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庄

第417节 长安城的新小吃【六更之四】

    李元兴有把握。

    因为主意并不是李元兴想出来。而是时间机器。

    时间机器的超级记录,可以记录下秦琼与伍斌对战时的感觉。最惊艳的就是,如果秦琼与伍斌选择静思,在大脑中与敌人对战的话,那么时间机器只需要抓住那种灵感,刀的境界,然后再复制给李元兴。

    就算李元兴达不到两位高手的武艺,却也能学到几成。

    刀,最高明的刀法,是境界。

    秦王殿下闭关了,练刀!

    伟大的大唐皇帝第二听到这个消息后,脸上的表情凝固了,恨恨的骂了一句:“他就是闲得,不对……”李二转念一想,几天之后就是夏收了,麦子还有也要收了,李元兴很可能是躲,躲所有上门的客人。

    “年亩产万斤,还有那一百万斤精钢。哼!”李二冷冷的一笑后对高公公说道:“命令朕的护卫之中,选刀术精通者两人,赴秦王庄陪秦王练刀!”

    高公公想说,秦琼在,伍斌在,这两人的刀术怕已经在大唐算是巅峰了。

    不过,圣上既然有安排,他自然不敢多嘴,赶紧去下令了。

    夏收!秦王庄的夏收已经开始了,崔莹莹等七女都没有穿长裙,而是穿着裤装。为了这个女人穿裤子的权利,以十几位公主,七位秦王妃为首,上百名门贵妇与以王及善等儒家,礼部大员们,苦战半个月,总算是得到了允许。

    但,大唐的女子裤装,必须是裙裤式。

    就是腰部以下,不能露出臀部线条,不能看出大腿的粗细,允许穿靴子,但没有靴子的时候,小腿不得是紧身裤。

    巨大的进步呀!这是大唐妇女革命所迈出的一大步!

    田间地头,崔莹莹正带着秦王七妃检查红薯的亩产。

    老李头不在,他要到洛阳完成的夏收之后才会回来,老白头跟着,白二娃作为侍卫也跟在一旁,看着正在间头称重的人,白二娃脸上有些许的紧张。

    “一村一号田,左起第一亩,六千斤。”有人上来报数。

    “一号田左起第二亩,五千三百斤!”

    崔莹莹刚开始听到这个六千斤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些喜色,可继续听下去,脸上却沉下来了,对老白头说道:“起了十亩地,竟然没有一亩过七千斤。而且,亩产最大竟然相差一千四百斤。”

    “这个不对!”老白头也点了点头认同这个说法,

    “当然是不对了,不是怪罪,以殿下的说法就是要总结经验,同样的地头,下了同样的种子,怎么可能亩产相差这么多。”崔莹莹也追问着。

    白二娃靠前几步:“根据亲卫们偷吃的经验。”

    白二娃一开口,老白头一巴掌就呼到他脸上了:“混帐东西,你敢偷吃。”

    “啊……”白二娃哑巴了。

    崔莹莹咯咯的笑了:“先不打他了,些许偷吃就放过他了。只是,你要速去查明这偷吃了多少,好计算亩产!”

    “不如,换一片地重新算过。”老白头提议意,然后恶狠狠的瞪了白二娃一眼:“说,那块地你们没有下过手。”

    “二村的地保证没有任何人偷过!”白二娃赶紧说道。然后又继续说:“根本我们偷吃的感觉,似乎这红薯并不一样。有些是白芯的,还有些黄的,有一些很干很甜,有一些黄皮白心的就很软,一般甜!”

    老白头点了点头,这个话他记下了。

    至于怎么分辨,当了多少年的农户了,他怎么是知道从颜色,大小,藤蔓的颜色,长短,叶子的大小等去分辨同种类的不同品种,这个并不算难。

    正说着,李长英带着人过来了:“挖出来没有。”

    “回英王妃的话,挖是挖了。只是被这些混帐小子们偷吃不了,少说也偷了几千斤,说不定过万斤了。”

    李长英却是不在乎,摆了摆手说道:“近卫军一千六百人,一人偷两个,就有几千斤了。没有把那片地挖空了,就算手下留情了。那圣女果,前些天成熟了,有半亩地竟然一颗果子也没有,除了他们,谁敢呀!”

    “倒也是!”

    工匠们肯定是不敢偷的,农户们偶尔摘几个也是正常,敢一口气把半亩地摘空的,只有近卫军了。

    这是小节,李元兴没有为此生气,所以秦王庄上下也没有为这个处罚过任何人。

    “好了,挑红薯,装车!”

    在李长英的指挥下,几百名壮妇与一百多残军立即下地,大小在七两上下的装进一个筐中,大小在五两上下的也单独装。其余的就不再细分了,直接装进大车了。

    一百多个残军,每个人都有两只筐子,用小车拉着。

    “你们去长安,大的一文钱两个,小的一文钱三个。去吧!”

    众军施礼之后,拉着自己的车子出了庄子。

    商会街火车站,这已经是火车开通好几天了,这里排队的人数只会更多。更多的人只是为了坐个新鲜,想去体验一下这吞火蛟龙车的感觉。

    这时,火车进站之后,却没有立即停下,而是退到停车的大棚内。

    没一会功夫,火车后面多拉了一节车厢。

    而这一节车厢根本就没有被拉进进站的上车平台上,而是停在站外,车场的范围内。许多客人看到,一百多名身上穿着统一的红色马甲的,身上有残疾的人在车站护卫军士的帮助下,将一个个半人高的推车放在车厢上,然后才跟着上车。

    “他们不用买票吗?”一个外地来的客商小声的问着排在他旁边的人。

    他们买的都是普通票,就是有座位的那种。

    旁边一人回答道:“那是残军,想来是秦王殿下恩典,残军给予特别的照顾吧!”

    “啊!”那人点了点头,没敢说什么。

    在公众场合随便议论秦王殿下,那就是不想活了,所以无论什么想法也不会开口。

    半个时辰之后,长安城中街头小巷多了一个叫卖声。

    “烤红薯了,又香又甜的烤红薯。秦王农庄出产,又香又甜的烤红薯!”

    街边的酒楼上,许多客人都打开窗户往外看。

    许多午后喝个茶,打个麻将的老贵族们自然也有许多在酒楼之上。

    老亲王李韶与在和清河崔老爷子、以及另外几名闲散老国公打着麻将,听到楼下的叫卖声,李韶乐了:“老崔呀,这一次你们怕是要大出血了。想来这红薯的种子,绝对不会卖便宜了。”

    清河崔氏,七姓之首。

    李韶就是李道宗的父亲,他还有亲王爵位,此时已经完全不问国事。

    而崔老爷子则是崔君肃的父亲,李元兴还需要叫他一样爷爷,因为崔莹莹是他的亲孙女。

    “我家莹丫头今天就在测亩产,昨天就派人到家里说了。这红薯先让洛阳种下,多了再给各家分分,主要是留种。再说了,我家那些田,去年唐玉米下种,今年收了,按那书册上说,种过玉米的田跟着种,种子足够多,田里怕是今年种玉米都不够种呀!”

    其余几家也说:“是呀,这粮食多了,倒是一件乐事。”

    李韶哈哈一笑:“来人,下去买些红薯上来!”

    没一会功夫,随从就买了几十个红薯,摆在桌上之后热呼呼冒着热气。

    那随从又拿出一张纸来:“那小贩说,一次买十文钱,就给孙老道的红薯说解一份,收集十份详解,五页的红薯厨房说解一份。”

    “去,买上一百文的,你们分了。”崔老爷很是大气的说了一句。

    一百文,大大小小二百多个红薯,几乎就把一个小贩身上带的全部卖空了。

    有侍女过来将红薯拨开,然后切成小块摆在盘中。

    清河崔老爷子拿起一块放在嘴里,读起了那个说解:补中,和血,暖胃,肥五脏。白皮白肉者,益肺生津,补虚,健脾开胃,强肾阴。长寿之食!

    “孙老神仙点解,应该不会假!”

    “秦王庄出的仙粮,怎会有假?”又有一个笑着反问道。

    “正是,秦王庄仙粮,自然是极好的。记得我那孙女莹儿提及过,秦王殿下曾经提到,开荒第一神粮,就是这红薯,不挑地,反倒还养地。只是吃多了胃酸,纵然是极美味,我等也要克制!”

    清河崔老爷子说完,众人连声称是。

    “自摸!”李韶笑开了怀,计算番数,收钱。放在李渊那里,就是有专门人侍从去干。可这些老家伙们,却是喜欢自己计算,自己收钱,这本就是一个乐子。

    李韶一边收着筹码,一边说道:“各位,圣上似乎打算放开雪盐买卖。借我老李家一个长安西市的商铺如何。”

    “雪盐,放在长安卖,你有多少货,也装不满一个铺子!”

    崔老爷子笑着说道:“你就算有两个小贩,拉上车子摆在街头,一声吆喝,当下就能卖空了,要铺子何用?”李韶被问的无言以对。

    崔老爷子又说道:“老夫想到秦王殿下曾经有句话,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作!”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很直白了,李韶作自己的闲散王就好了,经商的事情他不懂!(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