按摩天天帮我按腿。”

    李元兴示意先将门关上,摸了摸暖气的温度,然后又打开了空调。

    在等房间温度上升之时李元兴压抑着心中的狂喜,却是一脸严肃的说道:“这是不传之秘,这比那药方**多了。”

    装逼吗?

    袁兵在观察着李元兴,可仔细想一想,袁兵认为李元兴没有必要。以他的身份,以及和这些老将军们的关系,加上身在社会上的地位,手刃倭岛刀神的强大,真的没有必在装出一副高深的样子。

    这一次,袁兵错了。

    李元兴就是在装。

    不仅仅是在装13,而且还是在装神弄鬼。

    “第一步,金针度穴!”李元兴说完,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右手不得劲,左手慢慢来吧!”

    李元兴为什么要装,因为只有足够神秘,才高贵。

    李元兴个人不要这种高贵。

    但他需要为这一套**有一个绝对高贵的身份。

    很快,赵老身上就给刺了七十多根针,李元兴凝视着,表情严肃。事实上他是在思考,自己扎针的顺序对不对,位置似乎没有错,好象也没有多,也没有少。

    “第二步,点药!”

    点药的工作交给袁兵了,他的手比李元兴的更稳一些。

    李元兴装模作样的在金针四周轻轻的敲打着,其实是没有半点用处,但他总认为自己闲着在一旁,似乎不够专业。(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