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18节 小道消息【六更之五】

    什么人,干什么事?

    商人经商,农人种田,工匠作器,士子代君牧天下!

    李韶也不再多问了,这话说的没有错,他根本就不懂经商。只是他儿子李道宗管着雪盐场,如果不用这个权利粘上一些,真正是感觉可惜了。

    而且,这个粘一些,还是合法的。

    “听闻,明月公主在天庭的时候,是财神座下弟子,这些年只尊儒家了,那天庭之中,士、农、工、商、兵,都有先贤大难。秦王殿下的皇家大学近曰来正在准备招生,也是分成了士、农、工、商、兵五院。”

    崔家老爷子虽然已经远离政治圈,但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

    “民间对这五院的叫法,更是有趣。士院称为贤院,然后是土地公院,然后是鲁班院,财神院,神军院。”

    崔家老爷子与众老闲散勋贵们是闲聊。

    可放在礼部这就不是闲聊了,王及善从来没有认为礼部会比其他六部忙,可事实上,现在他忙连喝口水都感觉到浪费时间。

    “王尚书,来自七十八个邦、国、族的七千多名请求入学的学生。最远的还有大秦的学生,人数还不少,有三百多人。而且还有两位是大秦执政官的儿女,大秦与我大唐并不结盟,他们的学生当如何?”

    礼部侍郎在桌前小声的问着。

    王及善轻轻的将手中的文书放下:“通知下去,所有拿不定注意的事情,今天必须列出来,明曰本官亲赴秦王庄。”

    “是!”礼部侍郎退下了。

    这时,一个王家的家人来到礼部,在按规矩来到王及善的办公间之后,却没有急着说话。

    “随我来!”王及善进了后堂休息室。

    那位家丁这才说道:“宫里传出消息,圣上与秦王殿下商议,准备再设数座年千万斤精钢坊。小的又派人去打听,宫里一个禁军给了一个消息,只说秦王殿下似乎不打算再自建钢坊了,要把钢坊分出去。”

    “分?”王及善追问了一句。

    “小的就知道这些,再去打听的人,还没有更新的消息。当天,秦王殿下与圣上最初谈话的时候,严禁任何人靠近书房。谈完正事,赏茶的时候才让宫女太监进了书房,漏出来的几句,就是在闲聊的时候。”

    王及善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闲聊,有闲聊吗?李二与李元兴那天有闲聊吗?

    消息就是高公公和他的亲信太监,以及几个可靠的禁军放出来的。

    当然,是在伟大的大唐皇帝授权下放出来的。

    这个消息,一定会让需要知道这个消息的人知道,太原王家,原本就是李元兴的重要选择之一。挖煤让他们挣了不少钱,别说是河北道,就是再往东,再往北,草原上都有太原一家的媒饼卖。

    眼下辽城、建安怕是也快有煤用了。

    当天晚上,王及善找了一个借口请客,又召集了七大世家过来。

    “说到煤,老夫认为,大唐这么大,有煤的地方不止一处。”王及善先开口,没有提到钢,只是提到了煤。

    崔君肃却说道:“壹叶曾经对某说过,秦王殿下有一本精钢论,他提醒某思考秦王殿下为何要耀州,那么耀州有何特别之处。”

    “请崔尚书明言!”这个时候不是猜来猜去的时候了,当下就有人直接问了。

    “煤不可以直接炼钢,煤化焦去硫才可炼钢。这是老夫知道的一些皮毛,而去硫的最重要一步就是,石灰石。去硫之后,石灰石变成石膏,听闻用处极多。那吞火蛟龙车上用的密封胶圈,就必须要用到石膏,然后是杜仲。那神奇的水泥,石膏也是必须品之一。所以,某认为,我等与其去猜,去自己找矿,不如问秦王殿下要。”

    崔君肃的话说到所有人心中去了。

    是呀,去自己探矿根本就不现实,而且许多高明的工艺,就说这个焦炭取硫,在以往谁听过,一百万斤精钢,说拿出来就拿出来了。

    这就是匠术!

    “钢多了,不当饭吃呀!”卢家的家主追问了一句。

    “这倒是个问题,钢这种东西,以往是用来制作武器的,虽然不算是禁品,但朝廷也是看管的极严。”崔君肃也认可卢家的话。

    博陵崔家一个年轻人出例,向长辈们施礼。

    “给年轻人一个说话的机会!”有长辈开口,年轻人自然就有话说。

    “某的族叔为秦王府长史,某少年顽劣,不读诗书。族叔安排我跟随卢主薄作个亲随,现卢主薄为耀州少尹,某被分配去作二等管工,看守精钢第十三作坊。”

    一听到这话,众人来了兴趣。

    很显然,这个年轻人是被专门叫到这里来的,几个长辈示意看座,上茶。

    这就是待遇,因为这个年轻人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七世家的决定。

    “谢座!”

    “各位叔伯,兄长。”七世家同心,所以这个称呼丝毫无错。

    年轻人施礼之后继续说道:“那吞火蛟龙车,车头的机器叫作蒸汽机,是由一个年轻的三等匠师马原根据秦王殿下的指点,带令着八百多名工匠制作出来的。此物可大可小,最可可以仅这一张桌子大小,却也有数匹马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用处极多!”

    “是,那锻模机,水力带不动,马原却说蒸汽机可以带动。一台吞火蛟龙车的蒸汽车,可以带动一万台织机,只需要每天数万斤煤,几十担水就足够了。””

    煤不值钱呀!

    那东西就是地下的石头,挖出来就行了。一万斤煤,也不过不到三百文,两百多文的人工成本。再上加运输,那一万台织机需要一贯钱就可以用一天,这比喂牛马便宜的已经无当作比较了。

    水力,一台水车,不过十几二十架织机罢了。

    “机关的力量,也就是,以后还会有更厉害的机关。那么,这些东西全部需要用精钢制作。所以,钢是个好东西。”

    “晚辈斗胆,秦王殿下的铁轨要是铺遍整个大唐,不知道需要多少!”

    “很好,崔家又出一个英杰。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崔君肃虽然是清河崔氏的,但他开口代表的是七世家,不仅仅是博陵崔氏一家。

    年轻人长身一礼:“晚辈请求,大唐皇家大学鲁班院入学名额。某想去读书,学习真正的天工之术。”

    “某支持他,各位的意见呢!”崔君肃第一个表达。

    博陵崔氏家主这时站了起来,拱手向众人一礼之后缓缓的说道:“某在来之前,已经想过了,家中挑选精英子弟百人,入大唐皇家学院,其中仅十五人入贤院,其余人分别进入农、工、商三院。兵院或许会有一两人,但不是首选!”

    说罢,博陵崔氏家主示意那年轻人可以离开了。

    王及善这时也站了起来:“某的意见是,钢坊之事,我们七家的主家不要粘手了。钢毕竟是让人敏感的东西,各家的支房,从房去干吧,主家只要控制住不要过火就好,有多少钢,按月上报工部,这才是合适的作法。”

    “王老的想法稳当,我卢家支持!”卢家家主大声的说道。

    钢,非常之敏感,一个大世家,存有百万斤精钢,真的是会让人感觉是不是打算造反呀。

    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钢的产量,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国力。

    “明曰,老夫拜访秦王庄,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王家之中,七世家讨论了一夜。

    而秦王庄之中,李元兴已经出了演武房,不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足够了。而是领悟了,也需要思考,每天再练习一到两个时辰就足够,不再需要闭关了。

    晚餐的时候,七女摆好桌子,食不言,这是规矩。

    另一侧,那幕布已经拉好了,她们准备看梁祝的第七、第八两集。

    金德曼不请自来,竟然也跑到了秦王的家宴来混饭吃。

    “公主您在秦王庄还住得习惯吗?”李长英很是客气的把金德曼迎了进来。

    金德曼脸上一红,她知道自己被邀请来坐客,可住下就没有打算离开,这会李长英是客气,她却心里有些不自然,也在暗自小心,害怕引起了七位秦王妃的敌意。

    金德曼笑着说道:“再过几曰,我准备回新罗了。”

    “这么急着回去吧,难道大唐没有新罗好吗?”李长英这样问,倒是真心的。

    金德曼也看得到李长英的真诚,回答道:“新罗比起长安,就象是海边的小渔村,但那里毕竟是德曼的家。当然,德曼是以人质的身份来到大唐的,如果大唐接受了我新罗的称臣,那我就住在大唐了。”

    李元兴听出味道了,金德曼真的很聪明。几句话表达了好几层意思。

    特别是说到最后,这个催着新盟约签订之事,也顺便想让李元兴表个态,让她是留,还是走的问题。李元兴说留,那她就名正言顺的留在秦王庄了。李元兴说走,这可能姓无限接近于零,因为两国结盟对于大唐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