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20节 不要小看餐桌【第一更】

    会客厅内,这些官员们进来倒没有再跪下,依官阶顺序站成两排。

    “用最简单的话告诉本王,粮仓有多少缺口?”李元兴一边问着,一边示意崔壹叶与元春开始记录,元春现在穿的有一些男装的感觉,她现在是秦王府秘书。

    秘书这个词,大唐的人不理解。

    秦王府的官员,只当元春就是亲王殿下的贴身书吏了。

    户部的官员看看了周围,最后向长安县令杜子春点了点头,杜子春出例,施礼后说道:“殿下,长安县的官仓与这一次秦王农庄的收成相比……”杜子春停顿了片刻后,一脸的苦像:“殿下,连十分之一都装不下。”

    长安少府也出例:“殿下,长安官仓,耀州出产的粮食,最多装下三成。臣下建议,耀州粮食不要运来长安了,洛阳运来的粮食都已经让我等为难!”

    户部官员这才说道:“今天风调雨顺,大唐各地都有丰收上报。”

    “粮多了,发愁了?”李元兴笑问道。

    “自然是要发愁的,粮食多了是喜事。但因为保存不当受损了,就是天大的罪过。殿下有诗,粒粒皆辛苦!”户部的官员正色说道:“我等请罪,愿受罚。已经上报天英阁,应该可以尽快拿出一个解决的方案来。”

    李元兴想了想又问道:“长安粮价如何?”

    “昨夜已经降至十九文两斗了!”

    “有过计算,粮价在多少最合适?”李元兴又追问了一句。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粮价如何降至六文一斗,就是天下之大盛世。”众人回头,看到进来的是王及善,齐身施礼。

    王及善回礼之后,向李元兴长身一礼:“殿下,末经允许入厅,向殿下请罪,只是听到这粮价,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来人,备坐!上茶!”李元兴摆了摆手:“这里只是会客厅,并不是议事大厅!”

    “殿下,粮价必须受到控制,不可一曰降到底。否则受损的,是天下农户。户部已经上表,长安、洛阳两地粮价限价在十文每斗,其余各州县虽是丰收,但粮食依然不够百姓全年食用,所以粮价不会太大的波动。刑部已经发文,禁止粮商恶意艹纵粮价,违法者查没家产,全家为奴!”

    李元兴点了点头,大唐的官员还是非常高明的,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

    想到这里,李元兴笑了:“罢了,什么请罪不请罪的,此次长安与洛阳粮食大丰收,众官也都辛苦了,用心处理好此事,保证粮食颗粒入仓。”

    “是!”众官员齐声回应。

    李元兴又说道:“壹叶,代本王给六部写一个文书,就说在仙粮推广之后,州县都会有粮食增产,请六部考虑各州县事先要有个准备,如果再出现粮食丰收,无仓存粮的问题,要问责!”

    “殿下,是否一式三份,上表圣上,再抄送天英阁与六部!”崔壹叶问道。

    “很好,就这样办了!”

    李元兴说完后起身:“各位还没有吃早餐吧,既然来到我的庄子,那早餐与午餐就一并吃了吧,仙粮全长安推广之事,本王想听一听各位的意见!”

    “谢殿下!”

    秦王庄的宴会厅,几个小包厢内已经不是榻,也不是小桌,而是高背椅与十人圆桌。

    “随便坐!”李元兴这一句话,放在后世的现代却是极为正常,主人请客人到家中入席,自然会说这样的一句话。

    可放在大唐却不同。

    所有的官员没有动,王及善大喝一声:“不可!”

    李元兴愣住了,吃个饭嘛,有什么不可的。

    正在李元兴不解的时候,王及善大声说道:“殿下,入席自有礼。这十人圆桌,却是让人多了一份亲近感,但依然也是有礼可寻的。”

    李元兴完全无语了,王及善继续说道:“在方位论,坐北面南是首坐。入席自然是以左为尊,象这样的小包厢,背墙面门是上首位,左为次主位……”

    王及善语速极快,讲着入席的规则,特别是在礼节方面讲的极细。

    崔壹叶与元春在一旁快速的记录着,这时就看出钢笔与毛笔的差距了,崔壹叶用毛笔,元春用钢笔,元春很轻松的在记录着,崔壹叶额头已经有汗渗出了。

    “这个,换小桌!”李元兴终于受不了。

    王及善脸都白了,正要劝说李元兴,绝对不可失礼。李元兴却说道:“壹叶,以本王的名义,请虞公、蒋公、高公……”李元兴说了长长的一串名字的:“这些都是当世大儒,也把袁老道等名道,名士请来,今天晚宴,就给这圆桌订下了一个礼仪!”

    “大善!”王及善这才转惊为喜,又提出几个名字,认为这些人也是名士。

    这一下,就等于请了几十人,而且全是老家伙们。

    没有让崔壹叶去写请柬,而是王及善亲自写的,这些名士之间,仅仅是看字体就可以分辨出这是谁写的。

    这不早不晚的一餐吃完,官员们离开,他们当真需要去艹心夏收的大事了。

    在李元兴的小会客厅中,李元兴请王及善坐下,开门见山说道:“给本王划两块地,一块在潼关,一块在秦岭山中,柞水县。”

    “不用划了,秦岭山中根本就没有细分过州县,殿下就划归长安县是了。潼关那里,本就是长安门户,驻军之地,殿下换一个守将,那里自然就归殿下管辖了。所以这个不需要再划分。”王及善极痛快的答应了。。

    在王及善看来,李元兴要地皮,无非就是有什么新的东西需要在特定的地方去制造罢了。

    原则是讲,世家是支持的。

    而且李元兴要的地方,大唐皇帝基本上无条件支持的。

    李元兴要这两块地方干什么,怕是只有李元兴与武曌两个人知道了。李元兴也从来没有给任何人提过,武曌自然更不会说了。

    “那本王再提一个要求!”

    “殿下尽管提!”提要求嘛,答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先听一听总是没有错的。

    李元兴拿出了两份表章:“本王要求增加两个部,一个为是凭空增加的。本王要求增加农业部,专门负责大唐的农业发展。农是国本,光靠现在的司农寺根本不够用,而且在各州县要有专门负责农业的官员,以及,专门的农业技能指导部门,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上面政策,下管种田的本事!”

    王及善听后,很认真的思想了片刻:“这个,可以有。但细节部分,需要再讨论一下。”

    “好,那本王说第二条。”李元兴翻开了第二个表章:“礼部,现在管着与外邦的联系,还有恩科大考之事。这两个要分开,要么增加一个外交部,要么增加一个教育部。礼部已经不足以完全这两件事情了。”

    “增加教育部!”王及善一听到教育问题就头大。

    现在大唐,光是长安,现在等待进官学的儿童就有几万人,这几万人怎么教,怎么学。礼部已经根本就忙不过来了。然后还有中学,以及大学。再加上外国的留学生几千人,王及善真正是快要累死了。

    李元兴提到的这个分开两部,绝对是合他心意了。

    王及善说了一些关于礼部职能分开的想法,这个想法不仅仅是李元兴有,就是他也产生过。

    原本,六部很早以前就这样传下来了。

    谁也没有想过再增加一部的想法,而且每部里职位就是那么多的。

    从增加了商业部开始,又在各部增加的官吏。

    “殿下,提出增加两部,是可行的。同样还是那句话,许多细节必须考虑到!”

    “天英阁应该处理此事吧!”李元兴反问了一句。

    “正是,天英阁应该处理这样的事情。老朽最近正在为许多请求来大唐上学的异邦学生在头痛,正打算向殿下这里拿一下主意。”

    王及善刚刚把礼部整理出来的意见文书拿出来,外面就有亲卫过来报告,说李元兴请的客人有几位已经先到了。

    “到了!”李元兴有些意外,这才多久呀。

    王及善愣了一下之后也笑了:“殿下,这都是得益于吞火蛟龙车,长安城到秦王庄,一个时辰的时间足以往返,有几人先到并不算意外。”

    “看来,铁路要多修呀!”李元兴感慨了一句,起身与王及善一起准备迎接客人。

    小会客厅外,老狼正在一旁等着。

    见到李元兴出来,老狼施了一礼:“殿下,今曰某就要去洛阳赴任!”

    老狼作为李正宝的副手,这已经得到吏部与兵部的批文。

    老狼与李元兴一起回到长安,就是想把家搬过去,这要在洛阳至少需要几年时间。

    “殿下,老朽先去迎接客人!”王及善想来李元兴肯定有话对老狼说,他也不在这里等着,先行一步去迎接客人了。

    李元兴把老狼叫进屋内:“我也没什么可交待的,总之相互合作,守住洛阳!”

    “是!”老狼重重的点了点头。

    “潼关守将是谁的人,本王想安排一个新的潼关守将,在那里本王有大事要作。你有什么好的推荐?”李元兴很直接的问道。

    “程将军的长子可靠!”(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