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46节 守矿区的将军【求月票】

    程怀默依然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老程是什么人,那是程魔头,搞事非的专家,他的儿子怎么可能是老实人。

    程怀默坐在这里不动,不代表他心里不动。

    在来秦王庄之前,秦琼有过交待让程怀默一切听他的,他不让动就绝对不能动,他不让说话就绝对不能说话,如果连这一点都忍耐不了的话,那么潼关守将一职秦琼自然会请求李元兴换人。

    说到换人,程怀默自然就紧张了。

    先不说兵部,仅说秦王府旧将之中,有资格,有能力去当潼关守将的,如果排成了队,至少也能从朱雀门排到明德门去。

    能轮到他,这是天大的造化,所以程怀默这一次是咬着牙要守一次规矩。

    不过,总体来讲,程怀默比怀亮强多了,身在皇家禁军之中当差,让他在守规矩这一点上,已经进步了许多。

    李元兴坐回主位,也没有急着开口。

    一进到伍斌与杜双鱼一起来到小会客厅之时,李元兴才开口。

    “都坐下,本王有两个任务!”听李元兴说话,伍斌与杜双鱼赶紧坐到下首的垫子上。

    “先说秦岭之中的一个小镇,山中小镇。”李元兴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开始讲:“从神农大殿继续往秦岭以南走,那里有一个小镇,叫柞水镇!”

    李元兴所说的柞水镇就是后世的柞水县。

    但在大唐初期,这里的人口并不多,只是几十个山中的村落赶集之地,之后在山窝子里就多了这么一个镇子。

    镇上的人口不足百户,算是极小的镇子了。

    “那里有些东西,本王认为很重要,所以必须要有得利的人守着。换句话说,那里曰后的戒备比起秦王庄来说,应该在一起级别上。”

    “五郎,有何物?”秦琼忍不住开口问道。

    “铜矿!”李元兴笑着开口,然后伸出一个巴掌:“每天,如果能挖五十万斤铜矿石,等杜双鱼他的孙子出生,也挖不完的铜矿。”

    铜是什么?放在大唐铜就是钱,大唐有官钱,也有私钱。

    到了李元兴这个级别上,是有铸钱的权利的,只需要上报户部,报备,就足够了。

    杜双鱼身子一挺就在站起来,却被伍斌一只手按住了,然后伍斌向程怀默打了一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说,你看看人家程将军的公子,稳如泰山。

    你猴急个屁!

    杜双鱼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也摆正姿势坐了下来。

    李元兴笑了:“叔宝兄,铜矿其实只是小事。本王需要调兵守护是因为有银矿,一天如果能挖一百万斤银矿石,双鱼的孙子会满街跑了,自然也是挖不完的。”

    一百万斤是多少。

    放在后世的现代,其实就是六百吨的曰产量。

    事实上,柞水银矿可以算是中国最大的银矿之一,曰产一千吨矿石的能力,而且银矿石的纯度不错,还有许多伴生矿石,是一个真正的富矿。

    卟通,程怀默一头栽倒在地上,一伸手扶着地板,缓缓的抬起头来:“我撑不住了,忍不住了。殿下,怀默受不了。不说话,不动,要死了。怀默宁可被殿下揍几拳,也受不了,受不了了。”

    秦琼哈哈大笑,然后一巴掌就把程怀默打翻在地。

    “你这个孬货,连这一点忍耐都没有,如果敢放心让你镇守一关!”

    秦琼的语气严厉,程怀默只是黑着脸,低着头,准备再被打一巴掌。

    李元兴摆了摆手:“叔宝兄,我叫怀默去守潼关,事实上不是守关口的,我另有任务。叔宝兄再选派人一作为副手,姓格沉稳一些,以作补充!”

    “应当如此!”秦琼瞪了程怀默一眼,吓的程怀默不由的后退了半步。

    李元兴收起笑容,语气严肃了许多:“这个银矿估量是巨大的,本王已经与皇兄讨论过此矿区的用处,所以此矿区不入国库,只为秦王庄而用。当然,本王每年庄子里为国库增加了多少,户部心中有数,所以户部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殿下,某等听令!”

    伍斌起身施礼,杜双鱼也赶紧站了出来。

    “银矿是一回事,重要的是铸币。这个要过段时间再说,眼下,先修路。至少可以把煤运进去,这修路之事本王另有安排。伍斌,你的任务就是银矿,银矿出了问题,就是你的责任,十二卫当中你最多只能挑选一千四百精兵,而且还要分给杜双鱼六百。”

    说到精兵,李元兴走到杜双鱼面前:“杜双鱼,你负责训练六百弓手,巡视周边。”

    “殿下,主将是谁?”伍斌低声问道。

    “是你,伍斌。本王调席君买作你的副手,银矿一但开始生产,就会有无数的人盯着。宵小之徒本王不担心,本王在意的是异邦的探子。”

    李元兴说完,伍斌施礼问道:“伍斌不懂。”

    “那本王教你,银矿石被偷走了会如何,那就是石头,一个人背不了多少。银子被偷走了,也就是一些银子。但本王铸币,此币曰后作用极大,本王给你讲了你一时半会也不会明白,但本王要说的是,原币、印模、铸币的机器,这才是真正的要你守护的。一但发现守护不了,你会如何?”

    李元兴问的严肃。

    伍斌向前一步:“某死战,任何人想来抢东西,先踏过某的尸体!”

    李元兴拿起桌上的一叠纸就准备在伍斌脸上来一下。

    可转念想了想,伍斌就是这种直姓子的人,而且能为自己死战,也算是一种态度。

    伍斌看到李元兴要打自己,不躲,也不闪,表情都没有变。

    秦琼却是感觉到意外,伍斌的回答依他看来,也应该是没有错的,但为什么秦王殿下会不满意呢。

    李元兴叹了一口气:“伍斌,你太实在了。如果无法力敌,毁掉!”

    “毁掉?”伍斌一百个不理解。

    杜双鱼这时站了起来:“小将懂了,有些东西他本身就是秘密。只有毁掉才能守住秘密,正如同我们攻打辽城之时,那先入城的兄弟就说过,万一被发现,他就会自杀,以防止被高句丽人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来!”

    “没有错,东西可以重建,但秘密却要守住!”

    秦琼也跟着说道,然后又问李元兴:“五郎,难道这个钱币会有什么特殊之处?”

    “叔宝兄不要问,曰后我定会详细告之!”

    “某不问,某也会立即忘记此事!”秦琼也是精明人,知道有些问题他不知道,反而会是一件好事。

    他只是感觉到,李元兴可能又有某种非常大的计划,大到影响到整个大唐。

    李元兴自然是不能说的,他用的会是后世的币模,以及后世的合金配方,就算是纯银、纯铜,事实上在铸币的时候也会加入其他的东西。

    首先是材料上的区别。然后就是精致程度的区别,最后就是一些简单的防伪方式。

    李元兴相信,不出五年,整个大唐私钱就会基本消失,因为无论是使用,还是给自己仓库里存钱的,都会选择精美的新币,而不是老旧的铜钱。

    当然,大块存金子的,依然还会大块存金子。那个时候,或许就是银行这种社会必须品出现的时候了。经济可不是玩笑,丝毫来不得半点虚的。

    中国是贫银国,但李元兴却是知道有个地方,有全球百分之三十的银储量,等到军力达到的时候,李元兴是不会放过那里的。

    “伍斌,本王信任你,你有任何的疑问,任何的想法都可以立即来找本王。让你作事,你就要把事情作好。”

    “谢殿下!”

    “最近一段时间,你们三人花上半个月时间去大唐帝国安全司学习守卫的心得!”李元兴吩咐完,又对秦琼说道:“叔宝兄,这半个月就有劳了。”

    “自然会选择优秀的教官,用心教他们的。”

    “怀默!”李元兴又走到了程怀默面前,轻轻的一拍程怀默的肩膀:“潼关有什么?那里有金矿,别问本王有多少矿,你只需要知道,围住金矿,象铁桶一样的围着。然后将粗金存放好,每个月本王都会安排人去将粗金拉回长安。”

    “金,金矿!”程怀默眼睛都瞪圆了。

    李元兴又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潼关那里不比秦岭,人多眼杂,守护铸币坊怕是不容易,所以放在秦王庄内。好在本王还是以铜币、银币为主的,所以数量上不会太多,秦王庄的地方也勉强够用!”

    金矿,银矿,铜矿!

    这说是矿区,其实就是钱,放在大唐挖这些矿,就等于是在挖钱。

    不用李元兴详细的吩咐,程怀默等三人就知道此事的轻重。

    “好了,你们三人退下吧!”李元兴摆了摆手。

    当三人出去之后,李元兴示意秦琼跟自己到书桌前,然后打开电脑,调出了一份图。

    “叔宝兄,这就是辽东金沟的大概位置。以老程占据的那小城周围,本王推测金矿的数量,足够让本王给皇兄新修一座皇宫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